第66章 你欢喜便好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32 字数:3704 阅读进度:66/355

君洛姬?药离筠抬眸,略有不解,此话何意?怎会突然问起君洛姬了?

看出药离筠的不解,沐子言嘴角几不可见的微抽,便是淡定的拿起筷子吃饭。[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眸色浅淡,见沐子言开始吃饭,唇角不由浅浅上提,却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他不在!”

不在?沐子言拿着筷子的动作不由一顿,即刻便没有了吃饭的胃口“那他去了哪里?”

“丫头很关心他?”淡色的眸内染上了一丝困惑,丫头眸中的冷漠疏离自非作假,为何又会关心认识不过一日的君洛姬?要知道她当初与他同乘马车也不过是三日后才展现了丝丝亲近之意,那还是他首先示好关心下的结果。

沐子言摇头“只是好奇,既然这庄园是他的,他为何会不住在这里?”

“你忘了他可是天启四殿下,住处又岂止有一处?”眸中困惑散去,抬手为沐子言夹了一根冬笋“你现在要做的不是好奇别人,而是要养好身体。”

“嗯!”沐子言埋首吃饭,眸内却现沉思之色。君洛姬贵委四殿下住处自是不止一处,这点她自然想到了,只是,看他与药离筠的关系,本以为今日他会居住在这里,却不想他竟是离开了。

她昏迷了一天一夜,时间已经越来越短,若是君洛姬有何事耽搁一时难以脱身回来,她又该哪里去寻?想到这,不由心下懊恼,昨日回来她就该立即找机会与君洛姬说的。

想了想,再次询问“那你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再来,或者他现在住在哪里?”

放下筷子,温润的目光落在沐子言身上,薄唇却是微微抿起,绝美的面容上好看的剑眉微微皱起“丫头!”

听到药离筠微微压沉的声音,不由疑惑抬头,看着药离筠皱起的眉头,微微惊愕“怎么了?”好端端的为何就皱起眉了?

“不要过于靠近君洛姬!”说的是君洛姬而非缺德鬼,可见此时药离筠的严肃认真。(WWW.upu.cc好看的小说

“额……”沐子言讶异了“你不是与他关系很好吗?”怎么不让她靠近?

“我自有我的理由,你只需知道离他远点便好。”

呐呐看着药离筠俊美面庞上的严肃之色,沐子言脑袋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药离筠从未这般正式的模样与她说话。

脑海中突然想到了这两人谈话间的亲密程度,心中顿时有了想法。难道是怕我抢了君洛姬,所以杜绝任何女人靠近君洛姬?

这般想着,沐子言的神色顿时怪异起来,必要这样吗?且不说她与君洛姬的关系说好听点是合作,难听点就是她自己给卖了的主仆关系,就单独她拿下面具那张脸,也会把所有男人都给吓跑!也就只有药离筠会这般无缘由的对她好,这世间能有药离筠这般心胸的男人又能有几人,她能够遇到又是何其幸运。

沐子言觉得,药离筠完全是多虑了,她绝对不会跟他抢君洛姬的。

若是知道沐子言此时心中的想法,药离筠想必定是会有掐人的冲动的,他是占有欲那么强的人吗?后来的后来,事实证明,他的占有欲当真是不可忽视的,只是现在好似无人发现这个问题,现在药离筠只想着让沐子言离君洛姬远点。

看着沐子言面色怪异的不说话,药离筠眉头皱的更紧了“丫头,记住我的话了吗?”

“记住了!”沐子言撇嘴,她是记住了,可是却没说听啊,她可没打算与他抢君洛姬,所以靠近君洛姬应该不违背什么吧,再说了,她的命都在君洛姬手上,不靠近君洛姬可能吗?恐怕是不仅要靠近,而且是靠的很近了……

“如此便好!”听到沐子言答应,皱起的眉头舒展,再次恢复云淡风轻,低头吃饭。

药离筠安静吃饭,沐子言却是边吃边想,药离筠与君洛姬言谈举止间无意流露出的默契均是不可忽视的,如此情况下药离筠又是究竟为何要让他离药离筠远点呢?

至于之前所想的什么怕她抢走君洛姬,沐子言也只是想想娱乐一下自己而已,她自然不会蠢到认为那便是药离筠真正的理由了。(WWW.upu.cc好看的小说

当然,沐子言丝毫不怀疑药离筠的出发点是对她好,药离筠不会害她,这点至少她是可以肯定的,可是为什么呢?

明明是自己亲密到极致的人却是不让别人靠近,除了怕被别人抢走之外又还有什么原因呢?

有什么原因,沐子言一直想到吃饱也没有想明白。

可是,无论明不明白,有些话还是不得不说。

“药离筠,我总是觉得君洛姬像一个人。”沐子言眉心微皱,贝齿咬着红唇,一片犹豫不决的模样。

“嗯?”前一刻刚答应他不要靠近那人太近,这一顿饭还未吃完怎又提起了?

“你可知道我为何要来这天启皇都?”想了想沐子言还是打算说出来,此刻已经答应了药离筠不要过于靠近君洛姬,但她是必须要靠近君洛姬的,所以,此时还是先把话说清楚,至少要先给他一个心理准备的好。

听到沐子言此问,药离筠神色一如既往的温润淡雅,那唇角却是微微抿起,温润水色的眸漾出丝丝华光,却是不语。

为何来此?他想定是与她眸中的仇恨有关的,只是,她不说,他便不问,如今,她是愿意说了吗?

“我是为找人而来,”已然吃饱,便放下了筷子,双眸定定看着药离筠“我原想,若是找到了那人便离开的,可是,现在觉得君洛姬好似就是我要找之人?”所以,即便找到了他,我虽然不是在你身边,却仍然能够呆在离你很近的地方。

沐子言说此话,就是想告诉药离筠,她会离开,可是,药离筠的关注点确实被另一处给抓了过去。

“你确定你要找的是他?”尽了好大力药离筠才控制住让自己的声音如常,眸光却是再难平静。

毫不犹豫点头“应当没错!”是肯定没错,天启四皇子并非普通人,怎会弄错,只要她将那玉佩拿给君洛姬看了之后便能确定了。

“是他,你打算如何?”衣袖下的拳头不由握起,却又僵硬的松开,垂眸看着桌面上所剩无几的美味,只觉喉头涩哑,说话有着丝丝困难。

并未注意到药离筠的异样,沐子言眨了眨眼,可怖的面容上虽看不出表情,但那勾起的唇角却说明了她的愉悦“这个还要等见到他之后再决定,所以,虽然我之前答应你不靠近他,可若他真的是我要找的人……”

后面话沐子言没有说,药离筠却是明白,若君洛姬真的是她要找的人,她怎么会不靠近?

“你欢喜便好!”言罢起身踱步至窗前,背对着沐子言,不让她看到眸中复杂的情绪。

丫头要找的人,那眸中一直隐藏的仇恨告诉他,她所找的是何人。

丫头的仇人,为何会是缺德鬼?眸中涌现丝丝痛苦之色……

此刻,沐子言终于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不由起身跟着药离筠行至窗前“对不起,我……”

“傻丫头,”打断沐子言的话,药离筠转身扶着她柔顺的发丝,眸内只剩温润与宠溺“你想做什么便做,有我在呢!”若是无法阻拦,我只愿护你无恙!

“药离筠,你怎么能总是对我如此好呢,会把我宠坏的!”沐子言故意嘟着,好似抱怨,只是那微敛的眸却漾开丝丝苦涩。

对我这般的好,我怕我会舍不得啊!

对于沐子言嘟囔的话语,药离筠只是浅笑的看着那夕阳渐沉,慢慢染红了半边天际,亦如他身边的这袭红衣,就如一团跳跃在他生命中的火焰,美丽动人,是那不可抹去的炫色。

为什么会不问缘由的对一个人好呢?而这个人为什么会是沐子言呢?药离筠也曾问过自己这个问题。想过很久,想过或许因为沐子言曾经悲惨的遭遇让他心生怜惜,想过这个丫头与众不同,有着吸引他的地方,想过自缺德鬼走后,自己是一个人久了,过于孤单,想找个人作伴,而恰巧遇到了这个丫头,想过……想过很多很多,可最终发现那都不是他心中的答案。

他心中的答案是什么呢?他一遍遍问自己,茫茫然间只告诉自己,应该对她好,喜欢对她好。对她好,就似一种刻在骨血中的使命。

就仿若是一种天生的使命,没遇到她时,他在找她,遇到她后,便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护她宠她爱她,仿若只有她最纯美的笑容才是他此生的满足。

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不刻意而为,只因心之所属。

遇到她,心底有个声音告诉自己,此生只为她而存在。

她,便是他的全部。

护她宠她,爱她亲近她,只因她是她,可那个她究竟是谁,他不知道,也无从得知,他只需知,随着自己的心,她是她,是他此生的意义。

为什么会对她好?因为喜欢对她好啊!

所以,纵然此刻再如何想要让她放弃仇恨,想让她不要找君洛姬,他也不会开口。

当看到她昏迷时便已经告诉了自己,丫头的仇恨便是他的仇恨,丫头的敌人便是他的敌人,可是,为何,为何那个人会是君洛姬?

让他为丫头去对付君洛姬,他做不到,可劝说丫头放弃仇恨,他亦做不到啊!

缺德鬼,你究竟做过什么,为何要这般伤害这个丫头,难怪,当你提到我给丫头的人皮面具时,神色那一刻的变动,纵然别人看不出,我又如何不知。

如今,丫头说她找到了你,你也在怀疑丫头吗?

心底翻涌的是无尽的痛苦,唇角紧抿,看着渐暗的苍穹,药离筠眸含沉痛。

让他选择,在丫头与妹妹之间,他能够毫不犹豫。可是,他从未想过,选择有一天会变成缺德鬼和他的丫头。

一个,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一个,用心呵护,给尽宠爱。

如今,当这两人成仇,他又该如何抉择,他不知道,他只知不愿看到两人中任何一个受到伤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