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关于‘她’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27 字数:2292 阅读进度:62/355

如何选择?听到君洛姬此问,药离筠笑了“你忘了,我是药离筠,沐子皓,早就死了。(www.upu.ccUPU小说)”

“你对她倒是用心了,不过,沐子皓究竟是死了还是被你藏了起来,怕是只有你自己知道了!”君洛姬唇角上提,眼中神色却是莫名。

“死了又如何,藏起来又如何?”药离筠端起酒杯,神色浅淡“只需知道自己是谁,随心而为便好!”

“你倒是坦然,不放在心上更好,总之,记住不可轻信于你那个妹妹!”

“那只是沐子皓的妹妹,你的担忧过于多余,”药离筠浅浅饮下杯中掺了湖水的醉尘酿,眉心舒展“只是,据我所知,她在天启众人眼中形象不错,为何你会这般对她有异议?难道是因为她对你的喜欢?”

君洛姬知晓药离筠此问并非关心,纯属八卦,但是,听到他口中的喜欢,君洛姬的眸不由深了,他又想到了那艳绝天下,时常蛊惑着他的容颜,眸光微微暗淡。

若是,她尚在,长大了的她,容颜当与现在‘沐子言’的容颜相差无二吧,可是,她究竟是在哪里?

“怎么,又想起她了?”药离筠偏头看着君洛姬,只有想到那个‘她’,一向风云不动的缺德鬼,也只有在想起那被他藏在心底的那个人时,才会露出这般神色。(wwW.upu.cc无弹窗广告)

君洛姬不语,只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眸望长空,倾满思念。

见他如此模样,药离筠不由挑眉,转眸见君未央见怪不怪的样子,药离筠终于明白了君洛姬为何会将醉尘酿掺水了,不然,就以他这喝法,恐怕早就醉的不知东南西北了。

“我当真好奇‘她’究竟是何人,竟会让你这么多年念念不忘!”举杯共饮,药离筠感叹,知晓君洛姬不会给他答案,他们相识这么多年了,这个问题他自是问过,可惜,君洛姬总是将那人藏的太紧。

“她……”君洛姬目光微微迷醉,仿佛忆起了与那个‘她’在一起的时日“你说,‘沐子言’会不会有个孪生姐妹?”

“嗯?”药离筠转眸,不曾料到君洛姬为何会突然有此话,不过“这个问题你应当比我更加清楚。”虽是名为他的亲人,可事实上他也不过刚刚回来,论清楚,倒是不如君洛姬这个四殿下。

看着君洛姬唇畔的落寞苦笑,药离筠突然想起了今日君洛姬看着‘沐子言’的目光,那般的深情,当时真的是让他震惊,难道……

“她与‘沐子言’难道有什么相似之处?”若非如此,这缺德鬼怕也不会容忍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子纠缠这么多年吧。[UPU小说网upu.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她们小时的容颜相同。”终于,这是第一次君洛姬想药离筠透露关于‘她’的一丝消息。

容颜相同,而不是相似,所以,那时才会认错,才会把她当成了‘她’,才会允许她在他面前放肆。

当发现了她非‘她’,又能如何?看着那样容颜,绝情的话却是难以说出口,他能做的只有转身离去。

“相同?”药离筠很是敏捷地抓住了这个词,眉头蹙起“若非孪生,岂会有面目相同之人?会不会她就是你要寻找之人?”

君洛姬瞥了他一眼,继续喝酒。

看着君洛姬的反应,药离筠眉头展开,却是不由苦笑。是他多心了,若非已经明确查证不是,君洛姬又岂会这般。

不过,容貌相同,怎会有这般巧合之事?突然想到让离风探知消息时,提到的还有一人。

“你可知沐子晴?她是柳氏所生,却同为父亲的孩子,沐子言与沐子晴年纪相差无几,又为姐妹……”药离筠话还未说完却被君洛姬给打断“不是!”

他知道药离筠所谓何意,那些该查之人,无论在与不在,他都不曾放过,可是,终究不曾得到一丝关于‘她’的消息,她,宛若人间蒸发一般,让他寻之不得。

“你与‘她’究竟是如何认识,为何又会分离?”这是药离筠第一次真切询问君洛姬与‘她’的过往,以往,君洛姬只是把‘她’藏在心间,他们很少提及‘她’,如今,既然已经提到,药离筠便想着多了解一些,只有更加清楚地了解‘她’,才能更好地帮君洛姬去找‘她’。

“我的曾经为何要与你分享?”君洛姬挑眉,唇角勾起,紫袍潋滟,自是风华无双,那深色眸子中漾起的是笑意,再无半分黯然,那无坚不摧的君座又瞬间回归。

药离筠摇头,不再言语,他知道君洛姬这般是又要将那个‘她’紧紧藏在心底,任何人也窥之不得。

“药大公子,不要在想着主子的‘她’,眼下你的她才需要注意。”君未央终于吃饱了,停下了筷子,不含情感的眸看向药离筠。

虽是面无表情,不含情感,那份面对君洛姬与药离筠时独有的不同却是能够轻易扑捉。

“我的她?”药离筠被噎住了“在哪里?”他什么时候也有个‘她’了,他怎么不知道。

“你刚刚不是才把她送回去?”君洛姬把玩着手中酒盏,笑的邪魅“我也好奇,你的她究竟是何人,竟是值得你费心制作**面具为她遮掩容颜。”出自药离筠手中的人皮面具,别人看不出,又岂会逃了他的眼?若不是看在那人皮面具的份上,他当初又怎会让未央出手相助?

若是此刻还不知道他们口中的她是谁,药离筠觉得他也不用活了,唇角不停的抽搐,药离筠瞥了两人一眼“你们想多了,我只是把她当做妹妹。”

“哦,”君洛姬挑眉,唇角笑意加深“亲妹妹不要,在路边捡个妹妹放在心尖宠着?”

“泽宇,你为何说需要注意丫头?”药离筠直接忽视某人转向君未央,不就是之前多问了两句关于’她‘的事吗,至于如此来抵兑他?缺德鬼就是缺德鬼,本质无论过了多久都难以改变。

“我是君未央,”君未央提醒药离筠对他的称呼,却是回答了问题“我见过她的眼神,比我见过任何一人的眼神都要冷酷无情,那是连我看了都要心颤的眼神!宛若从地狱之中爬出的索命幽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