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棘手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27 字数:3368 阅读进度:60/355

药离筠转身离去寻找君洛姬,对于沐子言心头的万千思绪却是丝毫不知,此时,他只想去寻君洛姬问一些事情。[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寻找君洛姬很简单,因为,根本不用他去寻就有人上前来为他带路。

估计君洛姬早就知道药离筠有事要问他,所以事先就安排了人在等着他,药离筠出了沐子言的院子便看到了等在院外的君未央。

看着君未央,药离筠眉目微敛“真的不打算再回去了吗?”

“回去,与主子一起。”君未央仍然是面无表情,双手抱剑,一身黑衣,仿佛除了他口中的主子便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引起他情绪的波动。

眉目展开,唇畔溢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叹息,他已然知晓了答案,回去,却是再也回不到最初。

抬步往前走去,清凉的话语却随风飘落在君未央的耳中。

“泽宇,世间万变,不变的,只有我们的一颗心。”

听到这话,君未央抬起的脚步不由一顿,抓着剑的手不由用力,薄唇紧抿,不带情感的面容上冷厉之色更甚。只是,那眸中原本的冷漠却漾起了涟漪,一层一层,一种莫名情感在眸底弥漫。

微微阖上双眸,再睁开却又是一片冷漠,仿若那一瞬间的连弈根本不曾存在,紧抿的唇角不曾松开,却是快步行至药离筠身边,两人一同前行,无一人再开口说话。UPU小说网upu.cc

药离筠神色浅淡,貌如谪仙,银色长发随着行走在空中荡起优美的弧度,只是那温和浅淡的眸微微染了一丝无奈。

不变的,只有一颗心,可是,最难控制的便是那颗心。

他们,终究是再也回不到过去,回去,还在那里,可是,他们却不再是他们。

那一年,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他知道的,他不知道的,终究不是他们其中任何一人能够控制的。

……

当看到愉柳掩映下水上凉亭中的那道紫色身影,眸中的无奈终是散去,唇角勾勒出一抹唯美的淡然浅笑――纵然曾经如何,如今,他在,他亦在,彼此安然,便已足够!

“来了!”亭中石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君洛姬右手持酒盏,微偏着头看着药离筠与君未央,左臂为区放在石桌上,紫袍潋滟,墨色发丝散开披在胸前身后,风一吹便扬,当真是一派风流韵味。

药离筠看着这样的君洛姬不由摇头轻笑,如今的君洛姬虽是被废了修为,面容微显苍白,那吸引力却是更甚以往,就他这模样,若是回了学院还不知会引起怎样的风浪呢!

笑着药离筠却是突然耸了耸鼻子,嗅到空气中的香味,一挑眉,竟是眸内流转起了光华,不再犹豫,与君未央一同抬步走进厅内,看着桌上摆放的另外两份碗筷,没有丝毫意外,两人一同落座。

落座后,药离筠与君未央竟是都同时拿起面前的酒壶为自己斟满了酒,然后端起就喝,无一人理会君洛姬。[UPU小说网www.upu.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扫了两人一眼,君洛姬唇畔勾起笑容,仰头喝尽,将酒杯放在桌上,这才再次将目光落在那端起酒杯就喝的两人身上“如何?”

却见药离筠与君未央两人只是面色怪异的盯着自己的酒杯,药离筠将酒杯放在桌子上,然后浅淡的眸就落在了君洛姬身上,不言语,眉目间却是多了一丝哭笑不得的意味。

相对于药离筠此时似若无奈的表情,君未央却是紧缩着眉头,双眸牢牢盯着手中的酒杯,仿若是有什么事情十分的困扰着他,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泽宇,不用再想了,这的确是醉尘酿,只不过是被兑了水!”药离筠看着君未央纠结的模样,好心开口,若非是其中真的掺了醉尘酿,他又岂会被那酒香给欺骗?当真是失策!

“我只是在想主子就是是从哪里弄来的水?我离开时抱来的只有一坛醉尘酿。”君未央抬眸看着正悠然拿起酒壶再次给自己斟酒的君洛姬,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这四周的下人早就被打发走了,他可不认为君洛姬会自己跑回去弄来两杯清水只为给他们掺酒!

一听到君未央这话,药离筠心下顿时一凸,瞬间便有了某种不好的预感。

“未央,你可要学会就地取材!”君洛姬对着两人晃了晃手中的酒杯,仰头喝尽。

就地取材?药离筠与君未央两人几乎同时扭头去看榆柳环绕的翠玉般的湖面,时光静好,微风扫过,湖面波光粼粼,分外美丽。只是,两人无一人有欣赏着美景的心思!

药离筠好看的薄唇动了又动,终是蹦出了两字“浪费!”

醉尘酿,他可是三年不曾喝到了,可这家伙一点都不知道珍惜,用湖水来兑这独一无二的醉尘酿,这就只有这个会酿此酒的缺德鬼能够做的出来了!

说话间药离筠已经抬手将君洛姬面前的那壶酒拿过来,总不会连这家伙自己的也被兑了湖水吧。

终于,又能一品这世间难得的醉尘酿的美味了,唇畔含笑,药离筠为自己斟了一杯,浅酌一小口。

“如何,比之三年前可有变化?”看着已然僵住的药离筠,君洛姬挑眉笑着询问。

“唯过之而无不及!”面无表情的给出此等评价,药离筠轻轻放下了酒杯。

“哦,是吗?我怎么觉得味道淡了些许!”君洛姬轻叹,好似带着些许疑惑。

微垂着眼帘,药离筠忍住把某人暴打一顿的冲动,淡淡开口“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谈论这掺了湖水的醉尘酿?”

这人比之三年前的确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在三年前,这缺德鬼最多只是将他与泽宇的酒掺水,怎样也不会将他自己也掺了水,可是这在三年前不可能发生的事,今日确实是发生了,当真是让他无语至极,果真是缺德到了家,连自己都不放过了!

“自然不是,还是之前的问题,在寻找我的这几日里可有发现什么?”坐直了身体,君洛姬拿起筷子拨了拨桌子上的美食,一根根将菜中的胡萝卜丝儿给挑到一旁摆放的精致的空盘子中。

“你想知道什么?”眼角微翘,斜视了君洛姬一眼,药离筠从容拿起筷子跟着挑起了胡萝卜丝儿。

在身后看戏看了这么多天,想要轻易就从他口中得到消息,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君洛姬放下筷子,垂眸随意摆弄着自己的衣袖,浅淡却含有丝丝冷意的话语从唇畔溢出“娘娘腔,在天启,我若仅仅需要知道什么消息,还不至于让你去查,只是……”话语微顿,君洛姬抬眸看着药离筠,眉眼间不复最初的邪魅慵懒,惟留一片冷厉“只是,有些事,或许还未到我所想的地步!”

“缺德鬼,这不是你的作风,”将一盘胡萝卜炒肉丝里的最后一根胡萝卜丝挑出,药离筠将筷子转向了另一个碟子里的红辣椒,继续专心的挑着,不过口中的话语却并未落下“如今,事情已经到了超乎你想象的地步!”

君洛姬皱眉“这几****不是一直在处理这件事?”

“的确,在‘找你’的这几日里我是尝试着将这件事解决,不过,棘手!”

“棘手?”君洛姬眸中一直漫不经心的神色终于尽数退去,原本此事虽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却也并未过放在心上,想着药离筠出面必定能够解决,却不想药离筠竟是给出棘手两字!

能让药离筠都开口说棘手的,他不得不重视!天启,纵然父皇已经不要他,纵然他已经要离开,也是绝不允许这里有失!

“即使到今日我也并未真正查出什么,但是,我敢肯定并非是你心中的那个人。”继续专心挑着红辣椒,药离筠神色浅淡,虽然,心中对君洛姬藏起来让他找仍有不满,不过此时已经理解了君洛姬的用意,他也不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计较了,解决眼下之事才是重要的!

“哦?”刚刚端正了神色的君洛姬此刻却是突然又软了身子,单手支头,再次拿起筷子跟着药离筠一起挑红辣椒“看来我没选错人,这件事的确是由你负责最合适,在回学院之前你帮我把此事解决了!”

药离筠已然对此事上了心,既然如此,也就不用他操心了,娘娘腔出马,纵然问题再棘手,他相信娘娘腔还是有办法解决的。

不过……君洛姬微微眯起了眼,眸中幽光闪烁。

不是他心中所想的那个人,娘娘腔真的知道他此刻心中怀疑的是谁吗?就在前不久,他已经换了怀疑的对象……脑海中闪现那个红衣女孩,粉嘟嘟的面庞的确容易蛊惑人!

伸手端起酒杯浅酌一口,配一口被挑出的红辣椒,君洛姬悄然隐去眸中的幽光。

此刻,他的怀疑不该告诉娘娘腔啊!毕竟,娘娘腔是那般护着那个人啊!只是,他有着足够的不得不怀疑那丫头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