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为何,我寻你不得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25 字数:3387 阅读进度:56/355

沐子晴的离去自然是不曾引得沐子言他们的注意,沐子言跟着药离筠说笑着往君洛姬走去倒是自在,却是不知君洛姬一回到席位便遭遇一阵怒吼。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

君洛姬对沐子晴毫不留情面,直接转身离去,虽是面色没有什么变化,心绪却是受了影响。

每每看到那分外相似的容颜,他总是会不可避免的想到她,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从未放弃过去寻找她,可均是无果。

有时,他甚至会怀疑自己,她真的存在吗?不然为何会凭空消失了一般,再也寻不得?找了这么久,除了记忆中依稀的容颜,一切皆无,他甚至不知她的身份。

他也曾怀疑,这个总是粘着他的‘沐子言’会不会就是她,不然为何会有如此相似的容颜?可是,他知道,不是!

脚步在前进,幽深的瞳眸一片漆黑,这一刻思念却如潮水涌现几欲将他淹没。

你,究竟在哪里?可安好?为何,我寻你不得?

===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君洛姬并未注意到他走后除了一直跟着他的君未央,另外两个人并未跟随上来,直到回到了席位,耳边不期然一丝压抑着咆哮般的怒吼唤醒了他。

抬眸对上天启帝阴沉的面容,看看那如着了火的眸子,瞬间神思回归,不用去想便早已清楚个中缘由的君洛姬不由轻笑出声“父皇年纪大了,实在不该肝火如此之旺这般动怒的!”

话落,不等天启帝再次发怒,便是一扬眉,冷眸中闪过一丝邪肆的光芒,薄唇微掀“来人,陛下累了,扶陛下回去休息。”

于是,天启最为尊贵的陛下便在一众侍卫的簇拥下回去休息了。

耳边清净了,唇畔噙着一抹邪笑,君洛姬看着天启帝离去的背影,眸光愈发的邪肆却是渐渐暗沉。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

呵~这就是他的父皇,眼中只有皇家利益的父皇!

若非离开云天学院,若非修为被废,他怕是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最为尊敬的父皇竟是从未真心待过他一天。

曾经,他是天启最为受宠的皇子,他以得到父皇关注称赞的目光为傲,只是,如今想来曾经那些骄傲却更似嘲讽。

嘲讽他的幼稚!身在帝王之家,又哪里来的亲情?

三年前回来,不仅不曾得到任何安慰,反是直接将他送往别国作为质子。

看着父皇那昔日宠溺的双眸变作冰冷无情,他终于看透,不作任何反抗,刚刚归家便又马不停蹄的离开。

他若是不想走,谁又能左右他的去向?离开,只不过是因为这个地方已经不值得他留恋。

回来,是因为把这里当家。

离去,是因为已经无家。

再次回来,只因已经提前知晓了那个人会来,也只是为那一个人。

娘娘腔,等了三年,终于来了,而他,也是时候回去了。

云天学院,那里,才是他真正的归属。

看着天启帝的身影淡出视野,收了思绪,回身坐在席位上,抬眸这才发现那原本跟着他的两人竟是还未到。

君洛姬看着那正与沐子晴说话的两人,狭长的凤眸不由轻轻眯起,剑眉微挑。

看来,娘娘腔并未将他的话真正放在心上啊!眸中划过一丝幽光,君洛姬抬手抚着自己光洁的下巴,神情若有所思。

药离筠与沐子言走到君洛姬面前时,君洛姬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轻轻扫了两人一眼,便是起了“回去!”

回去?沐子言顿时一惊,君洛姬难道是要走了?她还没跟他摊明身份呢!

沐子言正思考着该怎么办呢,却是发觉药离筠牵着她跟着君洛姬一起走了,于是,沐子放心了,看样子暂时药离筠是会跟君洛姬在一起的,那么她便有机会向君洛姬说明了。upu.cc[UPU小说网]

摸了摸袖中的那块玉佩,沐子言抬步轻快地跟着药离筠他们。

只是,走着走着,沐子言便觉得不对劲了。

这不是她与离羽一起来时的路吗?难道君洛姬的家也在他们庄园周围?那她就算去了君洛姬那边也能够经常看到药离筠吧……

这般想着,沐子言的脚步愈发轻快,只是不经意间抬眸,却是发觉药离筠面容上的平静表情龟裂,染了怪异之色。

越是往前,药离筠脸上的怪异之色越是明显。

沐子言原本还疑惑药离筠是怎么了呢?只是,等君洛姬停下了步伐,看到他口中的‘回家’是哪里后,粉嫩的小脸上也随着药离筠出现怪异。

扫了一眼熟悉的庄园大门,药离筠似笑非笑的看着君洛姬“这就是你所说的回去?”

“有何不妥?”君洛姬挑眉,不再犹豫,直接抬步往庄园内走去。

有何不妥……药离筠细细唨嚼着这四个字,转瞬却是咬牙切齿,脸上淡定不再。

不愧是缺德鬼,对他的行动当真是了如指掌啊,连他住在哪里都这般清楚!那也一定是十分清楚他这几日在干什么了?

知道他在找他,竟然还藏在后面今日才出现!若不是收到离羽传来的丫头来找他的消息,他今日决计不会现身学院选拔的,若他没出现,这家伙还打算看多久他的笑话?

药离筠咬牙切齿,他不是气君洛姬,而是恼自己,竟然三年后见面的第一个回合就又被这家伙坑了一回,怎么就不长记性呢!三年前被他坑的还少吗?

“娘娘腔,这几日找我的过程中可有发现了什么?”君洛姬的话语落入耳中,药离筠抬眸瞥了他一眼,不说话,牵着沐子言就往庄园内走去。

好笑的看着药离筠神色高冷,不打算理他的模样,君洛姬唇角微扬,不再开口,只是轻轻扫了一眼君未央。

接到君洛姬的目光,君未央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却还是跨步上前“王伯!”

只是一声呼唤,并不是特别大声,却是保证能够让庄园内各个角落的人都能够听到。

听到君未央这一声呼唤,药离筠与沐子言不由愣了一下,君未央叫管家干什么?还有,他怎么知道庄园内管家是王伯?

还未及回过神,药离筠便见到自家管家化作了一道旋风出现。

药离筠不由再次停下了步伐。

王伯有着不弱的修为,他自然能够感知到,只是自从住在这庄园却是从未见王伯展示过功力,今日就为君未央这么一声叫,竟是就这么马不停蹄的动用武力出现?

他怎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呢?药离筠下意识看向停在门口处的君洛姬,不期然却撞上了他正投向这边的目光,那目光,神色莫名,顿时让药离筠更加觉得怪异了。

尤其是看到君洛姬唇角那愈发邪肆的笑容,药离筠几乎要忍不住皱眉了,以他对缺德鬼的了解,这家伙笑的这般,这般的妖娆,绝对是没好事发生!

果不其然,听到王伯接下来的话,药离筠纵然在如何淡定,也是忍不住黑了脸。

只见王伯化作一道旋风到了君未央的面前,停下的瞬间却是立即弯了腰,抬手擦了擦脸上并不存在的虚汗,开口忐忑“老奴失职,望殿下赎罪!”

听到王伯这话,药离筠若是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就不敢说自己认识君洛姬这个人了!果然不愧是缺德鬼,明明做的好事,却总能让人恨的咬牙切齿!

“王伯,殿下不过离开几日,怎连你也开始偷懒了?”君未央面容冰冷地开口,可是若是细看,便能发觉他抽搐的嘴角与眸中的一抹无奈。

王伯,我不是真心想要责备你的啊!只是主子偏要以这种方法告诉药公子事实,他也没办法啊!

“老奴,老奴……”这回王伯脸上可真的出现了虚汗了,完全是被吓的,殿下对他们这些奴才素来宽松,哪里曾这么严厉过,而正是他疏忽犯错的时候。

作为管家,殿下回来,他本该第一时间出来迎接的……

看着王伯惊恐的模样,药离筠抿了抿唇,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王伯,你先下去!”

他自然明白君洛姬的意思,知道君洛姬并非真的要怪罪于王伯,只是看着王伯这么一大把年纪的,这样担惊受怕,实在不该,这才开了口。

只是,药离筠开口了,君洛姬没发话,王伯却不敢下去。

抬眸忐忑地看了眼君洛姬,见他唇畔含笑,并没有要发怒的迹象,可还是放不下心,他从未见过殿下惩罚下人,可别让他做了第一人啊!

愈想愈害怕,额头汗密如珠,却是不感再擦了……

药离筠看了王伯一眼,略有无奈,最终将目光再次转向君洛姬。

收到药离筠的目光,君洛姬唇畔的笑容加深,却是终于开了金口“下去!”

听到这两个字,王伯简直是如临大赦,直接弯身说了声‘奴才告退’便是头也不敢抬的离去。

见王伯走了,药离筠再次扫了君洛姬一眼,不言语,牵着沐子言继续走。

只是转身间却不由勾了唇角。

缺德鬼,做事明明出发点却是好的,却总让人瞬间恨的咬牙切齿,可细细思量过后却又再也生不出半丝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