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5章 玄素天文

小说: 修仙琐录 作者: 望月归舟 更新时间:2019-12-02 12:40:15 字数:2233 阅读进度:1363/1368

恒观仙尊耐着性子温言解释道:“你就是把这法阵戳烂,我也只有欢喜之情而无责备之理,你这回懂了吗?快起来吧。”

“哦”坠儿明白了,慢慢站起身,有些尴尬的小声说:“真不是我弄的,弟子不愿担污名可也不敢冒领功名。”

恒观仙尊没说话,伸指朝虚空点了一下。

坠儿心头一惊,回头看了看自己方才所坐的位置又看了看法阵上的那个破洞,一时怔在了那里,他记得自己曾漫不经心的点出过一指,从方位来看恰好和这处破洞是吻合的,难道这个洞真是自己戳出来的?

“师祖我我再试试”他紧咬住嘴唇身子僵硬的点出了一指。

“这要能行就怪了。”恒观仙尊冷眼看着他说。

“那我坐回去试试?”坠儿见师祖不满意,忙指着屋子说。

恒观仙尊对他摆了下手,默默对着法阵上的那个破洞看了一会后,他挥手把法阵撤去又重新设置了一座新的法阵,然后对坠儿道:“此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是,弟子谨遵师祖法谕!”坠儿刚要躬身领命,忽觉眼前一花,等定住神后惊奇的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个巨大的天坑之中了。

这处天坑直径虽超过了九里,但深足有数百里,坑口的天空看起来就是个小亮点,坑壁如琉璃质地,坑底如锅,亦是光滑如镜,整座天坑看起来圆滑规整,如精心雕琢而成一般,可学过法术的人都能看出这是以法力击打出来的。

处于这深深的坑底,坠儿感觉有点喘不上气来,这是何等强悍的法术才能造成这种后果?他仿佛感觉那法术的余威仍在,有一种随时会被化为齑粉的恐惧。

在坑底的中央有一间方形的紫色石屋,在阔达九里光滑空旷的大坑中,那间屋子就像是摆在锅底的一颗小石子,等随着恒观仙尊进入到屋中,坠儿才觉出这间石屋其实是很大的,足有二十丈见方,因为屋中空无一物,所以显得比实际的空间还要大些。

“师祖”坠儿不安的轻唤了一声。

恒观仙尊掐了个法诀弹出一指,石屋中央的地面上出现了一小片黑色的圆盘形隆起,大小仅有尺许,像是扣了一块瓜皮。

“这是我乾虚宫一处极重要的秘境,去看看吧。”恒观仙尊说着指了指那处隆起位置。

坠儿不敢多问,应诺了一声后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来到那片黑色的隆起边,他顿时就明白恒观师祖带他来这里的目的了,因为他在那上面看到了两个“熟悉”的符文,两个符文一黑一白,对头排列,白色符文仅有四个笔画,黑色的则至少有五十多个笔画,其实这两个符文坠儿一个也没见过,只是因为它们和自己头脑中出现过的那些符文看起来很相似,肯定是同出一脉的。

那些曾在头脑中飘忽闪烁的符文可是让坠儿饱尝了追寻之苦,此刻终于亲眼见到两个了,他哪还管得了别的,瞪大双眼就盯着看了起来。

初看时,因为隆起的这块“瓜皮”是黑色的,所以那个白色符文很醒目,而黑色符文因与“瓜皮”同色,只是颜色更深一些,需仔细辨认才能看清,等看了一会后,坠儿竟然觉得那个白色符文不太好辨认了,反倒是黑色符文显得极其清晰。

不知过了多久,坠儿忽然叫了一声:“不对了!”直到这时他才记起身后还有一位师祖呢,忙回头对恒观仙尊道:“师祖,这个字好像在变!”

恒观仙尊平静道:“时刻都在变,而且是瞬息万变,只是你不能察觉罢了。”

“就变了一次。”坠儿坠儿说着又扭回头去看,随之就瞪大眼道:“又变了!和刚才不一样了!”

恒观仙尊问道:“哪里不一样了?”

“嗯这!还有这!还有这!还有”坠儿连指了七八处后手指停在了半空,喃喃道:“又都变了”

恒观仙尊走到他身边,“这些笔画能引人心神,使人的目光在不知不觉间就顺着某一道笔画移动起来,而难以观其全貌,所以也就察觉不到其他地方的变化了,而且即便是吸引住你目光的那道笔画也是在不停变化的。”

坠儿用力的闭了下眼,又看向那两个字符道:“这太诡异了,我刚才看了那么半天竟然一直没察觉,一笔一笔看下来以为看的是同一个字呢。”

“只用了七天时间就能有所察觉已经很不错了。”

“七天?!”坠儿愕然的看向恒观仙尊,心里略一计算,不禁打了个哆嗦,“我觉得就过了一小会,竟然已过七天了”

恒观仙尊挥手启动了保护那片“瓜皮”的法阵,地面又变成平整如初的样子了。

坠儿眼巴巴的看着那处地面,有心想求师祖让他再看一会可又不敢。

恒观仙尊开口道:“那么你现在可以跟我说一下是如何把法阵戳出一个洞的了吗?”

“我就是随手点了一下,嗯”坠儿皱着眉头努力回想着,嗯了半天也没再说出什么来。

“那就静下心来好好感悟一下吧。”恒观仙尊指了指十丈外的紫色墙壁,“仅管随意去点,这里的法阵不用担心会被戳破。”

坠儿咧了下嘴道:“师祖,您能不能给弟子一些提点,我觉得半点头绪都没有,真的不知当时那一指是怎么发出去的。”

恒观仙尊盯着他道:“说出来你或许不信,我对着它参研了上千年,悟出的是震慑心神之法,也正是凭此把你从冥思迷海中拉出来的,其他人悟出的也大抵相近,像你这般能施展出可伤有形之物法力的,尚无其人。”

坠儿怔怔的看着恒观仙尊,苦下脸道:“那就是说没人能指点我了?”

恒观仙尊看他那傻样都想上去踢他一脚了,却还得温言劝告道:“朗星啊,十个有幸来此地的人,未必能出一个有所悟的,你在没来之前仅凭着一点残念和我的一次指点,在短短数年间就有所悟了,而且还和别人悟出的东西大不相同,你的悟性是我所见过的人中最高的,你要相信自己,在参悟上不能总指望别人的帮助,在那些寻常法术上也还罢了,对于玄素天文这类神奇之物就只能靠自己了,别人的指点很可能会帮倒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