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6章 又接善义旗

小说: 修仙琐录 作者: 望月归舟 更新时间:2019-12-02 12:40:06 字数:2404 阅读进度:1354/1437

沈清见坠儿这副模样不禁心下有些歉然,她是很少和别人开玩笑的,这是情不自禁的把坠儿当成了寻易,寻易是热衷于讨骂的,讨来骂他再装可怜,那让人又恨又气又忍不住想去怜爱的样子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沈清的心里,面对上辈子的寻易,她没讨到过什么便宜,最后这小子还用惨死给她留下了无尽的伤痛,现在看来在他的转世之身上也难讨回什么便宜了,欺负这么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实在有亏良心啊。

她延续刚才的话题道“这个观点凡人更容易理解,人们选择聚群而居就是为了凝聚力量对抗外敌和彼此扶携,而且就个人而言,不管他多强大,在幼年和老年都是需要别人照顾的,出于对将来的考虑,他也会希望世间向善。”

坠儿立即抛开刚才郁闷,笑着道“即便是劫匪,也希望被劫之人都是善类,那样的话,不但抢起来容易,就算遇到武艺高强的,或许都会饶他们一命。”

沈清打趣道“我猜你走南闯北时肯定遇到过劫匪吧”

“还不止一次呢,所以我才会想到他们身上。”坠儿笑了笑,然后边思索边道“其实肆无忌惮作恶的那些人不是目光短浅的蠢货就是兽性未泯的畜生,这些人如果能落得个好下场,那这天理也就不是扬善的了。”

“焉知他们死后不会受到应有的惩罚呢”

“死后就算受到了惩罚,那我们也是不知道的了,这本身就不是扬善之道,反倒是引人向恶了。”

沈清摆摆手道“又绕回先前讨论的话题了,咱们都回去好好想想,等下次再谈吧,还是先说说持何心态以对之的问题吧,你刚说了一半。”

坠儿赞同道“好,想明白大家为何都乐于见到世间向善后,我就更加相信老天是在看戏了,他以恶意来布置这一切,给我们设置重重障碍,而我们唯一能用来对抗的只有善,但这并不能战胜老天,因为它连这座戏台都能给拆了,要想给我制造点难以突破的障碍简直是轻而易举,秉持善念不过是能让我们过的稍微好一点罢了。”

沈清不失时机的鼓动道“那你就愿意这么苟且偷生吗”

坠儿无奈道“说到底是咱们俩对老天的能力究竟有多大存在不同的看法,我真的觉得那是人力不可为的。”

沈清不以为然道“我觉得根本原因是咱们俩对红尘留恋的深浅的不同,你舍不下你的父母,所以不肯冒死去探寻,而我觉得活在这世间趣味已然不多了,为探寻而死是死得其所。”

坠儿低下头,拨弄着身前的一株野草,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如果寻易没有死,你还会觉得世间无趣吗他会成为你的牵绊吗”

“不会,和他相处确实令我颇感欢愉,但他不会成为我割舍不开的牵绊。”沈清不习惯掩饰自己的内心,所以在说后半句话时有一点迟疑,但却是真心话,因为她知道寻易是要去叼自己的那根“骨头”的。可如果自己就是那根“骨头”的话,她能抛得下寻易吗这是坠儿问话的本意所在,也是令她迟疑的地方,“应该是能割舍的吧。”她在内心轻轻的对自己说了一句,她的道心本就是十分坚定的,寻易确实让她动了心,但还没到让她难以把持的地步寻易就死了,天知道寻易如果不死自己会不会继续滑入情障深处。

“幸亏你死得早”她在心里偷偷说着这句话的同时不由看了坠儿一眼,而这个抱怨也让她的心头被一种难言的滋味堵塞了。

坠儿虽然是低着头的,可却在用神识留意着沈清的表情变化,这明显带着幽怨意味的一眼可是把他看得心头猛然一跳,现在二人说的话题本就挺敏感的,沈清用这种眼神看他会是什么意思

沈清也觉出不妥了,忙补充道“我此前一心向道,寻易虽然动摇了我对天道的认知,但并没有动摇我向道之心,不管那个道是什么,我都要探究个明白,没有人能牵扯住我的脚步。”

正在心跳的坠儿听了这话顿时又凉了半截,强笑着咧嘴对沈清点了点头,两个不善作伪的人终于又把气氛弄僵了。

为何缓解气氛,沈清取出了一面白色的小旗,轻轻一捻,小旗变作两面,她把其中一面递给坠儿,“此乃善义旗,是天律盟所制的法宝,不但可做信物亦可作传讯之用,我已脱离天律盟,所以这面旗也就没有了作信物的效用,所以你要妥善保存,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如遇难处,催动此旗我就能知晓,可别轻易毁坏它。”最后这句嘱咐则是因为上次寻易接了善义旗后不久就给毁了。

“哦”坠儿听说过善义旗这东西,遂接过来好奇的仔细查看了一下才收了起来,他虽然觉得沈清最后的嘱咐有点怪,但也没多想。

“你听说过灵心族吗”沈清这也算是没话找话吧。

“灵心族”坠儿皱了皱眉头,然后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

“那是个神秘的种族,据说他们是通晓一些天机的,而且他们的功法与咱们截然不同,好像是凭意念就能伤人,我在数十年前就想去寻找一下他们的踪迹,却因为一件重要的事耽搁下了,如今那件重要的事总算有了些眉目,所以我以后可能会远游一段时日,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认真思考一下你提出的这些新见解。”她所说的重要之事自然是寻找寻易的转世之身了。

坠儿不无羡慕道“我要是能跟着去就好了,提升修为确实是挺有必要的。”说完他的眼神闪动了几下。

“想到什么了”沈清注意到了他眼神的变化。

“想到了小时候的一件事”坠儿摇摇头,没继续往下说,沈清提到的灵心族凭意念伤人之语让他想起了小时候跟抱冬瓜的小女孩打架的事,那时他才三四岁,刚到记事的年纪,虽然那段记忆已经不太清晰了,但弄断对方凝出的水绳子,并且自己也不知为何也凝出了水绳子和对方互捆的情节他还能回忆得起来,可此刻回想却感觉如梦境般感觉不太真实了,那算不算是用意念发起的攻击呢

ps感谢我永远喜欢二乃师兄的打赏和月票,很感谢。不管是打赏、月票还是评论,大家的任何一种回应都能激励起我码字热情,如果长期没有丝毫动静,坚持不断更真的就只有靠咬牙了,我以前码字是凭心情,犯懒时常断更,觉得挺对不住书友的,所以现在能坚持就尽量坚持,希望大家偶尔给点动力,发个评论就能让我情绪高昂的去码字了,心情越好故事写的自然会越用心,不过已经打赏过的朋友们就不要再打赏了,心意到了就够了,我可不想欠你们太多,嘿嘿,我写的内容我自己可是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