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办法有用就好

小说: 夏至桑旗 作者: 何聪 更新时间:2019-07-03 04:19:26 字数:2418 阅读进度:198/888

第198章办法有用就好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挂了南怀瑾的电话,他的电话让我更加的迷惘。

桑时西的逼迫南怀瑾的劝告,难道我和桑旗真的不能够在一起吗?

我不记得是谁跟我说过一句话,他说我就是桑旗身边的祸水,从第一开始我让桑旗失去桑家的所有的时候,就应该很清楚那只是开头而已,到后面我只会拖累他越来越深。

我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等我走的极累极累了停下来,抬头看着眼前,我发现我竟然走到了桑家的大门口。

本来是不想来的,但是我的身体和我的脑没有办法平衡,我的孩子还在里面,桑时西只是要我而已,如果我跟桑旗分开能够还给他的锋芒,他背上原有的翅膀,那我失去了我的爱人也是值得的。

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让桑旗恨我,恨得我咬牙切齿,他才能重新变成一匹狼。

我闭上眼睛,他看着我的温柔眼神就在我的眼前晃,我努力的把它印在我的脑子里。就像一枚印章一样永远的刻在那里,当我想他了就翻出来看一看。

有人跟我说话:“夏小姐,门打开了,你进去吧!”

我睁开眼睛,是门房在跟我说话,一定是桑时西跟他打了招呼看到我就让我进去,他是料准了我会来,因为他攥着我的软肋,真的特别软。

我僵硬地走进去,里面有司机载我到桑家的大门口。

桑家的客厅黑漆漆的,只开着一盏不太亮的灯,没有佣人也没有管家,不知道卫兰和桑先生去哪里了,总之整栋大宅像一座空城一般,寂静的让人心里生畏忌。

桑家大宅我曾经很熟悉,我在这里也住了有好几个月。

我没走电梯扶着楼梯一步一步地向上走,活像慢慢步入刑场。

终于我走到了原来我的房间门口,轻轻拧开门锁走进去,房内燃着昏暗的灯光,我走到卧房门口看到孩子正躺在床上。

我急忙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小脸蛋,温温热热的,呼吸匀称,他睡得很香。

我想抱抱他,又怕把他给吵醒了。

桑时西的声音冷不丁在我的身后响起:“我还以为你爱桑旗超过了你自己的孩子,看来你还不算泯灭人性。”

在孩子的身边放一只针管来威胁我的人,现在居然跟我说人性?

不过我已经没有力气跟他斗嘴,我转过身来,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睡衣,像一个死神一样站在我的面前。

桑时西的身高一向都让我有压迫感,其实他跟桑旗比起来,桑旗比他还要高两厘米,但是我在桑旗的面前从来不会给我这种感觉。

他的眼神像一块石头一样压在我的心上,让我没办法喘息。

“我来了,你想怎样吧?”

“从今天起留在我这里,扮演好你母亲和妻子的角色。”

“然后呢?”

“然后桑旗就能独善其身。”

“神经病,你明知道孩子不是你的。我,也不爱你,干嘛把两个本来就不应该属于你的人绑在你的身边?你有病!”

我想不出更恶毒的词来骂他,我知道这种话对他来说只是隔靴搔痒。

所以我压根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出来什么,他语气轻松:“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桑时西要得到的一定都会得到。”

“你用这么卑鄙的方法……”

我还没说完他就打断我:“方法只是有效没效。不在乎卑鄙或崇高。再说你以为桑旗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崇高的?”

“你现在挑拨离间已经晚了,桑时西你把我留在你的身边,以后就会知道是一个祸害,我会搅得你不得安生。”

“随便你。”他忽然靠近我,两根手指捻起我的发丝,他的镜片在灯光下闪着寒光,结合唇角的笑意令我觉得他像个变态。

他轻笑:“无所谓,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我发誓他如果敢再靠近我一步,我就把他脸上的眼镜给打烂。

事实上我也出手了,可是我的拳头还没有碰到他的脸就被他紧紧的握住了。

他的手指纤长,在我的眼里就像一只磨爪,将我的拳头以及我的人生给牢牢地握住。

我第一次有这种无力感,有这种无法挣脱的感觉。

从一开始我知道桑时西这个人存在之后,我从来没觉得他能把我怎样,我甚至觉得我把他玩弄在鼓掌之间,想跟他结婚就结婚想把他甩了就甩了。

我觉得我聪明至极,但是我错了,桑时西远比我想的更要深不可测,更难以对付。

像我这种三脚猫的伎俩压根不是他的对手,在他的眼里我的这一切只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

他要玩就玩大的,直接把桑旗给弄垮,所以他留一个不是他的孩子在他的身边就完全可以拿捏住我。

他叫我往东我就往东,叫我往西我就往西。

我跌坐在床沿上,可能是我的动作幅度大了一些,孩子被惊醒了,然后哇哇大哭起来。

我急忙抱起他,哄了半天都哄不好,因为我没带过孩子,他也不认得我。

他睁开大眼睛惶恐地看了我一眼,哭的更厉害了。

桑时西从我的怀里抱走孩子,在他的怀抱里孩子很快就不哭了。

他的唇角挂着浅浅的笑意,他的笑容我看的明白,那是胜利者的微笑。

是的,他赢了,而且赢得很彻底。

因为我现在已经没有勇气再回到桑旗的身边了,南怀瑾有一句话说对了,我跟桑旗在一起只会拖垮他。

因为只要我在他身边,桑时西就会永不停止对桑旗的攻击。

而霍佳那天对我说的一句话,他说我是桑旗身边的祸水,我会害桑旗万劫不复。

那时候我就把她说的话当放屁,但是她说准了。

我浑身无力,我觉得我要大病一场。

我心里恍恍惚惚的决定了什么,我想我得离开桑旗了。

痛苦是短暂的,我希望他长久得恨我,因为恨能燃烧他原先的丢失掉的斗志,还是以前他那个意气风发的桑旗。

他为我已经抛弃太多了,跟他在一起我只会继续连累他。

我不知道我身上有什么魔力让桑时西一定要留我在他的身边,但是我想最后我也不会让桑时西得逞。

我失魂落魄的转身走到门口,桑时西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建议你别去跟他告别,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什么样的情绪对桑旗是最好的。”

我没想要去找桑旗,我只是想跟桑太太道别。

我想让她和桑旗离开锦城,不要再回到这个地方。

桑旗在别的城市一定可以重振旗鼓,然后他忘了我,找一个不会让他这么倒霉的女人。

“给我车钥匙……”我举起手摊开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