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分离

小说: 仙缘归 作者: 亥叶 更新时间:2020-02-14 10:36:33 字数:2752 阅读进度:154/158

<>app2();

在租来的小院里,君茶凝神静静的在房间内打坐,周身薄薄的一层灵气萦绕。

自宝天塔出来已有数日,君茶今日终得抽空参悟宝天塔之行所得。

半天过去,君茶身边的灵气慢慢散溢而去,收了功法,君茶睁开双眸,眸中掩饰不了的欣喜。

灵息平稳,修为浑厚扎实,筑基初期修为巅峰,只要有一个契机,突破到筑基中期不日可待。

小心翼翼的拿出几个玉盒,君茶嫩白的小手一挥,几个玉盒的盖子纷纷被打开,里面是从宝天塔得到的一些阴气较重的灵植。

其中一株四品冰幽奇罗花泛着幽幽蓝光,隔着禁制都能感觉到它散发出来的阴气。

君茶挑了几株品阶较低的灵植,想先试一下消耗体内过多火气的效果。

君茶捏着一株紫罗兰色的灵植,一入手,一股阴气窜上来,口中不由喟叹。

果断的,君茶就将灵植扔进嘴里,入嘴,更为纯净的阴气直接在舌尖炸开,从口腔进入身体的各个部分。

体内过多的火气立马就将这看似很足但相较之下很少的阴气立马消灭。

火气吞噬阴气,君茶只感觉到身体微微刺痛。

然,入体阴气一干二净。

预料到火脉纯灵体内的火气不平凡,但君茶也万万没想到,一株九百年份二品灵植对火气一点作用都没有。

无奈君茶又将玉盒里的几株灵植尽数吞下去,几株灵植加起来的阴气远比一株强,但没过一会儿,还是被火气吞噬的无影无踪。

君茶扶了扶额,看着充萦着全身的火气,最终捻起四品的冰幽奇罗花,一口气吞了下去。

四品冰幽奇罗花是君茶在宝天塔找到最高阶也是年份最久的灵植,整整两千年份,其中蕴含的阴气不是其他灵植可以相比的。

阴气入体马上就和火气相斗,君茶就感觉到了比刚刚更为剧烈的疼痛。

两股气在体内奔跑,就像是两个小孩在自己肚皮上跳舞。

君茶忍着痛,最终后继无力的阴气慢慢消失,君茶擦了擦额头刚刚冒出的薄汗。

看着丹田内减了一丁点的火气团以及身体各处的火气,君茶给自己施了个清洁术。

看来富含阴气之物自己要多加留意了。

踏出房门,夜明星稀,入夜已有了一会儿。

芒种和温言衡两人还坐在石凳上,一个眼皮半耷拉着,无聊的手指在石桌上画圈圈;一个还喝着不知道续了多少杯的茶。

君茶实在想不懂自己有什么可以令这两个人贪图的。

一个冥界金丹期高阶生灵,一个数万年前的大佬,要不是两人对自己没恶意,君茶就会立马抽身走人。

“两位前辈,我明天就要离开雪零仙城,这小院如果二位还想住可以继续跟东家续约。”

君茶原本想过几天在走,但想到卫笙瑜,就果断明天就走,反正留着也没事。

温言衡点点头,继续喝着自己经淡了不剩一丝茶味的茶。

芒种略身就飞到君茶身边,

“小姑娘,你要走,不带上我们?”

芒种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闯入君茶的鼻尖,君茶点了点头。

“芒种前辈,人各有缘,强求待在一起,反会心生不喜。”

君茶一双黑眸凝望着芒种,希望芒种能听进自己的话,不然,自己只有连夜走人了。

黑曜石般的眼眸令芒种恍惚了一下,失了神。

多年前,也有一个穿着白衣的人跟自己说过类似的话。

看着芒种愣愣的样子,君茶也不知她听进去几分,心中又哀哀叹了口气,最坏打算,今晚死遁。

修仙之途,从来是孤独的。

往日娇媚懒散的芒种此刻轻轻的点了点头,露了个苦涩带点无奈的笑容。

“确实,人各有缘。”

掏出一幽蓝色麦穗,芒种将其递给了君茶,

“这是你宝天塔应得的奖励,一直没给你。里面存了点冥界的冥火,说不定以后可以帮到你。”

君茶看了眼不知为何改变的芒种,收下了麦穗。

“咚咚咚……”,这时沉闷急促的敲门声再次响来。

君茶打开门,透过缝隙,看见一大队人马站立在院前。

首领瞧见门微开,抵着门板就大力推开门,

“神泊宫奉圣女之令,前来寻人。”

一队人毫不客气的闯进院中,君茶皱了皱眉头。

这神泊宫竟是如此无理霸道!

“出去!”

君茶冷冷看着这队人,扣紧手中的长刀,呵斥道。

修士的洞府是修士最隐秘的地方,这么被直闯,君茶没有直接动手已是最大的容忍。

“我们收到线索,我们要找的人曾经敲过你的门。”

卫笙瑜!

君茶率先想到这个名字,自己来这不久,认识的也就只有卫笙瑜。

首领右手食指敲了敲另一只手手背,身后的几人立马要进屋瞧一瞧。

君茶看着最高修为的一名修士,筑基中期。

几道白色刀气炸在闯入几人的脚边,阻止了他们的步伐。

“卫笙瑜已经走了。”

首领:“看来他真的找过你,那你跟我们去一趟神泊宫吧,去见见圣女大人。”

话落,一队人马全向君茶涌来,法术砸向君茶。

君茶挥出一道刀幕将所有的法术悉数挡了下来,反冲力使得自身后退了半米。

稳住身形,君茶在两手食指指尖各划了一道伤口,靠着难以辨别踪迹的迷踪步,身形游荡于神泊宫人之中。

每个神泊宫人只觉背后一凉,再回头一顾,君茶的人早已跑出门外,不见踪影。

而院子里的其他两个人也早已不见。

跑出院子的君茶向着城门略去,途中不忘引爆自己画在他们身上的第二灵纹,嘴唇轻启,

“爆!”

待在院子里的人后背显现出幽幽符文,一朵朵霜花爆裂,霎时间,院子里叫喊声此起彼伏。

君茶踏着迷踪步飞身掠的离城门不远处,就瞧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向着自己挥手。

当机立断,君茶直接运足灵力,直接向着城门向着卫笙瑜冲过去。

卫笙瑜瞧见君茶突然加速冲过来,先是愣了了,随后向着君茶张开双手。

君茶反增不减,如同火箭般冲向卫笙瑜。

待到卫笙瑜附近,君茶回想起在宝天塔和芒种对战时领悟的一丝类似太极的打法。

以灵力为辅,将冲力化为离心力,抓住卫笙瑜的衣领,狠狠的绕圈转了几圈,君茶狡黠的看着卫笙瑜精致的面庞。

嘴唇动了动。

直接一把将卫笙瑜甩入城内,自己借着力继续出城。

被甩的卫笙瑜如同一颗炮弹,狠狠地砸在了身后追来的人身上,一下子人仰马翻。

卫笙瑜厌恶的拍了拍沾了尘土的衣袍,向着城外就冲过去。

<>app2();

(https://www.x/read/155741/526343390.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