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特殊材料,定下婚事

小说: 仙帝奶爸在都市 作者: 多龙 更新时间:2020-11-22 02:43:31 字数:2241 阅读进度:836/869

“说话就说话,抱人干嘛。”张辰一把将钱胜推开。

且不论其他,这货连衣服都没穿好。待会要是谁进来看见了,他该怎么交代一世英名怕是要被这家伙给毁光了。

“嘿嘿,高兴,高兴”

钱胜挠头憨笑,随后就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手里的电话没有停下来过。

给父母打,给周雨薇打,给陈洪福打,能想到的全都打

张辰则是主动离开,把这个场面留给他们自己人庆贺,他要去神罗双殿看看白鸽那丫头。

灵气复苏已经结束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大青山的灵气是日渐浓郁,已经到达了星灵仙界的低级洞天福地的标准。

而这个园区也应该是目前整个蓝星上面最发达的区域了,灵能科技所有尚未问世的新产品都会在这里做实验。

张辰是自然不会把地盘给交出去的,他不喜欢生活在别人的监控之下,就算是将这些掌握在手里,心里也多多少少会有些不舒服。

这些玩意都是月勇攀那小家伙弄出来的。

自从上次在灵能科技公司内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这小子的才能算是彻底被法决了。

加上一个棋逢对手的龙兴,两人是一边较劲儿一边进步,如今收获的成果已然让张辰侧目。

让一辆疾驰的驱动着灵能科技发动机的跑车路过,张辰步入神罗双殿的大楼。

公司里面的人看到他以后都自觉停下手中工作,带着敬佩的目光看着他。

张辰微微点头,直入地下三层。

轰厚重带有隔绝阵法的门刚打开,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炼器有多种锻炼方式,但想要将其完全掌握,还是最初级的灵火锻造法最有效果。

此法与早年蓝星上的古典锻造之法相似,用高温淬炼铁矿,再使用人力将铁矿石里面的杂质硬生生敲打出来。

虽然后者要比前者干净许多,但在难度上面却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灵气的控制,力量的掌控,一心二用,三用四用甚至五用,还要对抗天劫。

每一阶段对于锻造者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门槛,经验在这一行能起相当大的作用,但极少有大锻造师出现,因为许多锻造师在晋升途中就已经被天阶连带着劈死了。

红彤彤的火光将房间顶部的痕迹映照出来,这是一座山腹,被张辰以须弥纳芥子手法锻造出来。

此地宽九万余里,大多数都是滚烫的灵气岩浆,少量陆地都被锻造厂所覆盖了。

此间区域总共分为六部分,越往后,需要拥有的实力和经验要求越大。

此时白鸽站在第四区域,那片区域就只有她一人,剩下的大多数都在第六,少部分在第五。

张辰脚尖清点,整个人像是一片落叶被高温带着飘起,轻飘飘落在第四区域。

砰砰砰

白鸽手里正拿着一柄精致小巧的银色小铁锤在敲打手中那柄已经初具模样的长剑,每一次敲打都能砸出四溅的火花。

这柄剑已经经过了千锤百炼,被硬生生砸出了两道最基础的阵纹轨路。

“可以嘛,连最难打造的风火双属性阵纹轨路都弄出来了。”

“呀,张先生您来了啊。”白鸽欣喜,赶紧放下手中物件给张辰问号。

张辰微微点头,道“我观你锻造之法已具备系统,这段时间的收获不错,你有什么难题,说出来吧。”

白鸽转身走到身后的柜子旁边,从里面取出一件用粗布包裹着的条状物。

初见第一眼,张辰就察觉到不对劲,里面的物品具备了浓郁的生死二气,似乎是特殊矿石。

等到白鸽将粗布打开之后,他才发现里面是一柄剑状的矿脉原始,一半漆黑,一半雪白。

粗略一晃,能发现那两股颜色正在进行交锋,仔细一看,能看到那两种颜色的相互厮杀和吞噬,就好似无穷无尽的细小士兵在这剑状的矿石上面进行厮杀。

“这是什么”张辰皱眉问道。

白鸽张了张嘴,连您都不知道是什么,我怎么知道

“从哪里得来的。”张辰又问道。

“这块矿石是我从储物间里面拿来的,上面写着是从一次神奇事件中收获,时间为今年开春。”

“今年开春,那就是天门出现之后,怪不得觉得这么眼熟,原来是里面的东西跑出来了啊。”

这块矿石就是天门里面生死相接区域产生的特别材料,跟随天门恩赐一同掉进了蓝星当中。

那一片区域应该是产生了异动才会导致材料调出来吧,看来得找个时间去看看了。

“张大哥,可有办法解决这东西我一直无法铸造。”

“不是你的问题,而是材料的问题,两种矛盾的属性存在于一块材料历练,注定会一直消耗,如果你什么时候想到了让两个材料平衡的方法,那就可以铸造了。”

“好的,多谢张大哥,我这边没什么问题。”

“你什么时候回京城”

“大概在三天后吧,这段时间我已经把神罗双殿所有人的法器都打造好了。”

“我知道,我想说的是,无论什么时候,我们一家人都是你身后的护盾。”

自从将白鸽带在身边之后,小丫头的性格开朗了许多,张辰他们也接受了白鸽的存在。

这样一个惹人喜爱的小丫头要是被欺负了,先不论张辰跟秦以竹发不发话,小丫头就会不答应。

女儿是两人心中的宝贝,谁让他们的女儿不开心,他们就让谁不开心。

“谢谢张大哥。”

“继续忙你的吧,走之前来找下我,我教你点东西。”

说完后张辰就离开,返回特殊调查部门分部了,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热闹的声音,全都是钱胜的家人朋友在七嘴八舌的说话。

“阿胜啊,你现在伤也好了,是不是该琢磨下,把你跟雨薇的婚事定下了”

“对啊,你们俩也老大不小了,该给我们这些老人家找点活干了。”

天下父母都这样,不论孩子具不具备结婚的条件,他们都会催促。钱胜家的父母要开明些,一直等到现在才说。

“爸妈我知道的,我答应了雨薇,等我的伤好了以后就跟她结婚,婚事就定在四月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