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新婚夜,老婆把我当成野男人替身

第135章 伺候

作者:木土无尤 更新时间:2022-09-02

一天,江听晚去学校了,原本应该上班的沈墨此时此刻正待在厨房里研究营养餐。

门铃响了。

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怒气冲冲的严寒。

他自己进来。

生气的说:“行啊,沈墨,你就这样拿我当兄弟的,自己在这里闷声干大事是吧,什么都不和我说是吧?这兄弟没得做了,沂城的公司你自己去管吧,老子不干了!”

严寒说完,就怒气值爆表的站在沙发旁边,双手叉腰,就这样看着沈墨。

“别站着,坐沙发上。”沈墨招呼他坐下,“你先等等,我先去一下厨房。”

严寒:“……”他是来找他吵架的好么,他这是什么态度?!

连杯水都不给他倒!

他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沈墨还是没有出来,他干脆就进去了。

好家伙,这一看,厨房里好多机器在同时运转,桌子上还有各种各样的已经准备好的食材,银耳,红枣,桂圆,鸽子等等等等,一看就是给女人准备的。

而能让沈墨这样讨好的女人,除了他放在心尖尖上的那一个别无他想。

他倚在门框上,对着沈墨嘲讽道:“哟,这忙活着么些给人家准备那么多东西,人家领你的情么?”

沈墨一边忙活一边说:“怎么不领?他现在是我的女朋友,我对她好不是应该的么?”

严寒一下站直了,“什么女朋友?”不是老婆么?他们不是几年之前就已经结婚了么?

沈墨这才意识到自己多嘴了,他和江听晚离婚的事情严寒不知道,他没有和他说过。

他一下闭上了嘴,“你先去外面坐会,我马上就好了。”

严寒是谁,情报第一小能手,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线索。

“沈墨,我和你说,你最好和我说清楚,不然哼哼,江听晚应该和你住在一起吧?你做的那些事情……”严寒威胁道。

沈墨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把刚炖好的汤放到保温桶里,喊着严寒一起出去了。

然后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和他讲了一下,从他和江听晚离婚,到他离开沈氏,开始自己的新公司,严寒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他这次来也就是为了这件事。

沈墨还问:“你这次来海城是有别的事?”

严寒没好气的说:“有什么别的事,我就是专门来找你的!”

“你从沈氏离开之后干嘛不回去?是沂城容不下你还是海城对你的诱惑太大了?你都离婚了,就算是没有沈家的那个大少爷,人家还是不和你在一起,你还死乞白赖的留在这里干嘛?”

“她现在和我在一起了,我们现在住在一起。”沈墨解释。

“这重要么?重要的是她心里有没有你!我问你,如果是沈砚现在回来了,你觉得他是选择你还是选择他?”

这个问题,沈墨从来都没想过,“沈砚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这个假设也就没有了意义。

“看吧,其实你知道他不会选择你,所以你连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严寒一语道破,就是这样的情况,无论沈墨承认还是不承认,他永远都是江听晚的第二选择。

“我不想做假设的事情,就算是天注定,我也要去争取试试,不试试永远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结果。”这就是沈墨的性格,严寒也还是知道沈墨的这个性格的,所以有些话也都是点到为止。

“那开公司的事情怎么说,我在沂城给你辛辛苦苦的管着公司,你就在这里再重新开一个公司是吧?”这也就算了,关键还不和他熟了,要不是他心血来潮的看新合作的海城公司的负责人是谁,还不知道这件事呢!在沈墨身上,他总是跟探险一样,什么东西都得等他自己去发现。

“不是,我本来就是想试试,也没有特别大的追求,就没和你说,不过我是打算最近一段时间回去亲自和你说这个事的。”

“事前不说,事后现说,你这就是对我的不尊重!”严寒故意和沈墨说的态度强硬,不然就又被他给躲过去了。.

“那你说怎么办?”他那时候确实是事业不顺,感情也不顺,没有心思和他说这些事,感觉说出来也挺丢人的,而且他本来就对听晚的态度比较抵制,他觉得他和听晚之间还是有可能的,不想让她和他的好朋友产生了龃齿,也因为这个,所以当时才没想着说这些事情。

“要不然我直接把公司转给你?”沈墨说。他早就提议过这件事了,只是严寒没有同意。

严寒翻了个白眼:“老子差你这一点钱?”

也是,严家的钱是很多,严寒也是严家的继承人,钱比他多的多。哪怕他什么都不做,也一辈子逍遥自在。

“你知道的,我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

“老子要你这些干什么,你就算给我,没有你在后面坐镇,你觉得我能做出什么来,还有,老子要的是你的真心,真情相对,你不要扯别的。”

沈墨:”……“

沈墨:“我很直的,我只喜欢听晚。”

“老子知道,老子说的是兄弟情,你想哪里去了。”

“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就和我说,不要一声不吭,什么都自己忍着,也不要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人,我早就和你说过了,我们就是一家的兄弟,有什么事情都互相帮助,你不要觉得麻烦我什么的。”

“知道。”

“你知道个屁!”严寒虽然嘴上骂着,但是脸上澡笑了出来。之前他一直笼罩在沈墨的阴影之下,现在终于在他面前扬眉吐气了一回,沈墨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也就任由他在那里发挥。

时间也不早了,马上就快十二点了。

“我喊听晚出来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沈墨提议。

严寒是专门来这里的,他和听晚作为东道主肯定是要招待他的。

严寒拒绝了:“我暂时不想和她一起吃饭。”他知道沈墨厨房里的那一对东西是要送出去的,“你抓紧送去吧,送完了带我去你的新公司看看,老婆奴我看着你这一辈子是被吃的死死的了!”

严寒现在看沈墨的眼神已经是嫌弃的眼神,他见过老婆奴,就没见过沈墨这样的,伺候起江听晚来简直就是伺候祖宗她奶奶!_&

上一章 营养餐主目录下一章 呕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