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新婚夜,老婆把我当成野男人替身

第一百零九章 照顾到床上去了

作者:木土无尤 更新时间:2022-08-23

外卖到了,江听晚打开外卖,把外卖用盘子装起来放到桌子上,这个小插曲虽然闹得她脸红,幸好是两人之后也没说什么。

江听晚点的还是两人份,她打算在这里和沈墨一起吃完再回去,省的她回去还得再麻烦。

这次沈墨没有理由再享受中午的待遇了,他们坐在餐桌上,相安无事的吃着饭。

饭后,江听晚想去把碗刷了再走,沈墨没让。

“你放那就行,我刷,”

“没事,就几个碗,我刷了就行。”江听晚也不客气,她不是那种远厨房的人,之前他们还在一起住的时候不仅是沈墨做饭,还都是他来刷碗刷锅,他也没说什么。

把东西都放好之后,江听晚和沈墨辞行。

“沈墨,我先走了,你别忘了睡觉前再吃点药。”江听晚一边背包,一边说。

“现在就走?”沈墨站起来。

“嗯,现在都几点了,该走了。”再不走都不好打车了。

他没有能留下她的理由了,就说:“我送你。”

江听晚摆手拒绝,“不用,我打车就行,你好好休息,。”

江听晚说话的时候,沈墨已经拿起车钥匙了。

“没事,我送你,天都要黑了,你自己回家也不安全。”

可是,江听晚不想让他送。

沈墨已经站在门口了,她还是一副包子脸的在原处不动,。

“你是不是不想走?要是不想走我不介意你在这里陪我。”沈墨调笑道。

“当然不是。我自己一个人可以,我就觉得不用麻烦你。”江听晚解释。新笔趣阁

沈墨最不乐意听的就是这种话,尤其是从江听晚口中说出来的,这会让他觉得他们之间像是两个陌生的个体,丝毫没有感情可,这是沈墨最不想承认的事情。

门还没有打开,江听晚正准备换鞋,沈墨一个用力把她推到了门上,手上用力的握着她的手腕,让她挣扎不得。他低头趁她不备的时候用力的吻上了她的唇,足足停留了半分钟之久。

然后他抬头,问她:“还用麻烦我么?”沈墨危险的眸光盯着江听晚,仔细的看着她唇上的动作,只要是她说出他不喜欢听的话,他都随时准备着。

“不用。”江听晚从不想服软。

沈墨真的再次欺压而上,不顾江听晚的挣扎再次吻了上去,这次停留的时间还要更久。

“麻烦么?”

“沈墨,我好心来照顾你,你还这样对我,无耻,卑鄙!”江听晚挣扎不开,她只能用凶狠的眼神看着沈墨。原本就担心她自己会失足,现在最后马上要离开了,还被沈墨弄了一招。

“我无耻?行,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无耻!”沈墨一发狠,直接把江听晚打横抱起来,双腿被沈墨紧紧的搂在臂膀之下,他抱着江听晚往卧室里走去。

“你放我下来,快点,不然我报警了啊!”江听晚各种威胁沈墨,。但是沈墨丝毫不为所动。

进了卧室,江听晚被狠狠的扔在了床上,但是没有很痛,床是意料之中的软。

江听晚参观了外面,并没有进到这个主卧的房间里看过。被摔倒床上的那一刻,映入眼帘的就是床上粉色的床单,江听晚的第一反应沈墨竟然会用这么闷骚的颜色,之前还没有发现哎。

接着她脑海中突然显现出了房间的整体装修风格,原本没有觉得,现在一看见这个敏感的不同的颜色,她才把这些联想起来,这间房子的装修应该是女性风格的装修吧?沈墨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弄这样的装修?难道他身边已经有了女性?那他现在是做什么,耍着她玩么?

没有经过多长时间,江听晚的脑袋里就已经闪过了很多的想法,那一刻,她竟然都能忽视沈墨现在的行为。

“沈墨——”江听晚大吼一声。

正准备下一步动作的沈墨被江听晚的这声大喊吓了一跳。

江听晚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在床上坐着,没有逃掉的意思。

时刻准备着的沈墨没有了用武之地。

“你是不是有新的女朋友了?!”江听晚继续刚才的大声,她在质问沈墨,要真是她想的那样的话,沈墨的思想和人品就很有问题了!她可不想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沈墨奇怪:“你这话从何说起?”

江听晚拍了拍身下的床单,“粉床单,”然后她打量了一下屋子里面,“还有风铃,娃娃——”

“正常单身男人家里谁会有这些东西?!”而且据她的了解,沈墨应该也不是喜欢这些东西的人。

沈墨听见江听晚的话才注意到她说的这些东西,一些小东西,但是却引起了她的注意,这代表了什么呢?沈墨美美的想。

“谁跟你说我单身?”沈墨理所当然的问。

“你不是么?不是你自己说的么,我们刚离婚,你又不是渣男,怎么能找的这么快。”江听晚把沈墨说的话又重新还了回去。

“我不是还有你么!”沈墨把江听晚按在床上,她因为冲击力又重新的倒下。

“我们已经分开了。”江听晚想再起来,但是沈墨压制着她,她起不来。

“但是不影响我按照你的喜好去装修吧?这里你喜欢么?”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江听晚疑惑,她本来以为是因为有女性给他提意见让他这样装修,结果不是这样,她仔细想了想,还真别说,这里的风格还真就是她喜欢的,怪不得她在这里这么自在,一来就让自己买房的动力更充足了呢!可是,她很少在沈墨面前表露心意,也和沈墨交流的不多,就连沈砚,她都没有和他分享过自己要买房子,和房子要装成什么样的想法,沈墨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粉粉的床单,捕梦网和风铃,闲暇风格的吧台以及原木风的色系,好像都是她喜欢的哎,每一个东西都好像是按照她的喜好来设计的。

“你有没有觉得这里很熟悉?”沈墨不答反问。

“嗯。”一进门就感觉很熟悉,现在又连在一起想了想,就更熟悉了,“为什么?”

沈墨哼笑了一声,把脸埋在江听晚的肩膀上,掩饰住自己得意的笑,“你自己想。”

他才不告诉她呢!不然她该更得意了。_&

上一章 撒娇擦头发主目录下一章 我想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