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新婚夜,老婆把我当成野男人替身

第九十七章 不破不立

作者:木土无尤 更新时间:2022-08-12

拿着一点碎糖就当蜂蜜,有点东西就觉的是自己得到的,又怎么会不可笑呢!

“对不起。”她知道这件事对他不公平,对他有伤害,但是这也是一时的,总比让他一辈子活在这种痛苦里好。而且,感情这种事,长时间不见面或许就淡了,就像她之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是也快要忘了沈砚了么。如果不是见了沈砚最后的那个场面,如果不是沈砚失去生命的时候还紧紧握着她送他的礼物,如果不是沈砚一直在梦里找她……或许……

唉,世上哪有这么多的如果。

更多的都是无可奈何。

“我不想听你说对不起。”他不想要他们的对不起,对不起有用么,除了表达一下他们的愧疚,又有什么用呢。

他妈妈把他卖给沈家走的时候也跟他说了对不起,可他还是走了,现在她也对他说对不起,她也要走,他要她们这么多的对不起干嘛,对不起就能弥补他手袋哦的伤害了么,对不起就能不走了么。

看,她是知道他喜欢她的吧,他爱极了她,也爱惨了她……

“可是,沈墨,爱情里也有先后,除了对不起,我给不了你别的。”

“我不想离婚。”他再一次表达自己的想法。

他其实也一直在想他妈妈离开的事,小时候,是不是要是他多表达一点,多对妈妈撒撒娇,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她是不是就不会把自己一个人放在那里生活。他妈妈能那么狠心的对他,是不是也是因为他表达的太少的缘故?

“我们这样绑在一起也毫无意义,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们分居两年以上起诉离婚也是可以的。”江听晚坚持,她不想跟沈墨牵扯不清了,在这里,即扰乱自己的心神,也让自己的心情一直处在压抑之中。

“你要起诉我?”一直低着头的沈墨抬起了头,睁大眼睛看这江听晚,似乎不敢相信他听到的。

“我是说有必要的话。”能和平收场,自然最好是和平解决,沈墨现在在海城甚至全国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她也不想让他丢这个人。

既然已经这样了,他也不想再继续说下去了,他敷衍的对江听晚说:“我再考虑考虑。”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这样敷衍她。

他起身离开,被江听晚一下子拽住了袖口。

她问:“要考虑多长时间?我房子已经找好了,最近就会搬出去住。”

搬出去。

沈墨听见这三个字火气瞬间涌上了心头,他一甩手一下抓住江听晚瘦弱的手腕,然后俯身用力把她压在身下,一直刚瘦有力的腿强势的挤进她的两条腿之间,特殊的巧劲压制着她让她难以挣扎,沈墨本来就很有力量,只要是他想,别说是一个江听晚,就是十个她也跑不了。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离开我?”她们俩人之间里的很近,沈墨说话的呼吸声留在江听晚的脸上,她都能感受到温度。

江听晚的脸瞥上一边。

“嗯?”沈墨又逼近,“房子都找好了?你觉得我要是想不让你走,你能走的了么?”沈墨危险的发,江听晚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汗毛已经竖起来了,“晚晚,你想的太天真了!”

江听晚看着什么这幅危险的样子,看她就像是看一个猎物,微黄的灯光下,沈墨眯起的双眸,散发着敏锐的光,沈墨的这幅样子,她从来没有见到过。

“想让我答应离婚,可以,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沈墨不想在江听晚面前露出自己的这幅样子,他希望他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是美好的,他的那些不堪的过往和糟糕的性格,他希望她一辈子都别看见,。

但是这是她逼他的。

“什么条件?”江听晚的害怕只是源自于惊讶,在她的心底,她知道,沈墨是不会伤害她的。

“跟我ml,十天,什么都听我的,我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明明说着最羞人的话,但是沈墨面无表情,像是在说着正经不过的语。

江听晚的瞳孔明显的放大,显然是没想到沈墨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她沉默。

沈墨接着说:“反正之前也都做过那么多次了,不差这几次,沈砚也已经死了,你也犯不上为他守身如玉。只要十天,我就放你自由,这个买卖,你不吃亏。”

江听晚思考了一阵,在沈墨目光下缓缓的点了点头。

他说的也是,反正都做过了,也不差这几次,就让他们最后放纵一次,也算是她给沈墨的补偿。十天之后,她们就桥归桥,路归路。

沈墨明明是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但是怒气值确实更增加了,她竟然真的能同意,她也竟然真的会同意,他们之间的感情在她的眼中就是这样一场交易么?m..

沈墨瞬间觉得自己很可笑,他心心念念的他们,在她眼里,他们的开始是一桩交易,他们之间的结束,还是一桩交易!

沈墨怒极反笑:“行,这可是你说的!”他不再犹豫,也不再温柔,把自己浑身的怒气都化成动作,施加在她的身上。

沙发上,地毯上,卧室,卫生间,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沈墨之前顾及着江听晚,从来没有这么开放过,他本身就精力旺盛,之前的那些不过也就是饮鸩止渴,不敢过分放肆,现在是怨气飙升,加上江听晚那一句句的戳人的话,让他失去了理智,不断的从这种事情上寻找自己存在的方式,和自己是真的真真切切的拥有过的真实。江听晚对他来说,钱十几年一直活在他的想象之后,后来再沈家遇见,又活在他的小心翼翼之中,再后来分开,又活在他的幻想之中,就算是他们结了婚,她也很少能陪他一起,她给他的感觉就是没有安全感,一直如梦似幻,很少能够有切实拥有的感觉。而沈墨本身也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他在本就没有多少爱意的感情中,跌跌荡荡,飘渺如烟。

江听晚本就有愧意,力量悬殊也难以挣扎,她只能默默承受,并且努力分担一点沈墨的难过……

_&

上一章 搬出去,继续学业主目录下一章 不破不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