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新婚夜,老婆把我当成野男人替身

第六十二章 招待客人

作者:木土无尤 更新时间:2022-07-19

回到海城的时候,新年的钟声还没有敲响,沈墨让司机个助理二人回家了,他自己带着江听晚去做检查。

“我不去。”江听晚拒绝。车上只剩下她和沈墨两个人,说起话来也没有之前的顾及了。

“为什么?”

“现在大过年的,谁不在家过年吃饺子啊,哪有这个时候朝医院跑的,不吉利。”

沈墨皱眉,“检查身体还和吉不吉利撤上关系了?就去趟医院有什么不吉利的。”沈墨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说法,去检查各身体而已,又不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们也沾染不上什么东西。

“反正我不去,要去你去。”

“我又没受伤,我去干什么?”他顶多就是吸入了点烟尘,胳膊上有点擦伤,过段时间就好了。

“所以啊,咱们都不去,你快点带我回家吧,我这一身简直脏死了,得赶紧洗洗。”江听晚嫌弃的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

带我回家?她让他带她回家?沈墨被这几个字冲昏了头,一时间脑子都不知道该想什么了。

“好。”他要带她回家。

沈墨驱车驶向了御龙湾,至于检查身体,明天也不是不可以。

江听晚的行李都已经被炸没了,所以当看到沈墨从车上提下来一个行李箱的时候,她很惊讶:“你的行李箱?你去哪了?”

这么大的箱子,不像是短途行程。

沈墨把后备箱关上,回到:“出了趟国。”

“马上过年了你还在工作?”江听晚理所当然的认为他出国是因为工作,而不是他只是想单纯的散散心。

被误会的沈墨也没有解释,默认了自己出国只是因为工作的事。如果要是让江听晚直到他出国是为了玩,是因为他以为她不回来了,想要躲避这里换了的气氛不知道会作何想。.

沈墨和江听晚一起进去,刚推开门,就发现屋里面一明亮,灯火通明。

“你走的时候没有关灯?”江听晚原本是走在前面的,在察觉到屋里的异常之后她转过身问沈墨,现在天已经黑了,屋里的灯火通明和屋外的黑夜相比较下,显然还是外面更安全一点。

“关了。”沈墨也奇怪,他随手关灯的习惯是从小养成的,基本上不会出现什么意外,而且他知道这次会离开的很久,所以走之前还认真的检查过了。

沈墨这样一说,原本江听晚已经踏进去的一只脚立马退了回来,此刻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么好的小区安保系统都能出问题?

只是这个小偷也太大胆了一点了,偷偷进入别人的家还敢大张旗鼓的开这么多灯,真是怕别人不知道啊。

沈墨把箱子往旁边一放,把江听晚拉在他的后面说:“你跟在我后面。”把她自己留在门口他不放心,要是真的是歹人的话她在他旁边他还能照顾她一点,在门口的话,万一被挟持了,他也

无可奈何了。

突然,阳台上传来了一声东西掉落的声音,清脆的一声,江听晚的胳膊已经有点发麻了。她害怕的躲在沈墨的后面只漏出两只眼睛盯着发出声音的方向。

说实话,这还是江听晚第一次对沈墨产生这样的依赖,她小心翼翼的对沈墨说:“沈墨,我们要不要先报警?”她可不想好不容易从山里救回来的小命现在却在自己家里丢了,那也太……不值得了,要真是这样的话,还不如在飞机上丢了呢。

“不用。”沈墨对于自己的身手很自信,他也有自信的资本,曾经为了锻炼自己的核心力量,他甚至都徒手打晕过一只熊,现在别说是一个人了,就算是团伙作案,只要手里没有真家伙,也奈何不了他。

他握着江听晚的手腕,“跟紧我。”

江听晚并不知道沈墨的深受,但是那一刻沈墨坚定自信的语气让她无比的安心与信任,她有理由相信,前面的这个男人能够保护好她。在他们向前走的这一段路上,江听晚的脑子里已经响了很多了,最近自己真的是太倒霉了,刚遇上空难,现在又遇上了小偷,最近真的是犯了太岁,等抓住了小偷,过完年她一定得去寺庙求求了。

正想着,阳台上又传来哗哗东西摔碎的声音。沈墨把江听晚放在阳台门口的拐角处,用手势嘱咐她别动之后,自己一个人闪身进了阳台,趁着贼人不止一次的时候,沈墨上去就是一个反手,直接压制的敌人毫无反抗之力。

“唉,疼疼……疼。”贼人脸都扭曲成了一团麻绳一样,对着沈墨求饶,“轻点,,轻点。”

这声音……有点熟悉,沈墨回想了一下,刚想起来,可不熟悉么,这声音是路易的?

沈墨放开了手。

“沈墨,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都已经好几年了,你这个身手怎么还这么灵敏呢?”路易一边晃着酸痛的手臂,一边对着沈墨抱怨。

“不是我灵敏,而是你的敏锐度不够了。”在暗组织的人,敏锐度是最重要的一个训练,;路易能这种水平,说明他离开的这些年是一点都没有自己对自己训练。

“你这不废话么,谁好日子不过还天天的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呢。”

这时候,察觉到不对劲的江听晚走了出来,她看见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好像很和平的样子,“你们……认识?”

“你不废话,不认识我能——”突然,他住了口,“我去,你不会是……不会是沈墨的老婆吧?”路易睁大了眼睛,这沈墨的老婆除了身上穿的邋遢了一点,长得还挺漂亮的嘛,不愧能把沈墨迷成这样。

江听晚从事发区回来之后只是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脸上和手上,身上的衣服还是裹着沈墨买的那件长款的大衣,看起来是很狼狈。不见人还不觉得,现在在这突然见到一个陌生人,还是沈墨的朋友,她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自在。

江听晚点了点头,也没有管为什么这个人能进来她和沈墨的家,也没有管他们打算做什么,她打了声招呼:“不好意思,刚从外面回来,我先去收拾一下自己,沈墨,你招待一下客人。”

江听晚女主人的姿态,虽然是在指挥沈墨,但是也让沈墨的心里乐开了花。_&

上一章 你怎么来了主目录下一章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