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新婚夜,老婆把我当成野男人替身

第六十章 微氧

作者:木土无尤 更新时间:2022-07-19

旁边有个短发的中年女人先开口了,“小伙子,你和江小姐认识啊?”

刚才逃出来的时候,是江听晚带着他们出来的,所以对于姓氏,为了方便称呼,几人之间早已经交换过了。

“嗯。”沈墨坐在地上,让江听晚斜躺在自己的怀里,一只手扶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扶着微氧。在这个时候,能有一个值得依靠的人在身边,江听晚的心里不知道是多么的激动和满足。

“你给江小姐吸的这个能不能也给我吸一点,我嗓子也不好受,头还晕,我年龄大了,江小姐还年轻,比我强。”这意思是说江听晚比她要撑点事,难受也没事。

这自私的论,是个人都听不下去。

但是在生命面前,每个人都想保住自己的生命,又有多少人会用正常的逻辑思考呢。

沈墨没有理他们,只是专心的抱着江听晚给她吸氧,他们自己都不够用,又怎么能顾得上别人。

旁边的人也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就是就是,她已经吸了那么长时间了,我们均摊一点嘛,不然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被救的时候。”

“对呀,分我们一点吧,你不是先来打探情况的么,也理应救一救我们吧,不能只管她一个人。”

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沈墨应该给他们分一点,如果有多余的,沈墨绝对不会吝啬,但是他现在只有这一个,又怎么会分给他们。

“我只是来找她的,救你们的人还在后面,和我没有关系。而且,我只有这一个,没有多余的,所以很抱歉,没法分给你们。”沈墨淡淡的说着,道德绑架,他最讨厌了。

江听晚想拿掉微氧,说些什么,但是被沈墨死死的按住,对着她摇了摇头。

在生死面前,人会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没有人会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少说话为好。

这时候,又有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说起了话:“江小姐因为带我们逃出来,嗓子都喊哑了,这个山洞也是江小姐最先下来发现然后喊我们下来的,要不是江小姐,我们早就已经被飞机炸死了,江小姐的身体一定比我们伤的还重,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脸要人家的东西,大家都是成年人,做事情之前先想好自己的价值。”

戴眼镜的这个人说是年轻人,也是和沈墨他们差不多的年纪,难得没有在生死面前迷失了自己。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也都住了口,只有张姓男子还在骂骂咧咧的。

“哎,兄弟,外面什么情况,你都来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人来救我们,我们到底还能不能被救啊?”张姓男子骂了一阵又找什么说话。

“外面山火大,等小一点他们就来了。”

“还要等,再等下去等飞机二次爆炸了我们干脆被炸飞算了,还等什么!我就知道那群人,都是贪生怕死的……”张姓男子好像对设个社会有很强的仇恨,一会骂骂这个一会骂骂那个,就连国旗国徽他都没放过。新笔趣阁

沈墨听的不耐烦,“本来这里氧气就比较稀薄,你要是还想活命的话,我劝你最好少说点话。”

在这个时候,生命是最具有震慑力的存在,张姓男子一听,也马上闭上了嘴。

只是又等了接近一个多小时后,他实在是等不下去了。

“我说兄弟们,我们在这里瞎等也不是办法,也不知道外面的人有没有真心的救我们,与其瞎等,我们还不如自己冲出一条血路,从这里跳下去,运气好的话下面是河我们还能有生还的希望,再拖下去,等大家力气都没了,想跳也没法跳了。”

他自己没有胆量,其实刚才就已经有一伙人跳了,但是他们没敢,现在想想,刚才还不如跟他们一起呢。

有人问:“你怎么就知道下面一定是河呢,万一是石头呢,那我们还不摔死了?”

“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么,被打下山崖落到河流,然后被人给救了,我们也不会那么倒霉的就遇上石头了吧。我说江小姐刚才怎么不跳呢,原来是因为她知道有人来救她,你们可想清楚了,她有人救,有氧气吸,咱们可没有。”

沈墨和江听晚同时撇了撇嘴,这人简直就是看电视剧看傻了的傻货。

江听晚已经不吸了,经过刚才吸氧,她的精神已经好了很多,她对张姓男子说:“你要是不倒霉怎么概率那么小的飞机失事你都能遇上?你说还有什么是你遇不上的?还有,我不跳是因为我有脑子,你要是想跳现在就去跳,没有人会拦着你。”

他们刚落到这个山崖的时候,还有十多个人,等了一会后,有人怕飞机会发生二次爆炸,并且可能性还很大,就算躲在这里,也不够安全,为了搏一线生机,几个胆大的都选择了跳崖,他们都在赌。他们这条抬升通道是江听晚发现的,飞机出事慌乱中也是江听晚组织他们撤离的,所以江听晚在他们心里已经成了领头羊,有几个胆小的看见江听晚不跳,也没有跳,就选择在山洞里继续等,但是等时间久了抱怨声就出来了。

张姓男子一看就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不撑激,江听晚这么一说,他还真的跑出去了。洞里的这些人你没有跟着他一起出去的,毕竟大家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脑子在的。

沈墨对江听晚说:“我们出去看看。”这场雨早就要下了,乌云压顶,却一点落下来的迹象都没有,沈墨也该想办法看看能不能给外面的人发一些信号。

两人结伴出去,出来的时候那个张姓男子还站在悬崖边上,一副要跳不跳的样子,脸上已经变了色了,仔细看了一下,双腿都已经打哆嗦了,沈墨都懒得看这各怂货一眼,还是江听晚先说:“没有那个单子就别跳了,回去吧,没有人会笑话你的。”

这个男人也就是嘴碎了一点,人嘛,没有怎么相处,还是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刚才在洞里的时候,什么其实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那就是他们会一起上来抢他的微氧,但是这些人都没有,说明还都是有一份底线在的。

张姓男子不甘心就这样回去,就算是他刚刚真的是想回去的,“要你管啊!”心里已经怕的要死了,嘴上还是那么的硬。

江听晚还想要再说两句,一下就被沈墨拽了回去,捂住了她的眼睛,“别看。”_&

上一章 亲自营救主目录下一章 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