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新婚夜,老婆把我当成野男人替身

第四十章 揽镜自赏

作者:木土无尤 更新时间:2022-07-03

沈墨继续去上班了。

刚见完江听晚,他的工作效率就不是一般的高。

晚上,沈墨打开衣橱找换洗的衣服,刚一开,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大的棕色的袋子,他之前没有见过。

他把袋子拿出来一看,里面装的是一件羽绒服。

当时他脑海里的第一反应就是江听晚买的,除了她和家政阿姨,家里没有别的人来了。家政阿姨肯定是不可能了,那就是听晚?

这是听晚买给他的?

想到这个可能性,沈墨急忙的把衣服拿出来,喜不胜喜。

这是听晚送他的礼物,是他的晚晚送给他的衣服。

沈墨把羽绒服穿在身上,大小刚刚好合适,他走到穿衣镜前,左右转着看了看。

他其实对于衣服没有特别大的追求,都是自己去商场随意买的,几乎都不怎么试,反正基本都是黑白灰,也不怎么会出错。

但是江听晚给他买的这件,他看着格外的顺眼,好看。

他很喜欢。

衣服的好看与否之前他都不在意,现在是因为这件衣服是江听晚买的,所以在他眼里才有了好看郁不好看之分。

沈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越看越满意。

哎等等,好像还有头发不大行。

沈墨又穿着衣服去了浴室找来了摩斯,整了整自己的头发,把头发整的竖了起来。头发弄好了,裤子上又不大满意了,他又去找了一条休闲裤换了下来,又换了一双鞋。

沈墨完完整整的换了一身,衬得整个人更有精神了。他之前很少穿这种有点潮酷的衣服,现在一穿就是比别的衣服不一样。

他老婆买的,就是比自己买的好看。

沈墨在镜子面前揽镜自赏了一会儿,又拿起了手机,摆成自拍模式,对着自己,对着镜子开始拍照。

这是江听晚第一次给他买东西,当然得拍照留念了。

拍完之后,沈墨恋恋不舍的脱下了羽绒服,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它挂起来,抚平褶皱,放了起来。

现在还不到穿羽绒服的时候,不过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他就可以穿着晚晚给他买的衣服出门了,想想就开心。沈墨去洗澡的时候,心里都是止不住的高兴,还忍不住的哼了两句。

可见他此刻是多么多么的心情好了。

从前那么一个内敛的人,现在都能唱起来歌,要是让沈墨的助理和合伙人知道了,绝对会大吃一惊。

到现在,他都没有意识到这件衣服为什么江听晚没有亲自给他,或许他想了,他也可能只是单纯的觉得她是不好意思给他吧,并没有太多想。

沈墨很容易满足,这一点点的意外之喜就让他高兴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并且一直记在了心里。从那天起,他就每天都在看着天气预报,盼着哪天能够大降温,他好能够穿他心爱的羽绒服。

半个月之后的某一天,沈墨和家政阿姨遇见了,家政阿姨还专门和沈墨说了这件事。

“沈先生,半个月前我来的时候看见家里的沙发上有一个衣服袋子,我把它收起来放衣橱里了,您看见了么?”

“看见了。”

原来是家政阿姨放的,他还以为是江听晚放的呢,不过也没事,反正不管谁放的,这个东西肯定是江听晚买的。买了没有带走,还是他的尺码,那就一定是买给他的了,不会错。

*

拍卖场。

一个打扮的十分贵气的年轻人坐在沈墨的身边,因为拍卖会还没有正式开始,他们还是在私人场合里,所以坐的也有点放松。

把腿高高翘在凳子上的人正式严寒,也是沈墨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同时也时沈墨的合作伙伴。

“我说沈老板,天天忙得很,连自己的公司都没时间管,怎么还有闲心来拍卖会呢?”严寒调侃的说,语气能听出来明显的不满。

沈墨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说:“公司不是还有你么,我跟财务说过了,今年把我的分红全都转给你,你今年也辛苦了。”

前两年,沈墨自己的公司他还是自己操控着的,即使没有新的项目开展,但是就是吃之前项目的盈利都吃不完,那时候,他也在有意的培养这严寒独当一面的能力。

今年,因为沈氏太忙了,再加上严寒自己也可以,他也就渐渐的退出了主要舞台,公司大部分都交给了严寒全权处理。

严寒一听就急了,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也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了,“你什么意思?公司你不管了?相当甩手掌柜?你就不怕我把你公司卷跑了?”

沈墨无所谓,“随你。”

严寒惊呆了,“你自己亲手创立的公司你都不在乎了,沈氏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这么为他卖命付出?”从沈墨放弃沂城大的一切,执意要来这里的时候,他就很不明白,这里究竟有什么,值得他这样。

后来,经过他不懈的来海城求解,才终于找到答案,原来是因为一个女人。

好,作为兄弟,好不容易铁树开花一次他应该支持,他也好好的管理着公司,尽量不托沈墨的后腿。可是这几年,看看他过的是沈墨日子?

家不像家,老婆不像老婆,天天围着别的男人转。

真是配不上沈墨。

关键沈墨还甘之如饴,自己老婆因为找别的野男人家家都不回,他不仅不拿出作为丈夫的权威来,,竟然前段时间还专门给他打电话让他帮忙找,这种人,简直是脑子有坑。

他有时候都想,在这件事情上,要不然就是沈墨不喜欢江听晚,在沈家另有所图,要不然就是他太喜欢江听晚了,喜欢到他可以为了她,放弃自己的喜欢,去成全她和别的男人。

而据他对沈墨性格的了解,沈墨肯定是后者。

沈墨端起来面前的水喝了一口,没有回答严寒的话。

他图了什么为沈家卖命?自然不是图沈家的钱。

但是沈家,有他想要的。

“我之前拜托你的事,不要忘了。”严家做情报网出身,查起一个人的消息来,比别的渠道要快得多,准得多。

“知道了。”严寒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他一向对沈墨敬佩,现在也很为沈墨不值。就是他这个兄弟太轴,任他怎么劝说都不跟他一起回沂城。

之前沈墨一直没想找严寒帮忙,就是因为他不想麻烦他,也有私心不想让沈砚被找到,但是他上次跟着江听晚去找沈砚,见识过听晚的难过之后,他也就想开了。

他并不想让江听晚那么难过……_&

上一章 被抛弃的小孩主目录下一章 抱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