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新婚夜,老婆把我当成野男人替身

第三十一章 陪她去求证

作者:木土无尤 更新时间:2022-07-02

“我说,不用回来了,我去找你。”沈墨说。

青云镇附近山多,周围的镇子和村子也多是如此,思想封闭,不懂法律,江听晚自己一个人跑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不知道潜在的危险有多大,沈墨也不放心。

“你在青云镇等我,我尽快赶过去,我没去到之前,你不要自己一个人去。”沈墨对江听晚叮嘱。

说完,也不给江听晚拒绝的机会,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沈墨知道她寻找沈砚的心切,现在这个时间,也没有飞机了,开车的话明天一早是肯定赶不到的,虽然他那样和江听晚说了,但是要是明天他早上赶不到的话,江听晚不一定会等他。.c0m

所以只能动用沈家的私人飞机了。

沈墨作为沈氏的现任总裁,对于沈家的东西是拥有调动权的,私人飞机是在沈老爷子名下的,沈墨想要动用也不难。

所以,大晚上的,他地刚拖了一半,就扔下了,去调私人飞机。

沈墨到庆云镇的时候,也不过是凌晨的四点钟,江听晚在这里一直是住在他买的那个房子里的,他过去的时候,院子里还亮着灯。

他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江听晚急匆匆的脚步声。

里面的江听晚两手一张,打开了大门,一眼就看见了外面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她诧异:“你来这么早?”她又看了看他的身后,并没有看见别的人。

“你怎么来的?”江听晚疑惑的问。

“坐了爷爷的私人飞机。”沈墨回答。

江听晚了然的点了点头。

有私人飞机的事还是太过于扎眼,之前沈墨也提出过用私人飞机送她过来,被她给拒绝了。

自己能解决的事情,就不麻烦沈家,她也不想那么高调。

沈墨也是如此,所以如果不是赶时间的话,他很少会动用私人飞机。

“进来吧。”江听晚侧了侧身。初秋的早晨,已经有了寒意,外面的温度并不是那么的让人感到舒适。

两人从院子里穿过,一路走进了客厅。

“怎么起那么早?”沈墨问。

“我睡不着。”因为急于确认消息的准确性,所以一直难以入睡,索性就不睡了。

这一晚上的时间,她什么是也没做,脑子里竟是不受控制的乱想,如果消息不对,那个人不是沈砚怎么办?再如果消息准确,那个人就是沈砚的话,又怎么办?

这个消息算是她这三年来听到的最靠谱也是算好的一个消息,如果不是真的的话,她又要怎么办呢?

三年了,找一个人就这么难么?!

江听晚把自己画画的工具收了起来,本来还想等着天亮,但是她突然想到:“沈墨,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去吧。我一直在这等着,什么事都不做,太难受了。”

着急往这边赶,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的沈墨回答:“也行。”

“好,咱们现在就去车站。”

江听晚跟沈墨一起出发,车站还在县里,江听晚骑着一个小电驴,后边带着沈墨往县里赶。

到县里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天色已经蒙蒙亮了起来

去繁城的那个镇上需要坐客车去,因为两人没有坐过这么早的客车,所以不了解车站开门的时间。两人到达车站的时候,车站的大门紧闭,一个人影都没有。

仅仅亮着的就只有微黄的路灯,和一些出租车上的红光。

“沈墨,还没有开门,我还以为车站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呢。”江听晚一脸失望的说。

“唉,这要等到几点啊?”她只是发发牢骚,并没想着沈墨能够知道开门时间。

“六点。”沈墨说。

“你怎么知道?”

沈墨朝侧边的门上努了努嘴,说:“门上写着呢!”

江听晚朝那一看,果真是如此,是她弱智了……

“走吧。”沈墨突然出声。

江听晚一头雾水:“去哪?”

“你不是着急么?我们不坐客车了,打车去。”县里出租车很多,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在这里等。

而且出租车也更方便一点,省的两人下了车之后既得找路,还得想着做什么交通工具。

其实他跟江听晚来的时候就没想着要做客车,她可能是在小镇上生活惯了,出门对于直接打车的意识反而越来越弱了。

坐上狭窄的并且还有一股烟味的出租车上的沈墨意识到自己或许应该在这里买辆车放着了。

如果这次出行结果不是那么让听晚满意的话,他就买辆车在这里放着,沈墨想。

出租车师傅对这附近很熟悉,两人说了位置后,司机师傅一路连导航都没看,直接就把他们拉到了目的地。沈墨跟师傅商量之后,让师傅在村口等他们,他和江听晚进去寻找,车费和误工费正常算就行。

出租车师傅也看得出来这两个人不是一般家庭的人,出手大方,而且难得遇到这么大的单子,还能再拉着他们回去,他巴不得去哪里找呢!

师傅乐呵呵的同意了。

两人进村的时候,已经是九点了,村子里家家户户的烟囱上都冒着白烟,偶尔路过一个地方,还能听见狗的吠叫、鸡的打鸣声。

这里的鸡这个点还打鸣,可见这里的生活是多么的慢了。

沈墨边走边想,或许这里的人也并不是网上说的那样“穷山恶水出刁民”。

不过,还是不要抱有侥幸心理的好,表面上的风平浪静,并不代表背地里就不波涛汹涌。

江听晚并不知道救人的具体是村子的哪户人家,只能现问。

但是问了好几个,因为时间久远,大都没有印象。

沈墨看见了在树旁下棋的两个老人,一般老年人对这种事情知道的多一点,他走过去,对着两个老大爷问:“大爷,你们知不知道村上有哪户人家三年前救过一个人么?”

“三年前?”老大爷想了一会儿,还真有点印象。

顺着他们的指路,沈墨和江听晚来到了一户人家的房前。

这户人家的门前都有一些鱼鳞,门口还放着捕鱼用的网,沈墨猜想,看来平常是一个经常打渔的人。

也或许,这里真的有沈砚的消息。_&

上一章 心累主目录下一章 错误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