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新婚夜,老婆把我当成野男人替身

第十七章 别人的东西不要乱碰

作者:木土无尤 更新时间:2022-07-02

刚才回来的路上,她路过一个街巷,之前沈砚在的时候就是喜欢带她去一些街巷胡同里玩,寻探一些有年代的小吃或是建筑。

她记得之前这个街巷两边的墙上都被蔷薇花给爬满了,冬天一过,整片墙上都是绿油油的一片,等到了花季,就是繁华盛开,一朵朵的争相开放,大家共同努力的吸引着行人的目光,尽自己所能把这片繁盛带给喜欢它们的人。

可是她刚才路过的时候,那大片的蔷薇花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精致的钢筋混凝土的精品店。之前的自然繁盛已经不复存在了,美,也失去了自然的气息。

不遇见还好,现在一遇见,看见过去的美好事物乍然消失,还怪令人想念的。

她还记得,之前她和沈砚还在这篇蔷薇花下拍过照片,照片就被她夹在一本书里,而这本书,在书房。

自从搬来御龙湾,书房她很少进,基本上这里默认就是沈墨的地方,她只是有一些书放在这里的书柜里而已。而且,当初她知道自己不会在这里多待,故意把自己的书放在最上面,下面的空间留给沈墨。

江听晚搬来梯子,凭着记忆找到自己当初放书的位置,是一本油画专业书。

可是她找遍了整本书的夹页,都没有找到那张照片。

奇怪,她明明记得就是夹在这本书的呀。

怎么会不见呢?

她拿着书的封胶的位置,让书呈现风琴状态,朝下用力的抖落,都不见有照片落下来。

江听晚觉得奇怪,她现在还站在梯子上,不好发挥,干脆就把书柜上长的相似的书都拿下来,在下面找。

书搬下来之后,她还是一点一点的找起来,那张照片她当时还很喜欢,所以才把它们夹在自己最喜欢的书里面的。

找了半天,一无所获。

所有的书都找遍了,还是没有。

难道是她的书被人动过么?

可是这个家里,除了谭姨就只有沈墨了,谭姨说过,书房一直都是沈墨自己打扫的,谭姨并不能进去。

可是沈墨也不像是会动人东西的人啊?

害,只能等沈墨回来问问沈墨了。

江听晚短暂性的停止了寻找。

沈墨下班回来的时候,房间里静悄悄的,好似没有人。他没多注意,照例把自己的文件放到书房里,就解下了脖子里的小金珠,放在书房的桌子上,去浴室洗澡去了。

每次从外面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这已经成为了沈墨的习惯了。

等沈墨洗完澡再次来到书房的时候,他一眼就看见了正在那里翻书的江听晚。她翻书翻得很快,好像是在是找东西,因为一直找不到,眉头不自然的蹙起,一眼就能看出她的烦躁。.

沈墨开口:“你在找什么?”

正在专心找东西的江听晚被沈墨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她抬起头,给了沈墨一个眼神,说:“你回来了?”

他的东西都已经放在桌子上了,她进来的时候就看不见么?这样他说话还能吓她一跳?也是,反正她眼里也从

来没有他。

“哎,你打扫过这个房间么?”江听晚问。

“打扫过。”沈墨回答。

他不喜欢自己的书房被别的人进来,所以就自己打扫,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定期打扫一次。

江听晚听他这样说,就指着书柜上面的位置说:“那这里的书你动过么?”

沈墨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看,又看了看地上的书,说:“之前打扫过一次水柜,里面的书也都擦过一遍。”

江听晚想:那真的有可能是他拿的?

“那这本书里夹着的照片你见过么?”江听晚迫不及待的问,刚才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她已经有点烦躁了。

“没有。”沈墨摇了摇头。

他没有在书里见过什么照片,他打扫书柜里的书的时候还是上次五一假期的时候,公司放假,该处理的事物也都处理完了,他自已一个人待在这里,闲来无事,就打扫了一下书房,而且他早就看到江听晚放在书房的书了,精装本,一看就是被她收藏级别的,他没有跟她一起度过大学时光,但是她看的书他也想看一看,睹物思人嘛,他向来就会干这种事。

他把书拿下来,用布把上面的灰尘一点点的擦干净,然后翻阅,里面其实都是画,他对画也不是很了解,也就能走马观花的看一看,但是能这样也就很好了。

在别人都回家团聚的时候,他也就只能坐在这里睹物思人了。

不过确实,他就是没有见到什么照片。

江听晚不信,“怎么可能呢,我很清楚的记得我就是夹在这本书里的,就算是我记错了书,那别的书里也应该有啊,可是这些书里,都没有。这怎么可能呢?”

“你要找什么照片?”

“我和沈砚的合照,我俩的合照打印成照片的不多,这张照片是我那时候最喜欢的照片,我还好好放起来的,怎么会没有呢?”江听晚一遍找一边说。

沈墨苦笑,她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在他面前说出来沈砚的名字,在他面前光明正大的找她和别人的合照,丝毫不会顾及他的感受。

无奈,但是又很气愤,不甘,或许还有嫉妒吧,一时被这么多情绪左右,冲昏了头脑,他口不择的说了一句:“别找了,要是找不到,就是被扔了。”

语气没有很激烈,但是这句话落在江听晚的耳朵里,显然就是另一个味道了。

“扔了?”江听晚停下寻找的动作,目光落在沈墨的身上,沈墨不忍和她对视,不自在的撇开了眼睛,这一幕坐在江听晚的眼里,就是心虚的表现。

“你承认见到我的照片了?”

“没有,我没见过。”

“你要是知道它在哪就给我,你知道沈砚在我心里的地位的。”江听晚坚持,她这次没有相信沈墨说的话。

“我没见过。”

“那你为什么要动我的书?”江听晚很生气的质问他,“我的书放在最上面碍着你什么事了么?用的着你打扫么?别人的东西不能乱碰你知不知道啊?”

江听晚越说越激动,最后一句话都是对着沈墨吼出来的。_&

上一章 被领养过往主目录下一章 被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