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遇见故友

小说: 新婚夜,老婆把我当成野男人替身 作者: 木土无尤 更新时间:2022-06-22 字数:2460 阅读进度:15/105

知道自己之前吃的饭是沈墨做的之后,江听晚对沈墨还有点不适应,她并不想要让沈墨对自己这么好,有些东西她现在给不了。

所以从那天之后,江听晚就有点躲着沈墨了。

丫丫已经不是需要江听晚寸步不离的看着的年纪了,所以她最近这段时间都是尽可能的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只有吃饭或者有需要的时候才出来。

周末过去了,沈墨也开始了正常的上下班的日子,江听晚的变化他看在眼里,但是也无可奈何,别人有心躲着他,他能怎么办?

虽是这样,但是该对江听晚怎么好的还是怎么好。

下班回家的时候会带一束花,虽然他从来不说是给她买的,但是连丫丫那么小的小孩都能知道是送给江老师的,她那么聪明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偶尔也会送给她一件礼物,用盒子包装着,都是耳熟能详的大品牌,江听晚也看见了,但是鉴于自己的心理斗争,那些礼物的最终归宿还是在衣帽间落了灰。

这天,江听晚喜欢的一个画师的插画在海城的书店里有签售,她一早就打车过去了。

排了将近三个小时的队,才买到了这本书。

书店旁边就是海城大学,是沈砚和江听晚的母校。

他们曾一起在这里度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江听晚触景生情情更切,既然都来了,就在这里吃顿饭再走吧。

她已经没有了学生证,现在已经进不去大学里面了,她就走进了之前和沈砚经常去的餐厅,点了几道两人都喜欢的菜式,开始吃了起来。

其实她吃的并不多,之前和沈砚在一起的时候,沈砚总是有无尽的活力,打篮球,踢足球,哪哪都有他,也因此,他吃的自然也多。

所以每次她吃不完的东西,总是不害怕浪费,因为沈砚不会嫌弃她,会帮她把剩下的食物都消灭掉,有时,沈砚也会开玩笑,他装作一脸愁容的样子,在手里掂掂她比他细两个的胳膊,说:“我家晚晚总是吃这么少可不行,还是多吃点,养的胖胖的,这样以后才能承受住我的热情!”

这种话,再搭配上沈砚说完之后一脸暧昧的笑容,她想不多想都不容易。

沈砚就是这种人,脸皮厚,总是能把自己私欲说的那么理所当然,清晰明了。

大庭广之下也不害臊。

江听晚点了六个菜,就她自己其实也吃不了多少。

不过这种熟悉的场景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体验过了。这几年一直在青云镇找沈砚,来海城触景生情的机会也不多。

江听晚长得精致,就算穿的衣服低调,但是夜歌这么漂亮的女人来餐厅里自己吃饭还是很引人注目的。

“听晚?”一丝不确定的声音从江听晚的正前方响起,等江听晚听见抬起了头,这个人看清了她的脸,这才惊讶的上前,“听晚,真的是你?好久不见了。”

江听晚认出了说话的这个人,

这是沈砚的大学室友,和沈砚一个专业,只是沈砚大学毕业后就离开了校园,这位同学则是选择了继续深造。

沈砚大学的室友之间关系都处的挺好,连带着她也跟他们室友混熟了,沈砚出手大方,经常请室友吃饭,每次也都带着她,所以他的室友她也算很熟。

那时候,他的室友们都还是光棍一个,就沈砚有对象,每次吃饭还都带着,他们都揶揄沈砚到底是请他们吃饭还是想给他们喂狗粮。

不过自从沈墨失踪以后,她和他们就没有见过面了。

“刘师兄,好久不见了。”江听晚回了一个微笑,手往凳子上一指,说,“刘师兄,你吃饭了么?要不要坐下一起吃点?”

“不用,不用,我吃过了。”刘刚才就是和同事来这里吃饭,出来的时候看见有个像江听晚的人,就上来看看,没想到还真是。

他打了个招呼让同事先走了,他则坐在江听晚对面的椅子上。

“听晚,你这几年还在找阿砚么?”沈砚失踪的事并不是小事,都在一个系统里工作,他们都有所耳闻。

“是的,刘师兄。”

“沈砚最后失踪的地方是在青云镇,你这几年一直在那里?”

江听晚点了点头,“是的,在那里找找,顺便当个老师。”

刘听了也感叹了一句,“你和阿砚的感情,也确实……是……唉,阿砚还这么年轻,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希望。”

刘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他的眼睛本来就小,这些年读书下来,眼睛的近视度数也越来越严重,这让他的眼睛看起来更小了。

刘尽力的把眼睛睁大,对着江听晚说:“听晚,都这么长时间了,你有没有想过……放弃?”

“刘师兄,活要见人,死……也要见尸不是么?”

放弃,或许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想过,可是第二天,看见又冉冉升起的太阳,看见一个个生机活泼的脸庞,她怎么还能想放弃这两个字呢?

她也想过,假使沈砚真的已经遇难了的话,已经三年过去了,尸体都已经腐烂了,她就算是再找,也找不到沈砚的尸体。可是,她还是抱有一丝希望,一直没有找到沈砚的尸体,是不是代表着沈砚还活着?

就是这一丝希望,让她怎么也不忍放弃。

她想,如果遇难的是她,沈砚会不会放弃她?一定不会吧,沈砚那么重情义的一个人,肯定也会和她一样坚持下去,直到找到她为止。

所以她还有什么理由放弃呢?!

坚持下去,或许也会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天。

“也是,只是听晚你一个小姑娘,为了沈砚放弃了学业,放弃了前途,要是阿砚知道了,肯定也会自责。”刘直到自己好友的脾气,江听晚的天分他是知道的,能让她们学院的老院长都夸一句“可塑之才”,可见听晚的天分如何了。

“师兄,在我眼里,那些都是身外之物,没有沈砚,就没有我的今天。”

江听晚是沈家养女的事情她也从来没有瞒着大家,他们也都知道他和沈砚的经历。

听到江听晚这么说,刘也不好再劝,“你能这么想也行,既然你坚持,我也就不劝你了,但是你在那边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告诉我。”

“我会的,谢谢刘师兄。”江听晚道谢。

“不用,应该的。”沈砚当初对他帮助颇多,他为他做点什么事业是应该的,他也在地质考察队里打听有没有什么消息。

刘看着江听晚坚持到底的打算,本来想说的话也欲又止了。

算了,还是先不说了吧,他害怕打破听晚的坚持,也害怕听晚接受不了。沈砚已经不在她身边了,虽然他做的那些事不太……那啥,但是他对听晚的感情应该掺不了假。

刘也害怕,自己成为沈墨和江听晚之间的恶人。

两人互相道别之后离开了餐厅。

刘原本想说的话也最终没有……说出口。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