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自己下厨

小说: 新婚夜,老婆把我当成野男人替身 作者: 木土无尤 更新时间:2022-06-22 字数:2137 阅读进度:13/105

沈墨刚来沈家的时候,不过十三岁,那时候的他还是看起来就瘦弱小小的一只,虽说不到营养不良的地步,但是看起来也差不多了。

那时候沈家的主母沈夫人妥协于沈老爷子,只能答应把沈墨留下,但是对沈墨的态度绝对是恶劣的,她甚至明示暗示沈家的保姆不给沈墨留饭。

沈墨上完课回来之后时间就已经很晚了,那时候他手里的钱不多,回到沈家之后没有饭,他也懒的再去买,直接吃一点小零食凑活着得了。

她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沈家主母有意的竭磨这位沈家的私生子,她作为一个还寄居在沈家的养女自然是没有资格打抱不平,但是她也没有熟视无睹,从那以后,她每天晚上用餐的时候都会偷偷留一份饭菜,在人看不见的时候送到沈墨的房间。

也幸好那时候沈墨的房间偏僻,她做这件事做了很久都没有被发现。

再后来,沈家老爷子发现了这件事,把沈家保姆训了一顿,或许是沈夫人也觉得没意思了,沈墨待在沈家已经成了定居。

从那以后,她就不再克扣沈墨的饭菜了,她也就没有再送过了。

那时候沈墨的房间并不上锁,她送饭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和沈墨打过照面,她也不知道沈墨知不知道那段时间是她冒险给他送的饭菜。

那时候她都知道要好好的吃饭,现在条件变好了,沈墨却愈加不爱惜自己了。

谭姨做完饭之后就离开了,沈墨回来的时候,她刚好把菜摆到桌子上。

看见沈墨回来,江听晚甚至还回了个头,露出一个笑容,对沈墨说:“回来啦?快来吃饭吧。”

沈墨受宠若惊,在那里楞个好一会儿,要不是理智不允许,他都想出去看看自己是不是进错门了。

江听晚盛饭的时候,用余光瞥见沈墨还站在那里,她停住了脚步,说:“还在那愣着干嘛?快点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丫丫也已经出来了,她已经坐在餐桌上了,看见沈墨,也对着沈墨招手:“沈叔叔,快来啊,今天还有你爱吃的红烧排骨。”

这段时间经常和沈墨一起吃饭,丫丫又是一个善于观察的小姑娘,吃饭的时候沈墨筷子多伸向了这道菜几次,就被丫丫记住了。

“好。”沈墨这算是对丫丫和江听晚进行了回应,刚刚那一瞬间,他真的恍惚的以为他和江听晚之间就是一对正常的夫妻,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他下班回来,她们很开心的欢迎他。

沈墨坐在餐桌前面的时候,面前的碗里已经装好了饭,满满的一碗,还有些冒出了尖。

好像……有点太多了。

但是沈墨没有说出来,这是晚晚第一次给他盛饭,就算再多他也能吃下。

“我听谭姨说你自己在家的时候都不好好吃饭?”江听晚一边和吃着饭一边和沈墨说话,她们没有食不的习惯。

“啊……也没有,有时候工作忙,我就简单的吃一点。”面对江听晚突如其来的关心,沈墨有些惶恐,他做

出用筷子夹菜的动作,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那你为什么不让谭姨来给你做饭?谭姨就是做这个工作的,你不喜欢家里有人,就提前让谭姨做好,等你回来的时候再吃,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江听晚继续劝着沈墨,人是铁饭是钢,从另一方面来说,沈墨还是她的金主,她怎么能看着沈墨这样折磨自己。

“我就是有时候回来太晚了,没大有胃口。”沈墨回道。

江听晚不在家的时候,他一般都在公司加班到很晚,有时候忘了时间的话就睡在公司里了,有时候谭姨做好了饭他也没法吃,干脆就不让谭姨来做了。

再说,每次他回来的时候,面对这这个空荡荡的屋子,打从心底里就提不上来劲,更没有胃口吃饭了。食物对他来说就是能让他活着的东西,没有江听晚,他并不觉得吃饭会有意思。

其实按理来说他应该是习惯孤独的,毕竟从小就自己一个人生活,后来又自己一个人去上大学,读研,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完成的,他也习惯了。但是自从和江听晚结婚之后,自从他和江听晚一起吃过饭,一起睡过觉之后,他竟然觉得这种孤独难以忍受,他做梦都想要逃离这种孤独。

因为经历过阳光照耀过后的温暖,又怎么能继续在寒冷黑暗中坚持?

所以他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试图躲避这种想念,忘掉这种希望。

“那也不行,你本来工作强度就挺大了,不好好吃饭怎么行。”江听晚继续说,“以后你就让谭姨来继续给你做饭,你要是加班可以让司机来取,好好吃饭养好身体才能继续工作,钱是赚不完的。”

“好。”沈墨答应着。

江听晚现在还没走,就想着以后了,他现在也不知道是应该欣喜于她突如其来的关心,还是该伤心她时时刻刻都没有把自己放在他身边的想法。

沈墨埋头继续吃饭,直到最后,他把一整碗的饭都吃光了。

胃部微微有些胀,他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多的饭了。

也因为这个举动,让沈墨晚上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偷偷去院子里走动消食,一边走,还一边在心里暗骂:沈墨,你真没出息!

星期六,中午。

谭姨的小孙子突然发高烧,谭姨请假和儿媳妇带着他去医院了。

中午这顿饭得江听晚她们自己解决了。

江听晚并不会做饭。

她在沈家,虽不是名正顺的大小姐,但是做饭这种事也是用不到她的,。后来她忙着学习,忙着精进学业,更没有时间学习做饭了。

丫丫在客厅里看电视,江听晚坐在沈墨在客厅里经常坐的地方用ipad画画,沈墨也没有去书房,而是在餐桌上对着电脑敲敲打打,像是在办公。

谭姨有江听晚的微信,一般江听晚在家的时候,谭姨都是和她联系,现在请假也是和她请。

江听晚也没有画画的心情了,她现在得操心她们中午吃什么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