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哄哄他

小说: 新婚夜,老婆把我当成野男人替身 作者: 木土无尤 更新时间:2022-06-22 字数:2176 阅读进度:9/138

虽然游乐园人挺多的,但是因为他们玩的项目都不是热门项目,所以排队的人比较少,他们玩的种类还是挺多的。尤其是江听晚,一开始她是很抵触这种没有刺激性的项目的,但是在沈墨和丫丫的带动下,也尝试了很多,好像……也不错。

所以等她们玩尽兴的时候,也已经很晚了,赶夜路很危险,只能在这里住一宿。

“听说今晚还有烟花秀,吃完饭我们再出来看烟花。”江听晚对着两人说。

“好耶!”丫丫兴奋的跳了起来。

沈墨也“嗯”了一声,虽然不知道江听晚的这个“我们”里有没有他,但是他就自动的认为有他吧。

有时候自作多情,不是错。

沈墨的童年虽说没有吃穿的忧虑,但是也过得不是那么的尽如人意,他幼年的时候,从来没有去过游乐园,对游乐园也没有什么向往。

是自从有了女儿之后,他才关注小孩们都喜欢什么,才带女儿来游乐园。

之前都是他独自一人,这次有了江听晚,好像跟之前相比,有什么不一样了。

夜晚的迪士尼比白天人更多了,平常很难遇到的烟花秀在今天表演,很多人都是冲着这个来的。

三个人一起吃完饭,一起出来,最佳观看视角已经围满了人,每个人都心情高涨,等着绚丽的烟花到来。

时间越来越近了,随着第一声炮响鸣开,绽放出一个绚丽的大花朵之后,人们都发出了惊讶的欢呼声,之后音乐声越来越大,鸣响的烟花也越来越多,不同的形状,不同的团,不同的色彩,如此氛围下,人们都跟着身边的人跳起了舞,舞动了起来。

因为人多,再加上丫丫个子小,所以她是由沈墨抱着的。

丫丫也被这种氛围鼓动,高兴的排起了手。

有音乐,有烟花,有舞蹈,还有情侣之间的亲吻,沈墨本着非礼勿视的礼仪,下意识的转过脸,看向江听晚。

只是原本应该在身边的人,现今早已经空无一人。

他环视一圈,也没有在附近找到江听晚的身影。

天黑,人多,即使是在园区里,也并不代表没有危险。

沈墨问丫丫:“丫丫,你看见江老师了么?”

丫丫也是一脸懵:“江老师不是一直在我们旁边么?咦,怎么没有?”

沈墨一脸懊恼,都怪他刚才被那种氛围引惑了,没有注意到她的动向。

沈墨抱着丫丫,焦急的在人群中寻找江听晚的身影。

可是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

“沈叔叔,你把我放下来,我们分头去找江老师吧。”丫丫虽然瘦弱,但是一个人挂在沈墨的身上也对他的行动很有影响。

“不用,你还小,走丢了更不好找,你四处看着,要是发现有和江老师像的人就和叔叔说。”沈墨拒绝了丫丫的提议,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即使她再懂事,他也不能把她当成一个大人。

况且这里人太多了,和江听晚相比,显然一个幼小的孩子更没有自保能力。

沈墨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他对小孩子也没有耐心,可是现在他知道,他不能把丫丫一个人放在这里。

找了半天还没有找到,沈墨

着急了,额上已经冒出了一层薄汗,他打算去找园内巡逻保安。

好不容易挤出人群,正要往前走,就撞上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江听晚先道歉,是她没注意看路先撞上别人的。

“江听晚,你去哪里了?”沈墨寒着一张脸,莫名有些吓人。

丫丫也说:“江老师,沈叔叔找了你好久都没找到你,我们都打算去报警了。”

“我就是有点渴,去买喝的了嘛,看,也给你们俩带了。”江听晚掂了掂手里的饮料,,示意她是真的去买饮料了,“我又不是小孩子,这里还这么多人看着,我能出什么事?”

沈墨,未免有点太小题大做了。

江听晚撇了撇嘴。

“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你知不知道我会着急?

“我看你们看的挺入迷的,再说,声音那么大,我和你说你也不一定能听见。”江听晚解释道。

沈墨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他对江听晚说:“还想看么?不想看就回去吧。”

丫丫已经打哈欠打个不停了。

“不看了,走吧。”江听晚对这个烟花秀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她想到了什么,随口对沈墨说,“我已经看过很多次了。”

看过很多次了,和谁一起?

不用想,肯定是沈砚。

迪士尼,可是情侣约会的第一圣地。

他沉溺其中的第一次,却已经是她的很多次了。

房间是沈墨早半个月前就定好的了,他每年来,都会和允允在这里住一晚,今年,他一开始是没料到江听晚会和他一起来的。

沈墨只定了一间房,江听晚进去看了看,幸好是一间套房,里面有两个房间。

这样她和丫丫住一间,沈墨自己住一间,完全ok。

丫丫在,沈墨应该也不会勉强她和他住在一起,可谁成想,原本完美的打算在丫丫那里出了漏子。

丫丫一脸天真的说:“江老师,你和沈叔叔是夫妻,你当然要和他睡在一起啊,干嘛和我睡?”

江听晚一脸扭捏:“老师想和你一起睡不行么?”

“不行。”丫丫义正辞的拒绝道,“江老师,今天沈叔叔找不到你的时候可着急了,你去陪他吧。”

然后她又偷偷的趴在江听晚的耳朵边上说:“我感觉沈叔叔其实有点生气,你去哄哄他吧。不用陪我,我一个人不害怕。”

说完,就跑进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江听晚被拒之门外,欲哭无泪。

她下去问了问房间,现在都已经满了,没有一间空房。

沈墨正在浴室洗澡,她有心睡沙发吧,又怕自己做的太明显,本来就已经惹怒他了,现在在火上浇油,她也不大敢。

可是要让她就这么自己送上门,顺便再送上床,也是不大……行吧。

人,一旦有了害怕的事,就举棋不定,犹犹豫豫,她现在还要仰仗沈墨寻找沈砚,自然害怕惹恼他。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