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子谦手稿NO42】

小说: 晓风书院的八卦事 作者: 耳雅 更新时间:2015-01-24 04:32:20 字数:3624 阅读进度:42/44

狩猎季如期而至,全城的男人都开始讨论弓弩、猎物之类的话题。

这天,皇宫的狩猎大会,将会在城东的围场进行。

今年的狩猎格外受人关注,因为据说,将会是储君争夺大赛。本来,众人都觉得唐星治是赢定了的,但偏偏索罗定关键时刻选择站在唐星宇这一边,于是……胜负就对半开了。

大早,围场里聚满了人。

皇上皇后也来了。

皇后向来不太喜欢这种狩猎杀生的事,但是今天竟然也到了,众臣都猜测,可能是给唐星治助威来了。

荣妃和唐星宇也来了,唐星宇昨晚上在窑子玩得有点晚,还喝多了,今早起来睡眼惺忪的,反正也不用他操心,有索罗定呢。

相比起来,唐星治就威风凛凛精神奕奕。

晓风书院的人也都来了,众人当然是帮着唐星治鼓劲的,只有白晓月,有些担心索罗定。

说来也奇怪,今天不止群臣来了,连卸任多年,很少参与政事的白相也来了。

晓月被白晓风安排坐在她爹旁边,省的她乱跑。

比赛开始前,索罗定也来了,一身黑,带着六个随从,都拿着弓弩。

这几人一出场,众人都替唐星治捏把汗——好么,都是高手啊!

“索罗定也真是的,竟然不帮皇兄帮外人。”月嫣捧着茶杯,就坐在白晓月身边,另一边是唐月茹。

“晓月看了看月嫣。”

“你说他怎么不帮自家人!”月嫣似乎不满,“我昨天跟娘说他,皇娘还说我小孩儿没见识不知好歹。”

岑勉突然笑了笑。

唐月嫣斜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岑勉赶紧摇头。

月茹无奈,月嫣对谁都挺好的,就是喜欢凶岑勉。

“你皇娘说的一点都不错。”月茹道,“可不能骂索罗定,不然就是不识好歹了!”

唐月嫣扁着嘴,也不知道众人说什么。

晓月更加担心。

一旁白丞相拿着个茶杯边喝茶,边好奇,“索罗定准备怎么做呢?”

晓月没吱声。

“他没跟你说起?”宰相问,“其实也未必需要帮着星宇的,无论输赢,对索罗定自己都没什么好处。”

晓月撅起嘴,瞧了他爹一眼。

呦……

白相爷有些吃味儿,为了索罗定瞪你爹啊!

其实今天一天,好多人都说过索罗定不厚道,吃里扒外背信弃义之类的,谁说晓月就瞪谁。

陈醒也来了,人瘦了一圈,在尚书的陪同下,无精打采的。

对于陈醒,不少人表面问候,背地里却是在嘲笑。陈醒抬头,看到了不远处的白晓月。

就见晓月捧着茶杯跑去了一旁索罗定休息的帐篷。

“你进来干吗,箭头上都是油,小心蹭身上!”索罗定往外撵晓月。

晓月伸手给他茶,边帮他正了正披风的结,问他,“你晚上想吃什么?给你做。”

索罗定见这丫头一脸担心,摇了摇头,“出去吃吧,我让老赖弄桌好的。”

晓月想了想,皱眉,“才不要,我又该吃胖了。”

索罗定摸鼻子,“胖点儿不挺好么。”

晓月嘴角又翘起来一点点——喜欢肉呼呼的呀?

正说话呢,外头唐星宇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进来,“索罗定,好了没?要开始了。”

晓月接过茶杯,又嘱咐了索罗定一句“小心点。”就跑出去了。

人走了,索罗定拿起弓箭,就听一旁唐星宇笑嘻嘻说,“你还挺有些艳福啊,白晓月是不错,你怎么不去提亲啊,要换做是我……”

没等他说完,索罗定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一会儿林子里母老虎母熊就有,你要不要留在里边挑一个成亲?”

索罗定也不知道在说笑还是在调侃他,不过面色可有些吓人。唐星宇心说这人有毛病,夸白晓月都不行么?不过还是不敢招惹他,一会儿还靠他呢,于是转身逃也似的走了。

索罗定撩开帐篷帘子出来,正好看到前边不远处的陈醒。

陈醒瘦得都快脱相了,好好个人,折腾成这样,不过索罗定注意到,陈醒正望着对面呢……那眼神,似乎有些怨毒。

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索罗定注意到那是晓风书院的人聚集的地方,晓月正跟白晓风说什么呢。

白晓风刚巧抬头,见索罗定站着回头看,有些纳闷。

索罗定头微微一偏,示意白晓风——看陈醒。

白晓风皱眉看了一眼陈醒后,心中咯噔一下——莫非陈醒,迁怒了晓月?!

……

晌午的时候,狩猎正式开始,众人进入林子。

唐星治和胡开等人很快找到了一只狍子,追着就过去了。

索罗定背着手,溜溜达达进了林子,一摆手,那几个黑衣人的手下就四散开了。

唐星宇等了半天,没见索罗定动手抓猎物,眼看着一只梅花鹿从眼前跑过,索罗定还摸了摸它的脑袋。

“喂,你不打猎啊?”唐星宇抱着胳膊问,“我娘请你回来不是让你来玩的吧?”

索罗定抱着胳膊,看了看他,淡淡一笑,“其实大概两三个月前,皇上已经派侍卫,全天保护唐星治和唐月茹的安全了,你知不知道为什么?”

唐星宇微微一愣,看索罗定。

索罗定找了块石头坐下,“你娘为了你,做了不少事,不过你真的想当皇帝?”

唐星宇深吸了一口气,看看四周围,没有其他人,只有他和索罗定。

“大平山藏着的不是山贼,而是你娘雇来的几个杀手,这阵子熟悉地形呢。”索罗定捡了根树枝,掏出匕首削了起来。

“我都收到风了,你觉得皇上有没有收到风啊?”索罗定笑嘻嘻问唐星宇。

唐星宇咽唾沫,只觉得脚底往上冒寒气。

索罗定却当做没听见似的接着说,“今天你别说杀不了唐星治,一旦那些刺客动手,你和你娘什么下场,你比我清楚。”

唐星宇脸煞白,看了看左右。

“那些刺客埋伏在哪儿?”索罗定问。

“我……”唐星宇紧张。

索罗定突然一把将他按在了地上,唐星宇面颊贴着坚硬的地面惊叫了起来。

索罗定将手上的树枝插在了他眼前,惊得唐星宇叫都不记得了,他养尊处优的,哪儿见过这场面。

索罗定笑了一声,“今天要是出了事,不止你和你娘要死,陈尚书要死,你们家族成百上千的人都要死!拔出萝卜带着泥,我敢保证连你怡红院那几个相好的都没有好下场。现在能救你的只有我,你说,那么保住命,你不说……等死。”

“在……再树干里!”唐星宇结结巴巴地说,“他们,原本在山坳里的,但是为了行刺……躲在了树干里。”

索罗定站了起来,走了。

唐星宇趴在地上,吓得都尿裤子了,其实……好端端的他才不想当皇帝呢,做个王爷吃喝玩乐最开心了,都是他娘和叔伯们一心要逼他做什么太子,这回好了吧,惹上索罗定了。

唐星治和胡开追一只狍子追到林子深处,最后还是跟丢了,已经抓到两只兔子了,但是没抓到像样的大点的东西。

胡开突然拍了拍唐星治,“有动静!”

唐星治和他一起隐蔽到一棵大树后边,“什么东西?鹿么?”

“我怎么好像听到呼哧呼哧的声音了?”胡开四处转,忽然……就听到有人喊了一声,“蹲下。”

两人微微一惊,本能地一低头。

一支箭“嗖”一声飞过。

唐星治刚刚幸亏一低头,没叫箭射中,抬头一看,好家伙,箭射进了树干大半截,谁这么狠啊。

唐星治和胡开一转脸,就看到索罗定拿着弓站在不远处。

唐星治气不打一处来,“索罗定,你……”

没等他开口,索罗定又举起弓弩,对着四周围几棵粗树连射了几箭。每一箭都射进树杆很深。

唐星治和胡开狐疑地看着索罗定,心说——这人有病啊

索罗定射好箭之后,四外看了看,随后转身去了别处。

“星治啊,他干嘛?”

胡开问了唐星治一声,星治没反应。

抬头看了看,只见唐星治盯着身后的树杆看。

胡开问,“星治?”

“树在流血。”唐星治指了指树杆。

胡开凑过去一看,果然!就见那只箭射中的树洞里,有血往外冒。

“哎呀!”胡开伸手一指。

唐星治就见他指着树杆的地方,有一个窟窿,一边有一把匕首,正对着他腰腹的位置,但是握着匕首的手已经不能动了。树干里藏着的那个刺客,被索罗定一箭射死了

唐星治和胡开对视了一眼。

胡开一拍腿,跑去看其他几棵树,发现粗大的树杆原来都是空心的,里边躲了人,都拿着匕首。

“好阴险啊!”胡开拽着唐星治,“你别靠近树啊,有人要暗算你!”

唐星治脸也有些白,刚刚若不是索罗定一箭射死了那个刺客,自己可能已经被捅了一刀了。

“你猜谁动的手脚?”胡开问唐星治。

唐星治想了想,叹气。

“八成是荣妃了,我看索罗定是知道了他们的阴谋才上他们那头帮忙的吧?”胡开小声说,“看来咱们还错怪他了。”

唐星治搔了搔脸。

两人也无心打猎了,往林子外走,到外边的时候,他们几个随从也回来了,都捉到了不同的猎物,简直是大丰收。

唐星治看了看那几个跟班的,平日都挺饭桶的,今天这么能干啊?

“皇子啊,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猎物都从天上飞下来的。”一个随从傻里傻气地说,“我刚伸了个懒腰,天上掉下来一只狍子!”

唐星治和胡开对视了一眼,叹气——八成是索罗定安排的那几个侍卫在帮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