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子谦手稿NO38】

小说: 晓风书院的八卦事 作者: 耳雅 更新时间:2015-01-24 04:32:18 字数:5743 阅读进度:38/44

晓风书院的马车浩浩荡荡进了皇宫,今天皇上寿诞,凡是能来的官员都来了,不能来的也赶来了,在城门外守着都好。

于是皇宫门口热闹非凡。

这世上总是有会见风使舵的人,每年看进宫时,被簇拥的最厉害的几个,基本就是最得势的。

白晓风向来每年首当其冲,当然了,围他套近乎的官员比较少,官员千金比较多。

而唐星治就是被官员们围得最厉害的,连同他几个兄弟也都是有头有脸。

索罗定是每年都有很多人想围但是谁都不敢去围的,于是他推着白晓月走得还挺悠哉。

另外,今年多了一个岑勉。

桂王独占一方,有权有势又与皇上交好甚厚,身为小王爷的岑勉自然是被人高看一眼。再加上盛传他会与唐月嫣定亲,那就是未来驸马爷!此时不拉拢更待何时?

有不少会来事的都前后簇拥着他和唐月嫣,想将两人往一起挤。

倒反而是每年都好多人围的唐月茹,今次冷冷清清,被挤在最外边。

月茹独自往皇宫走,岑勉想从人群里出去,陪到月茹身边,但是发现他一往外走,不少人就跟着他,有些甚至撞到了唐月茹,害得她只好停下来避让。

岑勉来气,但是又帮不上忙,幸好索罗定让月茹走在了晓月旁边,他推着晓月的车子,四周围谁也不敢靠近。

唐月嫣边走,边不时地看看岑勉,又看看白晓风。

白晓风对这一切早就麻木了,只是快步往前走,尽快进宫就能尽快摆脱这些人,他都不曾留意最后的唐月茹一眼,更没有留意自己一眼。反观岑勉,一双眼睛都不曾从唐月茹身上移开,满满当当的担心。

月嫣轻叹了口气,她突然想到,自己最近这几天似乎经常叹气,莫名不开心了起来。

她边走,身边就传来几个姑娘窃窃私语的声音,“准备好了?”

“好了!”

“哼,今天看她出多大丑!”

“就是,叫她平时装圣女。”

“野种吧。”

“嘻嘻。”

唐月嫣转眼望,但是身边人太多,她也找不到是谁在说话,但是……看来今天有人想整唐月茹。

月嫣今天感觉比平日火气更大一些,心说那几个贱婢不管是官家千金还是郡主,谁今天敢欺负唐月茹,她就狠狠教训她们出出气。

岑勉太担心唐月茹,没站稳,被推了一个趔趄,差点撞到唐月嫣。

月嫣突然瞪了他一眼,惊得岑勉连退好几步——七公主今天心情貌似前所未有的坏!

“其实。”晓月突然抬起头问身边月茹,“患难见真心,我都没见月嫣这么燥过,这几天她为你跟人急眼了好几回了!”

唐月茹微微愣了愣,随后淡淡一笑,“是呀,有些事情,要比一下才能知道自己真心想要什么的。”

晓月歪过头,望着唐月茹。

索罗定也看了看她,突然觉得很好笑——其实这次的骚乱,所有人都拿唐月茹当弱者,可有没有人想过呢,女人跟女人实际上是不一样的!有些女人,从来没拿自己当过需要别人保护的那一个,因为她除了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同时还可以保护别人。

进宴席的路也不是多长,人群渐渐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散开。

照例,皇子和公主都是最后入席的,要给父皇祝寿。

群臣看到皇上带着皇后和几位妃子一起走进来,立刻一起行礼贺寿。

今日皇上心情非常好,叫众臣平身,和皇后一起入座。

几个皇子按照排序,进来给皇上贺寿。

大皇子和二皇子也赶回来了,不过都尽量低调,不声不响地也就过去了。

四皇子今天起来了,往席间一走,众人都好担心他一会儿突然死了该怎么办,这气若游丝面色苍白的样子,瘦的就一把骨头。

唐星治和唐星宇两兄弟最后走上来。

两人身高差不多,然而往席间一走,气度却是大不同。

众臣子大多笑而不语——高下立辩!

唐星宇今日打扮挺隆重,穿了一身绛紫色的袍子,非常得体,且不张扬。即便他容貌只算一般,但这身衣服一穿,立马显出了几分贵气来。

可本来唐星宇这一身打扮一定是鹤立鸡群的,偏偏唐星治今天一身戎装,特别是他腰间那条霸气的腰带,显得他整个人即沉稳又英武。

皇后娘娘眼前一亮,甚感欣慰,赶紧转过脸看了看不远处坐在桌边正东张西望的索罗定。

皇上也让唐星治震了一下……忍不住心情又好了几分,这儿子一转眼,不经意已经长大了啊,好威武!

唐星治和唐星宇一起走了上来,给皇上贺寿。

皇上笑着点头,跟他俩说了几句话,还问唐星治,“儿啊,你这腰带神气,哪里来的?”

唐星治也没隐瞒,道,“哦,索……索将军给的。”唐星治险些咬到舌头,还好没脱口而出“索罗定”。

索罗定端着杯子继续喝茶。

丽妃满意地点点头,皇后也开心,众臣彼此使了个眼色——得,又下一城!

皇上笑着赞许,“我儿看来与索将军甚是投缘啊,哈哈。”

唐星治嘴角抽了抽,看了索罗定一眼,就见索罗定撇着嘴点头——可不是么,投缘着嘞。

唐星治哭笑不得。

王子之后,进来就是公主了。

皇朝也就两个公主,一个唐月茹一个唐月嫣,年岁相差不少,都是大美人。

众人此时都有些紧张了起来,望着外边。

月茹和月嫣很快并排走了进来。

两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明艳动人,月嫣颜色鲜艳一点,月茹颜色淡雅一些,可奇怪的是,月嫣板着脸,月茹倒是很自然。

皇上和皇后对视了一眼,身后丽妃皱眉看月嫣,心说这闺女越来越不像话了,给她父王贺寿竟然板着脸!

两姐妹到了皇上坐前,给皇上贺寿。

皇上点头夸她俩是一天漂亮过一天,态度和蔼一副慈父样,和往日完全没不同。

皇后也是一口心肝一口肉夸俩闺女,跟对待唐星治时候的严肃样子完全不同。

众臣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就看一会儿皇上上城楼见百姓的时候,站哪个旁边了。

晓月替唐月茹捏把汗,一会儿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起哄或者说些难听的话。

唐月嫣转身,拉着唐月茹的手就席,坐自己旁边。

丽妃微微愣了愣,皇后也有些吃惊。

皇上则是笑着点头,“哎呀,这一年年过生辰,朕最开心的事,莫过于看到孩子们一点点长大了。”

皇后点点头,给皇上倒酒,边偷眼看了看岑勉。

岑勉一双眼睛时不时偷看唐月茹,而坐在他旁边的白晓风,端着酒杯,似乎只是在走神。

皇后了然一笑,举杯向皇上祝酒,喝完酒后宣布寿宴开始。群臣这一个月吃了好几回皇家晚宴了,熟门熟路,且今天挂着八卦,边吃都边不约而同地注意这边唐月茹的动静。

月茹一贯淑女,坐得很稳。

身边唐月嫣用手给她拆螃蟹,在座的不少千金彼此对视了一眼,都觉得新奇。唐月嫣出了名的娇贵,她自己吃螃蟹估计都不肯自己动手,竟然帮唐月茹拆螃蟹,难道传言有误,或者有别的什么蹊跷?

丽妃惊讶地看着月嫣的举动,心说,这娇蛮丫头开窍了不成?正纳闷,一个小丫鬟给丽妃送上皇上给她的点心。

丽妃拿着点心有些茫然地抬头看前边,皇上对她点点头,那意思——这闺女最近懂事不少啊,看来是你教导得好。

丽妃可是又惊又喜,她也闹不明白平日主意特别正从来不听话的唐月嫣,今天是怎么了。

晓月也觉得有些奇怪,正想问索罗定是怎么回事,却见索罗定低着头,半个脑袋都在桌子下面,不知道在干吗?

晓月歪着头往桌子下边看,只见索罗定正拿着一块鱼肉,喂一只猫,这猫可能是宫里的,正坐在索罗定脚边吃鱼呢,边吃边蹭他。

晓月戳戳他,“正经点。”

索罗定抬头,嘴里还叼着个鱼尾。

晓月板起脸——礼仪!

索罗定眼皮子抽了抽,给晓月夹了筷子菜。

晓月脸色立马软化下来了,捧着碗吃菜,又夹了块鱼肉给索罗定,让他接着喂猫。

白晓风就在一旁看着呢,有些纳闷,这俩怎么一股子两小无猜的劲?

酒过三巡,众人就自在了,三三两两聚拢谈天说地。

月茹正吃饭呢,就有一个姑娘过来给他和月嫣祝酒。

这是常有的事情,这俩身份尊贵,那些王公贵族的千金都会过来套近乎。

月茹和月嫣往常一样应付,不知道是不是月嫣以及皇上的态度,让这些姑娘们都很收敛,总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意外的状况发生……

“呀!”

不知道是谁,在祝酒的时候,不小心碰翻了醋碟子,月茹的裙子上沾了一条长长的醋痕。

来祝酒的人赶紧道歉,倒是也看不出是不是故意的。

岑勉有些紧张,往这边看,身边白晓风也看了一眼。

“月嫣啊,陪你姐姐去换件衣服。”皇后开口。

唐月嫣就拉着月茹去换衣服。

换了衣服,月茹却是不想走了,可能喝多了几口酒,又或者是因为酒席上那种探究的目光太过刺目,于是就说想在院子里的凉榻上靠一会儿,等待会儿宴会差不多结束的时候再过去。

月嫣想想也好,省得麻烦,于是就留下月茹,自己回去继续吃饭。

岑勉等了半日,就见月嫣回来了,没看到月茹,有些担心“你姐姐呢?”

月嫣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乏了,说睡会儿过来。”

“哦……”岑勉点点头,觉得不回来也好,省得各种被人烦。

索罗定吃饱喝足了,人有三急,就起来要去方便下,顺便透透气。绕过几个院子,索罗定也转晕了,好容易找到个茅厕,赶紧钻进去方便。

刚刚方便好穿裤子呢,就听外边传来说话的声音,“都准备好了没?”

“好了!她好像睡着了。”

“那正好!”

索罗定就听到脚步声跑远了,推开门看了看,院子里没人,刚才应该是几个女孩儿在说话。不过他也没往心里去,转着圈,准备回去……不过这皇宫的路也太不好认了,又兜兜转转了几圈,就听到迎面有脚步声传来。

索罗定一听正好,问个路。

正想开口,就看到两个打扮得体的姑娘急匆匆跑了过来。

双方打了个照面,还没等索罗定问路,两个姑娘突然惊得一捂嘴,差点喊出声来,似乎是被他吓了一跳,随后白着脸赶紧跑了。

索罗定嘴角抽了抽,伸手摸脸——我长得有这么吓人么?

再想想,那两个姑娘很面熟,似乎是刚才晚宴上的。

索罗定觉得正好,跟着她们不就回去了么,他抬脚刚想走,就见岑勉小跑着过来了。

索罗定一眼看见他,更乐了,“找茅房啊?在那边。”

岑勉莫名其妙,“不是,我来找月茹姐姐的。”索罗定眨眨眼,就见岑勉从身边走过去,进入院子。

索罗定往里望了一眼——原来后边是唐月嫣的院子,院子里一张软榻上,月茹正睡着呢,盖着条毯子。

索罗定微微皱了皱眉头——刚才那两个女的,莫不是从月茹的院子里出来?鬼鬼祟祟的看到自己吓成这样,别是干了什么坏事吧?

岑勉进了院子,到唐月茹身边,小声叫她,“三皇姐?”

叫了两声之后,唐月茹醒了过来,伸手摸摸脖子,似乎睡得还不太舒服,看到是岑勉,笑了笑,问他,“怎么了?”

“晚皇上找你呢。”岑勉小声说,“一会儿放烟花了,所有公主、郡主都要上城楼看……”

唐月茹点了点头,倒是明白了。这仪式每年都有,说好听点是上城楼看烟花,其实也就是选美或者比美,那些小姐们精心打扮就是为了这一刻。皇城百姓远远在下边看着,这一眼,可能关系这明年各种美人儿的排名,对那些小姐们未来嫁入豪门也有大用处。

月茹实在是不想去,一来无聊,二来可能要接受全城百姓探究的目光……

“你如果不想去,我帮你去说吧。”岑勉突然开口。

索罗定抱着胳膊在一旁看着,他发现唐月茹似乎没什么异样,倒也放心了,那两个姑娘可能刚才只是路过吧。

这时候,身后有响动。

索罗定回头,就见唐月嫣也来了,看到里边岑勉正和唐月茹说话呢,她就没进去,站在门口等着,就站索罗定旁边。

索罗定瞧了瞧这丫头,突然想到之前白晓月跟他说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唐月嫣长大了些。

唐月茹坐在软榻上,看着身边的岑勉。

岑勉蹲在一旁,伸手帮她捡起脱在一旁的鞋子,小声说,“你如果不想去,就不用去,不用去做让自己为难或者不开心的事情。”

月茹愣了愣,看着他,良久,叹了口气,“有些时候身不由己的。”

岑勉抬起头,似乎鼓起勇气,说,“不需要的,不需要逼自己去做些委曲求全的事情。”

月茹微微笑,伸手摸了摸他头,“就你最贴心。”

岑勉摇摇头,“我说真的,如果姐姐不想住在皇城,或者在宫里觉得受委屈,都不需要忍耐,告诉我,我可以帮你料理好。“

月茹忽然很感兴趣地问,“要怎样料理好?”

“嗯……”岑勉想了想,道,“如果你讨厌皇城的流言蜚语,我可以带你去别的地方住。如果你觉得很孤单,我可以找很多人来陪你。要是有人欺负你,我可以保护你的,你不需要什么都自己一个人扛下来。”

月茹盯着岑勉看了良久,笑了,伸手摸了摸他脑袋,低声说,“勉儿你人真好,以后谁若是能嫁给你,一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岑勉盯着月茹看,到了嘴边的话,始终还是咽了回去。

索罗定看了看身边的唐月嫣,就见她咬着牙跺跺脚,似乎生气。

月茹笑了笑,“其实有时候真的会觉得有些疲累,不过我不能走,这里是我的家。”

岑勉点了点头,帮月茹将鞋子穿上,“可你不开心的话,还是要告诉我,我帮你想办法解决!还有谁欺负你,也要告诉我!”

月茹点点头,伸手捏了捏他脸,就跟小时候一样。

索罗定就听身边唐月嫣轻轻地,叹了口气。

转眼看她,唐月嫣也仰起脸看了看索罗定。

索罗定确定这不是自己能理解的范围,于是也懒得理会,话说……谁能带他回晚宴那个院子,他又分不清楚方向了。

“你觉得晓月怎么样?”唐月嫣突然开口。

索罗定微微一愣,瞧着唐月嫣。

月嫣一抱胳膊,上下打量了一下索罗定,“装疯卖傻揣着明白当糊涂是吧,小心被雷劈!”

说完,气哼哼走了。

索罗定嘴角抽了抽——嚯,这丫头吃夹生米了,这么大火气?

“记住没?”

索罗定回头,程子谦拿着纸笔靠在他身后,提醒,“小心被雷劈!”

索罗定拽住他拖走,“正好,你认得路的哦?”

程子谦被拖着走,还说呢,“我说老索啊,你看看人家郎有情妾无意的多惨啊,好不容易你这儿有个妾有意的,你好歹郎有情一下么,不是时时刻刻都有这种好运从天上砸下来的,这多桃花要是谢了你下一朵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开呢。

索罗定真想对着他的脸,踩上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