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子谦手稿NO35】

小说: 晓风书院的八卦事 作者: 耳雅 更新时间:2015-01-24 04:32:16 字数:5902 阅读进度:35/44

是夜,众人吃完火锅就各自去睡了。

唐星治屁股被打,趴在床上生闷气,他娘打他的理由不是他没看好唐月嫣惹了事,也不是岑勉第一天来被他带出去就被人砸了个头破血流,而是唐星宇找索罗定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在场?为什么不关心唐星宇找索罗定究竟要干嘛,一颗心只知道白晓月,一点出息都没有。

唐星治趴在枕头上,闷闷不乐,他觉得做皇子其实一点意思都没有,就算日后做了皇帝,也没什么意思。

“笃笃笃”

敲门的声音传来。

唐星治喊了声,“进来。”

这时候,门被推开,岑勉手里拿着个药瓶子,探头进来看,“星治。”

“岑勉?你还没睡啊?”唐星治抬头看他。

唐星治推开门进来,走到他身边,递了药瓶给他,“你疼得睡不着吧?这药是我爹军营里的军医调配的,你擦在伤处,可以消肿止痛的。”

“哦。”唐星治接了,叹口气,“有心啦,其实我皮糙肉厚,屁股上的肉尤其厚啊,恢复起来可快了。”

岑勉惊讶,“你的意思是,你经常挨打?”

唐星治干笑了两声,“可不是么。”

“这次要不是因为帮我,你也不用无缘无故挨顿打。”岑勉有些歉疚。

“你人也太傻老实了。”唐星治摆了摆手,“分明是月嫣惹是生非,跟你什么关系……你知不知道啊,还好你帮着月茹姐姐挡了那一砚台,要不然砸在月茹身上,你想她弱柳扶风的,万一砸出个好歹来,我还有命么……别说母后了,父王估计都得打死我。”

岑勉笑了笑,摸摸头。

“不过你今天表现不错啊!”唐星治点头,“白晓风大概再转世个几辈子,也不可能这样奋不顾身去救个女人。”

岑勉搔了搔头,“当时也没多想。”

“所以说你好男人咯。”唐星治托着下巴靠在枕头上摇头,“唉,月嫣这脾气也真得改改,刁蛮又任性,最近这几天也不知道在燥些什么,脾气好似比往日大了不少。”

岑勉送了药了,就起身,“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唐星治点点头,岑勉出了院子,往自己的房间走。

经过厨房的时候,就听到里边有声音,探头往里瞧了瞧,就见一个身影在厨房里,之后还传来,“呯”一声,貌似是碗摔了。

岑勉走进去一看,唐月嫣正手忙脚乱地捡东西。

“七公主?”

唐月嫣一惊,回头看到是岑勉,白了他一眼。

岑勉想起刚才唐月茹说,月嫣中午饭就没吃,晚上又闹脾气,大概是饿了。

笼屉里的包子已经凉了,岑勉见月嫣扁着嘴去捡地上的碎碗,就过去帮忙,“我来吧。”

月嫣站起来要出门。

“我给你煮碗面吧?”岑勉笑说,“偷些老索的酱牛肉下面。”

月嫣停下了脚步,虽然很想走不过肚子不争气,饿死了。

岑勉在厨房里找了找,没找到面条只找到了馄饨皮,就拿出一些来切碎了,给月嫣煮了一碗,又放上些酱牛肉做浇头,端过来放到了月嫣面前。

唐月嫣皱眉,“什么东西,脏兮兮的。”

岑勉笑了,“你先垫垫肚子,少吃点,去睡一觉明早就有早饭吃了。”

月嫣扁扁嘴,用筷子挑了一条面塞进嘴里,嚼了嚼,倒是觉得味道还不错,于是乖乖吃了起来。

岑勉洗了洗手,就见月嫣拍了拍桌子一旁,那意思似乎是要他坐下。

岑勉于是过去坐下。

“你喜欢我三姐啊?”月嫣边吃,边问他。

岑勉脸绯红,搔了搔后脑……莫非唐星治跟她说了。

唐月嫣白了他一眼,嘟囔了一句,“傻子。”

岑勉尴尬。

“你刚才干嘛跟那个窑姐道歉!”唐月嫣不满,“我又没做错,是她先来招惹我的!”

岑勉又搔搔头,“那她在气头上么……”

“我也在气头上!凭什么我一个公主要跟个低三下四的窑姐去道歉?!”月嫣瞪他。

岑勉有些后悔,刚才不进来厨房就好了,这回怎么回答,良久,说,“那……你也说了你是公主,她是窑姐,她已经很惨了,你就让着她点么。”

……

岑勉说完,月嫣倒是不说话了,边吃面边斜着眼睛瞧他。

岑勉摸了摸鼻子,被看得毛毛的。

月嫣边吃面,边说,“你再这么唯唯诺诺的,我三姐才看不上你呢。“

岑勉不做声,坐在一旁。

月嫣又斜了他一眼,“你们还真奇怪,你就喜欢我三姐,晓月更有病,喜欢索罗定。”

岑勉皱眉,“索罗定不好么?他和晓月姑娘好般配!”

月嫣嘴角抽了抽,“配个屁,一个宰相千金,大才女……”

“那索罗定是大将军,功夫一流啊!”岑勉没等月嫣说完,便打断她,“不好以门第之见来衡量喜欢不喜欢这种事情,两情相悦最紧要。“

月嫣吃完面,放下筷子,“那你真喜欢我三姐,怎么不去提亲的?”

“那不行。”岑勉摇头,“月茹姐姐自己选最重要。”

“哈?”月嫣不明白。

“她如果喜欢别人,那我去提亲,不是徒增她烦恼。”岑勉摇头,“要不得要不得。”

唐月嫣真想把碗扣他脑门上,没出息!

“你吃完了哦?”岑勉战战兢兢收了碗放在水槽了,生怕这小公主一会儿又发什么脾气,“我回房了,你也早点睡。”说完,跑了。

唐月嫣气哼哼出了厨房,就看到程子谦蹲在不远处的一个石墩子上正写东西呢。

月嫣就走过去,“子谦夫子啊,你都不用睡觉的么?”

子谦笑得别有深意,“睡的,睡的,这就去睡了。”

说完,眯着眼睛溜达走了。

……

次日清晨,索罗定在一阵喧哗声中醒过来,挠了挠头——这么吵?

起身打开门一看,吓他一机灵,就见丫鬟小厮们正收拾院子扫尘呢,风风火火的。

索罗定抱着胳膊走到院子里抬头看看天,这天刚蒙蒙亮,比自己平日起来的时辰还早呢,这帮子人干嘛?

顺手提溜住一个忙活的小厮,“不年不节的,你们干嘛?”

“索将军。”小厮道,“昨晚上宫里传来的消息,说皇后娘娘想来参观书院,这不要打扫么,索将军你有没有要洗的衣物?”

索罗定嘴角抽了抽,摇头……心说皇后昨天刚刚打了唐星治屁股,今早来书院参观?

不过他也没多想,活动了一下筋骨,跑去厨房了。

索罗定到了厨房碰上小玉,让她去告诉白晓月,自己已经起了,面自己煮,让她这个月都别早起了,好好养病。

小玉飞也似地跑去了,刚刚睡梦中醒来的白晓月一听小玉绘声绘色跟她说了一通,在被子里滚来滚去,甜蜜蜜。

晓月是美了,准备睡到日上三竿才爬起来,过几天就是皇上寿诞了,每年这段时间都会放假,各种花会啊、庆典啊陆续有来,才子佳人们卯足了劲玩一通。晓月虽然腿脚不方便,但是胜在有索罗定推轮椅啊!下午就是花会了,和索罗定一起去,还能八卦一下他哥、岑勉和月茹、月嫣两个的事……

只可惜白晓月的好心情在一个噩耗中被打断了。

白晓风沉着脸来跟她说,“完了,皇后逛书院,让娘陪着来的。”

……

晓月一张嘴张老大,“什么!”

“娘昨天去宫里陪皇后娘娘吃茶,聊起说好几天没见你了,你也不回家。”白晓风无奈,“她一听皇后今早要来参观书院就说要一起来,你完了,我也保不住你了!”

“怎么办!”晓月一把抓住白晓风的衣服袖子,“我还要去花会呢!这样子要被娘拉回家关禁闭的!”

白晓风被她拽着袖子,“你问我我问谁去?我一会儿还挨骂呢,说不定爹知道了我还得挨揍。”

“不是吧!”晓月哭丧着脸,“你想办法么!”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

两人一回头,不出预料的,程子谦躲在后头偷听呢。

“夫子你有办法?”晓月赶忙问。

“你跟老索私奔吧,怎么样?”程子谦话出口,白晓风想一脚踹他出去,不过晓月倒是托着下巴很认真地想了起来,“嗯,这个么……”

“你想都别想!”白晓风警告。

“小姐小姐。”

这时候,小玉又跑了进来,“元小姐和七公主他们要去挑明日花会穿的衣服,问你要什么款式的,她们好给你带回来。”

白晓月一听,得着救星了,“让她们等我,我也去!”

……

于是,半个时辰后,索罗定无奈地坐在马车的前边,靠着车辕,一旁小厮战战兢兢地赶着马车,车里,满车子的女人。

索罗定今日是无妄之灾,他早早吃了早饭,想着反正今天没课,所以准备去军营混上一整天。他本来想带点人到大平山一带逛逛,看看有没有那帮山贼的线索。

没想到的是他刚出门就被白晓月截住了,说要他推车。

索罗定也无奈,估计这小姐不是买书就是买笔,没想到等来了一车子女人,说是去买衫。索罗定本来想跑的,白晓月拽住不放,于是……这位大将军只好闷闷不乐陪着来买衣服了。

车子在皇城最大的成衣铺前边停了下来,索罗定放眼望去,好家伙……都是女人!

索罗定那叫个无语问苍天啊,不过还得给白晓月搬车子,无奈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晓月的轮椅可沉了,两个小厮才能搬得动,但是索罗定一只手提上提下倒是挺轻松,几个姑娘盘算着今天看来能多买些东西,索罗定拿得动的!

推着晓月的轮椅进了成衣铺,索罗定就觉得眼晕……那些个花布啊,比**阵还打眼呢,根本看不清楚。索罗定开始想,什么五行阵啊八卦阵啊,关键时刻来个花布阵估计比什么都管用。

成衣铺掌柜的一看贵客到,立刻封了半扇门,方便姑娘们挑衣服。

索罗定想找个角落眯一下,或者会马车上去睡一觉,但是晓月要他推着看衣服,索罗定愁啊,推着白晓月的车子,一块花布一块花布看过去。

晓月边看还边问他,“这个好不好?那个是不是更好?你喜欢哪个?”

索罗定晕头转向,心说他是造了什么孽要沦落到配一群姑娘挑花布。

索罗定捧着一堆挑好的成衣跑出去,放在马车里,坐下喘口气,见对面有个茶馆,准备进去喝杯茶歇会儿再回来搬衣服。

进茶馆坐下,索罗定丢了两颗花生米在嘴里,正嚼着呢,就听路边两个小孩儿边丢石子边唱歌谣,好似是在玩什么游戏。

索罗定喝着茶,就听到了唱词儿,其他几句他是没听太清楚,最后两句他听明白了,什么“先皇的闺女非亲生,先皇的娘娘爱偷人……”

“噗……”索罗定一口茶水喷出来,掏耳朵仔细听。

“娘喂。”

索罗定低头,就见程子谦蹲在椅子旁边也侧着耳朵听几个小娃儿的唱词呢。

“喂,小孩儿。”程子谦伸手拽了拽其中一个,“这歌谣谁教给你的?”

小孩儿愣了愣,看程子谦,“大家都在唱。”

索罗定和程子谦对视了一眼,这几个小孩儿看着才三四岁,估计也不懂词儿的意思,这歌听着挺顺口的,小孩儿不过是玩游戏罢了……但这歌是谁教给他们的?这么点儿的小孩儿都在传唱,看来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索罗定。”

这时候,元宝宝跑过来,脸蛋红扑扑的,“我们都挑好啦,要你去搬衣服呢,还有晓月的轮椅……”

元宝宝话没说完,也被一旁几个小孩儿的唱词吸引了,掏掏耳朵,“啥?”

“呃,赶紧搬回去吧。”索罗定拽着元宝宝就回成衣铺去了,元宝宝还闹不明白呢,什么“先皇的娘娘爱偷人”啊?

索罗定将衣服搬上车的时候,程子谦已经给了几个小孩儿一些银子让他们买糖吃去,别在附近唱了。

晓月她们从成衣铺出来,因为买着了喜欢的裙子心情都不错,索罗定搬着晓月的轮椅上马车。这时候他才感觉到……周围的气氛稍微有那么一些些的怪异。

晓风书院的男男女女都是风云人物,出来被围观是常有的事,所以之前索罗定也没太在意,但是现在一看,发现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以前路人大多一脸钦慕好奇,如今……却似乎带着点指指点点的猎奇劲儿,有的还在笑。

晓月他们几个姑娘是完全没发现异样。

刚坐进马车放下帘子,索罗定到了车头坐下,就听人群里不知道是哪个人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先皇的娘娘爱偷人……”

人群一阵哄笑。

索罗定皱眉。

马车里的姑娘们都没怎么听明白,但是听到外边有一阵骚动。

“在干吗呢?”夏敏就想探头出去看看。

元宝宝一手挡住车帘子,紧张得一双眼睛瞪得溜圆。

唐月嫣正看图样呢,有些不解地看她,“怎么了?”

“没……没有。”元宝宝一紧张就结巴。

幸好这时,马车动了。

晓月因为坐着轮椅所以是靠着窗户的,她刚才,好像是听到了那句话,什么“偷人……”?

唐月茹没怎么听清楚,不过这几天她也觉得怪怪的,似乎总也有人对她指指点点。

……

马车回到晓风书院,书院里的丫鬟下人出来帮忙拿东西。

索罗定翻身下马,就看到白晓风走出来。

晓月扒着车窗问,“哥,娘走了没?”

白晓风点点头,“早走了。”

晓月松口气。

索罗定将她的轮椅搬下马车,左右看了看,就见路过的人有不少都偷笑地跑掉,皱眉——果然传开了么。

“老索。”

刚将轮椅推进书院,程子谦就闪到了索罗定身后,手指一拽他袖子,一偏头,那意思——一旁说话!

索罗定将晓月的轮椅交给了白晓风,跟着程子谦到一旁,“怎么个情况?”

“传开了,貌似是十来天之前,有小孩儿开始唱这个歌谣,歌词有些隐晦,不过挺上口的,意思就是先皇的娘娘给他戴了个绿帽,三公主唐月茹是跟个侍卫偷情生下来的,先皇根本不能生育,但是又怕说出来丢人,所以吃了个哑巴亏,早早赐死了皇后娘娘,自己也被活活气死了。”

索罗定皱眉,“十天前就开始传了?也就是说那时候岑勉父子还没进皇城是吧?”

子谦想了想,点头,“没人知道他们会来。”

“传了那么久了啊……难怪皇上派侍卫盯着三公主了。”索罗定摸了摸下巴,“你之前不是说皇后和丽妃派人查了三公主的生事么,你有第一手八卦……这回证明八卦是准的?”

“你也觉得是丽妃和皇后派人传出去的消息?”

索罗定想了想,一耸肩,“如果真的属实,那这一招可谓永绝后患。”

“皇后不担心岑勉会看上月茹也可以理解了。”程子谦撇嘴,“桂王是死都不可能让岑勉娶唐月茹的吧,白相也死活不会让白晓风娶她……三公主情况堪忧啊!年纪又不小了,本来是天上的公主皇城第一美人,这下子变成野种了还是皇族之耻啊!”

两人正说着,就听到身后“啪嗒”一声。

回头,就见岑勉站在他俩身后,原本手里貌似是拿着个茶杯的,这会儿摔烂了都。

程子谦和索罗定对视了一眼,赶紧四外看……幸好只有岑勉在身后没别人。

索罗定瞪程子谦——都是你传染的,走路各个没声音。

程子谦撇嘴——你那么好的功夫,背后站着人都不知道还有脸说我。

“你们说真的啊?”岑勉忧心忡忡,“我刚才在路上也有听到小孩儿胡唱,这关系到月茹姐姐的名声,没有真凭实据不可以乱说啊!”

索罗定见岑勉脸通红上火的架势,赶紧让他消消气,从长计议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