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子谦手稿NO34】

小说: 晓风书院的八卦事 作者: 耳雅 更新时间:2015-01-24 04:32:16 字数:6301 阅读进度:34/44

琴行里很热闹,最近来了一批新的琴,所以买家不少,还有不少人在里边交换琴谱。

晓风书院的人一来,立刻引来了不少人关注。

先来的是唐月茹、唐月嫣、夏敏和元宝宝几个姑娘,她们和楼里的琴师说好了,要几份新的琴谱。

只是一上楼,迎面正碰上一群姑娘下楼。

众人抬头一看,夏敏立刻拉着三人先到一旁看琴。

那几个女人走下来,一阵艳俗的香粉味有些呛人。

这琴行最常光顾的是两类人,一类是才子佳人,另一类,就是窑姐。

说起来,这个琴行的老板也有个怪癖,通常人家琴行,卖窑姐了就招不来才子佳人了,招来了才子佳人的,自然也不让那些窑姐进来。但是这位琴行老板一视同仁,谁爱买谁来买,不爱买就别买。无奈是货比三家之后,这琴行的琴和琴谱都是最好的,所以才子佳人们再看不上那群窑姐,也难免跟人撞正在一个铺子里买琴。

从楼上下来的窑姐各个浓妆艳抹,下边这四个就是高贵优雅,淡施粉黛,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

窑姐儿们下来之后,也没走,在中庭挑起琴来。

唐月茹和夏敏先上楼找琴师要琴谱。

月嫣挑中了一张琴,跟元宝宝研究起了音色,决定买下来。

但是还没等两人开口,旁边突然有人插话,“老板,这张黑焦琴我要了。”

元宝宝抬头一看,就见是个十分漂亮的女子,不过再漂亮也挡不住身上一股风尘味。光看衣着,袒着胸口一大片白花花的,就知道应该是窑姐了。

元宝宝说,“那个,我们先看中的。”

这琴行的琴通常都是独一无二的,很难找到第二张。

窑姐上下打量了一下元宝宝,笑了一声,“小妹妹,这是张好琴,适合高手用的,初学用那些杨木琴吧。”

元宝宝皱眉,这人怎么说话没礼貌的——不过她自己本身也不怎么喜欢弹琴。

身旁唐月嫣突然伸手,轻轻摸着琴弦,“焦木琴又叫知音琴,音色低沉,讲究的是以琴交友,适合雅客文人用。杨木琴就不同啦,声音轻佻又浮夸,更适合某些……高手。”

元宝宝抿嘴……唐月嫣脾气可娇贵了,骄娇二气并重,平日都没人敢惹她的。不过话说回来,她也不会主动惹别人,但是谁要是惹到她头上,那就完蛋了,这跟她皇娘丽妃一模一样的!

在中庭买琴的除了元宝宝她们和窑姐之外,还有一些进来凑热闹的,或者想买琴的路人,以及其他几个书院的学生。

皇城谁不认识唐月嫣啊,人家是七公主,貌美又尊贵,而且的确是那窑姐挑衅在先,说出去狠话了,就要预料到别人用更狠的话回你。

那窑姐双眉一挑,盯着月嫣看。

唐月嫣会怕她,淡淡一笑,拉着元宝宝,道,“宝宝,我们去看别的琴。”

那窑姐冷笑了一声,心说你也知道怕。

元宝宝傻呵呵被唐月嫣拉到一旁,看另一张琴,就听唐月嫣不紧不慢地说,“刚才真是瞎了眼了看上那么张琴。”

元宝宝不太明白,“嗯?”

“你想啊,我和那种人一个品味,说出去多丢人啊。”唐月嫣撅着嘴,她本来就长得娇俏,这样娇嗔的样子看得不少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男客都心动不已。

“要是传出去,我皇娘该骂我了。”唐月嫣装着天真说的却是狠话,“唉,平日我穿件衣服俗气点皇娘还说我呢,女孩儿什么最重要?名声么!有钱难买个干干净净。”

元宝宝再单纯都知道唐月嫣指桑骂槐含沙射影说那窑姐呢。她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说自己身份尊贵皇家公主,怎么能跟那些卖身的窑姐一个眼光,还顺便骂了那窑姐不干不净不要脸,给爹娘丢人。

元宝宝无奈——她自己出身富贵,不过心底比较淳朴,知道那些下人丫鬟也不容易,窑姐更加了,谁不想跟月嫣似的万千宠爱集一身?有些人沦落风尘大多是不情愿的么,自甘堕落的也大多有凄惨原因,话说得好重呀,那窑姐心里该多难受。

而此时再看那窑姐,就见她脸色煞白,斜着眼睛看着一边挑琴,还一脸单纯若无其事的唐月嫣。

这时候,楼上唐月茹和夏敏拿着琴谱下来了。

她俩没听到刚才的对话,见月嫣挑琴呢,月茹就问,“嫣儿啊,挑到中意的没?”

“还没。”月嫣撒娇,“皇姐你帮我挑张好的。”

唐月茹点头下来。

这时候,门口唐星治等人也到了。

星治和胡开抬着白晓月的轮椅下了马车,推着她进门。

岑勉早就看到从楼上袅袅婷婷走下来的唐月茹了,心情就紧张了起来。

石明亮拍拍他肩膀,示意他——淡定啊!

“哥,你们怎么来啦?”唐月嫣看到唐星治了,就从元宝宝身后走了出来,叫唐星治。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窑姐突然顺手操起了桌上的一个砚台,对着她就扔了过去。

可偏偏那么巧,唐月茹正好从楼上下来,就听到一股恶风,吓了她一跳也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听到有人大喊,“小心啊!”

众人一惊。

唐月茹就感觉有人扑向自己,然后摔倒……她倒是没怎么摔着,因为摔在一个人怀里了。

场面一阵乱,又听到“嘭”一声。

“哎呀!”在唐月茹身后下来的夏敏看得真切,喊起来,“小王爷!”

原来,刚才那窑姐一砚台眼看要砸中唐月茹了,岑勉飞身就扑过去给她挡,被砸中之后不小心带倒了唐月茹,他赶忙那自己做肉垫。

夏敏下楼扶岑勉。

月茹这会儿也回过神来了,回头看,就见岑勉躺在楼梯上,一手小心扶着她胳膊,一手揉着脑袋还问她,“你摔着没?“

月茹盯着他看了良久,惊呼了一声,“哎呀!快找郎中来。”

原来岑勉刚才被砚台砸中了脑侧,半边脸都是血。

月茹吓坏了,伸手掏了手帕给他按着伤口。

唐星治赶紧喊人。

晓月也吓坏了,楼里一团乱,胡开一指那窑姐,“你干什么啊?!”边对傻了眼的琴行伙计说,“还不抓她去见官!“

“没事没事。”岑勉捂着脑袋坐起来,边扶着月茹,顺便看她受伤没,“不是很痛。”

夏敏和石明亮都会医术,一起给他看。

“伤口是不太大,不过伤得也不轻啊。”石明亮拿了月茹递过来的帕子给他按着。

“郎中来啦!”葛范去对面回春堂找来了老郎中,赶紧给石明亮处理伤口。

月茹坐在一旁拿帕子给他擦血,一双好看的眼睛里水雾蒙蒙、眼泪汪汪的。

岑勉哪儿还知道疼啊,盯着眼前一脸心疼的唐月茹,他没看错!月茹是心疼他呢。

晓月心中也纳闷,怎么搞成这样?再看唐月嫣,就见她低头看着脚边一个带血的砚台,脸上没什么表情。

“你们放手,我是错手,我要砸的是她!”那窑姐被几个伙计抓了要送去见官,就挣扎起来,指着唐月嫣,“你是公主了不起么?你靠自己双手挣过一碗饭吃么?我不偷不抢,轮到你来说我干不干净?我娘早死了,你有娘你命好,神气什么?”

唐月嫣依旧不说话,低头看着地上一滩血。

唐星治左右瞧了瞧,心说怎么这窑姐刚才一砚台是要砸月嫣的?

眼看着事情越闹越大,人也越围越多。

晓月就听身后有人说话,“哎呀,这么大动静?”

晓月愣了愣,猛回头,就见这次背后灵不是程子谦,而是索罗定。

“诶?”晓月又惊又喜,“你怎么……”

索罗定摸了摸下巴,指了指岑勉,“我经过门口听到动静,怎么了那小子一脸血?”

晓月心情可好了,索罗定说路过而已,这里又不去军营,摆明是来找自己的。将刚才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索罗定点了点头,“哦……”

眼看着外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那窑姐显然被刚才唐月嫣几句话狠狠羞辱了,士可杀不可辱么,她估计被戳到了痛处,挣扎得特别激烈。

不少人也对她有些同情。

唐星治看了看胡开,那意思——这女人疯疯癫癫的,要不然报官?

胡开又看了看石明亮,石明亮摇摇头,那意思——别闹大了,万一传到皇宫,星治又该挨打了。

众人正纠结,就听岑勉说话,“算了算了,反正也没砸着人。”

众人愣了愣,无语。

唐月茹被他气乐了,“你不是人啊!”

岑勉想了想,也对,就笑道,“我是男人么,没事,砸中脸也是小事,你们姑娘都没事几行了,别吵了,伤和气。”

说话间,郎中给他处理好了,脸上的血也擦干净了。

岑勉头上包了一圈白纱布,站起来,对那两个押着窑姐的伙计说,“放手放手。”

几个伙计面面相觑,不过还是放了手,刚才都听夏敏叫了——这是小王爷。

岑勉看了看那窑姐,道,“赶紧回去吧。”

见那窑姐还咬着牙。

岑勉对她道,“她年纪小不懂事,你别当真了,赶紧回去吧。”

窑姐此时脾气看来也缓过来了,又看了一眼岑勉,转身走了。

众人松了口气。

晓月看了看索罗定。

索罗定摸着下巴——这娃真是没脾气啊,桂王那么霸气,怎么教出来这么个纯良的儿子来?

“都没事了没事了啊。”葛范赶紧疏散人群,顺便给了店里伙计些银子,让他们找人清理一下,顺便赔了那砸碎的砚台,边嘱咐不要到处乱说。

伙计自然识做。

唐月茹还是担心岑勉的伤势,刚想说让他回去休息,却见唐月嫣走上来。

岑勉见月嫣走到自己面前,脸板着,一脸的不高兴,也有些纳闷,心说刚才莫不是吓着了?

“谁让你说那些话的?你才年纪小不懂事呢,用得着你替我道歉?!”说着,唐月嫣推了岑勉一把。

岑勉自然没被她推倒,不过往后退了一步,捂着脑袋一脸茫然地看她,样子看着挺傻气。

“月嫣!”唐星治觉得不像话,拉住唐月嫣,“你闹够了啊,多亏了岑勉帮你解围,你也不看看什么地方,大庭广众的跟个窑姐吵架,你是公主你知不知道?”

唐月嫣回头狠狠瞪唐星治,“你替外人骂我?”

唐星治张了张嘴,“那个……哥不是怕你出事么。”

唐月嫣转身走了,她倒是没哭鼻子,脸上很是凶悍。

唐星治左右看了看,一眼看到了白晓月身后的索罗定。

晓月赶紧对他摆手,“你快追着去吧,她一个人跑了别出什么事。”

唐星治无奈,跺跺脚追妹子去了。

葛范和胡开对视了一眼,无语问苍天,这叫什么事儿。

石明亮倒是抱着那把黑焦琴问掌柜的,“多少银子啊这琴?”

夏敏瞪他,“你还有心思买琴?”

石明亮一脸认真,“本来就是陪岑勉来买琴的么,这琴好啊!意义非凡!”说着,对岑勉挑挑眉,“哦?”

岑勉有些不好意思……这琴,的确意义非凡。

索罗定胳膊肘靠在晓月的轮椅背上,笑道,“出乎预料的顺利啊。”

晓月回头看他,问,“你见好五皇子啦?他没有为难你?”

索罗定嘴角撇了撇,“你也忒看得起他了。”

“喂,索罗定。”胡开到他身边,“唐星宇找你干嘛?”

索罗定望天想了想,“没干嘛,就喝了壶茶。”

索罗定说的是实话,胡开却心里毛了,“他找你喝茶?你是不是有什么隐瞒没说?”

索罗定一乐,“你去问问子谦或者白晓风呗,他俩全程在外边听着。”

“这样啊……”胡开似乎放心了点,又问,“你不回变节吧?”

索罗定笑了,“变节?”

“呐,好歹一个书院的还共过患难,你不回不帮星治帮星宇吧?”葛范也上来帮着说话。

索罗定笑得痞气,点头,“唐星宇么,是糊不上墙,老子不怎么待见。”

石明亮在一旁点头,胡开和葛范松了口气。

“不过么。”索罗定一手一个搭住肩膀,看了看胡开又看了看葛范,“爷什么时候跟你们上过一条船?”

三人一愣,瞧着索罗定。

索罗定放开手,抱着胳膊,“还不赶紧进宫救人?皇后娘娘估计等着唐星治呢,回去后他和唐月嫣估计都得挨罚。”

胡开一惊,赶紧就要往外跑,但想了想觉得不对头又跑回来,“可如果皇后娘娘真要打人我也没辙。”

“蠢啊你。”索罗定一脚将他踹出去,“去求皇上呗。”

胡开被踹出去,揉着屁股就跑了。

门口围观的人不少看到索罗定踹胡开出门,又看到三公主扶着受伤的岑勉出门,还有伙计拿着擦地的帕子走出来,好家伙,满手的血啊!

晚饭的时候,八卦就又传开了,说是索罗定大闹琴行。

“索罗定这个粗人去琴行干什么啊?”

“谁知道啊,据说还调戏了个窑姐嘞。”

“真过分啊!”

“那窑姐用砚台砸他,差点砸到三公主!”

“妈呀,三公主不会受伤了吧?”

“才没有呢,那个小王爷岑勉可英勇了,飞身给三公主挡了一砚台,据说砸成重伤了。”

“人这么好啊?”

“岂止,还没追究那窑姐的责任,替索罗定跟她道歉呢,说他是个粗人,让窑姐别见怪。”

“哎呀,岑勉人真好啊?”

“可不是,七公主都被吓跑了,六皇子追去了,索罗定发脾气,还把胡开小王爷从琴行踹了出来呢!”

“要死!”

“伙计擦地的时候,那一帕子血啊,索罗定这个蛮子真造孽!”

“就是啊,太讨人嫌了!”

……

晓风书院,索罗定的大院子里。

子廉架起个炉子煮火锅,几个士兵在一旁搭个烧烤的架子,貌似今天又抓了不少野味。

索罗定盘腿坐在院子中间的座位上,拿着根肉骨头逗俊俊。

程子谦翻看着今天的八卦,边不无感慨地表示,“老索啊,你真行啊,就是出去走了一圈,所有骚乱都是你挑起的。”

索罗定撇嘴。

“索将军,你要不要澄清一下啊,这么无辜被屈明明不关你的事!”岑勉十分不好意思。

索罗定一摆手,“哎,又不是第一天,管他那么多呢。”

“可世人误会你,都拿你当恶人啊!”岑勉抱不平,“你又没干什么?”

“也没什么不好啊,去吃饭都不用抢座位,看到我都自动弹开,走路不知道多宽敞。”说完,索罗定将肉骨头给了俊俊,跳下石桌跟手下一起烤肉。

程子谦抱着卷宗问一旁正翻图谱的白晓月,“老索又被冤枉了,不心疼啊?”

白晓月瞄了他一眼,“明知故问。”

程子谦笑得欠揍。

晓月叹气,索罗定被冤枉她自然心疼的,但是又觉得不喜欢索罗定的人越多越好,特别是女人,那就没人来抢了!

……

掌灯的时候,火锅和烧烤都可以吃了,书院众人都被香味吸引过来了,一起坐着吃饭。

这时候,门口唐星治蔫头耷脑地进来了,身边胡开拿着个软垫子。

“怎么?挨揍了?”白晓风见唐星治捂着屁股,有些无奈,皇后娘娘也实在是太严。

“月嫣呢?”月茹捧着碗,问唐星治。

星治叹了口气,“被她皇娘扇了一嘴巴,在屋子里哭呢,说不吃饭了。”

众人暗暗吐舌头,丽妃不愧是丽妃啊,下手也不软,一个被扇嘴巴一个被揍屁股,唉,其实皇家的子女有时候还不如普通人家的。

“月嫣中午饭就没吃,这回又不吃晚饭了,还哭,别弄病了。”月茹担心。

“是啊,她要么不病,要病起来咳得昏天黑地的。”夏敏皱眉,对唐星治道,“你给她送点吃的去呗。”

唐星治刚刚坐下,疼得直吸气,“我自个儿都自身难保了,你们给她送去呗。”

夏敏看了看元宝宝,元宝宝看了看石明亮,最后众人看白晓风。

白晓风优雅地喝着酒,见众人看自己,就对一旁帮晓月涮羊肉的索罗定,“你去吧。”

“哇……”不止索罗定,众人都忍不住哇了一嗓子,“月嫣该更吃不下东西了。”

“还是我去吧。”元宝宝给弄了碗热汤,又弄了两个鸡翅膀,跑去找唐月嫣了。

没一会儿,哭丧着脸回来了,“月嫣发好大的脾气啊,汤都被她洒了,幸好我跑得快,不然鸡翅膀就砸我身上了。”

众人也无奈。

“这么大脾气?”索罗定问一旁叼着鸡腿奋笔疾书的程子谦。

“嗯,七公主不怎么发脾气,不过一旦发起脾气来那根本收不住啊,最好的法子就是听之任之,等她心情好之前,全部避开她走!”子谦啧啧摇头。

众人也都过来人似的点头。

索罗定摇头——这脾气谁受得了啊,真心该嫁不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