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子谦手稿NO25】

小说: 晓风书院的八卦事 作者: 耳雅 更新时间:2015-01-24 04:32:11 字数:4655 阅读进度:25/44

索罗定加白晓风这组合估计挺少见的,往街上一走,难免引起路人的围观和猜测。

白晓风走路带风,斯文又不失潇洒,索罗定走路也带风,毕竟是戎马出生,走路自然不会拖泥带水吊儿郎当,只是尽管腰骨笔挺,但还是有些懒洋洋玩世不恭的感觉。

不过……

两边楼上,一堆一堆感慨白晓风真是丰神俊朗的姑娘里,总有那么一两个盯着索罗定走神……总觉得他一举手一投足,有一种白晓风身上没有的东西,一种只属于索罗定的气度。

索罗定自然不知道他这个皇城著名的流氓在街上走一圈,已经有姑娘脸红心跳了,他只顾着打哈欠。

眼看快到王煦住的那家客栈了,索罗定纳闷问白晓风,“你准备怎么做?”

白晓风微微一笑,“正巧路过一下。”

索罗定嘴角抽了一下。

于是,白晓风“碰巧路过”了正赌得热闹的茶楼,“顺便”下了大注赌石明亮必考第一,还很不经意地问了一句,“王煦是谁?”,然后,和索罗定上对过酒楼喝酒去了。

这下子,整条东华街可就轰动了。

白晓风花重金买了石明亮,说他必定高中,还表示没听说过王煦。

这八卦一传十十传百,各地的赌局纷纷发生了变化,石明亮的赔率排名一下子就窜上第一位去了,倒是王煦,开始有人质疑这个究竟是什么人?会不会是沽名钓誉的?

索罗定喝着小酒,有些不解地看着对面悠然自得的白晓风,“你不怕石明亮考砸了,那你可一世英名扫地。”

白晓风微微一耸肩,“石明亮是真才实学,先不论为人处世,起码考试,我不觉得有人能考过他。”

索罗定见他说得淡定,总觉得其中有什么阴谋。

等两人吃饱喝足了,流言也差不多开始变味儿了,从白晓风不认识王煦,变成了白晓风对王煦不屑一顾。

索罗定拿着根牙签剔着牙,白晓风问他,“吃饱了么?”

“饱了。”索罗定点点头。

“那好,回去了。”白晓风付了钱,转身回晓风书院,索罗定仰着脸算了算——合着出来蹭了顿饭?貌似别的什么都没干。

两人回了书院之后,白晓风一闪没了踪影,索罗定就被众人围上了,纷纷问他白夫子干什么了。

索罗定想了半天,除了吃饭和赌钱,真没干正经事。

程子谦盯着索罗定非说他卖关子,烦得索罗定眯回房间里抄书了,心说反正吃饱喝足了,把书抄完赶紧睡觉吧。

……

索罗定难得认真了一会,正抄得带劲呢,就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

“谁啊?”索罗定心说要是程子谦,就拿砚台飞他。

门口没人回话,不过房门却被轻轻推开了一点点,白晓月探头进来,手里拿着个汤盅。

索罗定对她招招手,晓月进门,顺手关上房门,跑到桌边。

索罗定瞧她,“丫头,来八卦?你哥真没干啥,就吃了个饭。”

晓月斜他一眼,将汤盅往他眼前一放。

索罗定打开,一阵香气扑鼻,就见是清炖甲鱼汤,里边几块肥肥美美的甲鱼肉。

“大娘炖的水鱼汤,赏你的。”晓月边说,边拨弄着笔筒里几根毛笔。

索罗定好笑,“这么好?石明亮吃完了?”

“没哦,他人都不在。”晓月气闷。

索罗定皱眉,“转眼就考试了,人去哪儿了?”

晓月摇摇头,“汤还在蒸笼里呢,胡开他们都说他出去后就没回来过。”

索罗定拿着勺子舀汤喝,挑眉,“哇,鲜啊!”

晓月眨眨眼,索罗定给她勺子,“吃不吃?”

晓月笑嘻嘻接了勺子正想吃,就听到外边敲门的声音。

“谁啊?”索罗定心说今晚这么多人?要是程子谦就用汤盅盖子飞他。

门外人似乎沉默了片刻,开口,“是我。”

……

索罗定一愣,和晓月对视了一眼——这声音是石明亮?!

索罗定就纳闷了——这书生找自己来干嘛?

晓月放下勺子,躲进了一旁的屏风后边。

索罗定更纳闷,看她——你躲什么?

晓月对他“嘘”,边指指门口,示意——赶紧让人进来啊!

索罗定望天,说了句,“进来吧。”

随后,房门打开,石明亮走了进来,关上门,到索罗定对面。

索罗定叼着勺子问他,“吃饭没?”

石明亮显然没胃口,坐着问他,“我刚才在街上,听说白夫子落重注买我一定考第一,有没有这回事?”

“有啊。”索罗定点头。

“他还说,若是我考不到第一,他把晓风书院的招牌都拆了?”石明亮追问。

索罗定嘴角抽了抽,心说,嗨呀!最近的八卦真是变化多端啊,白晓风哪儿有这么说。可是八卦这种东西向来有传言没出处的,估计现在满皇城的人都这么认为了,管你是真是假呢。

“唉,你管他那么多,去吃个饭睡觉吧,明天就考试了。”索罗定摆摆手,想打发他走。

“夫子真这么说?”石明亮皱眉,“那我万一考不到第一,岂不是害整个书院和夫子被人笑?”

索罗定微微愣了愣,抬头看了石明亮一眼……心里则是咯噔了一下。

索罗定托着下巴心里暗笑了一声——好你个白晓风啊,这招用的,杀人不见血。

“唉,可不是么!”索罗定将笔放下,颇为认真地说,“不止白晓风,唐星治也放了话了!”

“什么?”石明亮一惊,“星治放什么话了?”

“他也不知道上街上哪儿转了一圈,听人说什么你铁定考不过个王煦,你也知道唐星治什么脾气,他火气一上来嘴没把门的,跟人说,什么王煦?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他兄弟石明亮才是第一才子,他日后要是继承大统你就是他的宰相,若是你考不过王煦,他连太子都不当了,连唐都不姓了。”

索罗定说完,唐星治抽了口冷气差点背过气去,“这……”

“不止,葛范把身家性命都赌在你身上了!”索罗定似乎还嫌不够,继续添油加醋,“你也知道他大少爷家财万贯,看你赔率竟然不如王煦,大少爷他拿出全部家产跟整个皇城的人赌你赢啊!”

石明亮嘴巴长得老大,“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索罗定拍了拍脸煞白的石明亮的肩膀,“我以前一直觉得你们几兄弟都是酒肉朋友,不过现在看看还真蛮讲义气啊,他俩说不想让你有包袱,都不跟你说在背后怎么撑你。我说万一他考不上呢?他们还说,不会,你从来不会让他们失望,是真材实料。啧……我还以为文人只会相轻。还有,刚才白晓月那丫头在外边听人说你怎么都考不过王煦,差点跟人打起来。”

“什么?”石明亮睁大了眼睛似乎觉得不可思议。

“那丫头说,晓风书院这回是第一次参加考试,他大哥既然推荐你去,就表示对你有信心,你的成绩关系到晓风书院的生死存亡,你一定会争气。”

石明亮静坐不语,“的确……我不能考砸。”

“那可不,这么多人撑你呢,我也看好你的。”索罗定说着,敲了敲汤盅,“白晓月今天跑了几条街特地去买回来的水鱼,书院几个丫头在院子里给你煲汤煲了一下午,这会儿还热呢,你赶紧去吃饱饱睡觉明天考个好成绩,要是考不上啊,什么功名利禄个人荣辱在其次,你想想你一次可对不起多少人!”

石明亮抬头看索罗定。

索罗定继续喝汤。

石明亮坐了一会儿,站起来,低着头出去了。

晓月见人走了,跑出来,伸手抢索罗定手里的汤盅,“不给你吃了!”

“喂?”索罗定赶紧搂住汤盅,“干嘛不给我吃?我都吃过了!里头有我口水!”

晓月瞪他,“你怎么这么说啊,他本来就紧张,你这么一说他明天考试手不抖才怪了……”

索罗定听到这儿,一乐,“我不这么说他手才抖呢。“

“什么意思?”晓月不明白,坐下看他。

“总之你一会儿去后院看看,如果他把水鱼都吃了,这次考试就□不离十了。”索罗定说着,边嘱咐,“你别忘了再跟他说,让他别紧张,书院所有人都相信他。”

晓月张大了嘴,“他晚上想不通了悬梁自尽怎么办?”

“啧。”索罗定嚼着水鱼撇嘴,“你大哥想的法子,对付才子,才子亲自出马应该万无一失。”

晓月将信将疑,等索罗定吃完了水鱼喝光了汤,拿着汤盅回厨房,正看到石明亮走出来,边走还边擦嘴呢。

两人打了个照面。

石明亮对晓月一礼,“晓月姑娘,多谢了。”

晓月点了点头,觉得石明亮似乎和之前有些不同,她拍了拍石明亮的肩头,将索罗定教的话说了一遍。

石明亮感激一笑,点头,“我一定不会让那么多人失望的。”

说完,走了。

晓月抱着胳膊,错觉么?那个自信到自负甚至傲慢无礼目空一切的石明亮,又回来了?

第二天,石明亮在唐星治等一班兄弟的护送下进了考场,考试顺利进行。

三天后,揭榜日到,白晓风突然接到传召,说皇上要见他。

晓月等人眼巴巴在书院门口等着去看榜的唐星治他们,石明亮倒是很淡定,在院子里喝茶看书。

“回来了!”晓月伸手一指远处跑来的唐星治。

一大群丫头都忍不住了,众人扒着门口就问,“第几名啊!”

唐星治边跑,身后胡开边喊,“第一名啊!第一名!”

……

“哇!”众人欢呼雀跃,小厮们跑出去放鞭炮

葛范喊人,“来啊,赶紧去醉仙居定位子,今天要庆祝!”

……

“这招还真的行得通啊。”索罗定抱着胳膊,跟身边奋笔疾书的程子谦感慨,“白晓风心里还真有普。”

“那是,人家好歹是皇朝第一大才子。”程子谦收笔,“他说石明亮有真才实学,那书生就差不了。”

这时候,白晓风也回来了,身后跟着两个公公,抬着一块匾,用黄色绸缎盖着,一看就是御赐的。

进了书院,外边围观的人早就里三层外三层了,都说晓风书院这次威风了,第一次考试就实打实得了个第一名。

跟随白晓风来的还有皇上身边的大太监。

大太监进屋就宣旨,其实也不是什么旨意,而是皇上鼓励和赞扬石明亮的一些话。貌似这份卷子皇上看过之后大加赞赏,称赞石明亮是不世之才,还说皇朝终于出了第二个白晓风,可喜可贺,于是亲自给他提了块匾——江南第一大才子,送来给石明亮挂在书房门口,还给了不少赏赐。

索罗定摸着下巴摇头,看了一旁抿着嘴坏笑的程子谦一眼,“皇上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这叫情趣,你也知道宫里多无聊。”程子谦说完,溜溜达达跑了。

当天,众人去醉仙居庆祝,平日斯斯文文的才子佳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索罗定混得太久了,喝酒划拳都学会了,疯癫到半夜。

玩得尽兴回到书院,一个小厮就给石明捎了个口信,说,“刚才有个书生来找你,听说你不在,就说他在客栈等你。”

石明亮原本挺好的心情,一下子低落了下去,叹口气,回自己屋了。

白晓风看了索罗定一眼,使了个眼色。

索罗定仰脸装作没看见,白晓风无语摇头。

索罗定原本想早早睡了,事不关己,不过偏偏喝酒多了,跑出来上茅房,正看见石明亮独自往外走。

索罗定皱眉……大半夜的一个人去?

想了半天,索罗定无奈,还是跟着去看看吧,别闹出人命来。刚跟到门口,就见身后一串尾巴。

索罗定回头看了一眼,程子谦首当其冲跟着自己来,倒是可以理解,身后还有胡开、唐星治、葛范。

索罗定就皱眉,“你们不困啊?大晚上一个两个眼睛都绿的。”

唐星治让他别出声,小心被石明亮发现,边小声告诉他,“夫子说,让我们跟去顺便拦住明亮,有好戏看。”

索罗定挑眉——果然白晓风有后招,算了,还是别去蹚浑水了,于是就想走。

不料胳膊被唐星治他们一帮人拽住,“你也去!”

索罗定皱眉,“干嘛我也要去?”

“一起去热闹么。”程子谦拽着索罗定的衣领子往前拽,“一会儿万一有什么幺蛾子,你撑住,我们先跑!”

索罗定望天——所以说跟书生什么的讲义气简直就是吃饱了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