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子谦手稿NO15】

小说: 晓风书院的八卦事 作者: 耳雅 更新时间:2015-01-24 04:32:05 字数:7475 阅读进度:15/44

“哒哒哒……哐……”

月黑风高,皇城街头万籁俱寂,打更的小王敲着竹板和铜锣,沿着东华街边打哈欠边走,这条路他都走了十来年了,就算闭着眼睛也能绕三圈。

他边打更,边打瞌睡……突然,“呼”一声,一个什么东西从他眼前闪过,白色的一团,像一块绸子。

小王就感觉随着那白花花的东西,有一阵阴风飘过,寒气森森从脚跟冒上来,冻得他一激灵,瞌睡也醒了。

抬眼望向前方,就见雾气昭昭的街道尽头,站着一个人。

月光下,白色的人形缓缓向前移动,可以清楚地看到,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

小王愣了愣,下意识地咽口唾沫,揉揉眼睛再看,前边的街道空了,左右再看看……没人!

“呼……”小王长出一口气,拍拍胸口,心说,还好还好,可能是晚上酒喝多了眼花。

强自镇定继续走,小王安慰自己——这条路小爷都走了十几年了,从来没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铁定是看错!

刚走了两步,就感觉肩头“啪”一下,什么东西按在了上面。

小王战战兢兢斜眼一看,是一只苍白瘦削的手……

瞬间,小王就觉得头皮发麻,身上凉了大半截。

这时,一个阴森森又略带些沙哑的女人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在哪里?他在哪儿……”

小王倒抽了口冷气,告诉自己镇定!鬼搭肩千万不能回头,一回头就吹灯拔蜡了。

小王念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就一个劲往前冲,但“呼”一阵风过,他手里的纸皮灯笼就“噗”一声……熄灭了。

四周围瞬间暗了下来,小王一着急就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急急忙忙摸火折子,手忙脚乱中“啪嗒”一声,火折子掉到了地上,咕噜噜滚向后方。

小王蹲下伸手去捡,一回头……就看到一双白色的布鞋,白色的裙摆在风中飘啊飘啊……

“娘喂……”小王一看这双脚就吓得尿裤子了,因为这脚不是站在地上的,而是悬浮在半空中的。

小王抹着眼泪哀求,“鬼娘娘饶命啊,我……我上有老下有小,一辈子没干过坏事……”

小王正哭诉,就感觉有东西靠近过来,下意识地一抬头……一张苍白的女人脸,一双布满血丝的死鱼眼就直勾勾盯着他,长长的黑发随风拂动,跟蛇似的。

小王一口气没上来……就在要晕没晕的当口,听那女鬼幽怨地问,“白晓风在哪儿?白晓风呢?我要他偿命……”

这位“女鬼”的尾音没来得及传到小王耳朵里,小王已经歇菜了,吓得昏了过去。

……

“阿嚏。”

晓风书院别院的卧房里。

索罗定翻了个身,一个喷嚏打出来,顺手抽了抽被子。这几天突然冷了起来,还总下雨,不知道军营里那群刚出生的小马冻着没有。

索罗定接着翻身,明天一早记得去给马厩添些干草。

“呀啊!鬼啊!”

索罗定睁开眼睛,这一声惨叫那叫一个响啊,不过听着也很远,不知道哪条街上传过来的。

索罗定打了个哈欠,毫无同情心地撇嘴,“怕鬼就别大半夜上街,叫魂啊。”

……

次日清晨,索罗定天不亮就起来了,跑去军营查看小马驹的情况,幸好马厩够暖和,士兵也看得紧。

带着几只能跑能跳的小马在马场溜了几圈,索罗定返回晓风书院,准备迎接新一天的无聊时光。

只不过……

刚走上东华街,就觉得不对头!

原本早市应该很忙碌,今日那些街坊摆了摊、开了铺却不见做买卖,一个两个聚集在一起嘀嘀咕咕,不知道说着什么。

其实街坊们几乎每天都会聚众八卦一下,只是平日脸上大多是很贱很贱的笑容,今日怎么这么严肃?

溜达进了书院,索罗定就看到厨房门口丫鬟小厮们也不干活了,都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真那么邪门啊?”

“小王亲口说的。”

“昨晚好多人都碰到了。”

“那么恐怖以后怎么出门啊!”

“会不会找到书院来?”

“没准!”

……

索罗定进厨房,就见灶台边没丫头干活,就一个白晓月,一手拿着个包子啃,一手拿着两根筷子,煮面呢。

“小夫子。”索罗定到了她身边。

“面好了。”晓月叼着包子快手快脚给他盛面。

索罗定见她似乎心事重重,接过面,问她,“出什么事了?”

晓月看了看外边的丫鬟们,将索罗定拉到一旁,小声说,“你没听说么?昨晚皇城闹鬼呢!”

索罗定呼噜呼噜吃着面,倒是也不吃惊,“我昨晚貌似听到有人喊有鬼了。”

“哈啊?!”晓月一惊。

声音稍微大了点,门口小厮们都好奇地望进来。

晓月压低声音,皱眉问索罗定“你听到什么了?”

索罗定想了想,“就喊了声‘有鬼啊’。”

“喊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具体时间地点,听声音距离大概多少,还有没有其他的声音?”

果然,身后程子谦适时地冒了出来,边问边刷刷记录,情绪高昂……

索罗定吃面喝汤,边鄙视地看着程子谦,“闹鬼怎么了?皇城三天两头都闹鬼。”

“这次不一样!”程子谦眯起眼睛,“据可靠消息,那个更夫撞到的女鬼在找白晓风,还说要他偿命!”

索罗定端着面碗倒是淡定,“白晓风杀伤力不小啊,人家是从八岁到八十岁通杀,他是从女人到女鬼通杀……”

程子谦眨眨眼,刷刷记录,“好描述!这个月的流行句应该就这句了!”

白晓月就拽着他肩膀摇来摇去,“不要乱写啊!说不定跟哥没关系!”

“唉……”

这时,就听到门外传来了叹气声。

众人回头看,是唐星治他们四个溜达进来了,叹气的是胡开。

“子谦夫子。”胡开对程子谦勾勾手,“我知道一条消息,保证你也没听过。”

子谦立刻跑过去,“什么消息?”

“咳咳。”胡开见众人都来了兴致,就慢悠悠问,“你们知道六怡楼么?”

众人都好笑,谁不知道,六怡楼是城里最大的一间窑馆,里头美女如云,什么样子的都有,是城中达官显贵喜欢去消遣的场所。不过在东华街这条都是才子佳人的街上,六怡楼却是禁语。

按理来说,文人骚客自古至今都是窑姐们的好朋友,无数的诗人词人文豪骚客写诗词赞颂过历史长河中数不清的风尘奇女子。可是这六怡楼却是和这帮书生才子不对付,全因楼里的姑娘讲究风骚,不像古诗词歌赋里头描述的那么高岭之花身不由己什么的……貌似人家姑娘们也不怎么待见文弱书生,更别提那些有脑没胸没脸蛋的才女了。

“跟六怡楼什么关系?”门口,夏敏和元宝宝也走了进来。

索罗定喝光面汤,看着满厨房的人就纳闷,平日没见你们都挤进厨房来,果然八卦之心人皆有之。

“两年前坠楼摔死的那个六怡楼花魁姚惜希,有印象么?”胡开接着问,一脸的讳莫如深。

“当然!”程子谦对这种事情记得贼牢,“姚惜希是六怡楼花魁也是皇城花魁,乃是名妓。当年她的死可谓轰动一时。而她的死因一直扑朔迷离,有说她是为情自杀;也有人说是接客的时候得罪了哪位性格暴戾的客人,被扔下楼了;还有人说她是因为担心年老色衰而自杀……总之众说纷纭。

索罗定将碗放下,回头,就看到白晓月不像众人似的那么好奇,而是微微蹙着眉头,有些担心。

抱着胳膊,索罗定接着听。

“你们知不知道,姚惜希的情人是谁?”胡开眯着眼睛。

“谁啊?”程子谦耳朵都竖起来了——这可是皇城十大未解之谜之一!

胡开看了看门外,压低声音,“我今早听父王说的,姚惜希那位情人,就是白夫子!”

……

胡开的话说出口,众人刷拉一下就沉默不语了,随后“哗”一声。

“怎么可能啊!”元宝宝捂着嘴摇头表示不相信。

石明亮和葛范也是一脸的惊讶。

唐星治皱着眉头看白晓月,夏敏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你胡说吧,怎么可能?”

“千真万确!”胡开见众人不信还来脾气了,“六怡楼其实是我舅爷的买卖,好些事情不对外说而已!话说当年白晓风可疼姚惜希了,还写了字画了画给她做定情物,姚惜希都藏着。不过后来白老丞相知道后大发雷霆,不准两人再交往……白夫子左右为难,偏偏这个时候姚惜希还拿着他送的字画当证据,要宣扬他们之间的关系……最后她就离奇地死了。”

“啊!”元宝宝捂着嘴,“该不会是……”

“你别听他胡说。”夏敏拽了元宝宝一把,“白夫子才不会看上那个什么姚惜希!”

“我骗你干嘛?”胡开一挑眉,“千真万确,我爹是什么人?能乱说这话?”

“根本不可能!“夏敏坚决摇头,”你别污蔑白夫子的人品!“

索罗定在后头听得莫名其妙,就问低头疯写的程子谦,“那个姚惜希什么人啊?”

程子谦望天,“你这个皇朝第一大流氓竟然不知道皇城第一名妓是谁,你流氓得太没有职业道德了!”

索罗定白了他一眼,好奇,“天下第一名妓,很漂亮吧?”

“嗯,的确挺漂亮的。”程子谦点头,“不过么,女人光脸蛋漂亮没有用,重要的还是风骚啊!姚惜希不止漂亮,身材还贼好,胸大腰细风情万种,舞跳得好声音还甜美又会撒娇,最红那会儿,谁想一亲芳泽,得拿樟木箱子抬着金子过去,到时候说不定还只能抓抓手什么的。”

索罗定越听越好奇,“这么牛!”

“那是!”程子谦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见过她跳舞,哎呀,那身材**的!”

“喂!”夏敏瞪了两人一眼,“说什么呢你们,没正没经,这里是书院,有辱斯文!”

程子谦和索罗定一起眨眨眼——显然没拿自己当斯文人。

“这么正个美女,和白晓风挺般配啊,有什么问题?”索罗定见众人面色凝重,就好奇。

“什么正啊,这女人出了名的狐狸精,人还是非!人品很差……”唐星治看了看白晓月,见她神色忧愁,就叹气,“可惜了白夫子的名誉就这么被玷污了。”

“哇……”索罗定好笑,“有没有那么严重啊,这种事情讲究你情我愿,男人不愿意女人又不能来硬,何况人还是个美女,怎么看白晓风都不是吃亏那个。”

“你胡说什么。”夏敏不乐意了,“白夫子声誉多重要,他这么斯文睿智,怎么可能看上那么世俗的一个女人。”

索罗定摸了摸鼻子,“别的我就不知道,不过斯文睿智基本没有大胸细腰有吸引力……”

话没说完,让程子谦踹了一脚,那意思——你别打岔,别玷污白夫子在他们心目中的光辉形象。

索罗定就纳闷了——这跟他光辉形象有一个铜板关系么?

“说不定没这事儿呢!”唐星治摆手,“大家别乱传了。”边说,边看着白晓月。

众人都注意到白晓月似乎不是太高兴,心事重重的。

夏敏过去挽着她,“晓月,你别往心里去,他们乱说的,白夫子是什么人大家都知道!”

晓月抬头看了看她,没出声。

这时,早课的银铃声响了起来,众人都匆匆赶往海棠斋。

索罗定顺手拿了根肉肠,边嚼边往外走,回头看一眼,白晓月依然一脸愁云,走在最后面。

“喂。”索罗定退后几步,问她,“干嘛愁眉苦脸的啊。”

晓月抬头看了看索罗定,皱眉,“你不懂。”

“不懂什么?”

“大哥……真的和姚惜希在一起过。”晓月小声说。

索罗定嚼着肉肠,“然后呢?”

“然后?”晓月仰起脸看他,“还有什么然后啊?这事情要闹大了,大哥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索罗定好笑,“为什么啊?那窑姐真是你大哥杀掉的?”

“当然不是啦!”晓月皱眉,“她死那会儿大哥正被我爹关禁闭呢。”

“那不是他杀的,你怕什么?”

“可是……”晓月撅个嘴,“大家会笑我大哥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女人。”

索罗定摸下巴点头,“我就说白晓风看不上书院里这些呢,原来他喜欢那个款式的啊,有眼光!”

晓月踹了他一脚,“叫你乱说!”

索罗定搓着小腿,看晓月。

“你想啊,我大哥这么多年给人的印象是什么?天之骄子、温润公子、气度不凡。”晓月道,“可是那个姚惜希呢,我也见过她的,真的不讨人喜欢,人也不聪明,而且还是窑姐,说她人尽可夫也不为过,怎么配得起我大哥。”

索罗定抱着胳膊,“你大哥自己中意,管他那么多,就算你大哥心血来潮去寻欢作乐又如何?又不犯罪。”

“怎么不影响啊。”晓月担心,“你不知道,我爹听说他和姚惜希在一起的时候多生气,大哥被关起来三天三夜不准吃饭让他思过,还是我给他偷偷送饭的。”

索罗定一挑眉,“看来没爹也是有好处的。”

晓月气闷,“最气人的是,我大哥不惜跟爹作对都要维护那个女人,但那个女人却准备跟人说他们在一起,还准备了好多证据要偷偷公开,准备彻底毁掉我大哥的名誉!大哥估计心都冷了,后来她离奇死了,大哥就再也没提起过她,这些年,我也没再见大哥对谁动心过。”

“那是,这么风骚的估计百年才出一个。”索罗定抱着胳膊,关心的重点显然和晓月说的不同。

“我担心事情如果传出去,大哥会成为全城乃至天下人的笑柄!”晓月道,“你也知道,别看平日那么多人吹捧大哥,那些女人迷恋我大哥迷得跟疯了似的,可同样好些人嫉妒他,巴不得他行差踏错抓住把柄好往死里踩。还有啊,好些跟夏敏似的姑娘,都觉得我大哥就该跟他们心里的白莲花似的无欲无求清冷孤傲,万一说他原来和那样一个女人有一段过去,她们还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索罗定掏着耳朵陪白晓月走了一路,“说来说去,你大哥到底为什么中意姚惜希,你知不知道?”

晓月摇摇头,“大哥没说过,不过好奇怪啊,两个完全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人为什么会走到一起呢。而且我觉得姚惜希并不怎么喜欢我大哥……真是气人啊,别人当宝她就当草。”

“也许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呢。”索罗定一笑。

晓月仰起脸看他,表示——不明白。

“白晓风大概被当月亮众星捧月捧得太累了,所以想到荷塘污泥里打个滚试试放肆的感觉。”索罗定无所谓地一撇嘴,“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除了跟你白头到老那一个,其他曾经或者未来喜欢过的人都是不该喜欢的。话说回来喜欢不喜欢这种事情很难讲对错,也有姑娘就是喜欢流氓的,那又怎么样?”

晓月脸上莫名红了红,小心地瞧了索罗定一眼。

“那你呢?”晓月小声问,“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索罗定想了想,一摸胸口,“起码这里要比我大!”

晓月狠狠踹了他一脚,“俗气!臭男人!”

众人进入海棠斋坐好,看了半个时辰的书后,白晓风进来了,依然是那么高贵优雅,还带着一点点慵懒。

索罗定打哈欠——还有多久下课啊?一会儿买些黄豆去喂小马。

虽然闹鬼的事已经满城风雨,但白晓风似乎并没受影响,没事儿人似的走进海棠斋,准备讲课。

就在他准备讲课之前,夏敏突然开口,“白夫子!”

白晓风看她,微微一挑眉,像是问——什么事。

元宝宝一个劲拽夏敏的袖子,那意思像是要阻止她说话。

唐月茹和唐月嫣都回头看夏敏,似乎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传说,白夫子曾经与六怡楼的姚惜希关系暧昧。”夏敏认真,“夫子澄清一下吧,以免被人误会。”

白晓风微微愣了愣,随即淡淡一笑,笑得要多云淡风轻就有多云淡风轻,慢条斯理开口,“不是误会。”

众人都一惊。

夏敏睁大了双眼看着白晓风。

索罗定掏耳朵——还不上课啊?今天会不会拖堂?他心爱的小马驹啊!

胡开得意地一挑眉看唐星治,那意思——跟你说了是真的!

唐星治也忍不住问白晓风,“你真的跟姚惜希交往过?”

白晓风点点头,很坦然,“是啊,交往了一年……嗯,确切说是十一个月吧。”

“为什么啊?”石明亮好奇,“你看上她什么了?”

白晓风倒是还真的认真想了想,“现在就说不上来了,反正当时是看对眼了。”

“因为身材好?”胡开笑嘻嘻调侃。

白晓风很赞同地点点头,“的确很好!”

几个男生都跟着笑。

索罗定回头看白晓月,那意思——看吧!

白晓月气得用毛笔杆子戳他的脊梁骨。

夏敏的脸色渐渐难看了起来,低头捏着笔杆的手指头都发白了。

元宝宝在一旁拽她,让她别生气。

白晓月叹了口气,就知道这次事情大发了……

果然,晌午饭一过,整个皇城都炸开了锅,这消息传得人尽皆知,各种八卦手抄本,还有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当年白晓风和姚惜希的风流韵事,甚至春宫图都流传开来了,全城百姓男的跟过节似的,争先恐后骂白晓风是伪君子。

而那些以前迷死白晓风的姑娘们分成了两个阵营,一边就说看错白晓风了,没想到竟然这么虚伪,而另一边则是哭爹喊娘说白晓风被姚惜希骗了。

整个皇城处于混乱状态,程子谦被皇上急招进宫,详细解释这单可称之为建朝以来排名第一位的八卦事件。

……

下午,索罗定扛着两袋黄豆去军营,走了两步,回头看撅着嘴跟在身后的白晓月,“我去马厩喂马,你跟着来干嘛?”

“去看小马驹啊!”晓月嘟囔了一句,“我长那么大还没见过小马呢。”

索罗定撇嘴,这时候,路边经过几个人认出了二人,就开始指指点点。

索罗定耳力好……当然对方也没打算瞒着,耳力不好的白晓月也听得见。

“白晓月和索罗定啊!”

“哎呀,白晓风真是想不到。”

“平时装啊,原来也是个好色之徒!”

“就是啊,姚惜希啊!那是只鸡呀!”

“人尽可夫啊!”

“好低级!”

“你看白晓月会不会也喜欢上索罗定?”

“不会吧……”

“希望她千万别学她哥啊!”

……

晓月听得胸口堵得慌,就感觉有一千只小马驹奔腾而过,好想骂人。

索罗定见她瘪红了一张脸像是气性很大,就道,“哎呀,嘴长在别人身上,你管人家说什么。”

晓月不忿,“我哥明明什么都没干过,就算喜欢过一个不怎么样的女人,凭什么说他是伪君子!”

索罗定眨眨眼,伸手指指自己的鼻子,“你哥算不错了,享乐了一年才落个伪君子的小外号,我呢?老子守身如玉还被人叫了好几年流氓呢!”

一句话,刺溜就钻进晓月耳朵里去了。

索罗定见她忽然不难过了,就拍拍她肩膀,“这就对了么,管他们去,你大哥有钱有势有地位、要模样有模样要身量有身量还有本事,怕找不到媳妇儿么。”

说完,索罗定大摇大摆继续往前走。

晓月紧跟在身边,刚才索罗定说了什么安慰的话其实她一句都没听见,现在满脑子就四个字——守身如玉!

等到了军营,索罗定将黄豆洒进甘草里头喂小马。

晓月蹲在一旁看,早就当小马驹不存在了,满眼就是个守身如玉的索罗定,一万只守身如玉的小马驹从心中咆哮而过——守身如玉喔!晓月捧脸——笑得见牙不见眼。

索罗定被她笑得起了一身鸡皮——这姑娘刚才还愁眉苦脸,现在莫名就欢脱了……这情绪波动也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