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子谦手稿NO6】

小说: 晓风书院的八卦事 作者: 耳雅 更新时间:2015-01-24 04:32:00 字数:3915 阅读进度:6/44

天刚蒙蒙亮,白晓月就被一阵古怪的风声吵醒。

睁开眼睛,她将蒙着半个面的锦被稍稍拉下来一点点,侧耳听了听,的确像是风声——呼呼呼的,不过又好似不是平日能听到的东南西北风,那些风都是呜呜呜的。

仰起脸,晓月看着床顶的雕花琢磨这是什么声音,等她想明白之后,突然“嚯”地坐了起来。掀被下床,披了外衣,光着脚拖了鞋着急忙慌就往外跑。

出门的时候下台阶还丢了一只鞋,单脚蹦了两下回去勾住鞋,三两步跑到院门口……果然!声音是从隔壁的院子里传出来的。

白晓月跑到院门口往里望了一眼,立刻,嘴角微微翘起了一点点弧度,眼睛也眯眯地弯了起来。

隔壁是索罗定的院子。

此时天刚蒙蒙亮,院子里,索罗定手里轮着一杆长刀,正练功呢。

白晓月站在月形院门的后边,看着。

索罗定昨天成功制止了扰人清梦的琴声,饱饱睡了个好觉,一大早起来自然要舒展筋骨练练刀法,只可惜这小院子里施展不开,一会儿还要上早课,骑马只能等到傍晚了。

白晓月从来没见人真正练过功夫,她大哥偶尔也会练练剑,不过不及索罗定这种霸气的练法。

索罗定别看身材挺魁梧,但是身法极快,跟会飞似的,那刀挥得行云流水,比那些戏文里武生们摆姿势的打法可好看多了。

正看得专心呢,就听耳边有人问,“起这么早啊?怎么连头都不梳就跑出来?”

晓月一惊,回头一看发现是白晓风,立马一张脸通红。

白晓风倒是有些意外,看了看院子里正练功的索罗定,微微眯起眼睛回头打量自家妹子,“怎么了?”

“没啊……俊俊不见了,我找它来的。”白晓月瞎掰了一个借口。

白晓风盯着她看了半晌,伸手一指她身后。

晓月回头,就见爱犬就在身后跟着呢,还歪着头看她。

“哎呀,俊俊你在这里啊,找你半天。”晓月赶紧牵着狗就跑了,回去忙着梳头,想起来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白晓风见白晓月跑了,觉得有些有趣,他妹子从昨天开始就怪怪的。

院子里,索罗定自然听到门口兄妹两的对话,也没在意,继续练刀。白晓风看了一会儿,暗暗点头——索罗定不愧是王朝第一猛将,好功夫,好刀法,好气势。

直到练过了瘾,索罗定收刀,抬手将刀往旁边的刀架子上一扔,问门口,“你们兄妹俩起得挺早啊。”

白晓风就从院门外走进来,微微一笑,“索将军起得更早。”

索罗定一耸肩,“习惯了。”

白晓风也不见外,走到架子边,看索罗定那把长刀。

这刀外形和当年关二爷的青龙偃月刀有些接近,通体黑色,像是玄铁打造的。白晓风单手将刀拿起来掂量了一下,挥了一个圈——果然是好刀。

将刀放回架子上,白晓风回头,就见索罗定洗了脸,正抱着胳膊有些意外地看着他。

白晓风微微一笑,提醒他,“早课别迟到。”说完,慢悠悠走了。

索罗定看了一眼白晓风出院子的背影,淡淡一笑——原来这白晓风深藏不露,自己那把刀分量不轻,一般书生可能扛都未必能扛得起来,但白晓风轻轻松松单手拿起来还抡了个圈,这人根本就会功夫,只是外界应该不多人知道。

不过索罗定倒是觉得没什么,会功夫总比不会功夫好……不理会那么多,先吃早饭再说。

走出院子,远远就看到一个小丫头捧着一碟两个包子跑了过来,“索将军,早饭。”

索罗定看了看她,问,“包子什么馅儿的?”

“猪肉白菜的。”小丫头回答,战战兢兢的,“因为不知道将军想吃什么,所以和我们吃得一样的……”

索罗定似乎兴趣不大,那包子也忒小了,吃多少个才能饱,就问,“只有包子?”

“还有粥。”小丫鬟缩在一旁,心说这索罗定会不会发起火来一掌拍死自己啊?

索罗定嘴角抽了抽——粥更吃不饱了,要死!所以不能跟书生们住在一起,这不迟早得饿成人干儿。

“我出去吃吧。”索罗定背着手就要往外走。

“外头早点铺子都还没开呢,要走好远到集市才有吃的。”小丫头见索罗定没发脾气,就仗着胆子说,“要不然将军今天多吃几个包子,您要吃什么告诉我,明儿一早我让厨娘给你做。”

索罗定看着包子皱皱眉头,像是小朋友要吃的,嘟囔了一句,“我早上喜欢吃面,汤面,包子吃不饱,还干!”

“吃面啊……”小丫鬟让他的表情逗乐了,这人挺和气的啊,还挺可爱呢,就道,“我一会儿告诉厨娘,明早就有了。”

“嗯……”索罗定又看了看包子,道,“要不然你吃吧,我上厨房看看有没有别的。”

“将军想吃什么,我给你去拿吧?”

“有手有脚自己去就行了,说来说去多麻烦。”索罗定示意小丫鬟忙去吧不用理自己,就背着手溜达去厨房了。

小丫鬟觉得索罗定还挺好伺候的,以为大将军多挑剔呢,敢情早晨就吃面啊,还会自己去厨房找吃的,比那几个锦衣玉食的皇子好伺候多了。

低头看看盘子里两个包子,她自己吃一个,边往外走,在院门口看到了她家二小姐那条漂亮的细犬,小丫头就蹲下拿另外一个包子喂它,边笑嘻嘻逗它,“好吃吧?是索将军给你的呢。”

于是,天还没大亮,皇城迎来了今早的第一条八卦……

“听说了么?”

“哈啊?”街坊们打着哈欠。

“今早索罗定把厨房特意给他做的肉包子扔地上喂狗了。”

“作孽啊,这什么人啊!”

“啧。”

……

索罗定跑到厨房门口,心说跟厨娘说两句好话煮个面总行吧。

还没进门,就看到程子谦叼着个肉包子,整理着新写好的手稿慢悠悠走出来。子谦抬头看到索罗定了,拿下包子问他,“上这儿来干嘛?”

索罗定抱着胳膊,往厨房里张望,“厨娘在不在?”

“你来八卦啊?”程子谦郁闷摇头,“没用的,我问了好久了,厨娘也不知道白晓月的梦中情人是谁。”

索罗定有些无语地看他,“找厨娘当然要吃的,只有你才会找她要八卦。”

“她回去了喔。”程子谦一句话,恰似一盆冷水浇头。

索罗定一脸失望,“不是吧?擅离职守?”

“人家是厨娘又不是军营的伙夫,早中晚三餐来煮饭而已,平时还回家带孩子呢。”说完,程子谦继续叼着包子往外跑了。

索罗定叹了口气,考虑要不然还是吃包子去吧……正扫兴,从厨房里飘出了一股香味。

索罗定摸了摸鼻子,像是在煮牛肉面啊!

香味是从厨房里传出来的没错……索罗定快步走进去,就见灶台前,一个白色的身影正忙碌。

看身段似乎是白晓月,索罗定有些不明白,她不是千金小姐么,怎么还下厨?

这时,白晓月正将热腾腾的面从锅里捞出来,倒上牛肉浇头,还细心地放了葱花、花生米、蛋皮什么的。

索罗定就觉得肚子咕咕叫。

白晓月这会儿正好回头,一眼看到索罗定了,就很严肃地问,“你吃不吃面啊?”

索罗定一愣,看看身后,没人!就回头问,“我?”

“嗯……我突然想吃面,不过煮多了。”白晓月说着,捧着那蓝边大海碗,满满一碗香喷喷热腾腾的牛肉面,“你吃么?”

“吃。”索罗定心情大好,过去接了碗,就看到大碗边还有一个小碗,里面是清粥小菜。

索罗定看了看粥里头还有莲子和薏米,好奇,“这什么?”

“嗯……我做好牛肉面之后突然不想吃了。”白晓月捧着粥碗到一旁的桌边坐下,拿了几样清淡的小菜下粥吃。

索罗定看了看自己碗里的面,又看了看正拿着勺子银筷斯斯文文特讲究地喝粥的白晓月。

走到桌边坐下,索罗定突然问她,“面你特地给我做的啊?”

“咳咳……”白晓月被粥呛到了,边拍胸口边说,“做多了!”神情特认真。

索罗定笑着点头,“哦,做多了啊。”

也没多说别的,他呼噜噜一口面吃下去,拍桌子挑大拇指赞,“好吃!”

“那是,煮牛肉是大娘的招牌菜。”白晓月颇为得意地嘟囔了一句。

“是喔?火候很够啊,起码炖了几个时辰。”索罗定对牛肉还挺有研究。

“岂止啊,昨天炖了一天了,好牛肉来的。”

“你昨天就想吃面啊?”

“是啊!”白晓月坚决点头。

索罗定摇着头笑不停。

晓月边喝粥边瞟了他一眼,索罗定笑起来,从鼻翼边到嘴角两侧,会有两条淡淡的笑纹。

低头闷闷吃粥,晓月盯着粥碗,这时,就见一块牛肉夹过来放在碗里。

晓月抬头瞧。

索罗定已经风卷残云将面汤都喝了,放下面碗,单手靠着桌子歪头瞧她,“多谢。”

晓月抿着嘴摆摆手,“顺便。”

索罗了然地点头,“顺便哪。”

“别忘了磨墨。”晓月佯装很严厉地叮嘱。

索罗定边往外跑边点头,“遵命,小夫子!”

白晓月心满意足继续吃粥,边咬了一口牛肉——果然好吃!索罗定不说脏话不和自己对着干的时候,还挺好相处。

……

早课前,皇城的百姓基本也都开始忙碌了,上街买菜的,早起开工的,众人都听到了今日的第二单八卦——还是两个版本!

第一个版本是说,索罗定抢了白晓月的面吃。

第二个版本是说,白晓月起早给索罗定煮了一碗面吃。

一石激起三层浪,如果第一个版本是真的,那么索罗定竟然敢欺负白晓月,简直不可原谅!可如果第二个版本是真的,那索罗定更不可原谅了,谁不知道白晓月出了名的不好相处不好接近,竟然为索罗定洗手做羹?!别说煮面了,就算盛碗汤都是莫大的荣耀。

于是,大清早的,整个皇城的人都为这个问题纠结开了。

程子谦刚出书院大门,就被一个大内高手抓住,扛进了皇宫。

皇上认真叮嘱他,“千万要查清楚,究竟是白晓月给索罗定煮面,还是索罗定抢了白晓月的面,十万火急!”

“阿嚏……”

正认真磨墨的索罗定揉了揉鼻子——打第二个喷嚏了!昨天已经够倒霉,今天不会更倒霉吧?早上起来挺顺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