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子谦手稿NO1】

小说: 晓风书院的八卦事 作者: 耳雅 更新时间:2015-01-24 04:31:57 字数:3852 阅读进度:1/44

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响彻整条东华街。

东华街是皇城书香气最重的一条街,街道两边不是书院就是琴行、不是笔墨铺子就是丹青画坊,连酒楼客栈里都聚满了吟诗作对的才子佳人。

这一日,在东华街位置最好的一处大宅门前,好一阵喧哗,有新铺开张了。

邻街的三姑六婆都来围观,里三层外三层围的水泄不通,对面酒楼的二楼也挤满了人,伙计心惊胆战地拿竹竿撑着飘窗,生怕一会儿人太多塌下来。

什么事这么热闹?

再看人群里头,就见那气派的古宅门前,站着一位要多翩翩有多翩翩的白衣男子,拱手对围观的街坊们微微地行了圈礼,便引来尖叫声一片。

二楼围观的女子们直嚷嚷,“白晓风呀!”

身边几个男子酸溜溜,“还不就是人样?也没有多帅啊……”

话刚出口,四周围立刻投来杀气目光,姑娘们吼,“比你强多啦!不爱看就滚,别占着位置!”

所谓好男不跟女斗,几个书生败下阵来,灰溜溜遁走。

话说,这白晓风可是皇城最风流人物,话题多多。

首先,他是名门之后,父亲是宰相白木天,虽然已经归隐,但朝中一半以上的官员都是他的门生。

其次,白晓风本人又是状元郎,有当朝第一才子的美誉。

按理说,一个人光占了这有钱有才两条,已经可算是天之骄子了羡煞旁人了,可偏偏老天爷就是独宠他,还给了他一张帅绝皇城,靓绝天下的脸!再加上白晓风生就一副温文儒雅的性格,随和亲民的脾性,那一举手一投足潇洒俊逸,一回眸一微笑随时随地迷倒众生。以至于皇城内外上至八十老妪下到八岁女童,几乎各个都是他的拥趸,那是一呼百应的!

白晓风在当下,那就是女性的男神,男性的衰神,风头无两。

而关于白晓风的生活趣事,特别是关于他的择偶标准和风流韵事,更是坊间最热的谈资。

这一天之所以这么热闹,是因为白晓风这位无心做官的风头人物,突然心血来潮,在东华街开设了一家“晓风书院”。今日第一日揭牌开院,据说招生人数为十男十女,入院标准极高,学费也昂贵。

白晓风亲自授课,据说目前确定入院的人数已过半,不是皇亲国戚就是大富大贵,还剩下仅有的几个名额,报考难度也极大,要求乱高!

白晓风讲究宁缺毋滥,晓风书院不是有钱就能进的,人要的是精品教学。

一轮的鞭炮爆竹放完,简单的开院仪式也接近尾声了,白晓风抬起手臂,白色的衣袖考究的面料在皇城百姓热切的期盼下,不负众望地随风飘动了起来,露出一截手腕,引得围观众人又一阵狼嚎。

白晓风修长五指轻轻一扯红色的绸缎,柔滑的上好红绸顺着牌匾滑下,“晓风书院”四个字如龙似凤,苍劲有力,皇上御笔亲书,今早特地派人送过来的,讲不出的气派。

白晓风将绸子交给随从,优雅地整理了一下衣袖,对人群报以温和一笑,转身,进书院去了,只留下一个美美的背影还有一阵带着淡淡熏香的小风,以及围观人群的尖叫。

……

皇宫里。

原本早已经散朝了,但文武百官都不走,聚在金殿,下棋的下棋谈天的谈天,时不时都做同一个动作,就是往门口张望。

当今圣上斜靠在龙椅上,打着哈欠问小太监,“子谦还没来啊?”

小太监踮着脚往宫门外张望,就见远处一个人影急匆匆跑来,赶紧伸手指,“程大人来啦!”

原本懒哒哒的众臣立刻精神一震,抬头齐刷刷往门外望。

就见金殿前长长的白色大理石台阶上,一个年轻的赭衣官员正小跑着过来,他一手拿着叠卷宗,一手扶着官帽,样子颇有趣。

这官员二十多岁,斯斯文文白净面皮,名叫程子谦,是皇朝史官。

程子谦写得一手好字,与白晓风是同期的考生,当年也考得不错,皇上看重他写字速度飞快、人又细心,让他做了史官。

白晓风建立书院之后,请程子谦去上书法课,程子谦欣然答应,却被皇上半路劫了去,交代个任务——让他蹲点晓风书院,记录各种趣事,随时回来禀报。

……

“启奏皇上……”程子谦冲进来,滑行了一丈左右急刹住脚步,停在金殿中央,扶正了官帽正想行礼,皇帝一个劲摆手,“免了免了,怎么样啦?”

“呃……”程子谦翻了翻手里一叠厚厚的记录,“目前入院的人数有九个,四男五女,其他报考人数女生有三千个,三千选五,男的有两千多个,也在选,还有六个名额。”

“这么多人?”皇上摸着下巴,又问,“那五个入院的女生是什么人啊?有我家月茹和嫣儿没有?”

“有。”程子谦点点头,“三公主唐月茹和七公主唐月嫣都在入取名单里头。”

这唐月茹和唐月嫣,是皇朝仅有的两位公主。

三公主唐月茹并不是皇帝亲生的女儿,而是他侄女儿。

本朝皇位并非父传子,而是兄传弟,先皇早些年已过世,留下一个孤女,托付给皇弟,也就是当今圣上照顾。

皇上与他兄长感情深厚,向来视唐月茹为己出,掌上明珠一样爱惜不已。

唐月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十分的能干,还天生一副美人胚子,人称冰美人,脾气不怎么好琢磨。如果愣要说缺点,就是年岁稍稍大了些,今年二十五,一直暗恋白晓风,有十来年了。

而唐月嫣则是皇帝亲生的女儿了,还是最小的那个,宠爱有加。

唐月嫣今年刚刚十八岁,青春少艾,人也是极漂亮,还是皇上最宠爱,后宫最有势力的丽贵妃所出,人长得甜美又乖巧,皇上亲生儿子有五个,就这么一个亲生女儿,所以宠上天去。

唐月茹和唐月嫣虽然名分上是亲生姐妹,但实际上是堂姐妹,而且两人关系也不算太好,因为都喜欢白晓风,争风吃醋在所难免。

“皇上,您支持谁啊?”左丞相就问。

“嗯……”皇上有些为难,“这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说着,他问程子谦,“还有三个是谁啊?”

“回禀皇上,有一个可以排除,因为她是白晓风的胞妹白晓月。”

“哦……”朝中文武一起点头,各个眼冒精光,“就那个大美人白晓月是不是?”

程子谦干笑,“是啊是啊。”

“哎呀,这白晓月平日可不怎么出来的,这次也在书院?”群臣边询问,边吩咐手下赶紧回家看看,自家儿子报考了书院没有。

程子谦望天,“那两千多个男的就是冲着白晓月去的,名额有限啊,白晓月他可熟,比白晓风还挑剔呢,而且性子很怪。”

“慢住!”皇上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我儿星治是不是也进书院去啦?”

程子谦翻了翻,“六皇子的确也进了。”

皇上摸着胡须微微皱眉,“先别说男生了,再说除了白晓月之外还俩姑娘是谁家的?“

“一个是元宝宝。”程子谦回答。

众臣都愣了愣,一起问,“元宝宝是谁?”

“哦,她是江南布王元柯的独生女,元柯是……”

还没等程子谦说完,皇上就忍不住撇嘴,“那个号称比朕还有钱的元柯么,原来是他啊。”

“元宝宝为了来晓风书院念书,在东华街还买了座宅子,当真阔绰。”程子谦翻他调查的资料,“据说那宅子要十几万两黄金呢。”

皇上按了按抽动的眼皮子,“他元柯有种把皇宫也买下来,下一个!”

“下一个叫夏敏。”程子谦回答,“那位大才女。”

“夏衣志的女儿是不是?”满朝文武都认识,夏衣志是大文豪,他女儿夏敏满腹学识,前年考试破例让她参加,中了状元,比一班男人考得都好,是天朝第一女才子。

“这个感觉和白晓风挺配的啊。”皇上摸着下巴,“你看吧,第一才子配第一才女。”

“可据说夏敏长得不好看。”

“这样啊……”

这时,一个小太监跑了过来,手中拿着一张纸,“皇上,后宫娘娘们都挑好了。”

“我看看。”皇上接过那张画满了“正”字的宣纸研究半天,“哦?支持月嫣的比支持月茹的还多啊?”

“是啊,丽贵妃和皇后娘娘都支持嫣公主。”小太监小声说,“只有王贵妃支持三公主。”

皇上摸了摸下巴,到底不是亲生的啊,那几个妃嫔也讲究亲疏远近。丽贵妃和皇后娘娘是亲姐妹,两人都支持月嫣,后宫就基本都看好月嫣了!想罢,皇上拿了桌上的朱砂笔在唐月茹的名字后头划了个勾,“朕就说月茹行!”

群臣窃窃私语,程子谦赶紧记录——最新消息,皇上看好三公主,唐月茹拥有最强靠山!

“对了。”皇上就问,“除了我儿星治之外,还有三个男生是谁?”

“回禀皇上,一个是燕王之子,小王爷胡开。”程子谦回答,“一个是江南大才子石明亮,还有一个是船王之子葛范。

皇上愣了愣,“这胡开、石明亮还有葛范不是星治的把兄弟么?怎么都跑一个书院去了?好兄弟抢女人,这太没品了吧。”

身边的小太监小声告诉皇上,“是陪六皇子去的,帮忙的,不是竞争的!”

“嚯!”皇上挑眉,“那我儿岂不是胜算很大?”

“目前情况就是这样。”程子谦收拾了卷宗。

散朝后,文武百官拿着这第一手新鲜**的资讯回府八卦去了,皇上一个人回到书房,背着手转圈。

皇上心中有数,星治和月嫣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感情极好,不用问啊,星治铁定会帮着月嫣抢白晓风,那月茹不就没什么机会了?

作为一个爹,他是这样打算的,月茹毕竟年纪大了,这爱了十几年啊,万一被人抢走了,恐怕月茹要伤心一辈子,以后再找就困难了。月茹要是嫁不出去,他怎么对得起自己死去的皇兄?月嫣毕竟还小,以后有的是机会么!

想到这里,他心头微微一动,对小太监招招手,“你去军营,把索罗定给我叫来。”

小太监打了个哆嗦,“大……大将军索罗定?”

皇帝一挑眉,“还有第二个索罗定么?”

“是……是。”小太监腿打着哆嗦就跑了。

说起这位索罗定,那可是风头不逊于白晓风的,皇城另一大话题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