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013

小说: 我在通灵综艺直播吓人 作者: 艳扶 更新时间:2022-06-22 字数:4190 阅读进度:13/33

男主人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表现引起大家逆反心理了,西维尔进来时,他压着情绪对着对方点了点头。

男巫掀开斗篷的帽子,露出一张堪称漂亮的脸来。西维尔年龄看起来不过十七八,瞳孔是深金色的,隐隐有光辉流动,神秘非常。

阿琳娜又一次介绍完规则和任务后,静静走在一边。

西维尔坐在男孩对面,取出一面古朴精致的镜子,正对着汉森一家。

“你们,都看镜子。”

男巫声音有些小,语速很快,像在自言自语,很是没有威慑力。小男孩瞅了眼这位漂亮的小哥哥,乖乖照做。夫妻俩对视一眼,也都看向了镜子。

西维尔偷偷呼出口气。

他是重度社恐,根本不喜欢跟人类打交道,幸好大家很听话,否则他只能把他们的脸摁在镜子上。

两分钟后,他收起镜子,把镜面转向自己,看得很认真。

威尔询问:“请问您这是在?”

“看他们看到了什么。”

西维尔迅速补充:“你不要说话。”

威尔好脾气地比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几个呼吸后,西维尔抬起眼睛看向了小男孩,他精准说出了小男孩在床上溺水窒息的经历,还清楚形容出了床单上的人形水渍。

“你的年纪太小了,六岁前的记忆你自己都不记得,所以我也看不到。”

“但是你们的恶行我看到了,”西维尔看向夫妻二人,“你们做了错事,还试图掩盖,会遭受惩罚的。”

威尔震惊询问:“什么?”

“我看到了血,看到了虐杀,看到了被切割的血块,这对夫妻干了非常血腥的事情,值得最残忍的复仇。”

西维尔站起身,他把视线放在男孩身上:“缠着你的不是鬼,而是一种精怪,它被你的父母杀死,现在它回来了。”

“这个精怪能量非常强,可以说是我见过最强的。我无法看清它的样子,但我知道它是一种动物,来自深海。”

“因为你父母杀孽深重,血气太重,它难以报复,所以报复在你身上。”

西维尔说得很干脆:“准备葬礼吧。”

西维尔全程说话非常迅速,语速像在赛跑,根本不给人插话的机会,等汉森夫妻反应过来,男巫已经快步走离房间,阿琳娜都没叫住。

“……”

阿琳娜和威尔对视一眼,对如今情况有了判断。

——这对夫妻在信息上有非常大的隐瞒,这关乎到男孩的性命。

阿琳娜皱眉看向汉森家男主人:“事已至此,请问您有要补充的吗?”

“……”男人看了一眼自己年幼的儿子,骂了句脏话,没有说话。

片晌后,还是女主人先开了口:“孩子是无辜的,他什么都不知道,都是我们的错。”

她说到这已经哽咽起来:“我们夫妻俩以前条件很不好,当时捕捞业大火,我们就想着跟着大伙下海…”

男人见老婆开了口,恨恨淬了口唾沫:“别哭了,我来说。”

“那是三年前的一天,天气很好,我们俩带着儿子出海捕鱼,本来一切都很顺利,谁知在深海区遇到了暴风雨,大雨来得毫无预兆,我们的捕捞船很快就侧翻了,幸好我和妻子水性都很好,也提前给孩子套上了救生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海面恢复平静,我们一家坐在侧翻的船底等待救援,我们以为很快就能等到救援,结果等了两天一夜,救援队一直迟迟不来。”

“你们没经历过,你们根本不知道那种境地,举目四望全都是水,人类在海洋面前实在太渺小,我们又饿又困,却根本不敢睡觉,这时候…”

男人一咬牙:“这时候有只落单的海豚游到我们身边,它身上带了伤,应该是在大雨里被什么东西刮到了。”

“我们再不吃东西就会饿死了,我们也没办法,我们真的没有办法…”

阿琳娜有些不忍地侧了侧目,“可以了!”

威尔也一时没有说话,良久他轻声问:“你们有没有想过,那只海豚它是来救你们的…”

毕竟海豚救助海难人员的新闻比比皆是,它们是如此亲近人类。

房间里一时寂静无声。

【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理性上理解,感性上不齿。】

【所以夫妻俩其实早就知道是什么在报复他们了,所以才会对那些“井底动物、动物园动物”的判断直接否定!】

【无语了,直说会死吗?浪费时间。】

【对啊,这个直说又不会坐牢,毕竟是特殊情况。】

还是男人先开了口:“我知道直播间肯定有很多人在骂我,但你们没有经历过,那种情况下,大多数人都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

“孩子是无辜的,他那时候根本就没有记忆,他不应该被这么对待。”

阿琳娜轻声叹息,她忽然想起自己乖巧的小女儿,如果当时是自己在那个处境下,真的可以做得更好吗?

她沉默片刻,发现自己得不出结论。

此时第十位通灵师已经准备就绪,阿琳娜让自己从情绪中走出,郑重介绍起来:

“欢迎本场最后一位通灵师,商芙。”

镜头里,一位长相绝美的少女缓缓走来,她穿着深瑰色长裙,腰肢处用金线绣满了蔷薇,裙摆遍布符文暗纹,伴随着走动,符文光彩流转,神秘典雅。

不管是现场的几人还是直播间的观众都不免屏住呼吸,关注着少女的一举一动。

只见少女伸出手臂,在眼前小幅度挥了两下,像是把什么碍事的东西挥掉,又缓缓脱下白色蕾丝手套,放在桌子上。

动作很是优雅。

117有些小兴奋:“你是想让大家都被你的外表迷惑,然后背刺灵魂一波带走吗?”

商芙“哎”了声,有些得意地扬了扬下巴。

117简直要哭出声,宿主终于上道了,它已经麻溜儿喜欢起她来了!!

“很好,再接再厉!!!”

“是吧,我也觉得很好。”商芙面不改色地看向镜头,施施然露出一个微笑:“可是让我装到了。”

117:我就不该。

最起码不能。

一人一统对话声音很小,根本没人注意到。阿琳娜再次重复规则:“通灵师,您的任务是告诉我们小男孩身上发生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帮助小男孩摆脱困境。”

商芙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她坐在小男孩对面,仰着脸与空中的巨型生物对视了一眼。

本来无风无波的脸因为这一对视明显带了怒意,商芙忿忿一巴掌拍了过去:“一会儿跟你算账!”

全程关注商芙的人们纷纷露出精彩纷呈的表情。

威尔干巴巴:“您…这、这是?”

“揍它啊,看到墙角脱落的墙皮了吗?”商芙点了点右前方的角落,又指了指半空,“它干的。”

镜头赶忙扫到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本来提前打扫过的屋子角落此时已经堆了薄薄一层墙皮。

摄影师后背一麻。

直播间缓缓打出一排问号。

【???】【卧槽,所以刚刚是?】

【扇了精怪一巴掌?????】

【关注点不应该是屋子里有脏东西吗??】

【艹!!】

商芙才没心情管别人怎么想,她现在有些不高兴,而她不高兴就会成倍收房租。

男孩的家里也经常出现这种掉墙灰的情况,所以一看到这熟悉的场景就忍不住发起抖来,“它它跟来了!”

商芙垂眸看向抖成帕金森的小男孩,实话实说:“是啊,跟来了,眼睛还正贴着你脸呢。”

“”男孩哆嗦着往后仰,结果因为幅度太大,连人带椅子翻倒在地。

汉森夫妻急忙把孩子抱了起来,怒视商芙:“你在瞎说什么?”

“我可没瞎说。”商芙摸了摸正缓慢实体化的左手腕,看小男孩抖得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便伸手扣住了他的下巴。

汉森家男主人怒骂一声,当即就要上手。

威尔紧急拦下,“请不要打扰通灵师工作。”

商芙扣着男孩下巴左右晃了晃,随意开了个头:“你父亲经营过一座动物园,经营情况相当糟糕。”

下巴处的手指冰凉异常,小男孩的牙齿忍不住打颤:“是、是的…父亲觉得他可可以做好…”

“我理解他的自信,我也喜欢这种挑战的感觉。”

商芙:“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要经营这家动物园吗?”

这个父亲告诉过他,小男孩深吸一口气:“因为喜欢小动物。”

商芙挑起眉:“真可爱,爸爸说什么你都信。”

“”

“那他一定没告诉你他是怎么虐杀动物的吧。”

小男孩想着刚才父亲澄清的话,连忙摇了摇头,声音都大了不少:“不是的,您不知道原因,父亲他只是为了我们活命,是被逼无奈!”

“不,他是因为喜欢。”

听着商芙斩钉截铁的话,汉森夫妻面色一白。两人正要开口,就见女孩收回扣住男孩下巴的手,用安抚的目光看向他们,“不要急,马上就到你们了。”

这话听起来就像阎王爷收命,每个时辰有每个人的死法。

夫妻俩一时被女孩的话吓坏了。

片晌,男主人的脸色由白转黑:“瞎说什么,内情你清楚吗?这是一个父亲做出的牺牲!你懂什么?你不过就是个丫头片子!!”

商芙撇了撇嘴。

什么嘛,她明明就是让他们乖乖排队,既然这么着急交房租,那——

“爸爸是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色厉内荏?这样的男人就像臭虫,是会被当场拆穿踩死的,就比如现在。”

说完,商芙就在直播间哄笑声中把视线转回小男孩。

男人愣在原地。

只有他知道,商芙口中的爸爸,并不是自称。

她读取到了他三十年前的记忆。

这怎么可能??

男人惊恐地看向女孩,头顶和后背都冒起了层层冷汗,如果她真的能读取到这么细致这么久远的记忆,那么

男人如坠冰窖。

商芙一点眼神都没给男人,她托腮望着小男孩,再次投放起设问句:

“你每晚都会经历窒息和溺水,知道为什么吗?”

小男孩求助性地看向父亲,见父亲目光怔愣、母亲也魂不守舍的样子,他只好转回脑袋,闷闷道:“报复。”

“因为爸爸杀了那只海豚,所以它”

然而这话并未说完,就被商芙扣桌子的敲击声打断。

商芙眉目含笑: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

“这种鬼很乖的,从不搞父债子偿那一套。”

话音刚落,全场鸦雀无声。

男孩戛然而止,他有些茫然地看向商芙,“什什么?”

商芙没有把话重复第二遍。

“滴答、滴答、”

墙上的钟表按部就班地转着,在空前安静的房间里,它就像是什么东西的倒计时,又像催命声。

半分钟后,房间内众人的表情逐渐微妙起来。

他们脑海里全部循环着商芙刚才的那句话——

从不搞父债子偿那一套。

那是

谁债谁偿?

所有人心里同时出现一个荒诞又恐怖的猜想。因为第三轮海选时的预言,阿琳娜可以说是现场最信任商芙的人之一,她下意识后退一步,惊恐地看向小男孩。

男孩这时也逐渐明白过来商芙的意思,他慌张看了眼父母,又匆忙看向商芙:“我没有,我最喜欢海豚了,我怎么会害它们!”

商芙面色不变。

她再次仰起脸看向头顶的生物。

因为体型过于庞大,这头生物像被打断骨头折起身躯塞进狭小空间的孩子,痛苦哀鸣。但即便如此,它的眼睛依旧美得惊奇,像从海底两万米无人之境捧起的一抔水,剔透又纯净。

很漂亮的眼睛。

商芙伸出手,缓缓接住它砸下的一滴泪珠。

“我说是海豚了么?”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