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返家

小说: 我怎么就成灾星了 作者: 才不是妹控 更新时间:2020-11-23 06:12:27 字数:3014 阅读进度:239/303

楚月生和星兮白雪的回归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到现在也不知道星兮白雪的星舰到底长什么样,从头到尾,他都只是在星舰内部的某一些区域内活动,根本就没有机会去到外面的太空中,一睹星兮白雪的眷族大舰队的全貌。

等到舰队快要抵达火星的时候,星兮白雪就带着阿铁找上了他,告诉他前往传送室,他们等下要使用那里的传送装置直接传送到火星上面去。

星兮白雪找过来的时候,楚月生还在对着小家伙头疼。这个他们从绿色树海星球接回来的小丫头从理论上讲应该也是一位星幕女帝,而且身份也是经过了星兮白雪的确认。

序列26,代号『愚者』,正名星灵诺蕾。

26已经是一个相当靠后的排位了,这说明小家伙在没有沉睡之前,也是最后被加冕的女帝。因为星幕女帝的加冕机制只需要三位其他女帝的认可,并非当时参与者的星兮白雪并不了解星灵诺蕾这位三代女帝的本源能力。

以“存在者”星琉璃为起源,序列2到序列9全都出自第一眷族,被星琉璃亲自加冕,她们也被称为第一代星幕女帝。之后,第二代星幕女帝开始在第一代的眷族当中诞生,比如说星兮白雪自己,就是诞生自“征服者”星九耀的第二眷族,是经过星九耀的加冕成为星幕女帝的——嗯,那位同时也是楚月生的老妈,楚月生一直以为自己的老妈叫楚耀星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楚月生和星兮白雪还可以算的上是隔代的姐弟关系。不过现在的星兮白雪是重新复苏的,只是继承了曾经的那位星兮白雪的样貌、能力和知识,并不是同一个人,所以这种关系看看就好。

至于三代女帝,那就隔的更远了。而且从楚月生都混了个序列28就能看出来,三代女帝的数量其实也没有多少,甚至还没有二代多。

序列26,也就比楚月生高两位,除了一位就连星兮白雪都不知道代号的序列27之外,她已经是最靠后的序列了。

换句话说,这是星兮白雪在沉睡之前,星幕圣女一族加冕的最后一位女帝。

自打从培育舰中苏醒,这个小家伙就很黏一睁眼就见到的楚月生和星兮白雪。不管楚月生怎么解释,小家伙也还是很执着的称呼他为粑粑,然后一扭头就喊星兮白雪麻麻。

对此楚月生一个头两个大,他母胎单身到现在二十多年,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件请允悲的事情了,结果现在连对象都没有谈过就直接多了个外星人女儿,这谁顶得住啊。

有一说一,小诺蕾确实挺可爱的,尤其是一见到楚月生就吧唧吧唧跑过来抱着他的腿喊粑粑的样子,真的萌炸了。楚月生不止一次的在被抱腿的时候想着要是自己有这么一个闺女好像也不错,但是一看到旁边星兮白雪那意味不明的笑容,他就立马会产生一种自己这样好像会很不妙的感觉,然后再一次冷静下来,继续头疼怎么让小诺蕾把称呼改过来这个问题。

同样不对劲的还有星兮白雪,她根本就没有纠正小诺蕾的观念的想法,十分坦然的就接受了“麻麻”这个略显沉重的称呼,甚至还开始用孩子他爸这样亲昵的特定词来称呼楚月生,每一次都把楚月生撩拨得不要不要的。

要命,他现在本来就处于想对星兮白雪出手但又没那个胆子的阶段,说得难听点,就好像一只正在考虑着是不是应该伸出舌头去·舔天鹅身子的癞蛤蟆,结果星兮白雪跟他玩这种小暧昧的游戏,他属实有点招架不住。

要不是心中的理智告诉楚月生,他们其实才认识了几天而已,他和星兮白雪其实根本就不怎么熟,星兮白雪对他好并不是因为他的出色吸引了她,而是因为他是楚耀星的儿子,他说不定真的头脑一热就莽上去了。这种并非因为喜爱,而是掺杂了太多其他要素的感情,注定是不会得到幸福的。

如果是混熟了,星兮白雪对他的态度还没有变,他显然不会犹豫。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还是免了吧。

纠正星灵诺雷的称呼问题是一个长久的工程,反正楚月生现在并没有看到丝毫的希望。再又一次尝试无果之后,楚月生拿出了逗小诺蕾开心的玩具,开始和小诺蕾玩耍。

哪怕是星幕圣女族,哪怕是星幕女帝,很显然同样也需要有一个成长和觉醒的过程。楚月生不知道曾经的星灵诺雷是什么样子的人,但至少现在的小诺蕾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很喜欢坐在楚月生的怀里,让楚月生陪她一起看各种录像。

这完全就是在带孩子,而且还是女强人在外工作,丈夫在家当家庭煮夫的新型家庭模式。

当星兮白雪带着阿铁过来告诉楚月生他们该登陆火星的时候,楚月生正带着小诺蕾看一部大概可以概括为人类发展史的纪录片。也不知道星兮白雪的舰队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搜集来这些东西的,有好多内容简直就像是编故事一样离谱,和楚月生所学的历史有着很大的偏差,但是楚月生感觉,或许纪录片上所描述的才是历史的真相。毕竟,就算是楚月生也知道,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现在的人类以三大阵营为代表,在学校学习的历史也是经过三大阵营修饰和润色过的,难免会沾染上一些立于当权者的因素。有些明明很重要的东西,其实是被隐藏在了历史当中,已经不得见天日。

但是,纪录片中的人类历史,未免也太魔幻了一点。一个国家总共三亿多的人口,结果在两年内就有五千万人感染了一种传染病,然后政府还不采取强硬措施,继续放任民众聚会游乐,让病毒在人群中自由蔓延传播,却把一切希望都托付在由贪婪无厌的资本家掌握的医药企业那根本不确定能不能研究出来也不能保证效果的疫苗上?这种弱小无力的废物政府,要是放在当今这个时代,估计早就被推翻了吧。

看到星兮白雪和阿铁过来了,正好已经不想看古代的人类到底有多丢人的楚月生关掉了投影,架着小诺蕾的胳膊将她放在了地上,在她的耳边跟她说了一句“你看谁来了。”,然后就看着这个小家伙拖着自己绿色的长发像是一颗潜在水里的鱼·雷,闷着头摆着手一脑袋扎在了星兮白雪饱满且柔软的胸怀当中。

“麻麻~”小诺蕾搂着星兮白雪的脖子,开心的叫着。

星兮白雪立马露出了满脸的笑容,单手将小诺蕾抱了起来,搂在怀里。

“孩子他爸,火星到了,咱们该回家了。”

“诶,终于到了吗,我这就……呃,好像没什么可准备的。”楚月生从自己创造的沙发上站起来,很熟练的召唤出菜单,咔嚓一下将整个房间一键还原成了空白一片的长方体。

星兮白雪看着楚月生做完了这一切,然后就抱着小诺蕾转身走出了这间分配给楚月生居住了好几天的房间。楚月生跟了上去,她们直接来到了放置着传送装置的房间,然后通过传送装置来到了火星的表面。

因为已经有过了好几次传送的经历,楚月生对于传送过程中的空间交错感很快就适应下来。眼前一亮一暗,等到楚月生的眼前重新变得清晰时,他的眼前已经出现了自己所熟悉的景色——也就是自己家的大门口。

终于回来了啊……

明明只是离开了七天,楚月生却有种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的感觉。现在又一次看到自己的防止,楚月生的心中油然而生的那一股亲切感,别提有多强烈了。

就算在星兮白雪的旗舰上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甚至可以说是很方便,但家的意义依然是无法被取代的。

旁边的小诺蕾看到眼前的联排小别墅,还有透顶蔚蓝色的天空,发出了很可爱的“哇哦”声。对于新生的她来说,生命中的一切都还充满了新奇。

楚月生还在感慨着,突然脸色一变,扭头往后走了几步,摸索着宫子梦一直停车的地方。在看起来空无一物的地方,楚月生的手掌感受到了实感。隐形毕竟不是把东西完全变没,只是看不见而已,真要是去摸,还是摸得到的。

摸到了悬浮车,这也就意味着……

就在这个时候,楚月生家的大门从里面打开,一个楚月生之前从来没见过的,有着紫黑色短发戴着发带的女孩伸着懒腰打着哈欠,一步一晃的从自己的家里走了出来。

两个人对上了视线,这是师与徒的第一次见面。

没有一丝丝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