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灭口?(二更)

小说: 我在豪门当夫人 作者: 凤轻 更新时间:2020-09-16 14:35:06 字数:3308 阅读进度:234/340

傅夫人杀了那三个人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冷飒耳中,整个傅家自然也都知道了。不过也仅限于傅家后院,傅家当家夫人枪杀人了三个人的消息当然不能传到外面去,至少不能传得沸沸扬扬让那些八卦小报再添谈资。

“你早就知道你娘会这么干?”看到傅凤城毫不意外的神色,冷飒挑眉道。

傅凤城淡然道:“以她的性格和脑子,也想不出更好的解决的办法了。”

冷飒点点头道:“她以为那三个人知道些什么,你送他们过去是因为已经从他们口中知道了确切的消息?所以…只要人死了就死无对证了?她怎么不想想,万一你还留着两个呢?”

傅凤城道:“显然她没有夫人想得多,而且…就算她想了又能如何?”被困自己院子里的傅夫人什么都做不了。

傅夫人这些年能够过得随心所欲耀武扬威,是因为傅督军给了她这样的权力。而一旦傅督军将这些权力都收了回去,傅夫人也无能为力。

冷飒点点头,“说得也对。”

其实现在要对付傅夫人是很容易,或者应该说傅夫人已经掀不起任何的风浪了。

到了这个地步,哪怕傅凤城没有任何后续的证据,傅督军也不会让傅夫人再出来了。

“大少。”夏维安从外面快步进来低声道,“夫人又拨了那个电话。”

傅凤城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夏维安有些遗憾地道,“电话没打通,对方没有接。”对方显然是知道傅夫人目前的处境的,自然不会再接电话。

他们也派人去京城查了那电话归属,虽然现在还没有消息,但是夏维安并不怎么看好。跟夫人联系的人如果足够谨慎,就绝不会用自己家里或者工作地点的电话。

另一边傅夫人的书房里,原本整齐的书房里一片凌乱。

桌上地上到处都是甩出去的东西,就连摆在一边的电话机也被扔到了一边,电话绳挂着话筒垂在桌边慢悠悠地晃动着。

傅夫人脸色苍白神色憔悴,发丝凌乱,看上去仿佛一个神志不清的疯妇,哪里还有当初那个雍容优雅的贵妇人的模样?

她趴在桌上,手指无意识地挥动着,眼底满是惊慌茫然和愤怒。

突然手指在一堆杂物中碰到了一张纸条,傅夫人愣了一下。

自己的东西自己清楚,傅夫人记得她从来不会在书桌上乱放这种纸片的。随手将纸片抓了过来,入眼的纸片上只有一行字,“想活命就什么都别说,想想你儿子和女儿。”

傅夫人愣了愣,猛地坐起身来死死盯着眼前的纸片。

这是什么人什么时候放在她书房里的?

傅夫人对自己的书房看得十分要紧,平时除非有她在否则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入书房。

况且,早上她明明没有看到书桌上有这张纸条!

望着桌面上倾倒的东西,傅夫人有些茫然。

今天除了她没有人进过书房,所以这是…有人提前放在这里的,只是被放在了隐秘的角落,直到她刚刚掀翻了那些东西才看到?

到底是谁放的?!

“夫人。”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韩副官来了。”

“滚!”傅夫人抄起桌上的一个笔筒就砸向了大门。门外的人被吓了一跳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又轻轻敲了敲门,“夫人,韩副官说是奉了督军之命前来的,请夫人出来一见。”

傅夫人盯着桌上的纸片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她伸手将纸片折叠起来,放进了不远处的香炉里。

“知道了。”

傅家的生活并没有因为傅夫人杀人的事情受到什么影响,傅夫人依然被软禁在自己的院子里,傅家的大小事情都交给了大管家打理。只是傅家隐隐有传言说傅夫人疯了,碎嘴的佣人被大管家责罚了一通之后也没有人敢再传了。

身为傅夫人心腹的二管家也被督军派人带走了,如今郑缨身体不便冷飒没有兴趣也没有时间,于是便让二少夫人和三少夫人跟着协助处理。

只是这几天傅家的气氛着实太过怪异,二少夫人和三少夫人即便是得到了管家的权力也不敢随意放肆,都相当得低调。

二少夫人更是再三来请教冷飒,直到发现冷飒确实对这些不感兴趣方才作罢。

不仅如此,就连傅家的各位姨太太们,也没敢因为傅夫人的失势而出来蹦跶,傅家后院一时间竟然是空前的安静和谐。

转眼间就到了洪天赐的寿宴当天,这种场合傅督军自然是不会去的,洪天赐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于是傅凤城和冷飒便作为傅家的代表出席了,不仅如此就连傅钰城都回来了。

傅钰城是自己请假回来的,因为他收到了洪天赐单独送给他的请帖。

傅督军沉着脸看了他半晌,最终还是挥挥手随他去了。

回到傅家傅钰城先去见了傅夫人,出来之后才回了自己院子里去探望郑缨。郑缨有郑夫人照顾自然不用他操心,只是怀着八个多月身孕的郑缨自然也不能陪他去参加寿宴。最后不知道傅钰城怎么想的,竟然带上了宫思和作为女伴一起去。

冷飒很想知道那一刻郑缨是个什么表情,这种寿宴也不是非要带着女伴出席。比如傅凤城一开始压根就没打算带她,如果不是听说她要跟陈婉一起去说不定压根就没打算跟她说这件事。

两辆车在洪帮名下的大酒店门口停了下来,立刻就有人迎了上来。

洪帮不愧是雄踞南六省的势力之一,为了洪当家的寿辰以及洪帮帮主之位的交接,洪家提前好几天空出了整个酒店来准备这场宴会。

一整个五层楼的酒店里今天没有一个住店的客人,要不是来道贺的贵宾,要不就是洪帮的人。

“傅大少,傅四少,欢迎两位。”洪天赐今天穿着一身暗红色的长衫,显得神采奕奕丝毫不像是个年过古稀已经准备退休的模样。

洪天赐带着人亲自迎了上来,笑道,“还有大少夫人,这位是……”

傅钰城替宫思和介绍,“这是宫小姐。”

傅钰城也没介绍宫思和的身份,洪天赐显然也不在意,面不改色地笑道,“四位里面请,四位能大驾光临咱们洪帮当真是蓬荜生辉啊。”

傅钰城笑道:“洪老客气了,祝洪老福寿安康。”

“多谢四少,里面请。”

洪天赐亲自走这么远出来迎接客人,各家报社的记者自然也一拥而上纷纷朝着这边过来了。

一时间镁光灯啪啪作响,冷飒微微眯眼避开了有些刺眼的光芒。看了一眼在旁边跟傅钰城寒暄的洪天赐,低声道,“排场够大的。”

傅凤城抬眼看她,“夫人喜欢的话,可以办个更大的。”

冷飒立刻表示拒绝,“算了,我还年轻用不着这么着急。”她还不想折寿。

“怠慢大少和大少夫人了。”跟傅钰城说完了话,洪天赐似乎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两个人连忙过来赔礼。

冷飒笑道,“洪老言重了,今天您是寿星,就别管我们了。”

洪天赐连连说不敢,还是一路亲自陪着一行四人进了酒店才作罢。

他们来的不早不晚,但是距离宴会举行还要一会儿功夫。傅钰城带着宫思和去跟人说话了,冷飒和傅凤城却直接去了专门为他们准备的房间休息。

冷飒站在窗边,掀起窗帘的一角透过玻璃打量着外面的情形,回头对坐在客厅里休息地傅凤城道,“这么多人,洪天赐这是真的想要搞个大事儿啊。”

这么多宾客,如果洪帮和飞云会真的想要对龙薄云动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会波及无辜。这两个人也不像是想不到这一点的,所以他们到底打算怎么对付龙薄云?

“夫人一会儿…离洪天赐远一些。”傅凤城淡淡道。

冷飒挑眉道:“怎么说?”

傅凤城道:“麻烦太多,被误伤了多不好。”

冷飒走到旁边的沙发前坐下,仔细打量了一下傅凤城才笑道,“你小心一点才是真的。”她至少还自己能动,傅大少如今才是最危险的好吧。

傅凤城道:“我会跟着夫人的,有劳夫人保护了。”

“……”你可真不客气。

看看傅凤城一脸认真的表情,冷飒叹了口气,点头道:“好吧,既然大少这么信任我,我当然会好好保护你的。”

“多谢夫人。”傅凤城诚恳地道。

叮铃。

门口传来了门铃的响声,冷飒走过去打开门就看到一身白衣的龙薄云正风度翩翩地站在门口朝着她微笑。

冷飒忍不住道,“人家老爷子大寿,你穿一身白真的好吗?”

龙薄云失笑,“没想到少夫人还讲究这个?”

冷飒道:“我不讲究,但我觉得洪当家应该有点讲究。”

龙薄云不以为然,“他讲不讲究跟我有什么关系?可以进去喝杯茶吗?”

冷飒挑了挑眉,让开了路。她可不相信龙薄云真的是来喝茶的。

龙薄云踏入房间,含笑看向坐在大厅里的傅凤城,“傅少,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傅凤城丝毫不留情面,“前两天刚见过,你别来,我就无恙。”

“……”

------题外话------

啦啦啦~今天三更,剩下的依旧是下午五点~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