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一章 猎杀 四

小说: 我真不是救世主 作者: 呈沙 更新时间:2020-08-01 21:26:43 字数:3442 阅读进度:240/247

张三用刀撑地迅速后翻,这才躲过了壮汉凌厉的攻击。滋滋的雷光和呼啸的狂风不断的从他周围涌出。

这让壮汉看了之后更为兴奋了:“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双属性法相的天才,嘿嘿嘿...你的金丹将会成为我的战利品。届时我欠下的钱就可以还清了。”

壮汉起图用言语来刺激张三,手中的攻击却从为有半点减弱。沿路的椅子,路灯以及周围的墙壁都被壮汉手中的大刀一一砍碎。周围的人见状纷纷逃离。

就连遭受波及的店面主人也唯唯诺诺的躲在后面观看,壮汉疯狂的叫嚣着,张三想反击,不过这个前提是他必须硬扛壮汉一刀才行。

“一味的逃跑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不如停下乖乖赴死!”

“屁话这么多,平时憋得挺辛苦的吧?”

追逐很快就有了尽头,张三被逼入了一个巷子中。壮汉愈发的狰狞,双眸充满血丝的他舔了舔舌头:“小东西,跑不了了吧?”

壮汉周围开始升腾起棕色的蒸汽,一头站立的爆猿盯着张三,犬齿不断的发出磨牙的声音。

“得想个法子出去才行,魅影的右腿部分已经损坏,到现在还没有修复完成。如果只凭一只腿部装甲的话很难维持平衡,要是因此被他抓住了破绽的话可就真的没机会了。

风属性的应龙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完成凝聚,除了绳索枪之外我现在好像没有其他的逃走手段。

‘你不是还有你的二弟么?’菲娜提示了一句,不咸不淡的话中似乎藏着其他的意味。

“一味的凭借外力是不可能有太高的成就,凡是还是得靠自己。这次可以靠他,下次也可以靠他那么我还修练作什么?”

壮汉扬起嘴角,保险起见的他将手中的大刀掷向张三,刀柄却停留在了他手中,细小的铁链连接着刀柄和刀身。

面对如此简单的攻击,张三当然是轻松的用飞沫将其弹开。不过正当他微微松下一口气的时候,一道鸟首龟身蛇尾的旋龟瞬间将其笼罩。

‘轰’

刀身瞬间化为碎片,旋龟法相周围镶嵌满了密密麻麻的细小刀片,壮汉见状微微吃惊:“速度系,强攻系和防御系的三种法相!

哼哼,我改变主意了。等你死了之后你的金丹会成为我的一部分的,只要我能保留你的一项能力就心满意足了。”

趁四溅的浓雾,壮汉快速掠出,张三被一脚踹飞。迅速稳住身形的他吐了一口淤血:“可恶,明明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我却躲不过去,真的是太窝囊了!”

烟雾散去,壮汉那强壮的身体缓缓的显露了出来。他摆动手中的刀柄,粗壮的锁链不断的将分裂出去的细小锁链以及刀片快速收回。

一柄完好无损的大刀重新出现在他手中,张三在背后缓缓的完成了一道银色的阵纹。

有了底气的他此时也不再如刚开始那么惧怕:“你觉得你吃定我了是么?”

“怎么?这个巷子的高度最起码也在二十米左右。如果没有人干扰我相信你确实能够跳上去,不过现在么你觉得你还有机会么?”

将飞沫放回刀鞘的他就好像一副任命的样子,这让壮汉残忍的扬起嘴角:“怎么?已经放弃了是么?不过现在放弃已经晚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等我玩够了之后你才能陷入永恒的长眠。”

两手空空的他,从印记中掏出了绳索枪。不断的把玩着绳索枪的张三没有一丝的紧张:“我都要死了,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啊?”

“哼,告诉你也无妨,反正终究只是一个死人罢了。我叫潘涛,接下来你可以去死了。”

“潘涛是吧?我记住你,我想以后我们还会有一笔账要算的。”

‘咻’

强而有力的爪子瞬间抓住了屋檐,看见这一幕的潘涛故技重施的将手中的大刀掷出。

这一次他却惊讶的发现细小的刀片却穿过了张三的身体,掀起的波纹让潘涛皱紧了眉头:“你以为你跑的掉吗?给我死来!”

张三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乌云密布起来,刷刷作响的雨滴伴随着密集的雷霆让潘涛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三逃走。

极为不甘心的潘涛怒吼:“你死定了!你将会被影砂追杀!不死不休!”

“我等着。”

张三那冷漠且无情的声音透过雨滴传入了潘涛而耳中,在屋檐上迅速消失的他让这片喧嚣的巷子逐渐平静下来。

安全后的张三一个踉跄差点没跌倒,这让菲娜极为担心的看着他:‘怎么回事?’

“他的武器有问题,居然能够无视法相直接穿透。我身上现在充满了密密麻麻的细小伤口,也不知道他的武器上面有没有其他的毒素或者有害物质。”

吕布用手托着下巴:“不同等级的法相坚硬程度是不一样的,筑基能够召唤法相的一部分;金丹召唤法相;元婴赋予其意识;到了内宙则是会发生更大的变化。

届时,你的法相将会受到你小世界的润养,按照我师傅的说法就是能够让它在你的世界中重生。

这些都是一些题外话,金丹境的法相有太多金属能够穿透了,只有到了元婴才能免去大部分金属。

通过你的身体我可以感知到,那个潘涛的武器上凝聚着一种损坏神经的毒素。现在你已经无药可医了,毕竟它们已经充分且完全的进入了你的身体。”

“这又是怎么回事?”

“运动以及情绪会加速血液的循环,你觉着刚才那么一系列的操作下来你的血液循环的速度还不够快么?

另外你注意到没有,潘涛始终是一脸淡定的样子,即便是你从他手中逃脱了,他的眼眸也没有任何波澜。

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了麻痹你的,而中招的后果就是你现在很危险。”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一定有方法解决是不是?别给我整这些魅用的,早点把东西拿出来,免得大哥我受苦。”

张三也没有怪他刚开始的时候没有提醒自己,因为张三知道,如果没上过一次当的话说什么都不会记住的。

吕布耸了耸肩:“这个还是得靠你自己来完成,我最多就是告诉你方法而已。”

嘴唇有些发白的张三舔了舔舌头:“讲呗,说实话我现在已经感觉身体逐渐失去控制了。”

“火焰和雷霆带来的不仅仅是毁灭,还有新生。就拿火焰来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所以你完全可以利用火焰和雷霆本质中的生机来修复自己。”

张三有些艰难的挠了挠头:“虽然有点明白你说的意思,但是我感觉自己完全没有任何思绪啊,难道用雷劈自己?还说用火焰烧自己?”

“你可以自己试试,反正我只会在你快死的时候才会帮你一把。至于这其中所遭受的痛苦你都得记住了,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你还有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

“哎,既然你是用火的,那我就先用火试试好了,反正不会死,最多遭点罪。”

‘轰!’

漆黑的戾炎瞬间将张三笼罩,恐怖的黑炎却没有对他造成半点伤害,反而一股淡淡的刺骨寒意却不断的刺激着张三的神经。

五分钟,十分钟,半个小时。

张三都没有任何感觉,除了脾气已经差道几乎无法遏制的地步之外没有任何收获。

他有些暴戾的声音响起:“说好的修复呢?为什么除了冷一点之外没有任何感觉?还有我对身体的掌控力已经下降到一个可怕的地步了。

可以说现在和一个瘫痪没什么区别?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不然的话哼哼..”

“哎,没彻底掌控戾炎的话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的被其负面情绪所干扰。”

正当吕布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张三身上的戾炎骤然爆发,原本无害的戾炎却将张三瞬间烧的个遍体鳞伤,几乎捶死的他这才恢复神智:“你大爷的!”

面对这种突然情况,吕布也没有任何办法了,他只能强行接过张三的身体。

一个比之前更为猛烈的戾炎砰然爆发,与张三之前不同的是,戾炎反而在不断的修复着张三那濒死的身躯。

“暖洋洋的,怎么做到的?”逐渐恢复控制权的张三有些好奇的盯着吕布。

“这我也说不上来,会就是会了,不会任由我说的天花乱坠你也听不懂。

想当年我师傅也是在我濒死的时候这样教导我的,他只是给我演示了一遍而已。”

“可是我不是什么都没有么?”张三一脸黑人问号。

吕布长叹一口气:“说是演示,也只不过是给我看了一下他那紫火而已。话说回来,你的悟性可要比我差得多了。”

“.....”

假装没听见的张三感受着丹田以及各个穴位的变化,他有些似懂非懂的闭上眼睛感受着火焰对他的灼烧和修复。

仅仅是过了五分钟,张三的身体就恢复如初了。戾炎逐渐的褪去,而吕布的声音也再张三的耳边逐渐淡化。

整个巷子都十分的安静,没有任何人的打扰。张三就这么倚靠在墙壁上,感受着之前的一切。

突然他张开了眼睛,眼眸闪过的一丝精光却将他的喜悦显露无疑。

“虽然还有些地方不明白,但是我相信读书百遍,其意自现。我想以我的天赋过段时间就能整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