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所治何病?烈火灼伤

小说: 王爷狂宠倾城妃 作者: 沈初九容渊止 更新时间:2021-11-15 字数:2355 阅读进度:26/436

嘶~!

那张冷艳中却又带着几分玩味的脸映在眼中,却让慕修寒觉得分外骇人!

这女人,看上去好有味道!

瑟瑟的问道:“只要我不说,就没事?”

“对。还请慕公子为了自己的性命,谨慎行。”沈初九说着朝着慕修寒行了一礼,转身便离开了。

她真的有些绷不住了,再待下去,她担心自己笑场。

什么下了禁制的蛊虫,不过是十全大补丹罢了。

让慕修寒摁的那个穴位,每个人摁了都会疼,只是现在医学不发达,别人不知道罢了。

若不出意外,慕修寒今晚会流些鼻血,体热一下,旁的并无什么坏处。

说到底,她对这个憨憨一般的南岳皇子还是有几分好感的。

自己若不出售,等到容渊止动手,慕修寒的头还在不在就是两说了!

……左右是为了保住慕修寒的性命,沈初九的心里并没有什么负罪感。

况且容渊止腿伤恢复,但却仅限于能动,这消息若是被别有用心的人直到,容渊止定会陷入危机之中。

她的病人,她又怎么会让其陷入危机?

沈初九想着,心思却又被方才男人唇角的那抹笑意勾了去。

直到回了房间,翠儿一脸好奇的问:“小姐小姐,你这脸怎么这么红啊?”

“啊?”沈初九回神,干咳一声道:“没、没什么,许是太热了。”

翠儿当即打开窗户,“小姐,这样好点了吗?”

沈初九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小姐,夫人方才传话过来,说有位先生得您引荐,明日要来咱们医馆治病,让您过去瞧瞧呢。”

沈初九嗯了一声,“去和殿下知会一声。”

“是。”翠儿弱弱的应了一句,但那双脚却像是生根了一样,就是抬不起半分。

僵持了一会儿,沈初九皱眉,开口便问:“还有什么事吗?”

“小、小姐……翠儿怕……”

“怕什么?怕殿下?他又不是什么吃人的恶鬼,只是让你去传个话,就怕成这样了?”

等了一会儿,见翠儿也说话,沈初九继续说道:“如此不争气,不如去医馆照顾母亲。”

“小姐!”翠儿大惊,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小姐别不要奴婢啊!”

“不是不要,只是……你现在已经不适合跟在我身边。”沈初九叹了一声,扶起了翠儿,语重心长的说:“没有人会一直护着你,知道吗?”

翠儿一直抹眼泪:“小姐,翠儿想跟着您……”

“跟在母亲身边,也是为我排忧解难。我替母亲买了些丫鬟回来,总不能一直让母亲管着,必须有个知根知底的人盯着他们,他们才不会做错事,说错话不是?我觉得你很适合。”

“可是……”

“没什么可是。”沈初九拍了拍翠儿的手背,安慰她:“又不是生离死别,放心。”

翠儿到底是被连夜送去了医馆,送翠儿的人并没有回来,想必是容渊止留在医馆附近的眼线。

次日一早,沈初九起床洗漱,没了翠儿的叽叽喳喳,她反倒有些不太习惯。

正准备梳头,便见门外进来了两个奴婢打扮的女子。

“奴婢枫璇。”

“奴婢枫叶。”

“得主子令,前来伺候保护王妃。”

枫璇和枫叶的到来,让沈初九有些始料未及。

他们是容渊止派来监视她的?似乎不对。

如果是监视,那一早便可以派过来,怎么翠儿刚走,这两人便到了。

难道那男人……是真派自己的人保护她?

想到这里,沈初九的心不禁漏了半拍,也没拒绝。

枫叶见过沈初九之后,便去了院外候着,枫璇则进来替沈初九梳头。

这枫璇的手是真的巧,只是虎口老茧偶尔会勾着沈初九的头发。

梳洗之后,沈初九便去了医馆。

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医馆今日人满为患。

街上多了些前几天没见过的摊位,沈初九轻笑一声:这男人,动作总是这么麻利。

枫璇枫叶守在了院子里,而沈初九则进了隔间,拟音哨含在口中,便道:“开始。”

一整天的诊治都没有等到太子的人,直到天色将黑,医馆即将打烊的时候。

“可有大夫?”

落羽的声音冷漠异常,透着浓浓的不信任。

沈初九精神一震,终于来了!

“这里。”

便听脚步声渐渐逼进,最后到了隔间。

“请问姑娘,所治何病?”

落羽没有说话,只是抬手便熬去掀开挡在面前的帘子。

银针捏在手上,沈初九抬手便刺在了落羽的手上,“老夫样貌丑陋,怕惊扰了姑娘,姑娘若是治病,就请坐下,姑娘若不治病,还请姑娘早回,医馆

.

-->>

要打烊了。”

那一针刺的巧妙万分,落羽只觉得手臂一麻。

当即坐在凳子上,落羽开口:“烈火灼伤。”

说完,手伸进了帘子。

难怪太子会让落羽在她的医馆诊治,这女人的手一看便是火器燃烧灼伤的。

天启对火器的管控异常严格,若贸然去了别的医馆,被人发现,恐怕当场就得被人抓了去。

沈初九看着那被烧的皮开肉绽的手,心想这女人倒是真硬气,还能忍得住。

干脆也不用银针刺穴止痛,直接拿起一旁的刀便切开了皮肤。

那刀是沈初九照着医用手术刀做的,用起来非常顺手。

清创,消炎,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只是到了最后缝合的时候,她从千机中取出一个芝麻粒大小的东西,放入了落羽的伤口。

落羽的伤治疗起来并不难,敷了些沾着石蜡的纱布盖在伤口上,防止它粘连,包扎起来,勤换药便可以。

处理完一切,叮嘱落羽三天后再来换药,便让落羽离开了。

彼时的容渊止已经收到了消息,当即眉心一皱。

她竟然放走了那女人?

什么意思?

不过她似乎说过,会尽力去探查落羽的行踪。

便……信她一次吧,就一次。

——

沈初九没回来之前,容渊止的心里有些忐忑。

沈初九回来之后,容渊止更是难受。

内院,

“殿下。”沈初九朝着容容渊止一行礼。

容渊止开口便问:“放走了?”

“嗯,放走了。”沈初九浅浅笑着,“不过那女子现在去了沈府,殿下可派人去印证。”

容渊止垂眸沉思了片刻,当即抬了抬手。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有侍卫进来,“主子,一炷香之前,有一女子从沈府后院进去了。”

容渊止当即有些好奇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