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墙在那边

小说: 王爷狂宠倾城妃 作者: 沈初九容渊止 更新时间:2021-11-15 字数:2199 阅读进度:24/436

这人……

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一个人影,沈初九的心当即沉了下去。

军岐山山匪头子?!

记得自己被绑那日,就是这女子的身型!

容渊止不是说这女人和北岳有这千丝万缕的联系吗?她怎么会到东宫来?

沈初九的心里瞬间冒出个可怕的念头来。

她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等了一会儿。

见那老太监走了出来,沈初九直接上前,瞧着四下里无人便道:“公公,方才那女子美艳动人,不知是谁家姑娘?可是未来的太子妃?”

老太监还没说话,沈初九已经从袖中掏出一块足两银子塞进老太监手中。

老太监瞬间喜笑颜开:“这倒不是,这姑娘啊,是沈将军昨夜送来的,听说舞的一手好剑,不过自从这女子来了之后,太子的脾气便开始差了起来,也不知怎么回事。”

沈府?

沈府和山匪勾结?

沈初九心底冷笑连连。

沈宏远还真是胆子大,竟然敢将山匪送进东宫来。

不过……这女人的身份,太子知不知晓?

“有劳公公了。”沈初九道了声谢,正准备离开,却发现太子走了出来。

“初九。”容景曜叫住了她。

沈初九赶忙行礼:“不知太子殿下叫住初九,所谓何事?”

“本宫有一好友,身染重病,听说初九母亲的医馆大夫,医术高超,不知初九可否引荐一二?”

沈初九答道:“太子殿下开口,初九定然愿意引荐。”

“嗯。”容景曜瞧着她,很是满意的样子,准备转身回殿的时候,才发现了沈初九的手。

“你的手……”

沈初九挑眉,终于等到容景曜问这件事了。

她将手往袖子里藏了藏:“初九贪玩,不小心伤到的,多谢太子殿下关心。”

容景曜看着沈初九。

不小心?能有多不小心,才会将手掌伤到。

而且看那包扎的样子,应该是前后贯穿了。

“告诉本宫,本宫为你做主。”

沈初九听了这话,倒像是松了一口气,直接跪在了容景曜的面前:“太子殿下,初九未出嫁前,甚少出门。出嫁祁王府后,更是不曾与人结怨,但初九却偏偏被军岐山山匪给掳了去,那山匪扬有人要初九不得好死,初九不知自己到底得罪了谁,还是说有人见初九和太子殿下说上了话,所以怨怼初九,怨怼太子殿下……”

容景曜眯起眼睛瞧了瞧:“如此……本宫会调查清楚,敢雇凶伤了王妃,真是好大的胆子!”

沈初九低着头不说话。

他不信容景曜会猜不出自己话里话外值得是谁。

不过这男人,摆明了还是舍不得沈梦瑶——这个沈宏远独宠的女儿。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太子殿下。若是没有旁的事,初九便先行告退了。”

出了皇宫,沈初九去医馆瞧了瞧,便回了王府。

刚踏进门,便先听到一声呼唤。

“初九~!”

沈初九寻声望去。

呵,竟然是慕修寒,他还真被容渊止给带回来了。

沈初九皱眉,不打招呼便直接往院子里走。

慕修寒一个闪身,一抬折扇,便挡住了沈初九的路。

“好歹救你狗命,你怎的见我就躲?”

沈初九瞪了慕修寒一眼。

怎么说话呢!若不是知道这男子是别国皇子,她真会一包药给他毒哑了去。

“你别这么瞪我,我能来祁王府也是因为你,你不能不管我的吧?”慕修寒摇着折扇,像极了寻花问柳的公子哥儿。

沈初九忍着烦,换上一副笑脸:“慕公子若是不满被殿下扣着,大可去找殿下说理。或者直接自行离开。”

说着,顿了顿,而后指了指院墙:“墙在那边。”

慕修寒跳脚,这女人是在教他翻墙?

就祁王府这布置,他翻一半还不得被乱箭射成马蜂窝了去!什么馊主意?!

沈初九不想再和慕修寒纠缠,这男人,眼下并不能给他带来什么利益,不必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想着,也不管慕修寒在说什么,直接问侍卫容渊止在什么地方。

“本公子知道,本公子带你去。”

不等沈初九拒绝,慕修寒已经拉起她的袖子,朝着主院奔去。

容渊止正坐在木棉树下,手上正捏着一片木棉的叶子。

见沈初九被慕修寒拉了进来,当即面色一变。

“慕修寒,是本王对你太好了吗?”

慕修寒像不怕死,嘿嘿笑着:“哎呀,本公子这不是替你王妃带路嘛。你不谢谢我,怎的还是这脸色?”

他是真打不过容渊止,即便是这男人双腿瘫痪,赢他不过六成把握,更何况这是在祁王府,看似平静实际暗卫众多。

.

-->>

不过,他打不过容渊止,但是可以恶心这暴躁王爷啊!

谁让这厮将他软禁,打扰他游山玩水了。

“滚!”

容渊止气恼。

慕修寒哈哈大笑,拍了拍沈初九的肩膀:“你看,他急了,他急……”

只是话音还未落,那手刚搭在沈初九的肩膀上。

沈初九竟似早有防备一般抓起那手,直接一个过肩摔。

当时便将慕修寒四仰八叉甩在了地上。

“这……”容渊止愣了一下。

沈初九款款一笑:“慕公子你没事吧?”

“嘶~!你看像没事吗?!”慕修寒疼的直倒吸凉气:“好啊你们两个!真不愧是一对儿!一个腹黑,一个手黑!本公子……本公子不陪你们玩了!”

说着,慕修寒爬了起来,捂着屁股,灰溜溜的离开了主院。

气人,太气人了!

沈初九如此举动,却是让容渊止唇角勾起了一道浅浅笑颜。

这女人,倒是越来越合他心意了!

“殿下,初九回来了,向您禀报一声。”沈初九施施然行一礼,轻声说道。

容渊止回过神,唇角的笑容消失。

只是这女人方才那犀利操作。

那动作行云流水,巧劲用的精妙,四两拨千斤的飒爽劲儿却久久的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殿下?”

“嗯。”容渊止这才回过神。

顿了顿,他才问沈初九:“去了太子那儿,可有见什么有趣的事情?”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