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怕又用吗

小说: 王爷狂宠倾城妃 作者: 沈初九容渊止 更新时间:2021-11-15 字数:2509 阅读进度:20/436

看来今日之事,与他沈府是脱不了干系了!

沈初九怒火中烧,却强迫自己必须冷静。

“寨主身手高绝,这寨子怕也是寨主多年心血,却时时要戒备着朝廷。可曾想过脱去着一身匪皮?”

“脱去?如何脱去?”

沈初九沉声道:“我可以帮你。”

女人却冷笑一声:“我啊……最讨厌的便是空口白牙的人了!”

话音还未落下,手上的刀已经准备朝着沈初九那另一只完好的好手上扎去。

“寨主不好了,不好了!”

刀尖触到了沈初九的手背,锋利的刀尖已经刺破了皮肤。

女人的动作却一顿,“慌慌张张的,什么事!”

“寨主,有皇城探子刺进寨子了,弟兄们正在排查,请寨主前去主持大局!”

“没用的东西!”女人吼了一声。

她心惊不已。

皇城城里来探子,是祁王的人?没想到那男人腿都瘫了,动作还这么快!

不能让他抓住机会,否则这个寨子,非得被他连根拔了不可!

女人将刀插回腰间刀鞘,走出了屋子。

可她似乎并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沈初九:“待打退了朝廷的狗,里面的女人就赏给你们!明日一早出发,将她卖去南岳!”

沈初九这才得了喘息的机会,手一勾,自千机中弹出金针,挑起腕间的绳子,终有,绳索断裂,沈初九将未曾受伤的手拔了出来。

而后解开伤手的绳子,忍着剧痛摸了摸伤手。

还好,刀身自掌骨间穿了过去,伤口看似狰狞,但未伤到骨头。

可来不及多做处理。

吱吖一声,牢门被打开了,而后脚步声便传了下来。

沈初九当即扯下头上的钗子,暗暗握在手中。

来的一共三人,身上的汗臭味熏的人头晕。

沈初九的全身轻颤,似害怕。

“今儿个寨主便宜了咱们仨,一夜时间太紧,咱们仨可得抓紧办事了。”

“大哥说的是。您是大哥,您先享用,小弟我随后,老三,在外面守着!”

“怎么每次都是我守门……”

那被称为老三的人,不满的嘟囔着。

还不等沈初九有什么动作,老三竟然忽然暴起,抓起地上的一块石头,便将那两人砸晕了过去。

而后便是那老三开了口,“嘁,每次都是我守门,今晚,老子要当一次老大!”

“小娘子别怕,老子会好好疼你的。”

那人淫笑着渐渐逼进,可沈初九却忽然笑了。

“别装了。”

“嗯?”那人的脚步明显顿了一下,震惊道:“你不害怕?”

“我听出你的声音了,有什么可怕?”

那人嘿嘿一笑,扯下了脸上敷着的一层面皮。

果然,是那白衣书生。

只是现在的他穿着粗布衣服,看起来有些奇怪。

“你这小娘子,真是无趣!都不知道配合配合。”书生被拆穿,脸上红了红:“得罪军岐山匪还能镇定自若,你可真行。”

“怕有用?”沈初九笑了一声,从千机中取出银针和鱼肠线开始缝合伤口,“还不知公子名讳。还有,你怎么过来了?”

“小生慕修寒。”慕修寒一抱拳,而后从怀中抽出一把扇子,“这不是想找你关扑赢回我那扇坠嘛,谁知鬼使神差的,就跟到了这儿。”

最后一针缝好,沈初九咬开鱼肠线,又撕了一块布料缠在手上,站了起来,“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

“好好好。”慕修寒连连点头,“这儿的人长的凶神恶煞,就那当家的长的好看,可惜出手狠辣了点。”

说着,目光还不忘朝着沈初九的手上瞥两眼。

沈初九费力的扒掉那瘦小男人的衣服,穿在身上,又将头发高高束起,这才跟着慕修寒走了出去。

关她的地方在寨子边上,一路走来,沈初九发现越是靠近寨子中心,守卫越是森严。

“喂喂喂,你走反了!”

眼看沈初九朝着守卫森严的寨子中心扎进去,慕修寒连忙拉住她。

沈初九一皱眉,“别说话,跟着我。”

被掳了过来,她已经满肚子火,猜出是沈梦瑶动手,她更是意难平。

若是就这么走了,真是便宜了那女人!

慕修寒表情一变,转瞬又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姑娘,你这么贸然的冲进寨子中心,很容易被发现,到时候别说救你了,我的小命都得难保,要不……你为我考虑考虑?”

“谁说我要去寨子中心的?”

沈初九带着慕修寒东躲西藏,兜兜转转的,竟然到了匪寨的货物库。

金针出手解决掉守门的守卫,便入了那货物库。

四处打量一番,里面不光有不少的军械火器,甚至还有官家的东西。

.

-->>

沈初九眸光一狠,“带着火折子没?”

“带、带了,你要干嘛?”慕修寒从袖中掏出火折子,递给了沈初九。

便见沈初九拆开一只火雷弹,抽出引线,用火药在地上拉出一条痕迹。

而后又将其他的火器刀剑堆在了一头。

做完一切,沈初九这才满意的将火折子吹燃。

“你、你该不是想把这儿炸了吧?!”

沈初九却没有说话,回答慕修寒的,则是地上那被点燃的火药。

“找个地方躲起来,快!”沈初九说完,先一步朝着外面跑去。

慕修寒也反应了过来,跟着就往出跑。

心道这个女人真是疯了,这么多的火药,若是一个不甚,他们得粉身碎骨!

两个刚躲在了一块假山山石的背后没过多久。

咚~!

一声巨响,火光冲天!

“走水了!快来人啊!”

慕修寒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跑了过来,嘴角抽了抽,“你、你放火干嘛,我们都已经出来了……”

“匪寨戒备森严,不闹出点动静,很容易被他们抓住。”

说完,拽起慕修寒的手腕,就将他拉了起来。

两个人跑的时候,随手还提了一只水桶,混进打水的队伍里。

来来往往的人太多了,谁也没注意这两个人。

就这样,两人一口气跑出了寨子,而后趁着夜色,一头扎进了林子里。

慕修寒从来没有想过,世上竟然会有如此女子,遇事果敢冷静,沉着应对,大有泰山崩于前而面部改色的样子。

看着这女子拽着自己的手腕,在林中狂奔的背影,慕修寒的心底一触。

直到沈初九停下他还在发怔。

“慕公子,我们就在这儿分开吧,后会有期。”沈初九对慕修寒说道。

慕修寒看了看周围,这才发现两人早已脱离了匪寨的势力范围。

“你、你就这么走了?”

“不然呢?”沈初九淡淡的问。

慕修寒嘿嘿一笑:“你看,我好歹也救了你,不如……你把关扑赢我的扇坠儿还我吧?我一穷苦书生,实在是没银子配扇坠了……”

沈初九的眼睛眯了眯,笑了一声:“慕公子能只身潜入匪寨,又不费吹灰之力带初九出来,手段之高,初九望尘莫及。您说您是穷苦书书生,真是折煞初九了。”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