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关扑博彩

小说: 王爷狂宠倾城妃 作者: 沈初九容渊止 更新时间:2021-11-15 字数:2270 阅读进度:17/436

“看来王妃很是关系我与太子之间的事。”

容渊止的语气异常平淡,可其中的杀机却让人头皮发麻!

沈初九心一沉,旋即换上一副笑颜,“初九不该揣测王爷您的心思,请王爷恕罪。”

容渊止哼了一声!

这女人还真是是得寸进尺,自作聪明什么话都敢说!

“你一妇道人家,便要恪守本分,一月七次去去看望你母亲,已是本王对你最大的恩惠,再生事端……本王会让你付出代价!

滚!”

沈初九立刻低下头去,盈盈一拜,“初九告退。”

回到房间后,沈初九独自发呆。

容渊止那句“王妃很是关心我与太子之间的事”,让她懊恼不已。

这男人和太子之间,定是有着不可调节的矛盾,自己这样上赶子的凑过去,非但落不下好,甚至还有可能让这男人更加坚信自己是探子、眼线。

若不是有灿阳跟着,她本大可不必告诉容渊止,这种引火烧身的事情,说了实在是有些出力不讨好。

想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窗外忽然响起一阵爆竹声,听那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没落下,天上便炸开了一朵朵烟花。

这不过年不过节的,怎的燃起烟花了?

“翠儿。”

刚唤来翠儿,准备问问怎么回事,岂料翠儿一进先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

“小姐小姐,明日就是关扑啦~今日外面都好热闹呀!”

沈初九看着翠儿:“关扑?什么关扑?”

“小姐是大家闺秀,自然不知道关扑啦。”翠儿絮絮叨叨的说。

“因为官家强禁博彩之类,但好多人又喜欢玩,于是关扑便应运而生。关扑和博彩差不多啦,不过是有钱拿钱,没钱抵物,大家也是图个高兴,也只有这天,博彩是没人能挡的。”

听罢,沈初九的眼神都炙热了起来!

关扑等于博彩,博彩……那不就是赌博吗?

想当初还未穿越前,她接到任务,为了引起目标注意,只身潜入拉斯维加斯,仅用借来的一块筹码,两小时之内,豪赢上千万。

若是论赌术、千术,她沈初九敢称自己第二,便没人敢说自己第一!

“早些睡,明日一早,我们去关扑!”

——

次日一早,沈初九早早起床,匆匆洗漱之后,便去主院找容渊止。

彼时的男人正坐在木棉树下,目光正落在一朵木棉花苞上。

那一脸认真的样子,沈初九都忍不住吐槽:这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媳妇吧。

男人目光甚至都懒得落在沈初九身上一分,只淡淡的问了一句:“何事?”

沈初九立刻行礼,“殿下,听闻今日是关扑,初九想出去瞧瞧。”

容渊止这才忍不住回头,看了沈初九一眼。

虽说关扑不分男女,但鲜少有大家闺秀去关扑上玩。

这女人,长在将军府,又身为祁王妃,竟然会对关扑感兴趣。

还是说这女人觉得将太子拉拢她的事情告知后,他便对她放松警惕了?

容渊止哼笑一声,嘲讽道:“关扑上高手众多,花样繁多,彩头也重,你最好把自己押在关扑上,赌输了也不用回来。”

沈初九脸一僵,这……几个意思?

还没等她说什么,便见容渊止忽然从袖中掏出几块碎金子,扔在了她的脚边。

“滚吧。”容渊止睨了沈初九一眼,而后对门外道:“灿阳,保护王妃,切莫……有什么闪失。”

“多谢殿下~”沈初九捡起地上的碎金子,脚下生风离开了主院。

一出祁王府,沈初九觉得连空气都变得香甜了。

马车一路从祁王府,驶到了皇城的最西角。

刚下马车,沈初九的目光便被一白书生吸引了过去。

只见别的关扑摊位上围满了人,众人兴奋的对着那关扑的人指指点点,唯独那白衣书生品读着书卷,似乎周围的一切都跟他无关一样,那摊位甚是冷清。

掂了掂手上的碎金块,沈初九抬步便来到了那书生的摊位。

“彩头。”

白衣书生还在品读着书卷,眼皮也没抬一下,只是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面。

沈初九定睛一看,赫然是一精巧扇坠儿。

看那扇坠色正,水足,油脂光泽,做工精细,不用想也知道并非凡物。

于是稳稳坐到桌子前,问书生:“怎么个赌法儿?”

听闻是个女声,书生明显吃了一惊,客气道:“姑娘若是想关扑,再往里走些,有专门为女子设立博彩的地方。”

他实在没想到第一个找他关扑的,竟然是位女子。

“我瞧你生的乖巧,便想照顾照顾你的生意。可你这书生怎的,敢摆摊子,不敢应扑?”

书生被逗笑了,这才合上书卷,认真道:“姑娘若要赌,可

.

-->>

有彩头?”

沈初九指尖一抖,抖落一块碎金:“说吧,怎么个赌法儿?”

那书生微一扬眉。

这般气定神闲,出手还如此阔绰。这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啊!

自身后拿出两个盅,盅内各放了三个骰子,“简单,比大小。一局定胜负。小姐请验器具。”

这合乎规矩!

沈初九一接盅,倒出骰子放耳边轻轻摇了摇。

实心,骰子并未动手脚。

这书生还算老实。

“请!”

“请!”

话落,两人同时扬手,骰盅便摇了起来,盅壁被里的骰子撞的叮铃作响,煞是好听!

沈初九先停了下来,而后一脸戏谑的看着书生摇盅。

片刻后,书生也停了下来。

此时的他再看沈初九时,内心就带了几分惊诧。

这女子看似富贵,但看那摇盅的江湖路数,显然没有个一两年的功夫,可是摇不出来的。

皇都谁家的女子,有这般赌术?

要知方才他摇盅的时候,屏息凝神,听着盅内的响动以此辨别落地的点数。

可这女子每摇一下,不知有意还是无心,她盅内的骰子响声都会稳稳的盖住自己的声音。

赌术高绝,但……也就是一般高绝吧!

比起他还有些不足!

“开吧,待会儿输了,别说我欺负你。”沈初九双手撑着脑袋,悠闲的说道。

书生也不废话,直接掀开骰盅六点,六点,五点。

站在一边的灿阳有些想笑。

看来刚过来,又得回去了。

“姑娘,是你输了。”书生一笑,胜券在握。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