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如此巧言善辩

小说: 王爷狂宠倾城妃 作者: 沈初九容渊止 更新时间:2021-11-15 字数:2219 阅读进度:15/436

太子未曾说话,梦瑶的面色先难看了起来。

沈初九抬头时,便看到沈梦瑶那处处可怜的模样,身子轻颤着。

这副样子,自然引起了太子容景曜的注意。

容景曜看了一眼沈初九,并没有让她起身的意思。

他轻声问道:“梦瑶,你怎么了?”

沈梦瑶像是被吓得,往容景曜的身后躲了躲,“太、太子哥哥,我没事,我……我们走吧。”

说着,还小心翼翼的朝着沈初九那边看了看。

沈初九暗道一声好笑,这女人也不笨嘛,知道装柔弱,激发男人保护欲。

看这样子,沈梦瑶是攀上了容景曜高枝儿,想将那日回门时的几个巴掌,找补回来啊。

“都是自家姐妹,梦瑶这是怎么了?”容景曜拍了拍沈梦瑶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

沈梦瑶却像丢了魂儿一样,直接窝在容景曜的臂弯里,嘤嘤的哭了起来,也不说话。

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惹得容景曜皱起了眉头。

这一皱眉,沈梦瑶更是得寸进尺,跪地行了大礼:“太子哥哥,你、你可要为梦瑶做主啊,姐姐仗着自己王妃身份,处处欺辱梦瑶,回门那日,更是打了梦瑶的脸,踩了梦瑶的手,梦瑶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姐姐,姐姐竟如此对梦瑶,若不是挂念太子哥哥,梦瑶、梦瑶真是没脸再活了……”

说着,哭的越发凶了。

容景曜一脸关心的将沈梦瑶扶起来,却并没有着急替沈梦瑶出头,而是看向沈初九,目光带着些耐人寻味的意思。

“哦?还有这事?”容景曜哼笑一声。

沈初九看着这男人,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了大婚之时,那装着一脸深情的容渊止。

这容家的男人,各顶个的戏精。

她也跟着笑了一声,放下施礼的手:“妹妹这般说话,可真是折煞姐姐了,你若没脸活了便去死吧!在太子殿下面前,我们沈家可丢不起这人了!”

“你!”沈梦瑶被气到,指着沈初九说不出话来。

沈初九却是一脸的淡然:“妹妹这么不知礼数,没个规矩,难道还要让我再好好教教你?”

一听到规矩,沈梦瑶立刻想到了那日被打的事,当即吓得全身一颤。

“不知祁王妃口中所说的规矩是什么?”容景曜浅笑着,满眼探究的看沈初九。

看起来,这沈府的庶女并不像外表看起来这么清纯良善。

他很好奇,能在容渊止手上活这么久的女人,到底能精明到什么程度。

沈初九盈盈一拜,为太子释疑:“身为嫡女,未曾出嫁,自然应以家族声誉为重。且身为闺阁女子,本应恪守女则,妹妹非但不这么做,还太子面前编排在亲姐,往大了说,是欺上,往小了说,妹妹这是将沈府的名声放在了何处?”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祁王妃!

容景曜呵呵一笑,“那依祁王妃的意思,梦瑶如何做,才算以家族声誉为重?和本宫划清界限吗?”

听到这话,沈梦瑶像是怕极了容景曜会放开她,死死的抓着容景曜的衣袖。

沈初九又是一拜,“太子殿下重了,初九相信太子殿下心中已有定夺,初九不敢多嘴。”

容景曜呵呵一笑,“既然祁王妃都这么说了,那梦瑶,王妃如何待你,你便如何待她便是!”

这话分明就是要为沈梦瑶撑腰了!

沈梦瑶的眼中瞬间划过一抹大仇得报的快感,当即放开了太子的衣袖。

而后端着姿态,来到沈初九面前,只说了两个字。

“跪下!”

沈初九被她的这番动作给逗笑了,“我若不答应呢?”

“放肆!你这是连太子哥哥都不放在眼里了!”

沈梦瑶说着,抬手便朝着沈初九的脸上扇了过去。

岂料沈初九微微一侧身子,抓住沈梦瑶的手腕,而后反手便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不遗余力,直打的沈梦瑶扑倒在地。

一切都转变的太快,沈梦瑶当场懵了。

这人,简直就是个疯子!竟然敢在太子的面前动手!

但太子在前,她不能和沈初九一样没有规矩,否则落个刁蛮嚣张的名声,还怎么嫁去东宫?

便看到容景曜面色一沉,“放肆!”

沈初九却不卑不亢道:“梦瑶和太子您在花园私自见面,太子殿下shen份高贵,若是因为我家妹妹,污了您的名誉,这可是得不偿失的啊。初九都是为了您的名誉着想,还请太子殿下三思。”

嘶……

容景曜暗暗吃惊。

这女人说话,句句挑不出毛病来。

都道天启国一半的兵权都在沈宏远的手上,若自己此时和沈家嫡女私会,传到父皇那里……

“太子哥哥……”

沈梦瑶那抽泣的声音穿进了容景曜的耳中,他只觉得这个女人和面前这位祁王妃,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

.

-->>

但他实在不能做事不理,毕竟沈梦瑶是沈家嫡女,若自己想和沈家关系稳固,这个女人……少不得。

容景曜冷声道:“祁王妃沈初九公然殴打沈家嫡女,虽事出有因,但于理不合,故罚你抄写沈家家训五遍,十日后,送去我东宫。祁王妃可有异议?”

聪慧如沈初九,又怎会看不出容景曜的意思?

当下福了福身子,“初九不敢有异议。”

“今日小惩大诫,若再敢做出此类事情,本宫决不轻饶!”

沈初九将头压的很低,藏住了唇角那份不削的笑意,“是,太子殿下,初九谨遵教诲。”

容景曜这才弯身扶起沈梦瑶,甚至出手弹了弹沈梦瑶裙摆上的灰,“别哭了,先回去洗把脸,换身干净衣服,本宫在这儿等你。”

“可是!”沈梦瑶还想说什么,却被容景曜那副温情样子给压了下去。

“听话。”

“那太子哥哥,我去去就回。”两次落了下风,沈梦瑶这次真学乖了。

沈梦瑶当真就那么走了,容景曜直等那么身影消失在花园,才将目光落在了沈初九的身上。

“却不成想祁王妃竟是如此巧善辩的主。”容景曜似笑非笑的说。

沈初九放低了姿态,“多谢太子殿下夸赞。”

容景曜看着沈初九,略带惋惜道:“只可惜如此巧善辩的主,却是个活不长了。”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