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过来捶肩

小说: 王爷狂宠倾城妃 作者: 沈初九容渊止 更新时间:2021-11-15 字数:2251 阅读进度:11/436

扑通,扑通……

容渊止的脸近在咫尺,沈初九张大了眼睛,心狂跳了起来。

他的鼻息喷涂在她的脸上,一张小脸顷刻通红。

她、她这是怎么了?

容渊止的瞳孔狠狠一缩,呼吸都跟着一滞。

那柔软触感就在唇间,让人欲罢不能。

一颗种子便在他的心底悄然扎了根。

——

就在沈初九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

哐~!

书房的门被重重的踹开,灿阳手提一柄泛着寒光的刀,站在了门口。

在听到屋里的响动之后,他的精神瞬间紧绷了起来。

王妃要刺杀主子?!

抽刀踹门,然后就惊呆了……

他看到了什么?

自家主子扑在王妃的身上,两个人正紧紧贴在一起……

这……主子这是……

唇分,便见容渊止略一抬头,看了灿阳一眼。

只一眼,就让灿阳只觉头皮发麻,整个人像被雷劈了一样,僵在了原地。

冷绝眼眸,不寒而栗!

“属、属下该死,属下什么都没看到……”

灿阳硬着头皮说完,想腾出手去关门,慌乱中,长刀却几次入鞘未果。

最后干脆咬住刀柄,双手一拉,带上了门。

容渊止双手一撑,从沈初九的身上翻了下来,坐到地上。

再看躺在地上的沈初九,整个人似乎灵魂出窍了般,呆愣愣的,整张脸红的像熟透的虾子。

“还不赶紧扶本王起来!”容渊止不悦道。

还在怔愣的沈初九这才回过神来,翻身从地上爬起来,这才殷勤的将容渊止挪到了椅子上。

刚坐下,容渊止一抬手指了指不远处桌子上的茶水。

沈初九来不及多想,马上去端了茶盏递到容渊止面前。

就见容渊止漱了漱口,吐在了一旁。

漱、漱口?

沈初九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

什么意思?

这明明是她吃亏了啊!

怎么好像成了她占了这大猎狗的便宜?!

拽起袖子擦了擦唇,沈初九恶狠狠的瞪了容渊止一眼。

却听容渊止说道:“去拿东西,处理干净了。”

沈初九紧咬着唇,忍着不让自己发作。

这一刻她没别的想法,只想把这个狗男人的头拧断!

看着沈初九那副吃瘪的样子,容渊止的眸光忽闪。

抬手一挥,却是放过了沈初九:“滚!”

这一次沈初九也不再行礼,转身气冲冲的直接走了。

书房中瞬间安静了下来,容渊止眼角却不着痕迹的攀上了一丝笑意。

那一抹馨香萦绕,唇间还隐隐藏着的柔软……

他下意识的抿了抿。

——

翠儿一直在厢房门口候着,见沈初九回来,兴高采烈的迎了上去。

“小姐,你终于回来啦。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祁王将您给扣下了。”

沈初九点了点头,也不语。

坐在厢房里发着呆,直到翠儿叫了好几声才回过神。

“小姐,小姐?”

“嗯?”

“小姐,夜深了,您快歇息吧。明日一早还要去医馆那边,姨娘看到小姐黑个眼眶,又得心疼了。”

沈初九任由翠儿拆去了发饰,躺在床上。

这一夜春风,也不知吹进了谁的梦里……

次日一早,沈初九起床正准备出门的时候,灿阳迎了上来。

“王妃,王爷有请。”灿阳恭敬一行礼,抬头却将沈初九吓了一跳。

“你的脸上……”那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谁揍的?

灿阳讪笑一声,“昨夜和兄弟们操练,结果一时失手。”

灿阳脸上笑着,心里却比吃了黄连还苦。

昨夜子时,他家主子突然起了兴致,坐在院子里要看大家操练。

什么操练,自然是他一个,操练侍卫一群。

本来以他的身手,单挑十个八个侍卫不在话下。

可每次他占点上风的时候,主子都会轻咳一声。

吓的他每每失手,最后干脆放弃了抵抗,脸上身上可没少挨拳头。

吃惊过后,沈初九难免有些失笑。

心道这灿阳,估计是因为误闯书房,遭到容渊止的‘打击报复’了。

这一回忆,又想起了昨晚的场景,沈初九的耳根一红。

她叫来翠儿,叮嘱道:“去陪夫人说说话,有什么事,过来通报我。”

“翠儿姑娘柔弱,不如我派弟兄们一同前去吧。”灿阳说着,叫了个侍卫过来。

沈初九点点头,并无异议。

跟在不住揉脸的灿阳身后,去了容渊止的住处。

.

-->>

往日里都是去书房诊治,这还是她第一次进他的住处,清雅淡质。

便见容渊止破天荒的坐在院子里,身后是一颗木棉树,阳光穿过树枝,星星点点的撒在他的身上。

男子微眯着眼,靠在椅子上,难有的恬静。

“主子,王妃到了。”灿阳说完,立刻识趣的退出了院子。

他的脸还疼呢,往后都不想操练了……

沈初九行了一礼:“殿下!”

容渊止眼皮都未曾抬起一下,只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不知祁王唤初九来有何事?”

“过来捶肩。”容渊止的语气不容置疑。

沈初九一时气结,那么多下人不去用,非得叫她过来捶肩?

深吸一口气,缓了好半晌之后,才说:“殿下,清晨宜锻炼,不宜按摩。”

容渊止只瞥了沈初九一眼。

沈初九叹气,又福了福身:“是,殿下!”

绕至身后,小拳头轻轻的砸在容渊止的肩头。

她十分想加大力道捶死这条大猎犬!

心里想着,却忽略了容渊止唇角藏着的那抹笑意。

容渊止享受着沈初九侍奉,每每看到这女人吃瘪,他的心里便莫名有些欢喜。

风吹树叶,带起轻轻的沙响,如同一双柔弱无骨的手,撩在某人的心头。

仰头望天,这一刻竟让他这般的安宁。

容渊止忽然觉得,若能一直这样宁静,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

“小姐,小姐!”

是翠儿的声音。

沈初九如若没听到一般,继续捏着大猎狗的肩膀。

这般姿态让容渊止很是受用,当下便抬了抬手:“去吧!”

“是!”

出去时,看到灿阳拦着的翠儿。

翠儿一张小脸满是交集,眼泪汪汪的样子让沈初九莫名的心头一紧。

“怎么回事?”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