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去接男朋友

小说: 我有一颗妖怪心脏 作者: 软软喵 更新时间:2020-11-22 13:09:22 字数:3283 阅读进度:17/74

乳芽今年才五岁,虽然年幼,但他们妖怪向来早慧,更别说他现在被迫推到了狼王的位置上,被迫成熟起来,很多事情就算不说他也明白。

他此时站在众人身后,白衬衫背带裤,看起来乖乖巧巧,脸上带着孩童独有的婴儿肥,一双眼睛清澈见底,虽然还是个奶娃娃却已经能初见他长成后俊俏的模样。

此时他一眨不眨的望着三人,倒叫他们三个大人生出几分心虚。

金鹰招手让他过来,笑道:“我们正讨论你父王的事情呢,是你盛妤姐姐觉得占了你父王的内丹愧疚万分,食不下咽,正好你过来就劝劝她吧。”

一旁的盛妤一脸惊悚,这当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话题扯开还极为生硬,哪里有这么糊弄小孩子的?!

事实上,小孩子还真的好糊弄,乳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他对这件事情看得倒是很开。

他也不往金鹰那边去了,直接坐在盛妤旁边,软乎乎的胳膊抱住了她的腰,竟然真的一本正经的劝了起来:“你放心,这世间万物讲究一个缘分,既然我父王身死已成定局,如今却能帮你把性命延续下去,这就是缘分。更何况我也很喜欢你,有你在就相当于我父王在了,你千万不要介怀。”

果然小孩子是不能小看的,盛妤都没想到他竟然能说出这么大气的话来。

就看乳芽咧嘴一笑,那没长齐的小牙露了出来,十分憨厚可爱,他笑眯眯道:“怎么样?我说的是不是很有道理?之前金鹰叔叔就是这样劝我的,我听了后茅塞顿开,便在此借来一用。”

盛妤:“……”

她和霍胤齐刷刷的将复杂的目光投在了金鹰身上,霍胤嗤笑道:“良心不痛吗?

金鹰不语,笑容依旧温和,慢慢的拿起手中的玩偶站起身,遁了。

……

林兔兔这一昏迷,一直到第二日中午才悠悠转醒,在此期间饶是霍胤美貌如花,经常在盛妤眼前转悠,盛妤都没心情欣赏。

不过是一日的光景,林兔兔那张圆乎乎的脸蛋瞧着就消瘦了不少,她一睁开眼就对上趴在她上方一脸期待的盛妤,那张放大的脸差点将她再次吓晕过去。

盛妤还不知道自己给她带来了怎样的惊吓,对着她兴奋道:“你可总算是醒了,你这一觉睡得真够长久的,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林兔兔拍着胸口缓过神来,长舒一口气后想到了什么又立马紧张起来,她打量着盛妤道:“我能有什么事儿?倒是你怎么样了?我听说你被人捅了一刀危在旦夕,正想去医院找你呢,所以我这是已经来了医院?不过我怎么不记得了。”

盛妤听见她这么说愣了下,略显迟疑的问道:“你这是……不记得之后的事情了?”

“之后的事情?”林兔兔满脸诧异,她起身,这才发现自己待着的地方不仅不是医院还全然陌生,她沉默片刻后开口:“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盛妤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只能一脸求救的看向旁边一直没出声的玫妗。

玫妗抿着新鲜的露水,察觉到她的目光无可奈何的摊了摊手:“其实没有记忆也很正常,毕竟按照你们的描述,被附身后她应该是被控制的彻彻底底所以断了片。”

关于影妖的事情,他们没打算瞒着林兔兔,说起话来自然无所顾忌,当然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林兔兔自身的身份。

在林兔兔昏迷的这段时间内,玫妗和霍胤都对她体内的古怪做了研究,最后还是霍胤确定下来,林兔兔本身是一只兔妖,只不过她是人类和妖怪相交而生,只能算是半妖。

本来血统就不纯正,妖气不明显,再被有心之人给封印在体内,自然而然不容易让人发现,不过这个封印的手法研究后才发现,不是妖怪的,反而是他们除妖师的手段,因此霍胤才能如此肯定。

谁知林兔兔闻言却是脸色大变,张着嘴,半响才发出声音来:“我被附身了?”

她转而又紧张的握住盛妤的手臂,再次仔细的打量起她来,焦急道:“那你怎么样?我没做什么伤害你的事情吧?”

一见她这样的反应,在场其余两人反而心里有了数。

虽然林兔兔对此不知道,但对她自己的身份应该是有些清楚的,盛妤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道:“你放心吧,我没事的。只是兔兔,你是不是事先就知道些什么?”

林兔兔闻言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她表情十分纠结,清秀的五官因为她的纠结都皱在了一起。

她道:“我只知道学校里发生的这几起凶案是妖怪所为,而且这个妖怪身上和你有同样的气息,不过具体是什么妖怪做的,我就不清楚了。”

盛妤听见这话倒是笑了:“既然照你这么说,你难道就没怀疑过是我动的手吗?咱们学校的贴吧里那些人可都信了。”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林兔兔瞪大眼睛,急急忙忙解释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吗?更何况学校里面咱俩形影不离的,你哪里有那个机会去动手?!再说了,这尸体旁全是戾气,一看就是大凶之物,和你截然相反,不但不是你,反而像是冲着你来的。”

她这话倒是说对了,就是冲着盛妤来的。

玫妗见状扑哧一笑,调侃道:“你们两个感情倒是好。”

盛妤颇为赞同的点头:“我也是这般觉着的。”

林兔兔这才晓得盛妤是故意说出刚才那番话的,顿时哼了一声:“你就知道欺负我,还不赶紧将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告诉我?”

盛妤和玫妗对视一眼,便将她被影妖附身期间发生的都原原本本说了出来,听的林兔兔脸色变幻莫测,又青又白。

最后林兔兔长长出了一口气:“还好没真的伤到你。”转而又握着拳头义愤填膺:“只是这妖怪忒可恨,竟然都知道利用我来诱出你!这要是真的让他得逞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你!”

“这要是真的让他得逞了,你日后也就没命见她了。”

凉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两人齐刷刷转头去看,就见霍胤不知何时倚在了那里,双手插兜浑身懒洋洋的,只是他一双黑眸深邃冷漠,透着骨子里的凉薄。

说起这事儿盛妤就觉得后怕,她唏嘘道:“还好这妖怪利用你来找我了,要是附身后直接像之前那样把你杀了可怎么办?”

“他刚生出灵智的时候意识混沌,后来吃了三颗心脏有了点小聪明,就开始耍手段了,没想到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阿乌从霍胤的帽子中钻了出来。解释完后又幸灾乐祸的送了两个字:“活该。”

确实活该,这种作恶多端的妖怪没什么好同情的。

盛妤的心思却不在这里,她奇怪的看向霍胤,好奇道:“你们怎么来这里了?不是办事儿了吗?”

“小打小闹已经收拾好了。”霍胤说完,将目光淡淡的投放在林兔兔身上:“我来,是想知道关于她身上的妖气是谁封印的。”

本来看见霍胤还万分激动正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林兔兔顿时双手一紧,抓着盛妤的手臂生疼,她目光闪烁,心虚道:“我也不清楚,自从我有意识起就已经这样了。”

之前盛妤告诉她当时情况的时候,就将她体内有妖气的事情说了出来,所以林兔兔对他们猜到自己的身份并不吃惊,只是却没想到霍胤居然会问出这样的话来。

她这副模样明显是有事情瞒着,霍胤皱了皱眉,他自认自己不是那种喜欢强迫别人的,既然林兔兔不愿意说,他也就懒得再管。

看在她是盛妤朋友的份上,还好心多问一句:“你太弱了,需要我帮你解开封印吗?”

“没关系,我现在这样就很好,多谢你了。”林兔兔赶紧抬手拒绝。

她心中拼命腹诽,虽然想要帮忙是好意,但这句太弱了实在有些多余。

她这欲盖弥彰的样子,饶是盛妤也瞧出来不对劲了。

只是两人虽然是多年的好朋友,但不管是谁心底都会有些秘密是不愿意分享的,更别说林兔兔表现的这般抵触,盛妤就算满腹疑问也不忍心问出口。

见霍胤已经转身离开,她忙对着林兔兔道:“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把你的身体调养好,其他的以后再说。”

匆匆甩下这句话,她便转身朝着霍胤追去。

林兔兔望着她飞快蹿出去的身影,有一种自家白菜追着猪跑了的感觉。

这算不算重色轻友?林兔兔万分感慨。

而另一边,盛妤匆匆喊道:“霍胤!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霍胤停下脚步,侧过身:“有事直说。”

说起这个,盛妤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她犹豫道:“我明天要去机场接个人,你到时候是不是也要跟着我一起去啊?”

“你去机场接人我跟着干什么?”霍胤话刚说完就猛地意识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