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敌军太多了

小说: 我有一颗妖怪心脏 作者: 软软喵 更新时间:2020-11-11 09:21:13 字数:3398 阅读进度:6/74

霍胤刚接起电话,里面就传来一个人糙汉子的大嗓门。

“学校和警局那边的人我都给你打发掉了,赶紧的,松老说了盛妤那丫头不能在医院放着,必须抓紧时间把她带回来!”

这嗓门震得霍胤眉头直皱,十分嫌弃的将手机拿远了一点。

凭心而论,他是一点都不想接常椿虎的电话,只是他的话却令人在意。

打发掉了?怪不得这里一直都是安安静静。霍胤敛下眼眸,至于盛妤……

他可记得那一刀是直插心脏的。正常人都是当场死亡,她还能吊着一口气等他送到医院不是命大就是那东西在保护她。

不过霍胤向来喜欢和常椿虎唱反调,该拒绝还是要拒绝的。

霍胤:“无能为力,人还在手术室。”

这倒是个难事儿,常椿虎听的直皱眉。

时间不等人,但也不能硬闯进手术室,他捂住话筒和旁边人商量一番后,又恢复了气势,说道:“那先这么着,等人出来后赶紧转移,偷也得把她偷出来!剩下的等你回来再解释。”

他自顾自做了决定,说完根本不给霍胤说话的机会,雷厉风行的挂了电话。

霍胤盯着手机神色不明,倒是一旁的阿乌一双猫眼不自觉流露出同情。

“可怜的孩子,你说这人要是死在半路了,算你的还是算他的?”阿乌问。

话虽这么说,可盛妤哪有那么容易真的死,一开始没有,现在就更不可能。

霍胤对于这种弱智问题不感兴趣,敷衍应答:“算你的。真死了就说是你消极怠工跑的太慢。”

阿乌一双猫眼顿时瞪得又大又圆。

别看霍胤这人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要论厚颜无耻绝对史上第一!

它果断转移话题:“她肯定是个福大命大的,就是看起来不怎么招人疼啊,这么长时间了家人都没来。”

霍胤动作一顿,又神色如常的将手机揣进兜里。

他倒是尝试联系过,结果一个电话都没人接,是不怎么招人疼。

想不通的事情霍胤向来懒得想,他直起身子,面无表情道:“无所谓,反正待会儿就要把人偷出去。”

家人要是真的在这儿了,他反倒不好下手,现在倒是变相方便他了。

阿乌震惊了。

少年你这么愉快的就接受了这个偷鸡摸狗的设定真的好吗?!!

霍胤向来是个话少的,阿乌被他吓得说不出话来。

一人一猫不知等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医生从里面出来时,脸色虽然难看语气倒算欣慰,说:“病人的情况基本控制住了,伤口位置凶险能活下来已经算是奇迹。到底能不能挺过这一关还要看她之后的恢复程度。”

霍胤没工夫听这一堆废话,冷冷应了一声,便跟着推出来的盛妤往ICU病房里去。

等所有事情折腾下来已经是天色昏暗,月亮高悬。

病房一人一间,空荡荡的透着几分阴冷。

“我们得抓紧时间了。”阿乌语气凝重:“运气好的话兴许不会碰上他们。”

霍胤没说话,手脚麻利的将盛妤身上插着的各种仪器拔下来,捏着她的手腕往身上一抡,直接就将人抗在了肩上,手臂锢在腿窝处。

盛妤手脚冲下,鼻梁磕在霍胤的背上,柔软的腹部更是被坚硬的肩膀怼的生疼。

盛妤在昏迷中都被这波操作搞得眉头紧皱,她要是有意识,但凡有点尊严都会严厉拒绝霍胤这种扛大包的方式运输她。

霍胤根本不知怜香惜玉为何物,一旁观看全过程的阿乌对盛妤怜悯之心更胜,但它到底没提醒什么,直接从窗户越了出去,身形猛地暴涨数倍,直到与成年老虎那般大小。

霍胤紧跟其后,他长腿一跨稳稳坐在阿乌背上,一番动作盛妤又被晃了个死去活来。

阿乌的速度极快,一跃之下便是数十米,几个跳跃后医院便被遥遥甩在身后,而盛妤也终于不负众望的被颠簸醒了。

她强忍着胃里反上来的酸意,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她觉得自己正在移动,被晃得头晕目眩,胸口的痛也令人窒息,费了好大力气才挣扎着睁开眼。

结果这一睁眼就发现自己整个人是悬空的!!!

还有什么比自己被/捅了一刀后苏醒过来发现自己在飞更恐怖的吗?盛妤简直以为自己已经灵魂出窍升入天堂。

好在身体的疼痛太过现实,除了刀伤,脑袋倒立的缺氧,和鼻子被迫在霍胤紧实的后背反复磕碰等等,盛妤甚至来不及思考现在是什么情况,只觉得处境非常凄惨,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魂归故里。

但她身残志坚。

强忍着不适准备撑着手下的东西把自己上半身归位,结果刚刚努力撑开一段距离,头顶上就传出一道声音。

“醒了?”霍胤声音低沉,虽然模糊却还是结结实实的吓了盛妤一跳。

接二连三的惊吓她能忍住没尖叫就已经是心理素质过人好吧!

她克制着嗓音颤颤巍巍道:“我……我怎么会在这?我记得我好像被人捅了一刀,我还没死?”

不仅没死,似乎那种病重垂危的感觉也消失了。

这么一来她更加努力的想要起来看看自己伤势,结果手脚太软根本使不上劲,折腾了几次皆是无果,反而颠的胸口一阵阵疼。

霍胤都被她折腾烦了,直接一把掌拍过去,压着烦躁警告道:“老实点,掉下去我可不管。”

这一巴掌拍的十分自然,台词也充斥着平平无奇的霸总气息。

但盛妤却直接被拍懵了,身子瞬间僵硬,脸颊涨红,脑海中各种问题都归了零,只剩下一个。

霍胤居然拍她屁屁!!!

盛妤内心各种尖叫挣扎最后化为妥协,压下疑惑老老实实的当自己的人/肉包袱。她嗅了嗅鼻尖下好闻的檀木香,小声回道:“知道了……”

霍胤没有回答,他已经被自己手下柔/软弹性的触感惊到了。

他发现自从认识盛妤之后,这种非比寻常的意外总是经常发生,带来的还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尴尬使他沉默,本来就面无表情地脸更加面无表情。

好在两人都看不见对方的表情,这才稍稍宽慰一些。

身/下的阿乌还在奋力奔跑,两人诡异的沉默也并没有持续多久,一群不速之客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阿乌被迫停了下来。

月夜寒凉,树影婆娑。

蝉的哀鸣仿佛隔在天边,缠绕的枝蔓在月光的映照下显露几分狰狞。

两方对峙,霍胤眸光沉沉,阿乌的猫眼也扩张成椭圆形,牢牢盯住对方的一举一动。

狼的眼睛在夜晚会发亮,此时在他们对面亮起了数十双幽绿的眼珠子,阴森恐怖,令人毛骨悚然。

双方都绷紧了神经,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盛妤虽然瞧不见,但这肃杀的气氛却感受了个十成十。她不自在地动了动。

她这一动对方狼妖的视线瞬间全都聚集在她身上,刺骨寒意激的她一个冷颤。

霍胤以为她要下来,这次没阻止,反而好心的帮她翻了个身。

好不容易位置摆正了的盛妤浑身都舒坦了,本以为苦尽甘来,结果一转头又直接对上这么多绿阴阴的眼珠子。为首的那个还冲她裂了裂嘴,一口锋利的大白牙在月光下尤为渗人。

盛妤:“……”

盛妤心脏不好,她觉得自己就快过去了,可偏偏又如此顽强。

她最近到底得罪了谁,要接二连三这么搞她。

她几乎一瞬间就想到了昨晚那个要取她项上人头的狼妖!

寻仇队伍来得如此庞大,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盛妤连续咽了好几次口水才将自己的恐惧咽下去,她往霍胤身边凑了凑压着嗓子做贼心虚道:“我们还不跑吗?”

她努力分析了一下,敌军太多,友军只有霍胤。

自己作为战斗力为零的渣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而霍胤除非能像小说男主那样日天日地,宛如开挂一般利用金手指大杀四方。否则纵使他是天纵奇材身怀异术,想要一对数十也委实困难了些。

所以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霍胤闻言垂眼看向这个快贴在自己胸口的人,他长长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一小片剪影遮住了黑黝黝的眼眸,神色阴晦。可月光又偏偏给他的另半边脸拢上一层薄薄的光。阴暗交织在脸上,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美感。

此时此刻,他的眼中只有盛妤。

盛妤方才因为颠簸而出的生理性眼泪没来得及下去,一双眼眸湿漉漉的,小脸煞白,可怜巴巴的望着他,一副全然信赖,将生命交托的模样。

正常男人对上定然瞬间保护欲爆棚,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为了尊严拼死也要护住美人周全!

可惜霍胤不是正常男人。

他悠悠开口:“我跑不掉也不想打。”

盛妤立时敲响警钟。

他语气坦然,毫无愧疚的继续:“所以我打算把你交给它们。”

盛妤:“???”

阿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