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被捅了心脏

小说: 我有一颗妖怪心脏 作者: 软软喵 更新时间:2020-11-11 09:21:12 字数:3440 阅读进度:5/74

盛妤震惊之余,心里哇凉。

就目前这个冲势,她毫不怀疑自己要是摔下了楼梯,绝对会进医院里住个一年半载的。

霍胤这个心狠手辣的,针对盛妤的投怀送抱他表现的十分冷静。

但到底还是良心未泯,顿了顿后抬起来腿往侧面的墙上一搭,干净利落的在盛妤面前形成了一根人腿栏杆。

他腿长,在宽阔的楼梯间不仅能撑到墙,还要微微蜷起根本放不下。

盛妤来不及感叹,她无法减缓自己的冲击,直接就扑了上去。胸口狠狠磕到硬/邦邦的膝盖骨,险些一口老血吐出来。结果就是她两只胳膊耷拉下来像挂在杆上风干的咸鱼,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虽然狼狈,但她天生一副好皮相。

乌黑的发丝凌乱的散开,白玉般的脸颊因为惊吓染上红晕,黛眉轻颦,杏眸仿若盈盈秋水,贝齿紧张的在朱唇轻轻一咬,又纯又欲。

当真是芙蓉玉面,楚楚可怜。

就连霍胤都有些不自在的撇开了视线。

可惜盛妤此时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可口,她满脑子都是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轻轻的磨着牙。

很好,这很霍胤。

盛妤就知道!传统意义上的英雄救美是不可能的,什么少女漫里出现的怦然心动的情节更是不可能!

相比较那些,她觉得霍胤没有丧心病狂让自己摔得狗啃泥,就已经感激的痛哭流涕了。

人要学会知足。

盛妤如此安慰自己,活着就行,还要什么自行车?

美色当前,纵然可口不过片刻霍胤也恢复了以往的淡漠。

他脸庞精致,眉眼冷淡,居高临下的审视盛妤,不耐烦的轻啧道:“赶紧起来。”

盛妤缓缓回过神来。

虽然姿势难看了一些,但盛妤感受着自己身/下这条肌肉紧致,手感俱佳的长腿,还真不怎么舍得。

她甚至轻轻的嗅了嗅,果然是好闻的檀木香。

盛妤装作不经意的用手撑着腿,悄咪/咪的揩着油,在林兔兔的搀扶下恋恋不舍的站直了身子。

“谢谢,谢谢。”林兔兔充满感激的冲着霍胤半鞠躬,真心实意的称赞:“霍胤,你真是个好人。”

霍胤:“……”

大可不必。

这种好人卡他一点也不想要。

他收回腿,上面仿佛还残留着方才的触感,这种怪异的触感令他神色更加烦躁。

他冷着脸没说话,直接错过两人目不斜视地朝前走去。

简直就是将做好事不居功这一高尚品德发挥的淋漓尽致。

第三次了。

盛妤望着他的背影在心中也跟着真心实意的感叹。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

“别看了。”林兔兔圆润的脸蛋挡在盛妤面前,戏谑道:“人影早就没了,快把心收一收啊太丢人了,有那闲工夫不如好好想想墙上这个脚印怎么去。”

“啊——”

盛妤突然小声惊叫,叫的林兔兔一紧张。

林兔兔:“怎么回事儿?难不成刚才磕着哪了?”

“我忘记道谢了!”盛妤语气惋惜。

说完,她好似想到了什么,凝视着林兔兔迟疑道:“刚才那个人,你认识?”

林兔兔瞪圆眼睛,表现得比刚才盛妤摔下楼梯还要震惊,嗓子无意识拔高:“霍胤啊!咱们学校难道还有不认识的吗!”

在盛妤迷茫的眼神下,林兔兔对她无比绝望。

她恨铁不成钢说:“他可是学校有名的一朵绝世无双,淡漠凛然的高岭之花,最想被他拥抱的男人排行榜NO1!大众男神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你刚才能有幸抱到他大腿绝对够你出去吹上三天三夜!!!”

这一个接一个的头衔压得盛妤脑壳直接当机,她结结巴巴道:“不……不至于吧?你之前还说我是高岭之花了呢。”

“不冲突啊。”林兔兔说:“你是女神排行榜,他是男神,性别不一致,差别千万里。”

盛妤沉默了。

这样说,她昨天还把人家手往自己胸上按这岂不是活生生在玷污人家高岭之花?!

简直是罪过啊罪过!

还好这件事情林兔兔不知道,要不然还不晓得该有多疯狂呢。

“不过姐妹。”林兔兔又贱兮兮的凑了上来,问:“你快跟我分享一下霍男神大腿的手感,是不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好摸?!”

一想到自己方才的小动作,盛妤做贼心虚了。

她暗自咽下口水,言不由衷道:“还凑合吧,也就一般的腿。”

实际上是真的很好摸!!!

果然男神的大腿就是不一样!

盛妤愉快的决定今天晚上不洗手了!

因为这一突发事件,接下来的课盛妤听的极为混乱,整颗心都处于飘飘然状态,更没想到方才那一幕已经有八卦党拍照发到贴吧上。

那帖子比盛妤的八一八飘红的速度还要快,不过短短几分钟,就盖了上百层楼。

两个学校知名人物以这种方式同框,可想而知热度有多么被爆炸,令人震撼。

盛妤对此一无所知,还时不时的拿出自己的手看一眼,再抿唇傻笑。

爱情就像龙卷风,嗖嗖嗖的窜到了眼前。

霍胤既然就在这,她倒也不急了。。

她对自己非常有信心,在她心中这人离不开手掌心,早晚都是自己的。

初恋使人为之疯癫,为之发狂,为之百抓挠心。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林兔兔中午着急去食堂抢饭,几乎是在铃响那一刻就风驰电掣的冲了出去。

盛妤也收拾好东西哼着歌挤在放学的僵尸大队中慢悠悠的往外走,你推我搡的她也不生气。

心情好,有什么可生气的呢?

她正这么想着,胸前突然传来刺痛。

冰冷的刀刃深深扎进她的胸口,又猛地抽出,鲜艳的血迹瞬间在白色的衣衫上晕染开,鲜血争先恐后的往外涌。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尖叫,本就毫无秩序可言此时更是乱成一团,众人纷纷面露惊恐,仿佛她是瘟疫般不约而同地绕开她而行。

盛妤茫然的低下头,睫毛轻轻一抖,脸颊上褪去最后一丝血色。

不知谁在她身后推了一把,本就摇摇欲坠的身躯再也支撑不住栽倒在地。

盛妤像是才反过劲来,疼的气儿都不敢喘一下,浑身战栗。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手脚便已然冰凉一片,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种生命力从自己身上逐渐消失的感觉。

这是快要死了吗……

盛妤心头茫然。

她视线开始涣散,眼前人逃跑的脚步如走马观花般杂乱,最后只有一双黑色的运动鞋定在了原地。

……

白惨惨的光线交织着消毒水的味道,医院的急救室门口向来压抑得很。

霍胤斜倚在墙边,面色冷然,白皙如玉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快操作,显然是在打游戏。

阿乌挂在他肩头看他高端操作,忍不住嘿嘿幸灾乐祸:“你说松老要是知道他托付给你照看的人最后却因为你进了医院,你说会怎么样?”

他一只成了精的上百年老猫妖此刻缩成奶猫的形状,尾巴漫不经心的甩着,心安理得享受这绝佳视角。

霍胤皱眉,目不斜视,敷衍回他:“这事儿与我何干?”

他手指飞快,操作利落,盛妤若在定要感叹又是一场视觉盛宴。

“好歹也是你爱慕者搞出的幺蛾子,盛妤也真是白遭罪了。”阿乌边看边装模作样的感叹:“那人八成是脑子有病。”

“不认识,爱谁谁。”霍胤态度十分冷漠:“怪她自己蠢,走个路都能被/捅。再往后退一步说,那时候但凡她站稳点别往楼下摔,也不至于落到这下场。”

要说无辜霍胤也无辜,他好好走自己的路,恰巧碰到盛妤出事儿好心助人为乐,结果还助了一身腥。

被人当场拍下照片挂贴吧让人展览就算了,还因此惹出事儿。

虽然他没直接动手去接,但他肯帮忙就已经令人/大跌眼镜!谁都知道他是一个女孩子在他面前为他割腕跳楼都面不改色转身就走的狠角色,这次却是一反常态。

更别说盛妤那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落在旁人眼中,妥妥就是一枚心机深沉的小白莲!再加上最近闹的绘声绘色说盛妤是妖精的传闻,瞬间被列为霍胤粉丝集会的重点观察对象!

当然她们就算觉得盛妤是故意勾/引也不可能直接动手捅她一刀,捅人的那个神经病就是当初在霍胤面前又是闹着割腕又是闹着跳楼的那个。

对自己狠不下心,现在就跑来嚯嚯别人。

心理素质也差的离谱,捅完人后都不用警/察抓就自己先承受不住投案自首了。

最后霍胤总结性的说出了四个字:“算她倒霉。”

是挺倒霉的,盛妤这两天不是被杀就是在被杀的路上。

阿乌唏嘘:“可能这就是命吧,不过我总觉得这里面有阴谋。”

它还准备具体分析一下,霍胤的手机却突然响起。

霍胤令人眼花缭乱的天秀操作被迫终止,手机上跳出来的人名令他下意识一皱眉,几乎是条件反射按了挂断。

下一秒,再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