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6章 头大

小说: 无敌复制系统 作者: 宝哥 更新时间:2020-08-01 21:44:58 字数:2147 阅读进度:1696/1734

“既然咱们双方没有什么好叙旧的,那我们就直奔主题吧,这次我们又发现了佛山无关的语言,而且他们的势力还非常强大,所以我们希望你能够带领你的军队出击,他们出现在了最北方的城市,那里天气比较寒冷,各种各样的,麻烦也比较多。

这也是调查局开会的结果,如果您不同意的话,恐怕这件事情会有不小的代价,并不是说我逼迫你做这件事情,实在是除了您之外,其他的人都不怎么适合,所以这是我想要说的,北方的城市跟您现在这里不一样。

这里最大的威胁或许是野外的凶兽,但是北方的城市就完全不一样了,北方的城市最危险的就是当地的气候了,不要以为韩老师简单的事情,如果要在野外没有一些支持的话,恐怕所有的人都会坚持不下去的,我们的调查小分队也因为寒冷损失超过50%以上。”

听到这个事情之后,刘宁感觉到自己的头都大了,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呢?

先不说你们这些人的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动不动就让自己去做点事情,也不知道你们心里想的是什么,难道我欠你们的吗?

明明这件事情又不是属于我的。

这属于你们调查局的事情,其实在刘宁的心里,也不希望这件事情被公布出去,也希望能够用最小的代价把他们给摁住,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你以为这件事情那么容易吗?

上一次的事情闹腾成那个样子。

纯粹给你们调查局有直接的关系,你们调查局在做事情的时候,并没有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给分析清楚,只想着依靠强横的实力给压过去,如果要是你们自己的人出手的话,随便你们怎么做就是了,但问题是你们想要别人出售,这也是个非常无奈的事情,暂时没办法走。

现在还要我带着我自己的护卫队过去帮你们解决这件事情,天底下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吗?

如果要是我的人损失了该怎么办呢?

难道你们会管这个损失吗?

你们调查局应该不是慈善机构吧,所以听完了朱丽小姐的话之后,刘宁冷哼了一声,脸上极其的不自然,你们以为你们是什么?

还要用最高层的实力来强压给我吗?

到了刘宁现在这个地步,不管是任何人叫他做事情,都必须得有商有量的来,如果要是使用政策强压的话,估计刘宁也是会反抗的。

况且现在刘宁也不害怕调查局,你们只不过是最高层手里的一条狗就是了,他们叫你们怎么叫唤你们就怎么叫唤,你们跟最高层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可缓解的地方,咱跟最高层就不一样了,虽然咱现在还不是最高层,但是在有些层次上。

咱做事情也是非常不错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刘宁才敢对调查局的人吆5喝6的,这也主要是因为咱没什么好怕的,你们这些人对别人是狐假虎威,对真正有实力的人没什么能耐的,所以对于这些人的要求,刘宁真的是不想去做。

你们要是能把自己内部给弄干净了也行,上回说是走路到现在还没有查明白,我们付出一点努力也没什么的,毕竟也是为了所有的老百姓,但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我们的努力被辜负了,总得有人负责才行吧,总不能这次没有查明白了。

马上又要开始一次行动,那么这次行动如果还有损失的话,谁应该来负责任呢?

想起这个事情刘宁就感觉到郁闷,这就是你们调查局的失职,本以为你们上面也要调查出来,谁知道经过几个月之后,你们竟然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天底下有那么健忘的组织吗?

除了这个就是另外一件事情,竟然想让刘宁带着自己的队伍前往,刘宁的队伍,是如何组建起来的?

他比其他的人更加清楚,这是自己含辛茹苦组建起来的,先不说花了多少的钱,光是里面的这些人,刘宁得到就费了很大的心思了,再说这些人的装备。

那是动用了多少关系才弄过来的?

现在你一句话就要让他们上战场,并且没有说我能够得到什么,这些事情也实在是太搞笑了,真以为我是你们的下属吗?

就算我是你的下属的话,那也得给人家一个讨价还价的机会吧,刘宁真不知道该如何说调查局的这些混蛋了。

他们感觉全天下的人都是围绕他们来赚的,只要是他们想做这个事情,随便给你下达一个命令就可以了,如果要真的是这个样子的话,那恐怕有些事情也就没的说了,在这样的状态下,有些事情还真是这个样子,所以也就没什么了,每个人也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朱莉小姐,你果然是没让我失望,你说出来的这些话让我无比的失望,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你在威胁我做一件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我认为很多人都在尊重我,包括我的竞争对手在内,他们不会强迫我去做任何一件事情,而你竟然在这样做,还要带上我的护卫队。

你知道我的护卫队是如何组建起来的吗?

你知道我在上面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吗?

你知道我对你们调查局有多么的不满意吗?

如果要是全部都知道的话,那我请你回去好好的想想,你认为今天你做的事情对不对?

如果要是你认为你做得对的话,那我就到京城去把你的上司给抓出来,我可不管你们调查局是个什么情况,我必须要为我自己负责,这件事情赖上我吗?

凭什么要我去做?

而且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我并不属于你们的编内人员,做任何事情我也有我的自由度,如果你继续这样对我说话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念咱们的感情了,至少我认为我们之间是有感情的,当然在你的心里是个什么样子我就不知道了,毕竟你看着我,我也不知道你心里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