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遗传病

小说: 我胎穿之后,整个山沟沟都暴富了 作者: 笔枝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2433 阅读进度:178/184

“你们兄弟以后若是愿意继续伺候我们姐妹,我们可以给你们银子。”阿其玛被打的鼻青脸肿,趴在地上一身狼狈还不忘插话。

众人面色复杂,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好。

“呸,你们阿家穷的叮当响,有屁的银子。”乌树往阿其玛身上呸了一口唾沫。

“你家不是有,我嫁给你就有银子了。”阿其玛不知死活的接话。

乌树被她的无耻惊到了,一时竟是不知做何反应,其他人也是一脸震惊,三观再次震碎。

最后阿其玛和陈其红姐妹毫无意外的被群殴暴揍了一顿,乌树父子恨不得直接将她们打死,不过阿其玛的父母和阿其红的丈夫得到消息赶来了,也不知是谁给他们传的信。

阿都带着族人过来阻拦乌图等人,“好了,乌图你们撒气也该撒够了,一群大男人打两个女人像什么样子?”

乌图气笑了,“阿都你还有脸来,今天我就是打死你的两个女儿也没人敢说什么,成亲当天就敢出来会情郎活该被打死,应该骑木驴浸猪笼,被蛊虫反噬而死。”

自知理亏,阿都被骂的老脸一阵青一阵白,还好现在是黑夜,大家看不清他的脸色,让他不至于过分难堪。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让人把两个女儿扶起来,每人打了一巴掌,用了十成的力道,直把两个女儿打的嘴角出血。

“爹,爹我再不敢了,你别打,我以后真的不敢了。”阿其红和阿其玛异口同声求饶。

阿都一口气堵在胸口,差点把自己憋死,不过最后又泄掉了,他深深的叹了口气,颇为无奈。

“乌图你放过我这两个女儿吧,聘礼我会全部退给你,你平时送的礼我也会全部退还。”阿都整个人似乎苍老了十岁。

乌图冷笑,阴沉道:“你女儿干出这种事,原本就该退还所有的聘礼,甚至还要补偿,若是不能让我满意,这件事没完。”

“乌图,我家就这点财力,聘礼一分不少的退给你,但补偿却不可能,你不要逼人太甚。”阿都气恼的低吼。

乌图杀气滕腾,声音越来越大,“非是我要逼你,是你们做的太过分,不但浪费了我儿子的时间,还害乌家丢人现眼,这一切都是你的好女儿作出来的,要怪就怪你自己教女无方,必须赔偿。”

两边人马吵着吵着差点又要动手打起来,最后还是阿都喝止了没让大家动手,他一脸沉痛道:“都别吵了,我说实话吧,阿其玛和阿其红她们俩个脑子有问题,有精神病。”

“什么鬼?你到底想说什么?”乌图瞪着他。

阿都沉默一瞬,解释道:“我夫人她祖上有家族精神病史,她曾祖母和母亲都有癫病,一发病就会做奇怪的事,不是她们想这么做,是控制不住。”

乌图将信将疑的求证,“可你的夫人却是正常的,你岳母也没有做出给男人下蛊,逼男人和自己睡觉的恶行,也未听说过令夫人祖母她们有做出不耻之事。”

“我夫人没病,阿其红姐妹是隔代传,我岳母不会找情郎,但她会偷别人的孩子当小猫小狗来玩,玩厌了就把小孩杀死,后来我岳父就把她关起来不让她出门。”

至于曾祖母发病是什么样的阿都不肯说,实在难以启齿,毕竟都是已经过世的长辈,不好再败坏她们的名声。

曾祖母经常会脱光了衣服乱跑,光着身子一边唱歌一边蹦跳着到处瞎跑,这种事绝不能传出去。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是你做人不厚道,明知道阿其玛姐妹有疯病你还想把她嫁给我家乌树,你这是骗婚,无耻。”乌图气的差点又要动手。

乌树也气坏了,他指着阿其红的丈夫说:“你与阿其红成亲这么多年居然没发现她有疯病?”

务实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家里穷的丁当响,他闷声回道:“我知道,但我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家太穷了,我长得也丑,没人愿意嫁给我,哪有我挑三捡四的份,我只要确定阿其红生的孩子是我的就行了,其他的我只能忍了。”

乌树一噎,随后又好奇道:“你怎么能确定孩子是不是你的?”

“也没有特别的法子,就是想让阿其红给我生孩子的时候,那几个月我会守在家里看住她,不让她出门,直到她怀孕生下孩子。”务实很光棍的说,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反正他早就不要脸了。

阿其玛顶着一张猪头脸,大着舌头说:“乌树如果你能和姐夫接受姐姐一样接受我,我也可以给你生孩子。”

“呸,滚远点,别靠近我,谁稀罕你给我生孩子,我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要你生的孩子。”乌树想到她祖上有遗传的疯病就一阵胆寒,也很愤怒,有疯病也敢要他家的聘礼他说亲,可恶。

宋长乐一行人就在不远处的树杆上躺着一边休息一边看他们争吵,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事情才解决。

阿都归还乌家所有的聘礼,但不会给任何赔偿,要赔偿就是让乌家把阿其玛带走,要钱没有。

吵也吵了,打也打了,乌图也不能把阿都杀了,最后只能捏着鼻子妥协。

“算我们乌家倒霉,赔偿我们不要了,以后你们阿家的人出门小心点,别让我们遇见,否则见一次打一次,还有你们两个小白脸,乌家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乌图撂下狠话就走了。

乌图等人走后,阿都又逼高建娶阿其玛,“就算是阿其玛对你下了蛊,那也不能改变你睡了她的事实,她的清白给了你,你必须娶她,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高建梗着脖子硬气道:“我不娶,你杀了我也不娶,阿其玛早就不是清白之身,谁知道她和多少男人鬼混过,你找别人当女婿吧,我情愿去死。”

“被下蛊的时候都没死,现在却想死,你忽悠谁呢?”阿都冷笑,他当然知道自己女儿早就不清白,但那又怎样,高明无地位无背景,他就是吃准了对方无法反抗,就是欺负他。

高建不欲多说,闭上眼冷声道:“你杀了我吧,我以前怕死,但现在想通了,娶你女儿不如去死。”

“你也杀了我吧,我也不想活了。”高明也抹着泪求死。

阿都气的心口一痛,阴狠道:“想死?没那么容易,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

眼看着阿都要对高建高明两兄弟下生死蛊,宋长乐终于看不下去了,一个闪身跃过去,制止了阿都的行为。

“既然他们不肯娶你女儿,就放过他们吧,别仗着擅长养蛊一言不合就要对人下蛊,这种习惯不好。”宋长乐一脸不赞同。

阿都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一般农户,他见宋长乐穿着锦衣,相貌俊美秀丽,一看就身份不凡,“你是谁?为何要管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