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软玉入怀,大难临头

小说: 我才不是毒奶呢 作者: 乾泽 更新时间:2020-09-16 14:51:06 字数:2486 阅读进度:140/176

“可是大姐,我根本打不过你啊。”

如今叶临渊站在计山晴三米开外的地方,现在就算是再要打过,等他冲过去之后也该是负伤累累了。

况且就算他冲过去了又如何,到了这女人身前,论拳掌功夫也不是她的对手,纯粹是浪费时间。

‘还不如就此认输,卖弄玉宗一个人情。’

叶临渊心念一起,干脆就转身看向裁判长老:“这位前辈,我……”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计山晴就朝他冲了过来,周身燃烧着湛蓝色火焰。

叶临渊不知道这丫头在执拗个什么,硬着头皮就把话说完了:“认输!”

这两个字刚刚响起,计山晴也就到了他的面前。

由于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叶临渊闪躲不及,只好是双臂横档在身前,准备硬接她这一击!

轰!

论仙台上又是一阵绚烂的火焰迸发,叶临渊紧咬牙关,将妖帝功法在体内运行到了极致!

可就算是如此,他还是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像是被架在火堆上炙烤,难受到了极致!

可就在下一瞬,叶临渊似乎感到怀里多出了一块香软的柔玉,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直到周围的温度不断下降,他才缓缓睁开眼,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

他满眼尽是不可描述之物,只要这些东西稍稍在心里想起,就会变成模糊至极的马赛克。

那计山晴,就这么一丝不挂的倒在了他的怀里……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叶临渊一时间手足无措,可还是急忙从玉佩里取出自己的衣裳给她披了上去,下一瞬那卿铃就出现在了台上,怒目而视的看着他。

“前辈,这可不关我事!我可都先认输了,是你徒……”

那卿铃的眼神愈发的寒冷,让叶临渊不敢再说下去,只能是闭着眼将怀里的柔玉递了出去。

他觉得手中一轻,这才缓缓睁开了眼,而计山晴也不见了踪影。

估计是被卿铃收进了星域之中,这么说来眼前的这位美妇人也是一位七品星君?!

“你叫叶临渊是吧?”卿铃的声音冷冷响起,甚至都没去提关于胜局的事。

叶临渊不敢怠慢,拱手回应:“是,晚辈是叫叶临渊。”

“可有婚配?”

“晚辈早已心有所属。”叶临渊眉头一皱。

‘听卿铃的语气,莫非是想将计山晴嫁给我?这可不行!’

“哦?看来你是不知弄玉宗的规矩。”

卿铃向前走了几步,站在了他面前:“不过看在你是故人之后,就不逼你了。

自己挖一眼断一手,我就饶了你如何?”

“前辈未免有些欺人太甚!”

叶临渊抬起头看着她,干脆从玉佩里将那九枚火精取了出来,单手握着递到卿铃面前:“若是前辈想要赔礼,这九枚火精您收回去就是了。

挖眼断手的事,还请前辈不要再提。”

虽说这九枚火精掏出去,让他心疼不已,但要是不想这位星君纠缠下去,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

“小子,你莫非以为我是贪图这九枚火精不成?”

卿铃反问一句,长袖往后一甩,满满当当的奇珍异宝妖核星晶充斥在论仙台上:“若是你肯入赘我弄玉宗,这些都给你又如何!”

“前辈的丈夫,莫非也是这么买来的?”

一袭红衣飘落,稳稳的落在了叶临渊身旁,她瞧着卿铃一笑:“若真是这样,那前辈大可将这周围见过你徒儿皮囊的男子都买了,全嫁给你徒儿。”

“黄毛丫头说话口无遮拦。”

卿铃冷笑一声,对唐云妙也不客气:“这么着急下来护住这小子,莫非你俩早有奸情?”

“听前辈的语气,似是对奸情一道颇有研究,就这么瞧了我二人一眼,就能一口断定。看样子该是其中妙手。”

“呵,天剑宗的人什么时候也这么不讲礼数了?”

“以君礼待君,以臣礼待臣。”

唐云妙朝着卿铃拱手一笑:“对待前辈,自然是用前辈的礼数了。”

“行了,有话好好说。”

万剑星君的声音这才响起,他缓缓从观战席上落到论仙台,站在二女的中间,帮叶临渊分摊了些压力:“卿铃,你先将这些东西收起来,云妙,你也跟前辈道个歉,不该这么讲话的。”

刚刚听着两人讲话,叶临渊的心尖是紧了又紧,生怕这两位一言不和就打起来。

还好现在万剑星君来了,总算是有人能做个主了。

唐云妙踩着台阶就往下走,朝卿铃行了个晚辈礼:“是,徒儿向前辈赔不是了。”

“哼!”

卿铃冷哼一声,虽说她知道唐云妙是口不对心,可要是她现在还端着架子,无礼的就成自己了。

她再次一挥衣袖,将论仙台上的天材地宝都收了起来,颇为不善的瞧着叶临渊。

“先说正事吧。”

万剑星君看向裁判长老,示意让他宣布这场比试的结果。

“此战毕,仙琼阁叶临渊先行认输,胜者为弄玉宗计山晴!”

“嗯。”

万剑星君点了点头,看向旁侧的叶临渊:“你可有异议?若无异议,问天阁的问天卜算就归卿铃所有了。”

“小子无异议。”

叶临渊拱手,一副全凭长辈做主的模样,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

‘谁知道那丫头发什么疯,一冲过来就晕了,早知道是这样,自己肯定不投降的啊!’

“好,那再说说婚配的事。”

万剑星君对此毫不避讳,就看着叶临渊的眼睛:“弄玉宗的女子要么献身于丹,要么献身于器,照理说是终生不嫁的。

可若是有旁人看了她们的身子,那就只能脱离弄玉宗,嫁给那看了她身子的人。”

叶临渊一愣,脱口就问:“那若是凡夫俗子,自家兄弟,父兄叔伯看了又该如何?也得嫁?”

锵!

叶临渊只听见耳畔响起一声轰鸣,一股寒风贴着自己的脸颊就刮了过去。

等他反应过来,卿铃对他的眼神已经从怒目而视变成了横眉冷对,身边还飘着一根弯折的银针。

“这小子对弄玉宗出言不逊,万剑前辈为何还要保他?”

“少年人么,有点好奇也是正常的。”

万剑星君敷衍了一句,可还是伸出一根手指敲打了他的脑袋一下:“不过你小子的嘴真是……欠打!”

这最后两个字旁人听来是欠打,可在叶临渊耳边响起的时候却是。

“你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