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狗子的清白哪里去了?

小说: 维度侵蚀者 作者: 残酷厕纸天使 更新时间:2020-06-30 11:12:03 字数:3672 阅读进度:455/459

当白浪处理完新富贵丸的天赋传承后,原本联系清晰的【必须死】信号再次消失不见,回归遗失状态。

作为【必须死】的主人,无论相隔多远?只要同在一个世界内,并且有新富贵丸诞生,他就能必然连接信号,以主宰的身份,赐予‘富贵丸’漆黑意志的传承天赋。

但当富贵丸完成传承后,【必须死】该丢还是要丢的。不过浪并不害怕,反而开心不已。这是装备遗失吗?不!这是装备打入敌人内部,对方中出了一个叛徒!

这次任务的难度,可算是低到没边了,理应外合不要太简单,毫无挑战性。白浪一脸不屑,认为乐园这是瞧不起自己。

我白浪这么勇,是需要作弊的工具人吗?

想到开心处,他不再迷茫并且睡意全无,忍不住仰头放声大笑:“哈!哈!哈!”

怀中小二哈看到这神经病一幕,挣脱起身,看傻子一样震惊注视他,眼中流露出‘都这么晚了,你?不睡觉吗?’的灵魂质问。

白浪哪里在乎它的感受,手捧起小狗子举高高,摇一摇,接着又拿回来亲了一口,认真对它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不如……让我们来做个小手术吧!”

“呜?”

小二哈疑惑的歪头,天真的大眼睛中流露出不解与迷惑,不该是让我们来做个小游戏吗?

“祸根切除手术!你还小,不懂的祸根的危害,早日挥刀,斩断烦恼根,他日狗林称雄,岂不快哉?”

“呜汪!呜汪!”

别看狗子小,懂的可不少。小哈士奇怒瞪双眼,身体惊恐的颤抖起来,毫无威胁的咆哮着,急促乱叫,似乎在努力维持自己的威严。

“哈哈,你怕了!不过没关系,我这也是为了高文着想啊。虽然你不是狗种泰迪,但哈士奇也不行啊!快让我帮你铲除烦恼根,做一条好宠物。”

白浪邪笑一声,再次举起小二哈,用大灰狼骗小红帽开门的口吻道:“来,让叔叔我看看你的╰?╯在哪里?”

“汪汪汪!”

狗子发疯般奋力摇头,拼命挣扎。无果后,它一双小爪子努力向下伸去,竭力遮挡,奋不顾身的阻拦白浪那犹如实质的邪恶视线。

绝望!大危机!

“去去去,都是男孩子,你害个什么羞?”

浪捏住它的小爪子,还没发力就轻松拽开,然后露出疑惑表情:“咦?你的G2哪去了?”

“呜呜呜……”狗子拼命挣扎,眼中流露出痛苦之色。

过了片刻,他才恍然,意识到什么:“哦!难道太小了?所以你才这么自卑?”

“汪汪汪!”

狗子焦急的狂吠,彻底炸毛,疯狂起来。可惜小奶狗太奶了,起不到半点恐吓效果,反而火上浇油,助长了白浪嚣张气焰,让他更加变本加厉:“快快快,你注定是逃不过这一劫的!放心吧,我可是老战地医生了,经验丰富,技术高超,?╰ひ╯领域最专业的,沉沦魔都夸我活好。……咦,你没有?你是条母的?”

“呜……”

小二哈眼中泛起泪光,绝望的伸出双爪,遮住脸,羞愧的低着头,一副清白不复,狗子不想活了的模样。

“我次奥!”白浪表情一僵,看到小二哈如此人性化的表现,心中突然生出负罪感。居然是个女孩子?!这下玩脱了,怂妹会恨我的。

白浪脑子一转,连忙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咳咳咳,你不要有心理负担,我说过了,我是一名专业的医生,一切都是非常正常的医学领域问题。”

随后半个多小时,无论白浪如何解释,小哈士奇都不再理会他。

白浪也感觉自己脱了,小家伙主动靠近自己,他却威胁恐吓对方,心中过意不去,主动诚恳道歉后,又送上一根火腿肠示好,结果被对方狠狠咬住拇指,怎么都不肯松口。

可惜怎么努力,也破不了防。太弱了。

第二天,白浪早早起床,努力插鱼,又打了几只叫不上名的动物,精心烹饪犒劳小狗子,好言安抚,诚恳认错,努力顺毛撸,终于将对方安抚下来,重新抱在怀中不再反抗挣扎。

但莫名的,狗子身上流露出一股哀伤幽怨……怎么也消除不掉。

这个上午,白浪仔细巡查搜索,找到了根部留下的痕迹,锁定大致方向。但他并没急着动用卧底‘秋道猪肉丸’,而是打算先一步与队友们汇合。

然而令他不安的事情发生了,他一直等到午饭结束,卷轴24小时重置完毕,却没能召唤出一只忍兔。

怂妹随身携带的‘通灵卷轴’失踪了!

原本,卷轴被高文随身携带,白浪无论身处何处,都能正常通灵出忍兔。但此刻‘通灵术’失效,只有两种可能:

A卷轴被存入储物空间,与现实世界隔离;B:怂妹被俘,卷轴被根部封印起来。

怂妹为保证交流通畅,以及小姐姐那一组随时可以使用‘替身术、通灵术’,从不会将卷轴收起来。

“糟,给不会是B选项吧?”白浪转头,看向趴在一块烤肉上,依旧在大啃的小奶狗,说道,“喂,你和主人分开的最后一刻,高文被敌人抓走了吗?”

“呜?”傻狗歪头,一脸茫然。

白浪追问:“你不知道吗?你的主人出事了!你难道感应不到?”

“汪!”

小狗摇头,一脸骄傲。它什么都不知道!

白浪有些心烦:“蠢狗!”

“呜呜呜……”

小狗呲牙咧嘴,站在一块烤肉上,威胁起白浪。

“不能再等了,必须……咦,等等,怎么就给忘了?”白浪眼睛一亮,忽然想起一样事物。最近忍兔聊天聊得太嗨,他把那个功能简陋的吊坠给忘了。

仔细检查储物空间,他将一串银质的小天使项链取了出来。

看到此物,站在烤肉上的狗子怪叫一声,惊恐的蹦到地面,发了疯似得向远处逃窜。

“等等!回来……嗯?”

白浪本是要追狗的,但手中项链却突然转动。那个白银小天使的手臂在空中旋转,受到磁力吸引一般,牢牢指向奔跑中的小二哈。

白浪脚下一发力,身体瞬间极速挪移,出现在狗子奔跑的前方。

看到他的身影,小奶狗二话不说,调头就往另一个方向跑。

白浪没有动,而是看向手中吊坠,果然又转了方向,还是指向小狗子。他心中啧啧称奇,再次挪移。

随即,白浪形如鬼魅,瞬间出现在奔跑缓慢的小哈士奇前后左右,将它团团围住。而手中的吊坠,始终将手指向这只小狗狗。

发现自己终究是逃不脱后,小狗彻底丧了气,瑟瑟发抖,双爪捂住脑袋,掩耳盗铃趴在地上,绝望的一动不动。

白浪也停了下来,站在它身边,表情愈发诡异起来。

他弯下腰,提起双爪捂脸(*/ω\*),不敢抬头与他对视的小狗子,眼睛一眯,心中想到了许多。

接着,浪左手吊坠,右手二哈,不断在空中调整位置,银质天使总是对着它指来指去。于是浪试探的问道:“高文?”

“呜呜呜!”

狗子剧烈的颤抖一下,接着捂脸(*/ω\*),瑟瑟发抖,以爪遮面,不敢见人。

见狗子拒绝交流,白浪恐吓道:“抬头看我,不然扒你裤……咳咳,扒你腿了啊!”

“嗷嗷嗷!”狗子瞬间被激怒了,恶狠狠咬住他的手,羞愤欲绝的对视,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白浪却不为所动,嘴角抽搐道:“真的是你?”

“呜!”悬在半空的小二哈丧气低头,眼神挪到一边,不敢与白浪对视,盯着草丛中的野花猛看。

“咳咳咳,你倒是先变回人啊!昨晚的事情,那个……咳咳咳,什么都没发生,对不对?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专业的医生,给小动物做一个体检什么的,再正常不了,对吧?”

白浪一脸蛋疼,这?都是什么事?你变成狗,你倒是说出来啊。早早变回人样,至于闹那么多误会,搞得这么尴尬吗?你?做了狗,居然还恬不知耻的对我卖萌?

狗子一脸绝望、麻木,神情呆滞,不为所动的伫立在风中,身影萧瑟。它承受着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痛苦。

“咳咳,我负责还不行吗?”白浪一脸吃亏的说道。

“汪汪汪!”

哈士怂又被刺激到,一番愤怒狂吠,气急败坏了。狗子:谁?要你负责?

……

半小时后,在白浪苦口婆心的喋喋不休劝告+道歉下,狗子眼中终于恢复一丝神采,并在他惊叹的注视下,一点点膨胀,变成一个蜷缩在地上,委屈啜泣的大女孩。

让浪松一口气的是,怂妹身上还穿着衣服,并不是纯天然狗子那种皮毛顺滑让人意犹未尽的全果状态。不过这就更令他纳闷了,做为一名医生,他很想知道昨晚扒开的,究竟是什么?腿?还是隔着一层的安全打底裤?

“呜呜呜……我不活了,没脸见人啦……这是我最大的秘密,除了蓝蓝谁都不知道。我一生的清白啊!”

不待白浪再次道歉,怂妹一副失贞的绝望模样,双手抱住双肩,蹲在角落,率先哭丧的喊叫起来。虽然没有眼泪,但还是能感受到心中委屈、羞耻、后悔……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以为她被白浪那啥了一样。

浪更是一脸为难的憋屈,这什么事啊?!我只是和可爱的小狗狗互动一下而已,哇!没想到你变狗之后,反而更可爱了?

犹豫片刻,白浪问道:“你当时为什么不变回来?”

“你以为我不想吗?我当时根本控制不住我自己啊!连思维都浑浑噩噩,像是喝醉了一样,只有一点点模糊的意识。直到今天早晨,理智才逐渐占了上风……”

白浪听的有趣,好奇追问:“那你当时是什么状态?一条真正的小母狗?”

“你够了啊,闭嘴!我杀了你啊。我不想和你说话!啊啊啊,浪哥你不要反抗好不好,让我杀了你灭口吧!我给你钱,给你好多好多钱。啊啊啊,这次真的没脸见人啦!”

高文蹲在地上,心情非常崩溃。白浪看着他,心情非常无语:“你那是什么狗屁能力?”

怂妹蜷成一团,背对白浪,幽幽道:“德鲁伊变形术。”

日哦!那么高大上的能力,怎么被你玩成这幅垃圾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