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小说: 她为什么总有对象 作者: 无敌波霸奶茶 更新时间:2020-08-01 23:17:43 字数:3384 阅读进度:19/19

天朗气清,云层稀薄,虎儿山的日出美极了。

年轻时的卓苒做过最疯狂的事情大概就是与方思月一起通宵等日出了吧。

那日出真的很美,无怪微博上人人都热推此处的美景。红日泛白边,太阳从群山的环抱中缓缓升起。不需要滤镜的美化,随便一拍便是绝色。而方思月与她都是绘画中的好手,两人一人一个画架,伴着晨风,沾着雨露,嗅着空气中清晨的味道,静静的描绘着壮丽美景。

那日分明通宵熬夜,却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疲惫,反而异常兴奋,她们似挖掘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宝藏一般。她们画完后便将所有东西整理好塞入车尾箱之中,卓苒坐在副驾驶上,摇下窗,恋恋不舍的望着逐渐远去的顶峰。

下次若有机会,她定要与方思月在上面扎帐篷,一起看月亮数星星,再一起迎日出。

恋人的贴心,环境的舒适,生活的惬意,大概就是她此生全部追求。

卓苒刚刚偷看了方思月的画,很好看,比自己的好看多了。暗下决定,回去一定要裱起来,挂在客厅中,日夜欣赏。

卓苒与方思月下山时载歌欢唱,慢悠悠的绕过一个个弯道,轻飘飘的踩着油门。方思月握着方向盘,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卓苒,而卓苒难得的不再绷着脸,带着日出的绚烂喜迎方思月的注视。

“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勤俭持家。”方思月宠溺地说道,她伸手揉了揉卓苒的脑袋,再牵住她细腻的手。

卓苒的手仿佛天天泡在牛奶里一样,细白嫩滑,只有中指处微微凸起一块小茧,还是因为长年握笔而留下的。

这样的一双好手,摸了一次就会爱上这般嫩滑的感觉。

方思月正因为这样,才主动开车,做卓苒一辈子的车夫,不让她的手接触太多东西。

弯弯曲曲的山路终连成一道望不尽头的直线,情人眼中的情爱能让人溺死在爱情的汪洋之中。

喜欢是真的,人性也是真的。

可一切发生的就是那么突然,潜意识的举动只藏在一个眼神之间。

“苒苒,刹车坏了!”

“你一直开,别转弯。”卓苒格外淡定的说道,她眼睛紧紧盯着前方,生怕突然冒出早晨务农的人或者与她们一样欣赏虎儿山美景的人。

“怎么办?”方思月看向两旁,寻找着可以减速的东西。

“思月,别慌。车速很快,你要……”卓苒努力安抚方思月,她不会开车,就算会开车也无济于事,刹车坏了这种突发事情,又能怪谁呢。

“刚刚下坡,我踩了油门……”方思月小声地说道,她的眼睛盯在前方的一处,咬了咬牙,打转了方向盘。

卓苒皱了皱眉,寻思着刚刚那么多弯,方思月是怎么做到踩油门的。她还欲说些什么,忽然被弹出的气囊震晕了。

再醒来时,卓苒鼻腔中全是消毒水的味道。

眼前一片苍白,只有依稀几张人脸晃动。

冰冷的器材在她身上游走,最后化作一声声叹息。

卓苒醒来后第一眼看清的是在身边哭肿了眼的母亲与铁青着脸的父亲,随后看到的是一群披着白大褂的医生。

“卓小姐,您的手……”

“她怎么样了?”卓苒知道自己问出这句话会让母亲哭得更凶,父亲的脸更黑,但她不假思索的问了出来。

“谁?”医生茫然地说道,眼睛看向卓苒的父亲。

“你还问她做什么!你……就是那个车祸一起送来的。”卓苒的父亲想要说几句狠话,可话到嘴边看到卓苒通红的眼又咽回去了。

“那位小姐只是受了点轻伤,没什么大碍,当天晚上便已出院。倒是您……”医生经提醒立马想起了另外一人,他手中拿着报告单,有些犹豫道:“您的右手因受外力挤压造成神经受损……”

“你的意思是,我残疾了?”卓苒静静地说道,她安静得好似不是她躺在床上一样。

“您理解错了,根据现在的医疗条件是可以医治的。”

“就是再也不能画画了是吗。”

“如果您愿意尝试,也是可以继续画画的。”

“你们出去吧。”医生们鱼贯而出,只余卓苒的父母。

“爸,妈,你们回去好好休息吧。”

“你这样子我们怎么放心回去休息。”卓苒父亲身形本就高挑如山,结实可靠,他一身黑色西装站的笔直,撑住摇摇欲坠的爱人。

“回去吧。”

卓苒面无表情,可她涨红的眼眶又让人心疼。

“你们这样看着我,我感觉自己真的废了,一点都不能生活自理。”卓苒强扯出一抹笑,可她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她本意是不让父母操心,可话一出口,母亲哭得几乎上气不接下气。

父母离开后,卓苒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她第一件事就是躲在被窝里低声啜泣。

她紧咬着牙关,将所有呜咽声藏在被褥之中。

卓苒一夜没睡,她睁大了眼盯着手机过了一夜又一夜。手机因信息而振动,除了朋友关怀的内容和工作上的待确认事项之外,她收到最多的关心还是创办文明城市的问候。

挨到第三天的时候,卓苒已经瘦了一大圈。可她依旧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那通电话,与那个人的问候。

“睡觉吧,别撑着了。”郑鹤知道她出车祸后一大清早就穿着不知名女友的衣服赶来了医院,看见叔叔阿姨被卓苒请了回去,她一个人拎着简单的护理用具在病房外等到卓苒按了呼叫铃才敢进去。

因为她知道的卓苒,一定不希望别人看到那么脆弱的一面。

“我睡不着。”卓苒说的是实话,她一闭上眼,脑海中的画面就停在方思月坚定的打方向盘。随后手也像是被唤醒了记忆一般,顿时剧痛。

郑鹤很想说,你别想她了。可卓苒和方思月从未向自己挑明过关系,说出来会不会太突然了,卓苒现在不能再受刺激了。

“带我回家吧。”

“不行,你这个状态,医生说了要好好在医院呆着。”郑鹤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我睡不着…”卓苒垂下脑袋,双目空洞的望着洁白的床套。

“别扮可怜。”

“睡不着。”卓苒幽幽地看向郑鹤,你带不带我回去?

“医生说了…干,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吊完这瓶我们就回家。我迟早被叔叔阿姨骂死。”

“死不了。掉层皮而已。”

看不过去的郑鹤偷偷将卓苒接回了家中,也不知道是躺在家中熟悉的感觉让她松懈紧绷的神经,还是因为几夜未眠她也终于累了。

躺在床上的卓苒用力地抱紧那绿色的小鳄鱼,似绞着又似扭捏,将抱抱揉成各种形状。

只有这样才能让卓苒觉得踏实,有安全感。

越是抓紧的,越害怕失去。方思月便是她紧握的沙,本以为抓得够紧了,谁知却不是她紧握的沙,而是荒漠的流沙吞噬了自己。

一无所有的感觉,还是抱着抱抱踏实。

这么想着,卓苒又用力的抱紧了抱抱。

“呃唔……”

郑佳一晚上都没睡好,好不容易挨到天明了终于有了一丝困意这会儿刚睡没多久就又感到透不过气了。一晚上卓苒一直搂搂抱抱,被喜欢的人抱着本是一件令人心动的事情,可卓苒这种抱人的方式,郑佳觉得迟早有一天卓苒会因失手杀人进牢子的。

已经睡饱的卓苒敏锐的听到了身边传出的声音,顿时吓了一跳,慌忙睁开眼发现自己身边出现了一个人。

抱抱成精了!

卓苒定了定神,揉了揉眼,她才看清了身边的不是小鳄鱼。

分明记得自己是抱着抱抱睡觉的,怎么一觉起来抱抱变成了佳佳?

她手忙脚乱的翻起被窝检查全身,发现从头到尾都散发着一股酸臭味,酒糟发酵的酸味与浑身上下散发的迷之恶臭……

卓苒的脸瞬间拉长,嫌弃了一旁的郑佳又嫌弃了自己,随后老老实实拿了一套新的衣服进了浴室。

身上一点奇怪的痕迹都没有,卓苒也不相信一大早起来臭成那样的自己能大半夜和郑佳激情什么事情。

卓苒仔细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情,脑海中隐约闪过几个令她不悦的画面。

方思月回来了。

她还有脸来找自己?

卓苒似是发泄的用力搓了搓被方思月碰过的地方,将冷水开到最大都难以平息她此时的怒火。

洗净之后的卓苒带着一身冷意与水珠靠近依旧熟睡的郑佳身边,许是遭受一晚上迫害,郑佳现在闻到卓苒的气息就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紧紧的将被子抱成一团,横在她身前,生怕自己被勒死。

卓苒皱了皱眉,这人怎么那么自来熟啊,这是自己的床啊。

卓苒原本想赶郑佳回自己房间睡觉的,手都已经伸到被子角了,眼睛却定在郑佳微微乌青的眼袋,终是叹了一口气,收回了手。

睡吧,反正还能少换一套床单……

虽然卓苒也没打算自己换床单,这样的重任,显然不能交由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完成。

卓苒简单的打扮了一下便去上班了,她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李欣宜叫到办公室。

“你查一下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展或者哪个公司准备展开什么宣传…”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不信一个人突然回来是为了叙旧情这种狗血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