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永以为好

小说: 天下安康 作者: 鸣奇 更新时间:2020-02-14 11:02:04 字数:2235 阅读进度:668/1023

从长安到九原两千里,一路山川阻隔。羊骧恨透了这漫无边际的草原,他不明白泰山羊氏,六百年钟鸣鼎食之家,为什么堂妹要嫁给一个九原的寒伧?

羊骧正是泰山羊氏的嫡传之孙,其祖父是北齐名将骠骑大将军、义州刺史羊烈。

泰山羊氏兴于东汉时期,从汉至魏晋南北朝一直活跃于政治及军事舞台。至魏晋之交地位达到顶峰,为当时天下第一流的世家大族。在此之后,羊家虽然每况愈下,家族的势力和影响开始减弱,但历代两千石不绝,仍是一个冠缨世家。

不过羊家最后的辉煌也就延续到北齐,到如今已是门楣渐衰,已与寻常世家无甚区别。

现在羊家的家主是羊修,羊烈之弟。北周灭齐后,羊修先后侍于北周、隋,为隋泗州刺史。虽然长子羊玄正为隋民部侍郎,但羊氏衰落的境遇并没有改变。

黄胤之早年与羊修关系莫逆,黄明远让其为李子孝寻觅一门合适的亲事,他当时就想到羊修四子羊玄方的嫡女,自己的外孙女羊芫。虽然李家出身不显,但是李子孝是他看着长大的,无论学识还是人品,都是上上之选。

若是三十年前,黄胤之敢跟羊修提此事,羊修非得啜他一脸。可是现在羊家今不如昔,人穷志短,若是再不图复兴便真要成了黔首之家了,羊修也不复往日的高傲。

时人重乡党,黄明远虽然并没有在邹山几年,但山东的兖州百姓仍然把黄明远视作在朝堂上的领头人。羊修知道,若是要振兴家族,非得有黄明远的支持。李子孝不过二十之龄,为黄明远麾下智首,若以此算来,倒也合适了。

因此这桩婚事敲定。

李子孝在丰州事务繁忙,无暇归乡,这羊修便让三儿子羊玄坦亲自送女于丰州,给足了黄明远面子。

羊家后继乏力,羊修希望家中儿郎能跟在黄明远身边,立得功勋,也好增进仕途。

羊骧今年十八岁,自是看不到叔祖父的远见,也看不清家族的没落,因此对堂妹的低嫁感到愤怒。

但这不是他可以阻挡的。

羊骧心情不好,看这开阔的草原也感到难受起来。在天底下,一碧千里,不断是起起伏伏的小丘,好像总也望不到头。就如这条悠长的路,让人走的疲惫。

不知走了多久,远处似乎出现了一条带状的河流,总算是看到不一样的景象,羊骧快被这片草原折磨死了。

过了大河,算是真的踏上了丰州的土地。

“都入了丰州了,这黄明远还不来迎接我等。”

羊骧嘟嘟囔囔地,对于自己所受的苦楚满是怨言,直到没有看到丰州迎接的人,他心中怒气到了极点。

“九叔,我就不明白,一个寒伧子,值得我们羊家这么上赶着吗?今日若是黄明远不来迎接,我等当是不走了,也让对方知道泰山羊氏不是那么好欺辱的。”

羊玄坦这些年也在各处为佐官,很清楚羊家现在的情况,自然不像羊骧这么桀骜。

“胡说什么?黄总管也是你可以直呼其名的,你若是再有怨言,就给我滚回梁父(今泰安市徂徕山西南)去,省得给我羊家招致灾祸。”

羊骧没见过堂叔如此的盛怒,也不敢回嘴,怏怏的不再说话。

一在坐在车中的羊芫听到伯父与堂兄的对话,却也没敢说什么。此时的她,心中是一片迷茫。今年才十六岁的她,本应该在父母的膝下承欢,现在却是要北渡关山,远赴异乡,去嫁给一个从未见过的男子,她心中的恐慌是溢于言表的。

而今离家三千里,何处日暮照乡关。

现在羊芫才明白那些远嫁和亲的女子的心境,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羊芫就会伏在被窝里偷偷地哭泣,她不敢让人知道,她思念耶娘,思念亲人,思念泰山的烟霞。

羊玄坦或许知道侄女的恐慌,只是羊芫的婚事不是她可以多说的。羊玄坦只得告诉侄女丰州总管是她的表兄,到了丰州与家也是无分别的。

众人折道一路向西,过了丰安镇之后,李子孝终于带着人来迎接了。

羊芫从车窗里偷偷地打量了一次李子孝,斯斯文文的,虽然有些清瘦,但至少不是她之前想象的如蛮夷一般粗鄙。

李子孝主政大同、丰州多时,此时无论是见识还是手段都早就不可同日耳语。羊玄坦与之相聊,发现李子孝言谈举止中透露着一股威势,令他大吃一惊,或许这个侄女婿真的是个良配。、

众人到了九原县之后,黄明远也抽空见了羊芫。二人虽是嫡亲的姑舅表亲,但之前其实从未见过。

羊芫倒是被黄明远的姑母教导的知书达礼、落落大方,黄明远看了也很满意。感情是要处出来的,但毕竟二人血脉相连,黄明远对这个小表妹有种天然的亲近。羊芫也知道自己未来在丰州的依靠就是黄明远了,因此也表现的很得体,表兄妹二人关系也亲近了起来。

过了两日,黄明远按着之前黄胤之选定的日子,便给二人成了婚。

之后也没几日,羊玄坦便回乡了,他此番是告假来送亲的,也没法多耽搁。

羊骧也被留了下来,只是这家伙眼高于顶,几次顶撞黄明远,又对丰州众人指指点点,很是惹人厌恶。黄明远受人之托,虽不能将他赶回家,但让他去盐池筑城去了,眼不见心不烦,看羊骧整日与百姓为伍还有没有贵族的傲气。

李子孝婚事之后,其余众人的婚事也提到日程上。

一切先紧着黄家内部的女子。

两个亲叔叔家的堂妹他不好做主,但是也能让祖父从家族一些适龄女子中选出合适之人。

黄胤之一直为孙儿此事上心。

最后张文远娶了黄明远堂叔黄县令黄检之女;欧彦娶了黄明远堂叔沂州户曹参军事黄安之女;焦方威娶了黄明远堂叔兖州法曹参军事黄沈之女;焦方杰娶了黄明远堂叔滕县丞黄敞之女;吴增娶了黄明远堂叔济州书佐黄附之女;范文林娶了黄明远堂叔瑕丘主簿黄竟之女······

除此之外,许多人还娶了黄家的姻亲的女子,一时之间,众将不仅是黄明远的部将,还是姻亲,关系也更紧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