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九爷

小说: 天地皆为墨 作者: 古月奕渊 更新时间:2020-03-27 11:15:11 字数:2273 阅读进度:10/11

如果说刚才的时候,墨元峰心里有一丝担忧,那么这个时候他就真的着急了。

墨老四在魔都,那么龙家的人就算是有什么图谋,也不敢真要了他的命,毕竟这些人只要不傻,就不会把他们墨家往死里得罪。最多就是挟持墨老四,然后从墨家换取好处。

可这个雇佣兵就不同了,这些人刀口上舔血,干的都是拿钱买命的勾搭,他们可不会有什么顾忌。

一个中型雇佣兵军团,这其中宗师的高手肯定有,而且这些人极其擅长使用热武器,再加上人数众多,别说是宗师,就算是大宗师碰上了也别想讨到好。至少,没有大宗师者后期的实力,恐怕都是要遭殃的。

“他奶奶的,老周,这个雇佣兵军团叫什么,我这就让人去灭了他们。”

墨元峰这下是真心急了,这些人无孔不入,如果真要让他们出动的话,哪怕是自己也很难有把握将他们一网打尽,只要有一两个漏网之鱼,那么墨老四就有危险了。

“二爷,这个雇佣兵军团的名字叫不死鸟。”

“不死鸟是吧?行,我记住了。”说着,他就要起身离开前去安排。

他是一时性急,没办法,涉及自己的家人,哪怕他堂堂三军统帅,百万军人的精神领袖也不由的慌了神。

可一边墨元峡、墨元岭二人却是和他不一样,他们沉着冷静,面上虽然有忧色,但是还没有像墨元峰一样慌慌张张。

“二弟,你稍安勿躁。”

身为老大的墨元峡亲自发话,让墨元峰心里疑惑,但还是安静的坐下来,因为他知道自家大哥不可能放任不管,显然是已经有了主意。

墨元峡见他坐下后,把目光移向了周管家。“老周,这事你安排下去了吗?”

他这话一出,顿时就给了墨元峰一个激灵。

是啊!

老周是第一个知道这些事的人,想来他已经有了安排,自己当真是心急了。

不过这下他可顾不得尴尬,眼瞎还是正事要紧,也把目光看向了老周。

在三个人的目光注视下,周管家笑了起来。“几位爷,这件事根本不用咱们插手。”

“嗯?”

墨元峡疑惑的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有些听不明白?”

周管家笑了笑。“呵呵……因为九爷他也在墨都。”

“什么?”

这下子三人都惊讶了,就在他们惊讶的目光下,周管家重重的点点头。“九爷现身魔都,他利用咱们的渠道传来的消息,这事错不了。”

“好!好!好!”

墨元峰一连叫了三声好,显的有些激动,笑骂道:“这个小兔崽子,回来也不说一声,真是欠收拾。

还有你老周,也不把事情说清楚,搞得我们一惊一乍的。”

他现在这一副笑容满面的模样,哪里还有刚才的急躁担忧,就好像把刚才的事抛之脑后了一样。

墨元峡,墨元岭两兄弟也是笑了,没有一点担忧的模样。“既然老九在那儿,那这事我们就不用插手了,让这两小子去折腾吧!”

……

墨都。

夜晚来临,魔都街头霓虹闪烁,灯红酒绿极其热闹,男男女女们结伴而行,丰富的夜生活开始了。

在魔都这样的都市化大城,晚上可比白天热闹多了,白天苦闷工作,晚上喝酒K歌,让这些人把夜晚当做排忧解难的去处,酒吧、电影院、烧烤摊等等,都聚集了一大群人,真是好不热闹。

然而,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大街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却蹲着一个衣衫褴褛,头发散乱的人。

这人就是已经失踪了好几天的林斐,他现在这模样就是说他是乞丐也不为怪了,真不知道曾经威风凛凛的他是怎么搞到这个地步的?

林斐咬了一口有些凉的面包,强忍着干涩的嗓子,把面包给咽了下去。

这时候的林斐看起来十分狼狈,不过一双眼睛却精神奕奕,格外明亮。

“虎爷,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林斐在心里一遍遍的默念道,他这时候充满了仇恨,只要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陈虎的死,显然到现在还没接受这个事实。

其实,林斐也是有些家当的,之所以混的这么惨,还是因为他走的急,没来得及去收拾收拾。

再加上,他一直在躲避那些人的搜步,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只能选择流落街头,估计也不会有人能想到的,堂堂虎爷的得力干将,居然会装成乞丐来躲避搜查。

这些天,有好多人都在找他,起初的时候可把他吓坏了,龙家这么大张旗鼓,而且龙家什么时候有这么强的势力了?

君不见大街小巷都有一些人看似平常,实际上是在搜索着什么?

其实,林斐这是冤枉了龙家,其实有那么多人,还是因为墨老四抛出的巨大诱惑,导致整个魔都都快搅得天翻地覆了。

林斐心里不由一沉。“龙家如此强大,我何年何月才能报得了仇呢?”

心情复杂,林斐将自己的头颅深深低下,这让人看不到希望的感觉,让他心中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哒哒哒~

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林斐顿时警觉了起来,透过遮着自己脸旁的散发他依稀看见一个身穿一身黑色休闲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在这年轻人的身后,跟着一个身形彪悍的男子,这样的一个组合让人一看就像是,贵家子弟游戏人间,而身旁的那个大汉就是他的恶奴。

林斐脸色一沉,心里暗道。“冲着我来的?没想到我这么小心还是被他们发现了。”

林斐暗自调动全身的力量,只要情况有不对,他就迅速反抗。

束手就擒?

那是不可能的!

这两人越走越近、越走越近,只是一会儿工夫就已经近在咫尺了。

林斐此刻神经紧绷,双眼默默注视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步伐,自己已经准备要动手的时候,眼前的人停住了。

“你叫林斐是吧!以后你跟我混吧。”

声音简短,却如同和煦的春风。。

“不是来抓我的?”

林斐神色愕然的抬起头,就看见了一个十八出头的年轻人正盯着自己,他那一双眼睛是如此的明亮,仿佛是黎明一丝璀璨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