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丌尘学院 一百一十三、震慑

小说: 天道疏星 作者: 烟袋胡同 更新时间:2020-11-20 02:01:35 字数:3478 阅读进度:158/179

方生蚩瑶说话的时候,沐风紧紧的盯着方生蚩瑶,像在他的脸上找到一丝破绽,只要有一丝的值得怀疑的迹象,沐风就准备毫不留情的对他动手。

可看到方生蚩瑶从头到尾严肃的表情,沐风倒是有几分相信了,便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真魔血契是不是陷阱,说不定是暗害我的手段。”

方生蚩瑶苦笑道“以你的实力,是真是假一看便知,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又怎么会签订这样的契约,签订之后,你就是我的主人了。”

“我还有一个疑问。”沐风最后问道“你为何要这么做?”

“因为我不想死!”方生蚩瑶吼道“这个理由还不够吗?我辛辛苦苦的修炼,经历了过少黑暗和磨练,才走到今天这一步,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回到九天界报仇,所以我不想死在这里。”

沐风沉思起来,开始权衡其中的利弊,如果真的收了方生蚩瑶作为奴仆,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只要他以后不再滥杀无辜,也是一个不小的助力,虽然现在以沐风的实力,已经不需要什么帮手了,但他心中冒出了另外一个打算。

唯一担心的就是,如果自己飞升九天界,真魔血契失效了怎么办?

想到此处,沐风说道“如何签下真魔血契?”

听沐风有此一问,方生蚩瑶心中终于又燃起了一丝希望,但他看到沐风手中依旧紧握的雷罚之矛,也知道只要让沐风觉得自己有任何的怀疑,便会成为矛下之魂。

方生蚩瑶急忙道“稍等片刻。”说完,方生蚩瑶就这样盘膝坐在乾坤兜之中,双手掐诀,面色凝重,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不一会儿就见从他的额头,开始慢慢的浮现出一滴一滴的暗红色的血液,正是方生蚩瑶的精血。足足有数十滴精血汇聚在方生蚩瑶的面前,形成了一个大血团,蠕动片刻之后,慢慢展开,变成了如同一张纸一样的存在。

做完这些,方生蚩瑶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对沐风道“这便是真魔血契,你用神识便可知晓其中的内容,若是同意,就将一滴精血渗入其中,真魔血契便完成了。”

沐风在一些典籍之中,也见过一些类似的契约,所以并不惊讶,他将一丝神识探入那方生蚩瑶用精血所化的契约之中,顿时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怪不得方生蚩瑶说这真魔血契是最耻辱的契约,签订之后,沐风便对方生蚩瑶有了生杀予夺的能力,方生蚩瑶心中的任何想法,都瞒不过沐风。

而且,只要沐风愿意,都不用动一根手指头,仅凭意念就能将方生蚩瑶杀死,直接灭杀他的神识。

知道沐风已经了解了真魔血契的含义,方生蚩瑶问道“怎么样?你是否同意?”

沐风微微一笑,收起了雷罚之矛,右手食指中指并拢,指向自己的眉间,慢慢的引出了一滴精血,然后指挥着将其融入了真魔血契。

真魔血契再吸收了沐风的这滴精血之后,忽的红光一闪,分做两部分分别融入沐风和方生蚩瑶的身体中消失不见。

真的很神奇,沐风马上就感受到了方生蚩瑶心中那股无奈和一丝悲哀。沐风呵呵一笑,撤去了乾坤兜,道“既然签订了真魔血契,你就要改过向善,记住,你只有这一次机会,一旦让我觉察你有什么不轨的心思,我绝对让你飞灰湮灭。”

方生蚩瑶站起身,抱拳道“属下不敢。”

沐风感慨道“没想到你我多年的恩怨,现在却变成了这般关系。你现在和我去一趟花摩国,然后带你去一个地方。”

方生蚩瑶躬身道“是,主人。”

沐风急忙打住,道“主人这个称呼就算了,我还真不习惯,你以后叫我沐风就好。”

方生蚩瑶道“是!”

沐风带着方生蚩瑶,再次来到了花摩国的皇宫,放开身上的气势,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警觉。

珈奉笑第一个就飞了出来,身后跟着其他四位国师,而花摩国的皇帝也是带着一群人,走出了宫殿,站在地上远远的看着沐风他们。

珈奉笑见到沐风身后的方生蚩瑶,就是一愣,顿时将事情猜到了不离十。

沐风离开之后,他便立即找到了花摩国君,要求他立即打消进攻海莱国的念头,因为沐风回来了,而且,还晋级了化实境后期,一个不小心,花摩国就会有亡国的危险。

看到珈奉笑严肃的表情,这位国君也知道了沐风的强大,强大到不仅使得这位大国师胆战心惊,还可以左右花摩国的命运。

被紧急召来的四位国师还有群臣,意见却不统一,有些人还是主战,因为他们没有见过沐风的手段,或者说跟本就想象不到沐风的手段。

就在他们争论不休的时候,沐风和方生蚩瑶回来了。

见到珈奉笑哑口无言的望着自己,方生蚩瑶道“珈兄,我已和沐风签下了真魔血契。”

“啊?”珈奉笑猜到了方生蚩瑶已经归顺了沐风,没想到居然是签订了真魔血契,难道沐风也会这么对自己吗?那还不如杀了自己呢。所以,他听到方生蚩瑶的话,更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沐风看出了珈奉笑的心思,道“你放心,我对收你们这些魔修做奴仆,没有多大的兴趣,一个就够了。现在,我给你们两条路走,第一,你和你们的国君立下誓言,永世不得入侵海莱国。第二,现在就去死。”

沐风的话一出口,珈奉笑身后的四人就有些躁动,他们服软是服软,但是颐指气使的享受了这么多年,哪有人敢如此说话,沐风的话让他们极为不舒服。

沐风冷笑一声,道“看来你们是选择走第二条路了?”

珈奉笑猛一扭头,对着其他四位国师道“闭嘴!谁再开口说话,我就直接毙了他!”

这四位国师虽然对珈奉笑多有忤逆,但心底对珈奉笑还是非常恐惧的,现在被珈奉笑一吼,还真不敢说话了。

珈奉笑道“我们愿意在此发下誓言,永世不入侵海莱国。”

沐风点点头,道“你们那位国君会答应吗?”

珈奉笑道“你放心,君上肯定会遵守此誓言。”

沐风道“我就相信你们一次。”说完高高扬起右臂,道“不过,我也要给你们一个警告!”一个青色的刀影冲天而起,直插云霄,刹那之间风云色变,天地无光,仿佛只剩下了这柄滔天巨刃。

整个都城的百姓,都被这柄滔天巨刃摄住了心神,不少人更是直接跪倒在地,不住的祈祷上苍。

花摩国君只是一名宗师,现在看到风雷斩的气势,早已吓破了胆,嘴巴张了几下,竟是发不出只言片语。

“不好,快闪开!”珈奉笑见到沐风的举动大惊失色,对着地上的花摩国君喊道。

好在这位君王和臣子都是有武艺在身,惊醒之后,都是四散奔逃。

沐风也是有心看到他们都闪开之后,才将这全力施展的风雷斩,对着皇宫就斩了下去。

这一下飞沙走石,山河变色,前后一连四座宫殿,都被风雷斩一劈两半,但沐风拿捏的恰大好处,宫殿并未被完全摧毁,而是在每一座宫殿的中间,留下了一条三四丈宽的沟壑,直入地底。

珈奉笑不明沐风此举何意,皱着眉头看着他。

沐风道“如果你们违背誓言,这四座宫殿就是你们的下场。还有,这四座宫殿不许拆除,不许修复,就这样原封不动的养护好,如果这四座宫殿被拆除或者被修复,我就认为你们已经违背的了誓约,我保证将你们所有人全部诛杀。”

打脸!羞辱!不管是珈奉笑还是花摩国的国君,都觉得这是裸的侮辱和威胁,这岂不是令所有人耻笑吗?珈奉笑后槽牙咬的咯吱直响,终是忍住没有敢发作。

沐风见下马威做足了,看着满脸愤恨的珈奉笑众人哈哈一笑,二话不说,带着方生蚩瑶扬长而去。

方生蚩瑶默默跟在沐风身后,也不管要去哪里。

沐风问道“你之前说你要回到九天界报仇,难道你是来自九天界。”

方生蚩瑶道“我本就是九天界土生土长的魔族,我的父亲乃是阮乐天的一个魔将,深得魔帅大人的器重,奉命把守一座城池,本来待我母子极好,嘿嘿,可他却亲手杀了我的母亲。”

“哦?”沐风没想到方生蚩瑶还有这般身世,还是出身九天界,那他应该知道很多九天界之事,不过,这个时候,沐风可没有打断方生蚩瑶。

方生蚩瑶接着道“魔界地域广阔,作为一个城守,能享用的修炼资源十分丰富,因此我从小就不必为此发愁,修炼的速度也是极快。”

说道这,方生蚩瑶脸上现出恨色,道“可是后来,父亲又娶了一人,此人一来便开始对付我的母亲,我的母亲也不是善与之辈,几次争锋下来,那个贱人都没有占到便宜。可父亲却开始疏远母亲,并埋怨母亲不懂事理,整天和那贱人厮混在一起,我甚至很长时间都见不到他。没过多久,又来了一人,自称是那个贱人的哥哥,也开始登堂入室。”

方生蚩瑶越说脸上厉色越重,道“再后来,我发现父亲变了,变得极为暴戾,对母亲和我也是再没有一丝笑容,完全是变了一个人。有一次,那个贱人和他的哥哥突然带人闯进母亲的房间,搜出了赤水玄蛊,并且在赤水玄蛊中发现了父亲的精血。”

说到这里,愤怒的方生蚩瑶反而有些缓和,道“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分明就是栽赃陷害,但是那时的父亲就好像木偶一般,对那贱人言听计从,开始疯狂的追杀我们母子,到最后,母亲为了保护我逃走,被父亲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