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以后你就是叶家人

小说: 天后来袭,傅先生超甜 作者: 新茶 更新时间:2020-02-14 10:53:28 字数:5037 阅读进度:317/333

黎影帝和叶天后结婚的消息让娱乐圈为之一振,即使早就知道这两个人在一起了,也没想到他们真的就要结婚了。

多少年了?十年,二十年,这两人火遍华国的时候,就是国民cp,除了唯粉,全世界都盼着他们能够在一起,当初叶清嫁给容永溯的时候,堪称全世界男生集体失恋。

从叶清结婚以后,黎渊就一直没有结婚,有人说,他是在默默守护着自己的女神,当时没有人相信,黎渊和叶清的唯粉还撕了个天昏地暗。

原来,他真的在等她。

这种偶像剧里才会出现的剧情,居然真的出现在两个男神女神身上。

据说,华国最早一批cp粉知道这个消息后,一个个又哭又笑狂欢了三天三夜,然后华国最早一批黎渊的女友粉们则醉了三天三夜,剩下一群已经人至中年,或者已经结婚的男人们,抱着叶清的专辑,一边听,一边眼睛红的像是要上轿的大姑娘。

这下,总算让最近一直疯狂秀恩爱的姜绾和傅淮琛消停了一段时间。

——不是他们秀不动了,而是他们去参加婚礼了。

去年这个时候,陆晟就想向傅卿求婚结婚,傅卿为了能当上叶清伴娘,愣是给拖延了半年,导致陆晟一生气,两人又短期分手了。

傅卿也不在意,她和陆晟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半年再分个手,自己都习惯了。

婚礼前一天,伴娘们提前来到了叶家老宅做准备工作,这还是姜绾人生第一次做伴娘,需要在婚礼当天全程陪着新娘,寸步不离,直到新郎把新娘接走,不能出一点差错。

姜绾脑袋晕乎乎的,有生之年她居然能参加自己亲生母亲的婚礼,并且和傅卿一样,成了叶清的伴娘,她现在内心感觉十分奇特。

按理说她和叶清关系还没有亲密到能当她伴娘的程度,但是叶清亲自邀请,姜绾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拒绝。

只是心里有一些疑惑。

这场婚礼,伴娘有姜绾傅卿和夏甜三人,伴郎则整整五人,大龄伴郎徐秋寒算一个,另外两个是黎渊的朋友,其中一人还是位和黎渊同时期的天王,第四个是因为姜绾当了伴娘,无奈来凑数的傅淮琛,最后一人,是许久没见的陆珩之。

陆珩之一年前回到南省做腿部复健,从此在娱乐圈极为低调,已经整整半年没有任何消息,并且再也没有出演过任何影视剧,甚至在玱珩传媒的一些采访宣传中都见不到他的影子。

一开始陆珩之的粉丝们在网络上成天哭天喊地求哥哥回归,后来发现没有任何作用,现在,除了一部分死忠粉还每天守着等他回归,他的粉丝已经流失大半。

——但是他并不在意。

姜绾知道他在意什么,他为了以后能像以前一样没有任何障碍的演戏,才选择彻底切断自己与外界的联系,一心复建,让自己恢复成最好的状态。

他在意的,从来不是粉丝的多少,而是带给自己和所有人完美的表演。

之前姜绾出事,陆珩之没有出现,今天叶清结婚她才知道原因,前段时间陆珩之终于复工,正在拍摄一部抑郁症题材的现实主义电影,剧组在荒岛,一拍就是小半年。

等到他回来后,发现姜绾已经没事了,也就没有再打扰她,只是转发了网上姜绾工作室声明,告诉他人自己永远站在她的一边,还引发了网上一群《云梦泽》cp粉玻璃渣里磕糖的轰动。

毕竟,妖界界主和天庭战神曾经火爆了曾经一个夏天,陆珩之为了救姜绾不顾生死,在法庭上当众说出,姜绾是他喜欢的女孩子,而现在,这个女孩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了。

之前所有姜绾的cp粉们日常磕的糖都成了玻璃渣,只有一个人幸免——肖砚。

肖砚“什么意思,歧视我?”

网友你对人家姜绾演求而不得那么多次,应该已经习惯了吧。

肖砚你们是人吗?

新郎新娘要和伴郎伴娘提前拍摄几组照片,姜绾见到陆珩之也在的时候,有些惊讶。

陆珩之穿着伴郎穿的黑色唐装马褂,身姿挺拔如玉,墨发后梳着,露出光洁的额头,整个人都显得内敛成熟了许多,气质和从前一样温润清贵,现在又多了一抹沉淀的韵味。

“没有想到你会来。”

“黎神在我刚出道的时候,提携过我一把。”陆珩之微笑着和她解释,这也是当初他出演《天极》里花无岸的原因。

姜绾摇头,目光微凝“我是说”

陆珩之唇畔的弧度一如从前,不逾越分毫,他永远停留在对她来说一个安全舒适的位置,像是一座能够随时停泊的港湾,带着一丝光明正大的诱惑,坦荡彰显自己纯粹的喜欢,任何心思都摆在阳光下,没有一点杂质。

这样润物细无声的喜欢,长久绵延,恐怕没有那个女孩子能够拒绝,偏生姜绾的爱炙热明烈,认定了的东西从不改变。

陆珩之眼底掠过一丝无奈。

“已经恢复了,医生说,只要不做大幅度动作,完全能和正常人一样。”

姜绾的眸子还是有些暗淡,是为陆珩之惋惜,不做大幅度动作?他是演员,平时拍戏要做的大幅度动作多得是。

陆珩之似乎看出了她眼中的自责,温柔一笑,带着开玩笑的语气说“祝导把沈长安和陆思源的故事改成电影了,下半年开拍绾绾,你还想演沈长安吗,还有故世,唯溪和你现在的身价,我好想有一点难请。”

姜绾立即答应“当然,我整个下半年都有时间。”

她知道,陆珩之这么说,其实是在告诉自己他现在好好的,不需要为他担心,也不需自责,这个男人温柔到了骨子里,用温润平静的面容,不动声色的包容下所有苦难。

他本如刀锋清冽,却温柔而皎洁。

姜绾不由的说“陆珩之,其实,你一年前如果没有忽然离开娱乐圈去恢复,现在的你,已经能给华国捧回来一座小金人了吧。”

小金人是柏纳奖最高奖项,也是世界顶尖的荣耀,在陆珩之没有受伤之前,他已经是华国最近二十年来,除了黎渊的影坛男星第一人,即使出事,也完全可以演一个瘸了的男主角,却因为整整一年的退隐,几乎失去了娱乐圈的一切地位,低调到了尘埃里。

陆珩之听到她这句话,俊朗轻逸的面容浮现出一抹锐气,是姜绾在十多年前,还没出道的陆珩之身上才能见到的,那个时候的他,看似温润似一缕春风,却固执的追求完美到骨子里。

因为江晚是那届练习生中的第一名,并且把名额让给陆珩之,他没日没夜的练习,只为了追求完美,才能对得起她的成果。

他其实眉眼深邃,此时收敛了平日惯于展现的温润气息,整个人都透着桀骜与自信。

“我想要用最完美的姿态回到那个舞台,哪怕是失去一切,重新开始也没有关系,绾绾,这是你之前给我的勇气。”

姜绾怔住,随即释然一笑“是不是我老了啊,居然开始瞻前顾后了。”

陆珩之看了一眼远处正在拍照片的黎渊,道“三十岁了,我也老了,时间是有些晚,看来我没办法成为下一个黎渊了。”

姜绾认真的说“你不用成为下一个黎渊,因为你一定能超越黎渊。”

“借你吉言”

“说这么多,既然知道自己老了就离绾绾远一点,别蹭我夫人吉言。”在旁边听了半天墙角的傅淮琛走过来,拉过姜绾的手,面无表情的说道。

陆珩之

他追不到姜绾,是不是因为不够毒舌?

姜绾反驳“你明明更老吧?”

傅淮琛百毒不侵“嗯,这样才能老牛吃嫩草。”

姜嫩草无话可说。

这同样的一身伴郎黑色唐装,陆珩之穿着内敛温雅,像是民国时期的大家族少爷似的,怎么傅淮琛穿着仿佛来抢压寨夫人的黑老大?

不对,这样一来,自己不就成黑老大的女人了吗?

今年是个暖冬,此时一月,还不是帝都天气最冷的时候,可是黎渊还是舍不得叶清冻着,中式的大红婚纱,里面都是加了细绒的。

婚礼前一天晚上,下了一夜的细雪,第二天,整个帝都都被笼罩着一层柔软白雪里,显出了百年古都独有的一抹温柔,积雪融化成晶莹水珠,天空湛蓝无云,像是一面丝滑的镜子,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叶家老宅和黎家老宅布置相似,都是一处四合院,等待黎渊接亲的几个小时里,姜绾夏甜傅卿这三名伴娘,终于有空和叶清坐在一个屋里。

姜绾出神的看着身旁正在化妆的女人,这是她原本的母亲,而现在她终于要嫁给自己爱着的男人,她心中只有满满的祝福。

叶清本就生的雍容艳丽,此时一身红色喜服,画着新娘妆,美艳不可方物,风情万种之中又透显露出一抹淡淡的温婉,完全不像是四十多岁的女人。

傅卿这个时候也意识到叶清要嫁人了,心里生出几分不舍来,一直拉着她的手说着什么。

她和叶清年纪差了十岁,但早些年一见如故,知道叶清这些年过得有多么不容易。

姜绾只看这一幕,就忍不住眼眶发酸。

就在姜绾低下头的时候,叶清似乎有所察觉,眼底闪烁一抹复杂,忽然转身看向她。

“绾绾,你过来。”叶清的眉眼透着温柔,姜绾不由自主就走到她身后。

“走的近一些,甜甜,你也过来。”

姜绾和夏甜对视一眼,坐到叶清眼前“叶阿姨。”

叶清一手一只,轻轻拉住两个年轻女孩的手,说“我打算结婚后举办一个仪式,认你们做干女儿。”

夏甜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叶清说的意思“叶阿姨,这么能这样?我能在华艺出道都多亏了您,怎么能再沾光这些呢。”她能被叶清帮助本来就是一场意外,怎么能真的当她的女儿?

姜绾也怔住,喃喃道“为什么?”

夏甜和姜绾之前与叶清的关系就已经情同母女,而叶清现在的意思,分明是要举办一场正式仪式,对外宣布姜绾为她的女儿。

叶家家大业大,但是只有叶清的母亲和叶清两人掌管,现在叶清和黎渊结婚,这个年纪也不可能再生下孩子,一旦正式办仪式,就是让姜绾成为了叶家人,以后是有资格在叶清百年之后继承整个叶家的。

叶家现在也是帝都历史悠久的豪门世家,姜绾成为叶家人,她的身份就不止是傅淮琛的妻子,傅家夫人这么简单,也不再是一些人不屑的“戏子”,可以说,是给她提供了一个强大的后台。

不可否认的是,姜绾的心怦怦直跳,她心动了,不是因为这些身份利益,而是因为眼前的人,真的是她上一世最亲密,最遗憾,最心疼的母亲啊。

她曾经以为自己永远都会孤独一人,后来才知道,她拥有那么多美好。

她有唯溪,重生后遇见了薄渡,知道傅淮琛曾经就在暗中保护着自己,还有了哥哥,一个哪怕去世了也尽力保护自己的妈妈,更有寻找了她二十年也没有放弃的母亲。

如果不是这些人和这些事,姜绾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被仇恨冲昏头脑,直接拉着自己的仇人一起下地狱。

“听我的话,”叶清的语气不容拒绝,“以后你们就是叶家人,谁也不能欺负我们叶家的女孩。”

——哪怕有一天她不是你傅家的儿媳妇,也是我们叶家的女儿。

这是叶清想告诉所有人的。

叶清的掌心是属于成熟女性的温暖宽厚,眼神虽然温柔,却透着一抹上位者不容置疑的坚定。

夏甜还想说什么,听到叶清这样认真的话,只好把求助性的目光放到姜绾身上。

说来也奇怪,姜绾明明比她还小一岁,但是总给她一种可以依赖相信的姐姐的感觉。

傅卿见叶清忽然提出这个要求,也很惊讶,不过她对这件事是没任何意见的,反正绾绾早晚会被傅淮琛娶回家,是他们傅家人,多一个身份多有排面,以后也免得被坏人欺负。

她打趣道“呦呦,这就忙着给自己女儿认祖归宗啦,还怕我们傅家欺负她不成?”

叶清道“甜甜从小没有父母,绾绾的父母,不提也罢,这两个以后都是我的女儿,我来疼她们,你还敢提傅家,傅淮琛要是真敢欺负绾绾,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姜绾红了眼眶,心里不是想到自己,而是想到叶清那些年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自己的经历,她简直心疼的想把自己一颗心捧出来。

傅卿笑嘻嘻的说“你又不是没见琛琛有多疼小绾绾,放宽心喽,而且傅家有我在,谁敢欺负我偶像啊。”

身为姜绾傅淮琛头号cp粉,傅卿誓死维护两人的感情。

叶清看着姜绾的眼睛,眼里透出一丝期许“绾绾,我失去了两个孩子,以后,也不会再有任何孩子了,你可以同意我的请求吗?”

姜绾努力的点头,把眼眶的泪水憋回去“今天是叶清阿姨你结婚的日子,我们肯定满足你所有愿望。”

夏甜也只好点头“对,叶阿姨,你结婚你最大。”

“还叫叶清阿姨?”傅卿挑眉道。

“妈。”姜绾脸一下子红了,很小声的唤了一声。

“哎。”叶清的嘴唇颤抖,眼底闪烁着泪光,手已经激动的握成了拳头,眼眶瞬间就红了。

“啊啊啊啊啊都怪你小朋友,没事干喊妈干嘛,清儿别哭,清儿别哭啊,哭了妆就画了。”

傅卿忙着安慰叶清,就见姜绾也快哭的样子,她再看,夏甜也眼睛红红的。

傅卿我好累。

------题外话------

今天茶问了,编辑大大告诉茶番外不能写辛哲徐秋寒qaq,原因和当年的牧岚蔚来一样,正文还有一段时间,茶会尽力给所有人写好结局,完结先推迟一段时间,爱你们,么么哒~

感谢开心同同、y、suexp1110、绿水晶宝宝、扎克伯格、月冥冥的月票和打赏。